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零五章 画鸡斩头结金兰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镂空的雕花窗户,带着丝丝暖意,斜斜的洒在陆奇脸上。

    陆奇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着满眼深色金丝楠木的屋子,有些迷茫。忽然回过神来,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卧槽!自己竟然喝醉了!还是在昨天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喝醉了!

    大意啊!大意啊!昨天那种情况实在不应该喝醉的,要是被护卫闯进来,岂不是抓个正着,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啪啪!

    陆奇给了自己两巴掌,暗自告诫自己,以后不管什么情况,也不能喝醉了,江湖险恶,多少英雄豪杰栽倒在这酒上!日后不管因什么事喝酒,最多三分醉意!

    检查了下,自己身上的舍利子还有地煞快活令都在。陆奇这才松下一口气,看了看周围,还是昨晚那间朱红色的楠木屋子,四周装饰着镀金蟠龙纹,看起来还真是富丽堂皇。

    脚下散落了一地的空酒坛,那不知名美酒的醇香还一直飘散在这间屋子里。闻起来,竟然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再想想昨夜的宿醉,今早醒来之后,竟然没有头晕脑胀的感觉。陆奇心道,果然是好酒。

    看了看自己昨晚还隐隐作痛的右掌,今日已经结了一个硬硬的血痂。虽然按上去还有点疼,但是做一些握拳之类的动作,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伸了个懒腰,一扭头,发现杨宁躺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抱着一个画轴呼呼大睡,一脸淫笑,嘴角还挂着口水,也不知道在做什么鬼梦。

    一想到现在自己还在王府,外面守卫森严,硬闯出去肯定不行,不说守卫能不能打过。单说昨天那三个巨兽中的一个就是从这王府飞出去的,要是硬闯,肯定要对上,那不是找死么!所以,陆奇想了想,还是问问杨宁,看能不能把他送出去。

    走上前,陆奇试图将杨宁摇醒:

    “杨兄,杨兄,醒醒!”

    杨宁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被人打断了美梦,他正想骂人。可一看是陆奇,却是没有骂出口。

    “怎么了大哥?有什么事么?”

    “大哥?”陆奇有些莫名其妙。

    杨宁一看陆奇一脸懵圈的样子,当即就给他提醒道:

    “大哥你忘了?昨日我们已经酒盖做香,画鸡斩头,结义金兰了!”说完,顺手还给陆奇一指。

    “什么!”陆奇瞪大了双眼,顺着杨宁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墙角处立着三个酒盖,半截深入地面,这力道,不用想肯定是自己做的。再看看酒盖旁边的墙上,被人胡乱涂鸦了一只看似是鸟的东西。样子有点像前世‘愤怒的小鸟’,鸟脖子与身体衔接的地方被人划了几道斜杠,想来这就是斩首的意思了吧。

    额,看看这前卫的画风,陆奇不得不承认,还真是自己画的。

    卧槽,这波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嘛蛋!以后绝对不能在喝醉了!

    为了掩盖尴尬,陆奇赶紧岔开话题:“贤弟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杨宁打断:“不对!大哥,你昨晚说了,你要管我叫老二或者二弟。你说别人一看,你有这么大的老二,绝对要吓死,你忘了?”

    我去!我昨晚都做了什么!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羞耻的话来!陆奇有些懵,看这杨宁好像还要说些什么,陆奇赶紧制止道:

    “行了贤弟!不要在乎这些细节!怎么称呼之类的话,我们以后在慢慢研究还是先说说别的吧。”他实在是害怕自己做完喝醉之后,还做过什么**的事情,这么尴尬的事情还是不要再提了。现在他只想着怎么离开江州城,顺便打探一下昨晚那三个巨兽交手最后的结果,如果能找到李屠那就更好了。

    想了想,结拜了也好。自己要出王府,以大哥的身份找杨宁帮忙,想来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再说了自己若是被抓住了,杨宁也不好脱身,毕竟是结义兄弟嘛。

    拍了拍杨宁的肩膀,陆奇张口对他说道:“贤弟啊,大哥有件事要跟你坦白一下。其实我”

    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又被打断了。

    只听楼上传来两声女人的惊呼。陆奇暗道糟糕,怎么把这两个侍女给忘了!这下惨了,只盼望这周围没有护卫,没人听到吧!

    可是,事与愿违,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嘭的一声!

    阁楼的大门被撞开了。

    还没等到,陆奇飞上三楼将两个侍女拿下,一帮身披黑色盔甲,手持长枪大刀的护卫就冲了进来。

    陆奇立马摆了个防御姿势,将杨宁护在身后,心里想着这下惨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人给发现了,而且这波还连累了杨宁。虽然他对这个结义并不是很感冒,但是这运气也太衰了吧。只希望那个先天高手不要这么快过来,让他俩有机会逃跑。扭头小声对身后的杨宁说道:“一会动起手,跟紧我!”

    杨宁有些疑惑的看着陆奇,直接问道:“动手?不是,大哥,动什么手?”

    卧槽!陆奇一下子傻了,你怎么给喊出来了!心里暗骂了一句猪队友!看着越来越多的护卫,正想着要不要来个先发制人,打个缺口冲出去。

    可没想到的是这些护卫进来之后,直接收了手里的长枪大刀,然后迅速摆好队形,齐刷刷的单腿下跪,接着就听到一个身穿银甲的人单腿跪地,低头说道。

    “属下不知王爷在此,破门而入,冲撞了王爷,请王爷责罚!”

    “请王爷责罚!”后面一片黑甲护卫跟着其说道。

    我擦!王爷!再看看杨宁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陆奇那里还不明白,杨宁就是传说中的皇十七子安逸王。怪不得他昨日说他家族最忌讳外戚参与家事,因为联系外戚他被贬到了江州城。试问天下间除了皇室还有那个家族,会对外戚参与家事这么上心,贬到江州城。卧槽!这话一听就有问题,可是昨夜那酒喝的有些上脑,陆奇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果然喝酒误事啊!这下陆奇更坚定了最多三分醉的想法。

    只见杨宁摆了摆手,对着跪下众人说道:“都起来吧。楼上有两个侍女,昨晚好像吓着了,找人将她们带下去好好休息。备一桌酒菜,把孤最上品的醉仙酿都拿出来,孤要设宴款待兄长。然后叫人把听风轩打扫出来,孤的兄长日后就住在哪里了。还有都睁大眼睛认清楚了,孤这位兄长,日后若是来找孤,不得阻拦!”

    摸了摸下巴:“暂时就这些了,行了,都下去吧,该干嘛干嘛去,别都在这杵着!”

    说完一脸微笑的看着陆奇,那样子好像小朋友写完了作业,找家长要表扬一样!那指点江山的威风劲头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