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人面蛛蛤
    呼!

    长舒了一口气之后,陆奇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经过他锲而不舍的努力,终于在一段漫长的时间之后,练成了五脏炼毒术的第一层。看着属性栏里那一行字符,陆奇差点激动地流下了泪水。

    “可算是练成了第一层,要在拖下去,老子非得饿死在这里!”

    闭上了眼睛,躺在地上,陆奇实在是懒得动弹。拿出一个小玉瓶,吸了一口红色粉末后,他直接将目光移向属性栏,看着只剩下四点的技能点,陆奇一阵肉痛。可没办法,为了活命,他只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技能点和五脏炼毒术这两行字符上。这两行字符先是一阵模糊,然后就是熟练度飞速的增长。

    紧接着,陆奇感觉自己的肝和心脏一阵剧烈的抖动,好像有什么杂质被排了出来,心跳的速度突然加快了许多。

    砰砰!砰砰!

    他感觉心脏好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了,还好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原样。只是血液流过心脏之后,好像有了一点变化。为了搞清楚问题,他闭上眼睛,张开精神力看了看。

    只见原来红色的血液,在流过心脏之后好像被改造了一样,鲜红中多了一丝淡淡的金色。这一丝淡金色的血液好像充满了活力,本来练了一通五脏炼毒术的陆奇已经精疲力尽,浑身酸痛的躺在了地上。可淡金色血液出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凡是淡金色血液流淌过的地方,肌肉好像被补充了能量一样,酸痛感瞬间消失,那种精疲力尽的困乏感也变得无影无踪。

    不一会儿,随着大量血液流经心脏,被改造的淡金色的血液也越来越多。当这些血液游走全身后,陆奇感觉自己又充满了力量。虽然肚子依旧还是很饿,但是整个人却已经不那么疲惫了。就好像又回到了被绿色气体治疗好伤势的那个状态,一阵神清气爽的感觉。

    恢复了活力之后,陆奇从地上坐了起来,握了握拳头,体会着这充满力量的感觉。不禁在心里赞道:

    “这天级秘术果然是非比寻常,那淡金色的血液应该就是生之道的力量了吧?竟然能让人一直保持活力,效果有点像前世的兴奋剂。但是却没有任何副作用,果然,道的力量就是强大。”

    盘坐了起来,吸了一口黄色粉末。陆奇便又将一个技能点丢在了五脏炼毒术上。还是一样的字符变模糊,一样的熟练度飞涨。不一样的是,这次除了心和肝之外,陆奇的脾脏也一阵抖动,像是被火烧了一样,一阵灼热般的疼痛。不过没过多久,排出了一些杂质之后,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精神力张开看了看脾脏,陆奇也没发现什么不同。索性不再管它,重新拿出一个小玉瓶,又吸了一口白色粉末,然后又是一个技能点丢了过去。随着肺部一阵剧烈的抖动,陆奇咳出了一大口黑痰。接着除了感觉呼吸顺畅多了之后,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此时五脏炼毒术已经让他强行用技能点堆到了大成,按照徐云落所留的遗言,现在他已经能上二楼取鼎了。

    将五个小玉瓶收好,陆奇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东西,然后拿着正心剑向徐云落的骸骨,行了一个半师礼。

    “我绿林中人最讲道义,这次我学了你的武功,也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如果我能从这里逃出去,那他日我一定回来让你入土为安。至于你的家仇,那就对不起啦!爱咋咋地,反正我是不会凭白给自己找麻烦的。”

    说完,陆奇直接提起正心剑,脚下一个纵云逐月,飞向屋顶。右手长剑一挥,像切豆腐一样,在石屋顶上切了一个大洞,然后顺着这个大洞,飞进了第二层石塔。

    进去之后,陆奇发现这第二层石塔与第一层石塔大不相同。这第二层石塔,装点的晶莹剔透,整个楼层都是镂空的,并且每个镂空的内壁节点上都装饰有一枚小镜子。只有中间一块是实心的,在这实心的地板上摆放着一个人头大小的小鼎。一道道绿色的光芒,从小鼎中发散出来,然后就被节点上小镜子的光芒折射的到处都是。

    陆奇慢慢的走进这个小鼎,端详着它的样子。只见这鼎身上画着山川河流,鸟兽鱼虫等物,正面有一个甲骨文的‘兑’字。再仔细一看,却发现这些山川河流,鸟兽鱼虫等物,都是由一个个蝇头小字般的甲骨文组合起来的。至于这些小字写的什么内容,陆奇就看不明白了,毕竟他认识的甲骨文还是太少。就连那个‘兑’字,都是因为之前已经知道这是兑鼎猜出来的。

    不过他估计这些甲骨文的内容应该写的是那篇合道决。因为一楼的石墙上说合道决得自兑鼎,但是兑鼎之上,除了这些甲骨文外,在没有其他内容。所以这东西八九不离十就是合道决,不过陆奇也不敢妄下推断,毕竟不懂得东西还是谨慎点好。

    距离这鼎越近,陆奇手中的剑就握的越紧。他已经上来这楼上这么长时间了,可是那十大奇毒之一的人面蛛蛤,还是没有露面。

    被说得这么厉害,陆奇可不相信这东西是个银样腊枪头。所以他一直警惕的盯着四周和那个小鼎,以防突然出现什么变故。然而,一直等他走道兑鼎边上,周围都没有什么东西出来。看着兑鼎内满满的绿色乳液不停的向外发散绿光和绿气,陆奇心道‘这人面蛛蛤难道已经死了不成?’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浮现在他脑海里,他就看到满是绿色乳液的兑鼎中,多了一张女人的脸。这张脸长得眉清目秀,粉嫩如玉,给人一种吹弹可破的感觉,嘴角还微微泛起一丝涟漪,再配上那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让人忍不住为之怜惜。

    陆奇正要仔细看看,突然这张脸,砰的一下,飞出水面直直的朝他袭来。转眼就到了陆奇面前,来不及提剑了,陆奇只能一把将它抓住。

    可这一抓,瞬间虎口一麻,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伤了一样。

    片刻间,整条手臂都变成了黑色。

    “糟糕,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