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八十六章 前任来袭
    初夏的夜,知了已经爬上了树梢,在这平静的夜里,演奏着大自然的乐章,一切都焕发着新的生机。

    今夜的青虎寨也与以前略显不同,往日里死气沉沉的山寨,今夜却有了点点欢声笑语。以往这个时候,山贼们都早已睡下,可今夜他们却点了篝火,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坐在一起商量这什么,不时还发出一阵阵笑声。新寨主的慷慨,让他们对日渐麻木的生活,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一个个憧憬着如何在新寨主的带领下过上好日子。

    前任寨主的房间内,陆奇看着不远处的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山贼,摇了摇头。这样一份刀口舔血的高危职业让他们过成这样,有时候陆奇还挺可怜他们的。想当初自己刚穿越的时候,看着全是青砖瓦房的云龙寨,还一脸鄙视的认为是个小势力。可当他继续深入这个世界之后,才发现,原来云龙寨这么牛掰,先不说先天境界的大当家。就是那些青砖瓦房就先把青虎寨甩开十几条街了。云龙寨好歹还算是个势力,还有人费心去算计,去下套。

    可这青虎寨呢?连个势力都算不上吧!几间破茅草屋,算上寨主才三十几个人。傍晚的时候,陆奇去另外几间茅草屋看了看,里面除了一张自制的木桌,还有几个床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简直简陋的不能在简陋了,整个山寨里除了寨主这间茅草屋还像个人住的地方,剩下的地方也就比野人的山洞强点。这帮人干着山贼这么一份高危的职业,每次下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可他们享受的待遇却和这份职业的的危险性形成反比。

    在陆奇的想象中,只有两种人会喜欢过这样的生活,一种是有想法,爱自由,为了理想而活着,只要能实现心中的一个想法,就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刀山火海也要往里冲的性情中人;另一种就是对生活完全失去信心,过一天算一天,有的吃了就吃,没得吃了就饿死的行尸走肉。这是两种截然不同,但却很可能过着同样生活的人。可能这两种人在物质上给人的感受是一样的,但是精神上却有着天与地的差距。

    打个比方,如果说前一种人死了,但她的精神却一直活在人们心中。而后一种人虽然活着,但他对于旁人来说与死了没有一点区别。前者为了理想而生活,而后者则是为了生活而活着。

    青虎寨这帮山贼之前就是一群为生活而活着的人,但陆奇却没有去评论他们的好坏,毕竟他们之前经历了什么陆奇一无所知。他只能在心中暗自告诫自己,不管以后面对什么样的挫折,都不能失了心中的方向成为这样的人。

    转过身,陆奇看着房间内的杨兴和燕歌。因为寨子里就这一间像样的房子,而三人都要在这里过夜,所以三个人就都住在这里了。还好都是江湖儿女,对这种事也并不在意。不过大床肯定是要让给燕歌了,刚好门被陆奇打坏了,多了两张床板给陆奇和杨兴用。

    不过刚收服这些山贼,陆奇也不放心就这么在这里睡觉。三人商量了一下,打算轮班守夜,以防夜里让人黑吃黑给一锅端了。燕歌先守,陆奇和杨兴早早躺下,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

    皎洁的月光将大地照耀成银色的海洋,空旷的森林里一片死寂。青虎寨中只剩下三两个山贼还在守夜,其余都已早早睡下。忽然,六个矫健的身影出现在了山腰下。一个个架起灵动的轻功,仿佛一只只羚羊朝着山寨的方向奔去。

    “寨主,金花那骚娘们说的话可信不?那快活令可是您千辛万苦弄来的,就这么给她,会不会太草率了。万一她诓我们拿了东西,不带我们去寻找宝藏呢?”一个身材瘦高的青年男子说道。

    “哼,放心,谅她也不敢!那金花虽然是葬花道的人,但我怎么说也是黄院长的人。她要是敢诓我们,自然会有黄院长将她金花寨给灭了。到时候就算她跑了,葬花道内的惩罚也够她受得了。一会我们回去拿了快活令之后,就寸步不离的跟着她,谅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招。如果她乖乖地带我们去了,那快活令给她也无妨,毕竟以咱们现在的实力也入不了快活林。守着令牌倒不如换点好处,十鸟在望不如一鸟在手嘛!”那个被称作寨主的马脸汉子露出一脸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说道。

    “还是寨主英明!若那宝藏是真的,那咱分了钱也不用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了。哈哈!”那个瘦高青年拍马屁道。

    那马脸寨主听了,哈哈一笑,也没有回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六人继续朝前走,不一会就走到了青虎寨门前,看着在火堆旁睡着的几个山贼喽啰,其中一人笑道:“寨主你看,这帮蠢猪竟然还知道守夜!哈哈哈!”

    马脸寨主微微一笑,刚想说点什么。旁边一个声音插嘴道:“不对!寨主你看,你的屋子怎么还亮着灯?”

    剩下既然抬头一看,果然,那间最大的茅草屋大门敞开,还亮着灯。

    “混账!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敢偷吃老子的东西!抄家伙给我杀!”马脸寨主一阵惊怒吼道。说完,只听咻的一声,他就抽出背后的弯刀,含怒朝着三个喽啰挥了几下。几道月牙样的银光像鲜花一般打开,锋利的刀刃几乎同时从三个喽啰脖子上划过,瞬间就将还在睡梦中的三个喽啰斩首。那三个喽啰还没能发出一点儿声音,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

    做完这一切,马脸寨主的愤怒好像轻了一些。他阴沉着脸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身后的五个人也赶紧抽刀越过三个喽啰的尸体,跟上马脸寨主。

    午夜时分,此时已经是陆奇在守夜了,他给自己涨了一盏灯,切了一壶茶。坐在前任寨主的书桌旁,看着他留下的几样奇怪的东西。翻看着那本账单,陆奇发现这寨主每个月多会将打劫收获的四成财物,交给一个叫做黄公子的人。看起来好像是上供一样,正当他纳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一股危机感将他笼罩,噗的一声。一个人从房顶倒落而下,一把寒光闪闪的弯刀径直向他的脖子劈来,瞬间就到了离陆奇不足一尺的距离。

    看着那冰冷的刀刃,直觉告诉他这是一把利器级武器。

    躲!必须躲!不躲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