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九十七章 得手
    胖掌柜直接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在江州城脚下还会有人不给周家面子。

    沉吟了片刻,胖掌柜从马车中拿出了一个包袱,里面叮呤当啷作响。他走到陆奇跟前,将包袱打开,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两。

    然后笑眯眯的朝陆奇说道:“这位壮士,刚才是周某不对。一点小意思,就当路过贵地的过路费。还请笑纳,哈哈哈!周某经常行商,与着青虎寨寨主多有些交情,不知壮士可否看在青虎寨寨主的面子上,行个方便?”

    陆奇一愣,看了看胖掌柜手里的包袱。估摸了一下,最多也就几百纹银,要不了一千,跟这几车药材相比简直是差远了。再看看这胖子,虽然一脸笑意,但眼神里却充满了不屑。

    青虎寨?不就是刘克的山寨么?这死胖子看来还想攀关系啊!哼,可惜他打错算盘了!殊不知,刘克早已经被陆奇斩杀了,就算没杀这关系也攀不上。毕竟两人之前什么交情也没有。不过陆奇也没有将刘克已经被他杀了,这件事情说出来。毕竟刘克是黄家的人,要是说出来,恐怕会有人找上门来。不过这胖子这么做作,让他看着不爽,还是得教育教育的。

    想到这,陆奇松开了脚下的周成。走到胖掌柜身边,伸手拿走了包袱,朝着身后喊了一声:“叶黑!”

    只见一个黑脸黄牙穿着满是补丁衣服的丑陋男子,从草丛里窜了出来,屁颠屁颠的跑到陆奇身边。胖掌柜看到一身补丁的叶黑,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只听叶黑笑呵呵的问道:“大当家,什么事啊?”

    陆奇把包袱递给他:“周掌柜的过路费,数一数有多少。他们商队里的人要过去,都按这个价钱收。”

    “好嘞!”

    胖掌柜一听,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大当家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就不能给周某,给我周家一个薄面么!”

    陆奇撇了撇嘴,这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明明被打劫了还这么多花花肠子,现在陆奇都已经武力压制了,他还敢这么叫嚣,平日里没人压着,那还不得上天了!

    不理会胖掌柜,陆奇对叶黑说道:“告诉二当家,让兄弟们直接上去,接管马车。把他们的人都赶过来,我看看有几个不要命的敢反抗。”

    “大当家,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这么做可是在破坏规矩!”胖掌柜一脸气愤的说道。胖掌柜上过青虎寨,见过刘克手下的山贼。虽然他没有记住长相,但是刘克对手下人的抠门却让他记忆犹新。所以在一看到叶黑的那一刻,胖掌柜就知道了这伙山贼的来历。混得这么惨,穿着补丁过日子,整个江州府地界,也就只有青虎寨刘克手下的山贼了。

    虽然胖掌柜没见过陆奇,但是这并不要紧。兴许陆奇是黄家新派来支援刘克的人呢,而且陆奇一直不愿透露自己是那个山寨的,一个名字而已他都不愿意说,至少证明他知道世家之间的规矩。害怕说了名字,被人抓到把柄,让背后的东家怪罪。胖掌柜自认为已经抓到了陆奇的把柄,而且自己这么低三下四的说话,已经够给陆奇面子了。可没想到,陆奇还是要抢他。当真还以为不说名字,就没人会知道他的身份了!

    看着一再放狠话的胖掌柜,陆奇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要不是答应了张远,他早就一招亢龙有悔送这胖子回家了。看着还欲张口的胖掌柜,陆奇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啪啪啪!

    一连串清脆的巴掌声,将胖掌柜本来已经够圆的脸蛋,打成了一个青皮葫芦。

    一松手,满脸鼻血的胖掌柜倒在了地上。此刻他已经不敢在叫嚣了,陆奇这几巴掌彻底将他打醒了。他现在才想起来对方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山贼,自己又没有武功傍身,这么硬刚实在是太不智了。

    不过这几巴掌也不能白挨了,胖掌柜在心中狠狠地想到:‘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哼!你这土包子,想必你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老子会从你手下的衣服上,看出你的身份吧!青虎寨,黄家,咱们走着瞧!’

    对于胖掌柜心中所想,陆奇当然是不知道的。此时的他也没有将心思放在胖掌柜身上,而是紧紧的盯着商队的马车,看着二十几个小弟在他的指挥下,将马车一辆一辆的牵走,他才松了口气。

    这波打劫也算是顺利完成了,既没有违背他对张远的承诺,又拿到了草药。可以说的上完美了,用草绳将商队的马夫和护卫都捆在了一起,陆奇就带着人离开了。

    看着陆奇远去的背影,胖掌柜啐了一口:“走!我们回城!”

    ......

    小湖边,一个八角形的亭子内,一位穿着华服,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亭子内,正朝着小湖里播撒鱼食。在他的身后一个满脸淤青的胖子跪在地上,两眼泪汪汪的好像一个小姑娘被人欺负了似的。

    老者一边播撒鱼食,一边说道:“那依你这么说,是黄家不守规矩,劫了我们的药材?”

    听到老者讲话,胖子一边哭一边回道:“家主啊!这件事一定是黄家做的!整个江州府地界,也只有他们家暗地里支持的青虎寨,才会有穿着补丁出来打劫的山贼。绝对错不了!再说被劫的地点,就是在青虎寨那帮山贼的势力范围内!这事他们绝对脱不了干系!”

    老者沉默了一会:“黄家那位自从进了南山书院,确实嚣张许多。你说的也对,在他们家势力范围被劫了,这屎盆子不扣在他们头上,扣谁头上?这样,你先去府衙里报个官,把这事闹大。晚上我把城里的家主都请过来,摆个宴,当面对质,看看黄家哪位怎么说。如果他不给个交代,那着城外的生意,他黄家还是不要馋和的好。”

    “是,家主,我这就去!”胖子戴着一副大仇得报的表情,退出了亭子。可怜的黄家,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替陆奇背了个锅。

    ......

    回到山寨,陆奇让人把真阳草包了一个包袱,他拿着包袱就一个人回城了。杨兴被他留在山寨里管理那帮山贼,看过萧峰的锦帛之后。陆奇觉得有必要建立自己的势力了,因为搜集东西这件事还是人多点方便,一个人找那简直是大海捞针。洗了把脸,恢复了本来面目,陆奇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了城,直奔大当家的临时住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