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一百章 背叛
    陆奇背着装满真阳草的包袱,行走在一条八道宽的大街上,寻找着李屠和大当家藏身的安仁巷。

    夕阳的余晖为这青砖绿瓦,阁楼林立的大街又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顺着这条大街一直往前走,沿途询问了好几个人,陆奇才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安仁巷。

    然而,一走进安仁巷,顿时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原本还是车水马龙,满是商贩们吆喝声的场景一下子不见了。巷子里空荡荡的,每一家每一户都大门紧闭,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在夕阳的余晖下,这冷清的巷子越发的显得有些荒凉。

    一阵凉风吹过,卷起地上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可这么点声音,与十几米外那喧闹的大街比起来,更是有些凄凉了。

    看来真如张远所说,自从安逸王到这里之后,江州城的人就把这里当成一个禁地,都躲得远远的。皇储之争还真是可怕啊!望着巷子尽头,那座富丽堂皇的大宅子,陆奇摇了摇头,转身走向了大当家的藏身住处。

    咚咚咚!

    陆奇先敲了三下门,对了暗号,里面的人,才为他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盯着陆奇,有些害怕的问道:“大哥哥,你找谁?”

    陆奇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情况,也不知道李屠从哪里找来的小孩子把门。他只好回道:“有没有一个叫李屠的中年大叔住在这里,我是来找他的。”

    “你来找李大叔。”小男孩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奇的魁梧身型:“这么说你就是虎子哥喽?那你进来吧!”说完就开门放陆奇走了进去。然后小男孩就朝着正对门的一个房间跑了过去。

    陆奇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个孩子,他默默关上了门。这是一间类似四合院布局的院子,院子里还有四五个小孩子在追逐打闹。看的陆奇一时还有些懵圈,也不知道李屠从哪找来的这些孩子,该不会是拐来的吧!

    这时从对面的房间里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是虎子来了么?你直接进来吧!”

    陆奇一听就知道,这是李屠的声音。当下他也不磨蹭,对这院子里玩耍的小孩子们笑了笑,就走进了房间。

    一进门,一股热气就先扑面而来。让陆奇感觉,好像进了前世的澡堂一样,有种蒸桑拿感觉。再走进一看,只见大当家浑身赤果的坐在一个大木桶里,里面热气腾腾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当家整个人却在打哆嗦,好像很冷一样。明明是在热水里坐着,却给人一种掉进冰窟的感觉。陆奇正想走进看看,却看到房间的另一侧,李屠提着两个还在向外冒着热气的木桶走了过来。

    “虎子,搭把手!”李屠抬了抬手上的木桶,看起来好像很沉的样子。

    陆奇连忙走上前,帮他拎了一个。一上手,果然有些沉,大概五六十斤的样子吧。木桶里装着一些黑乎乎的粘稠物,一股浓郁的草药味从里面飘了出来。陆奇看这李屠就这么直接将木桶里的东西倒进了大当家泡澡的那个大木桶里,他也跟着将手上的东西倒了进去。

    “这是在药浴么?”陆奇疑惑的看这李屠。

    李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没错,这是大当家之前吩咐的,说这样做能压制寒毒的流动。”

    一提到寒毒,陆奇立马把身上的包袱拿了下来递给李屠:“李叔,这是真阳草,不够我再回去拿!”

    接过包袱,李屠赶紧拆开,一看:“果然是真阳草!虎子,有你的啊!这下子大当家有救了,你跟我来!”说着他就拿着木桶往房间另一侧跑去。陆奇赶紧跟上,没想到这小小的房间从外面看起来没多大,但是里面却别有洞天。陆奇跟李屠过了一个小门,走进一个小屋。只见里面架起了三口大锅,咕嘟咕嘟的正在往外冒着热气。

