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九十九章 妥协
    一听这话,躺在侍女大腿上的青袍老者眼神一亮,和对面另一位玄衣老者对视一眼,心中有了些算计。

    儒袍中年人话音刚一落地,在场就有几位老者跟着附和道:

    “周兄,依李某人看,不如就按黄院长的说的办,反正又没伤到人。”

    “是啊,周兄,不要为了几个下人,伤了咱们之间的和气啊!”

    “没错,没错,周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黄院长都这么说了,你不妨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弄得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过呢?”

    坐在主座上的华服老者那里还看不出,这几人早就被儒袍中年人收买了。不过好在他也早有准备,他看了一眼自己左手边坐着的三个老者,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比人多,谁怕谁!他清了清嗓子:

    “李兄,陈兄,赵兄,你们三个说的话,也是在理。不过,无规矩不成方圆,咱们......”

    华服老者还没说完,躺在侍女大腿上的青袍老者忽然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说道:“周兄说的不错,无规矩不成方圆!”

    被打断说话的华服老者嘴角抽了抽,多年的修养让他忍住了没有爆发,但是看青袍老者的眼光也变得不善了起来。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他肯定要让着老色鬼付出代价!他忍着怒气恶狠狠的看着青袍老者一字一句的说道:“刘兄,让我把话说完好么!”

    站起来的青袍老者没有理会华服老者的目光,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周兄不必如此,大家都是明白人。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讨论黄院长手下人坏了规矩这件事。老刘我也不想看你们扯皮了,咱们直接把话说明白喽!城外那些勾当,本是咱几个人,为了压住那些想上位的泥腿子所做的布置。可没想到弄完之后,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就连一向瞧不起咱们的老王家都插了一手进来,这一下子直接炸了锅,黑道白道的大势力都来江州城,在城外立了山头。泥腿子是给压制住了,可这江州城的风向也变得更乱了。就连老王家隐隐都有些压制不住,这才联系我们这些在城外立山头的人,定下了个不能互抢的规矩。”

    “为得是什么?不就是想让外人觉得我们这些地头蛇都是一条心的,让他们想动我们也得掂量掂量!连老王家都觉得压制不住城外的人,要和我们联合起来,你现在却想把黄家踢出去。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投靠了哪家势力,准备分化我们这些地头蛇,然后一个一个给我们拿下?”

    此话一出,大厅内的老者全都盯着主座上的华服老者看去,就连华服老者提前交好的那三个老者,也一脸怀疑的看着他。华服老者有些不知所措,嘴里一直“这这这”的说个没完,可到最后也没‘这’出个所以然来。

    只听大厅里,为儒袍中年人说话的几个老者,开始窃窃私语道:

    “我就说周兄怎么一下子硬气起来了,原来是有了后台啦!”

    “嗯,刘老头虽然人色了点,但是这话说得没错,现在江州城都乱成这个样子。且不算江湖上的势力,就单说官家势力都混乱不堪,明明将这江州城封给王家世袭,可却整出个江州牧来,现在又来了个王爷,明显是对江州城有了想法嘛。在这种大人物的博弈之中,咱们这些小世家连蚂蚁都不如,要是我们自己还不抱团取暖,那不是找死么!”

    “就是,就是!看来周兄早就和我们不是一条心了!”

    听了这些话,主座上的华服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不过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不能生气,一生气这帮人更会乱说。华服老者握紧了拳头,坐在主座上深呼吸,思考着怎么反驳青衣老者的话。

    就在这时,青衣老者对面的玄衣老者也站了起来,而且做起了和事老。只听他张嘴说道:“刘兄,你这么说就有些偏薄了!依我看周兄只是因为商队在自己地盘被抢,一时气愤,才会想着把黄家分离出去。试问在场的诸位,若是你们从城南买了只烤鸡,回到城北家中,正准备打开吃了,忽然兄弟家的狗窜出来,把烤鸡叼走,你是不是也会气愤?是不是也会想着收拾兄弟一顿?这是人之常情啊!再说了,周家世世代代都在江州城,老周和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他的脾性大家还不了解么?你们还不放心他嘛?”

    听玄衣老者这么一说,在座的老者们都陷入了沉思,就连主座上的华服老者也不例外。当然,这些人不会因为玄衣老者的几句话就被说得回忆过去什么的,他们只是在心里权衡利益罢了。虽说这人一上了年纪,就喜欢怀旧,但是更多的,可能是变得更加老谋深算吧。

    坐下的六个老者,不管是支持黄院长的,还是支持周家的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青衣色老头说的很对,现在的江州城已经不是他们年轻时候那个只有世家的江州城了。

    百年前杨家登临大宝,一统青云江以南,与北面的大周划江而治。为了笼络境内的世家势力,将六州州府之地分别封给了蜀州张家,江州王家,通州高家,交州叶家,云州陈家,琼州李家作为世袭封地。可百年时间过去了,现在的杨家,早已不是当年还需要依靠境内势力的杨家了。

    现在境内的六大世家和三大门派,早就成为了大隋朝廷发展之路上的绊脚石。要不是因为忌惮这些势力联合起来群起而攻,朝廷早就发兵将他们一一剿灭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个道理在座的都懂,他们知道王家要是倒了,这江州城免不了要经历一番腥风血雨。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家族能扛过去。所以对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求稳,还有就是顺带着给自己的家族留条后路。因此,不管是可能投靠了外边势力的周家,还是坏了规矩的黄家都不能得罪了。

    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最初黄副院长说的把偷吃烤鸡狗打死,而不伤两兄弟之间的感情。想了想,本来支持华服老者的三个人带头说道:“我看不如就按照黄院长说的办吧,犯不着为了这点事伤了和气,我想王家不来人,也是不想让我们撕破脸皮吧。周兄你看如何?”

    华服老者此时也知道大势已去,没想到一向色眯眯的刘老头竟然这么能说,一下子将他的布局打乱了。只见他长叹一口气,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几岁,摆了摆手:“就依黄院长的意思办吧,希望不要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了。”

    兜了这么一大圈竟然是这么个结果,黄副院长自己也不敢相信。本来他还请了王家的人作为后手,没想到这后手也不用了。他一脸郑重的谢过众人,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这下就只剩了剿灭青虎寨的事了,不听话的狗留着也没什么用。他准备明天就让人再去将军府送一趟礼,争取快点发兵灭了青虎寨,把这事定了。其实本来也不用这么麻烦,派几个家将去,就能把青虎寨的山贼给灭了。可为了让周家的人相信,自己不是随便杀了了几个人凑数,只好花钱请官兵去剿匪了。

    陆奇还不知道,自己山寨的命运就这么被人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