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拦道
    说起来这盔甲男在军中最多也就是个校尉,连杂牌将军都算不上。一听这将军二字,他十分受用的点了点头。

    马上对手下的士卒吩咐道:“骑兵突击,御字阵准备。”

    话音一落,只见军队中人头攒动,很快腾出了一条小道,七八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士兵,从队伍里走出来,提着一杆特制的长枪就朝着陆奇冲去。

    只可惜向前走的路越来越窄,等快接近陆奇的时候,路已经窄到他们只能两人一排前进了,这一下子优势大减。

    几匹大马就这么急速狂奔,呼啸着朝前方窄路口的陆奇冲了过去。快接近陆奇了,冲在最前面的两人将两杆特制的大枪往下一压,枪头对准陆奇,狠狠地捅了过去。

    看着接近的几人,陆奇握紧了手中的枣阳狼牙槊。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这些人的必杀名单。面对呼啸而来的长枪,陆奇迅速挥出一棒。

    嘣!嘣!两声闷响,两个骑兵手中的长枪被陆奇打落在地。

    失了武器,两人顿时满脸惊恐之色,但此时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骑着马,一头撞过去了。希望坐骑能一下撞死陆奇,就算撞不死这么硬拼一记,也能为后来人提供点机会。

    然而,陆奇却并不像和他们硬拼,脚下凌波微步一闪,整个人朝着对方迎面而去,顺着两匹马中间的空隙,与对方擦肩而过。紧接着反手一记大棒。

    砰!砰!将马背上的两人拍飞了出去。

    噗!鲜血从两人口中狂喷,再看看两人的胸膛,早已瘪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陆奇脚下一动,整个人踏着之字,继续向前飞去。

    砰!砰!砰!砰!一连串声音响起。

    只见陆奇贴着迎面,冲过来的马匹,将它们背上的士兵一个个拍飞了出去。一时间鲜血四溅,耳边不断传来胸骨破裂的声音。

    等到陆奇再次落地,身后的那些马匹都已经冲出了窄路,只是它们背上的人却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扬了扬手中的枣阳狼牙槊,陆奇朝着对面的官军喊道:“全都放马过来吧!老子最不怕的就是群战!”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有横练功法护身,又有凌波微步做闪避的陆奇,确实很适合群战。交起手来,如同人型坦克一样横冲直撞,打不过了,也可以脚底抹油迅速溜走,谁也拦不住他。

    看着七八个骑兵,一个照面就被人解决了,盔甲男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也不等什么御字阵了,提起手中的点钢枪,夹紧马腹,就冲了出来。只见一匹白马闪电般窜了出来,直向陆奇冲去。

    “小贼休要张狂!一身蛮力而已,看爷爷取你小命!”

    陆奇哪管他是谁,迎头就是一棒。

    铛的一声。两人硬拼一记。

    见对方长枪竟然没有脱手,陆奇心道,此人看来还有几分功夫,当下收了轻视之心。一连三棒朝着马背上的人攻去。

    他那里知道,马背上的盔甲男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了。

    惊险的躲过了陆奇三棒连击,盔甲男累的满头大汗,暗自后悔这次有些托大。原以为靠着自己人马合一的精湛骑术,再加上马匹冲击速度的加成,这样翻倍了的力道攻击,足以应付这个小山贼,可没想到这山贼的力量这么大,竟然隐隐比自己带着冲击的力量还大。现在这么近的距离,马匹所带来的优势已经没有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后面的人看到自己的困境,上前相助了。

    周成看着面对陆奇攻击只能招架,全无反手之力的盔甲男说道:“陈将军好像有些顶不住了,不如我们一同上前将那小贼斩了?”

    白衣男拉住周成:“周兄不必紧张,刚才陈将军给我说要示敌以弱,寻找机会一招拿下。想来现在正是如此,我们耐心等待便是。”

    说完白衣男给刚才怂恿盔甲男的黄姓男子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一旁低声私语了起来。

    “等陈将军被那山贼杀了,你我二人就持正心剑将那山贼擒下,好好问问刘克那枚快活令的下落。”白衣男说道。

    黄姓男子有些犹豫,“我们要拿快活令,也不用让陈将军去送死吧,这样做会不会有些不妥?”

    白衣男摇了摇头,一副口婆心的说道:“黄大哥,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快活令对你我至关重要,要是姓陈的不死,等他剿匪完,那山寨里的东西还能有我们什么事!你还指望他能把吃进嘴里的东西吐出来不成?再说了,那快活令是什么东西,他能不知道?到时候他不给你,你还能硬抢不成?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若是来硬的你能保证把这里的人都灭口,然后回去再把事情圆上?”

    听白衣男这么说,黄姓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唉,你说得对,只能怪他做了挡路的绊脚石。那这件事就这样了,看他也撑不了几招了。我们准备吧。”

    白衣男点了点头,目光移向窄路**战的两人。

    面对陆奇枣阳狼牙槊的横扫,盔甲男已经在马背上耍起了杂技。靠着一些高难度动作,险之又险的躲过了陆奇的攻击。他这会别说提枪反击了,就连张嘴喊话的功夫都没有。身上的盔甲已经被汗水浸透,一阵力竭的感觉充斥全身,行动越来越慢。忽然两眼一花,整个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陆奇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枣阳狼牙槊轮了个半圆,把盔甲男像棒球一样打飞了出去。

    嘭!盔甲男胸前的盔甲被陆奇砸的深深凹了进去,整个人在地上划出一条直线一直蔓延到官军正前方的位置。

    “大人!”几个士兵马上跑了出来,想将盔甲男救起。可盔甲男此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张了张嘴,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就没了生息。

    陆奇站在对面,棍指官军:“还有谁!”

    白衣男和黄姓男子对视一眼,骑马走了出来。也不搭话,直接提剑就朝着陆奇杀了过去。

    见此,陆奇也不敢大意,这两人此时还敢上来,肯定有两把刷子。

    陆奇直接将枣阳狼牙槊横抡了出去,和这两人的长剑相触。但是想象中硬碰硬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咔嚓一声!

    陆奇的枣阳狼牙槊就被削去一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