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零四章 结拜
    不知道是酒还没醒,还是脸被打肿了说话不清楚。

    只听杨宁含糊不清的说道:“清,清醒了”

    陆奇一副威严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母妃还得宠的时候,父皇经常来来他的寝宫,每次他犯错或者遇到了困难,父皇都会这样严肃的教导他。虽然那时候觉得父皇很严厉,很凶,但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那时的父皇是那么真实,触手可及,不像现在这么遥遥不及,让人望而生畏。

    “清醒了就别哭了,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子!”说着,陆奇盘坐在地上,顺手拿了一坛酒,打开坛子上的封。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醇香飘散了出来,光是这气味,就让陆奇浑身舒畅。看着酒坛里晶莹剔透的酒液,陆奇迫不及待的灌了一口。杨宁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陆奇,当年他第一次弄回这酒,父皇也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样子。

    咕嘟咕嘟,陆奇大口的灌了起来。一股香醇甘甜的液体从舌尖滑过,缓缓地过喉,慢慢地入嗓。带着一股暖暖的感觉回荡在腹间,顺着腹部流遍全身,潜入陆奇周身的毛孔之中,让陆奇觉得整个人仿佛泡在温泉里一样,暖暖的,舒服极了!

    这一口下去,陆奇的脸上已经微微泛红,看着站在一边的杨宁,陆奇略微有些尴尬,把人家打了还喝了人家的酒。怎么着也得表示表示吧,想了想他对着杨宁说道:“坐吧,来说说是什么事情让你哭成这个样子。”

    杨宁这会到没有失声痛哭,而是听了陆奇的话,坐了下来。但是他不敢离陆奇太近,也不知道是害怕陆奇打他还是怎地。大口灌了几口酒,杨宁终于鼓起了勇气,对着陆奇缓缓道出了他痛哭流涕的原因。

    一个老套而狗血的爱情故事,对方是一位顶尖世家嫡女,开朗大方,才貌双全,行事干脆利落。两人都曾深爱着对方,可十六岁时,一次意外的遇刺,让杨宁身受重伤,武功尽废。大家族内的争斗一向是血腥残酷的,本来杨宁是其父亲最看好的继承人之一,但是因为这次受伤,杨宁不能再继续修炼家族武学。因此,直接被排除在继承人选之外。

    武功被废的杨宁立刻体会到了人间冷暖这四个字的意思,平时结交的朋友一个个都开始疏远他,往日,家族里巴结他的那些人一个个见了他,就像见了瘟神一样远远地躲开。只有那女子还一直不离不弃的陪着他,可他当时却没有珍惜,一个人继续自暴自弃。整日寻欢作乐,喝酒斗殴。

    终于,有一日,女子是在忍受不了这样堕落的他,离他而去。这时他才幡然悔悟,想要把那女子追回来,可是以他当时武功被废的状态,别说是把人追回来,就是想见一面都难。

    他开始振作起来想要恢复武功,正巧这时,打听到一个天级宗师留下的传承能让他恢复武功。他立刻联系以前熟悉的家臣,想让他们帮着拿下这个传承。可是这些家臣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只是阳奉阴违地想从他这里骗出传承的消息而已。没有办法,他只好偷偷联系自己母亲的家族势力,用母系势力来帮助自己拿下了传承。

    终于在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之后,他终于获得了传承,也如愿恢复了武功。可是他联系母系势力的事情,却被人捅到了他父亲那里。因为他的家族十分忌惮外戚参与家内之事,所以父亲直接将他贬到了江州城,恢复功力后的他还没来得及和心爱的女子见上一面,就被迫离开了久居多年的祖地。那女子也不知道他被贬的真正原因,只道他是因为自暴自弃,喝酒斗殴,败坏门风而被贬,因此更加疏远他。

    在他的家族,被贬就意味着永远失去了成为家族继承人的可能。来到江州城的他,只能整日里回忆过去,恰巧今日听人传来消息,说那女子已经和一位顶尖世家嫡子订下了婚约,今年人榜大比之后就要成婚。听到这个消息的他痛彻心扉,这才有了刚才那借酒消愁,失声痛哭的一幕。

    听完杨宁的陈述陆奇已经干了一坛酒了:“如果真的两个人都不爱了,没必要强求,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但是你既然心里还有人家,干嘛不去追?如果她心里还有你,自然会为你舍弃婚约,世家等等东西,然后陪你仗剑走天涯,如果她心里没你”放下空酒坛,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陆奇又端起一坛酒灌了起来。

    杨宁坐到他身边跟他干了一坛酒,醉醺醺的问道:“要是她心里没我呢?”

    咕嘟咕嘟,陆奇猛灌了一口酒:“哼!要是她心里没有你!那就抢!得不到她的心,就得到她的人!”

    对于陆奇的话,杨宁有些迟疑:“可是,这样不太好吧,她不会开心的。”

    只见陆奇大口大口地将酒坛里的酒灌完,呯的一下,将酒坛摔碎在地上。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说道:“不好?不开心?哼!去特么的不好,不开心!管他作甚!难道你就愿意这样把她拱手让给别人不成?”

    说着陆奇一只手搭在杨宁肩上,语气有些悲凉的说道:“不要等她真的嫁给了别人,你在一个人躲在背后默默的哭。幸福是自己争取来的,哭有个什么用,还指望能把人哭回来不成?”

    杨宁看着陆奇,眼眶泛红,好像要哭出来了,泪水在眼珠里打转。可他却硬生生止住了眼泪,举起酒坛跟陆奇碰了一下:“干!陆兄说的对!人生苦短,想那么多做什么,喜欢就去爱,就去追,即使碰的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这才对嘛,干!哈哈哈!”陆奇端起一坛酒和杨宁又碰了起来。外面的护卫和三只巨兽的事情早就让他抛到了脑后。杨宁的经历让他想起了前世的自己,当时他又何尝不是因为缺少勇气,而让最喜爱的人从身边溜走。现在来到了异界,前世的遗憾再也不能挽回,与其怀念过去,倒不如大步的向前看。想到这陆奇不禁纵情高歌了起来,旁边的杨宁听到陆奇唱歌,也不禁唱了起来。

    “陆兄,不如我们结拜吧!”杨宁含糊不清的说道。

    “好啊!好!”陆奇有些犯晕,也不知道杨宁说了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好啊,好啊’地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