    “虎子,把真阳草分成三份,放到大锅里面煮,一会全给大当家加进去。”李屠走到小屋角落,拿了一大袋炭,开始往大锅下面的加。

    “不用内服么?”陆奇有些不解,在他看来,内服明显效果快一点。

    李屠拿了个长柄产子,将架子里的炭火拨了拨:“不用,大当家有门奇功,药浴淬体吸收更快。刚才那个大木桶,我都加了四次药水了,你看着吧,要不了多久刚才加进去的药水也就稀释了。”

    “还有这样的功法,这真是好功夫啊!学了以后再也不会觉得吃药苦了!”一边说话,陆奇一边把真阳草投入三个大锅中。做完这一切,加好炭火两人总算歇了下来。

    坐在地上,陆奇看着李屠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李叔,外面那些小孩子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在那里拐来的吧?现在大当家的伤势要紧,可别惹上官府啊!”

    李屠笑骂道:“去你小子的,你李叔还没这么混蛋。再说,就算你李叔要拐,也是拐几个黄花大姑娘,这几个小鬼能卖几个钱!这都是城里无家可归的小乞丐。我和大当家的住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出门也不方便,再说大当家的受了伤,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在这里。所以我就把这些小鬼都召集起来,他们帮我买炭,买饭,我管他们吃住。等大当家的伤好了,我再问问有没有愿意跟我走的,带回山寨做个小喽啰什么的,不愿意的就给点钱,就当是谢过他们帮我了,大家互不相欠。”

    “没想到李叔对这些小孩子也挺讲道义的嘛!”

    “什么小孩,大人的。虎子,李叔再教你一次,行走江湖没有年龄之分,别看有些小鬼年纪轻轻,可花花肠子多了去了。你这样很容易吃亏的,小孩,女人,满口仁义道德的男人,江湖上遇到这三种人,你一定要谨慎。前两种看起来弱小,可却还能在江湖中不死,这说明他们不简单,所以你要小心。最后一种,你更要小心,因为你李叔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见到的满口仁义道德之人,都是背后使阴招的阴险小人,所以你要小心啦。”

    陆奇点了点头,其实心里并不是很在意。过了一会儿,三个大锅里的草药都熬成了呼呼。两人将大锅里的糊状物过滤了一下,将糊糊状的汁液都装在了两个木桶里,倒进了大当家泡澡的那个大木桶中。

    正如李屠所说,大当家练就了一种奇功,等陆奇二人再去倒药水的时候,刚才大木桶中黑乎乎的药水,此时已经变得有些透明。倒完药水,两人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大当家,按照李屠所说,这么多分量的药材,足够大当家暂时压制住伤势了。虽然根治还需要继续药浴一段时间,但是吸收完这些药水就不用每天都泡在这大木桶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大当家,只见大木桶里面的水越来越清澈,大当家的身体也慢慢停止了抖动,脸色也越发的红润了起来。想着应该差不多了,陆奇正准备上前看看。

    嘣!

    一声巨响,大当家坐着的木桶直接撕裂,里面带着浓浓草药味的汁水洒满了整个房间。大当家在一片废墟之中,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一堆破木板中,赤身果体的大当家,以及他那身凹凸有致的腱子肉。

    陆奇在心中忍不住爆了一句:“终结者啊!”

    “大当家感觉怎么样?”李屠将早已准备好的毛巾和衣物递了过去。

    “还行,暂且将伤势压下了。我都听到了,这次多亏了虎儿找到真阳草。对了虎儿你是在哪找到的真阳草?”大当家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我......”

    陆奇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小孩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李大叔,上次来的那个哥哥又来了,他还带了好多人!有个老头长得可凶了!”

    陆奇一听暗道不好,难道是那帮黑衣人将张远抓了起来,审问出了大当家的住址。他趴在窗角偷偷向外看了看,此时已经天黑,陆奇也看的不是很真,只见院子里站满了黑影,一个青年拿着火把,殷勤的站在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身边,指着陆奇所在的屋子不知在说些什么。陆奇仔细一看这人正是张远!那里是被抓,这分明是投靠了那帮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