<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沾馒头去吧
    绿茵萌萌的青云江边,一个地处街道尽头,本该寂寥无人的刑场。因为一张布告,此时却变得人山人海。不仅街道口和码头上站满了人,就连树上也都有人站着。

    摇晃了下身子,看了下周围的人群。陆奇暗自庆幸自己来的早,不然恐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抬起脚,正想这再靠近刑场一点。可忽然前边的街道一阵人头涌动。

    再看过去时,只见远处一辆囚车向这边缓缓驶来。在囚车之上,有一个蓬头垢面,满身污血的男子。虽然污渍遮住了他的面容,但是陆奇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那人正是失踪多日的李屠。

    此时,李屠整个人搭拉在囚车上,眼神木讷,仿佛行尸走肉一般,与之前那个一脸狠辣的老土匪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也不知道他在牢里遭遇了什么,整个人好像生无可恋了一样,一脸死灰。

    随着囚车越来越近,陆奇身边的人群也渐渐喧闹了起来。

    “这就是白河镇灭门惨案的真凶陈青啊!不是说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么?怎么长得这么老?”

    “嘿,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准是衙门里抓不到人,找了个顶包的骗悬赏!”

    “管他干什么!又不是要杀你,有热闹看就行了!对了,谁带馒头了,我家细仔最近老是咳嗽,我想一会沾点人血满头回去给他吃。”

    “我有我有,我带了一篮子,正准备沾点回去。不过可说好了,这头一刀的得给我。”

    “哎!也给我一个馒头,我也沾点回去备着,这砍头的事情毕竟不多见啊!”

    ......

    听到周围人这么麻木不仁的对话,陆奇皱了皱眉。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些人比自己这个当山贼的还要狠!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瞅着这些人,陆奇一肚子火,要不是他现在也没时间,这些要拿馒头沾血的人都得吃他一掌。

    不一会儿,押解的李屠囚车就从陆奇身边缓缓的走了过去,看着囚车上一副无精打采样子的李屠,陆奇皱了皱眉。他实在是难以接受,前几天还斗志昂扬,给他传授江湖经验的李屠,现在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

    当然他更想不通的是,身边这些人明知道李屠可能是被冤枉的,却还要用李屠的血沾馒头吃。这种行为简直是丧心病狂,要是不认识的人,也就算了,可李屠不一样,这是他在这个世界少有的亲人,所以这些人的话,令他更加愤怒。恨不得大开杀戒。

    只可惜现在还不行,握了握拳头,陆奇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的冲动。他知道自己现在要是出手,所有的计划就都完了。

    深深地看了一眼,已经被押解到刑场上的李屠。看着他仿佛丢了魂儿,一脸暮气迟迟的跪在那里。陆奇心里不由得五味杂陈,什么话也没有说,他默默将自己藏身于人群中,把心里的愤怒全都压了下来,整个人变得如同暴雨之前的天空一般,平静而又低沉。

    ......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一会儿就到了午时。只听监邢台上,一个大腹便便的监斩官,将一枚令牌掷于地上,然后说了句。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随后,邢场上身穿红衣的刽子手就动了起来。只见他吞了一口酒,噗的一声,喷到了断头刀上,将碗一扔,正准备转身走向李屠。突然,身后一阵巨响。

    轰!刑场旁边的一面围墙轰然倒塌。

    站在墙边的百姓躲闪不及,顷刻间就被压倒了好几个。还有一些人,为了躲开倒下来的围墙,死命的往外跑。可这地方早已人满为患,这些人一跑,直接就将身边的人挤到在地。然后顺势踩着倒地人的身体就跑了过去。

    咔嚓咔嚓,如同一群疯牛碾过,地上瞬间就多了一些血肉模糊的东西。

    远处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有人嚷嚷道。

    “怎么回事?这是悦来客栈的后墙吧?怎么突然就倒了?”

    “不知道啊!墙底下的那些估计都死了吧?这次悦来客栈估计要赔不少钱吧!”

    “管他呢,又不是我死!要不过去沾点馒头?”

    说到这还真的有人犯二的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他们靠近,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从围墙后的院子里发出。

    随后,从倒塌的围墙后,跑出了二十多匹马来。而且这些马匹好像发疯了一般,拼命的往前冲。

    这一下可把那些,站在围墙旁边的百姓给吓坏了。赶紧往四周散去,生怕跑得慢了让后面的马群踩在地上。

    不一会儿,场面就变得混乱了起来。惊慌失措的百姓很快就发现了刑场上的空地。带着求生的*,这一群人发疯似的冲了过去。刑场边缘官兵拦都拦不住,有的官兵因为阻拦甚至被疯狂的百姓打倒在地,人群碾过,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见此,监斩台上的监斩官才反应过来,失声对刽子手吼道:

    “有人劫法场!还等什么,快先把犯人处决了!”

    监斩官一发话,刽子手也马上反应了过来。只见他扬起手里的断头刀,对准李屠的脖子,一刀劈下。

    唰!一把大刀划破空气。眼看就要由上往下,将李屠脑袋砍下。

    就在这危机时刻,一杆方天戟忽然从远处飞来,将大刀从刀柄处一劈两断,救下了刑场上的李屠。

    紧接着,一个魁梧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左右一闪,从混乱的人群中飞上了刑场。

    只见那人影竖掌成刀,顺着刽子手的脖子一刀劈下,一颗人头瞬间就飞上了天。

    噗的一声!一股鲜血喷向了混乱中的人群,随后陆奇抓住那半截还在往外喷血的尸体,扔向人群。

    然后怒吼了一声:“拿去沾馒头吧!”

    可是这会儿,那些人那里还有这种心思,一个个都发了疯似的往外跑,再看到这血糊拉拉的人头,更是吓破了胆,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

    看着混乱的人群,陆奇一个劲地狂笑,想吃血馒头,老子就让你们吃个够!

    远处的监斩官看着刑场上仿佛魔鬼一样的陆奇,颤抖的问道:“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劫法场,可是要杀头的!本…本官奉劝你,快快束手就擒,不然动起手来,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陆奇冷哼一声,对于监斩官的威胁,他完全没有理会。

    直径走到李屠身边,扶起他道:“李叔,我来救你了!”

    看着这陌生的面孔,李屠有些不确定,“你是虎子?”

    陆奇点了点头,“没错,是我!”说完顺手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孤月方天戟。

    然后他一手扶着李屠,一手扬起孤月方天戟,说道:“走吧李叔,我带你回家!”

    随后两人一步一步的走向,包围在他们身边的官兵。

    长戟一横,陆奇霸道的吼道,

    “挡我者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