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八十二章 你也与我有缘
    陆奇与那六人一直僵持不下。

    就在这时,一阵浓郁的胭脂味不知从什么地方飘了出来。只见一个紫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迅速在交战的几人之间穿过。紧接着,刚才还在提刀狂砍陆奇的六人,都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眉心都插着一根细小的绣花针。

    陆奇看着地上的六人,心里一寒,刚才那诡异的速度,就是他也来不及反应。若是有人用这种速度,将绣花针插入他的眼球,即使他的横练功夫再厉害也挡不住。毕竟还从来没有一门横练功夫,能把眼球也练的刀枪不入。

    此时,那紫色人影慢了下来,他将杨宁从床下拉了出来,为其运功排毒。直到这时,陆奇才看清处这紫色身影的面目,正是上次在杨宁身边所见到的林管家。只见这林管家此时满脸的唇印,身上还有一股浓郁的胭脂味,不用想肯定刚从女人堆里出来。

    陆奇正想打趣两句,可看着林管家的样子也不想搭理陆奇,他只好自己在这屋里翻找了起来。刚才只顾着听曲子,都忘记找梦琪要藏花楼的化妆书了。不过此刻也不算晚,陆奇找了一阵,总算在一个小抽屉里找到了。等陆奇将这本化妆书升到了一级,杨宁也清醒了过来。

    这小子不愧是个痴情之人,一醒来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自己的伤势。而是马上爬到床底下,将同样中毒了的梦琪拉了出来。顾不得自己伤势如何,就准备为其运功疗伤。旁边的林管家赶紧将杨宁拦住,替他为梦琪疗伤。

    东西已经到手,杨宁的保镖也已经回来了。陆奇觉得再留下去也没有什么事,还不如回去修炼《大光明拳》。所以他直接朝杨宁道别,杨宁这会一颗心全都惦记在他的小情人身上,那里管得上陆奇。絮叨了两句就让陆奇走了。

    回到客栈,陆奇赶紧盘坐下来,以秘法修炼《大光明拳》。

    另一边。

    一座华丽的阁楼内,换了一身黑色盘龙纹长袍的杨宁,正在跟林管家交流这什么。白发苍苍的林管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他脸上的唇印早已清理掉了,可身上还留着淡淡的胭脂味。只听他可怜巴巴的说道:“王爷,您要是在这样胡闹,老奴可就只能给娘娘写信了!”

    “哎呦,我的林大总管啊!我这不是没事么!再说,这次事发突然,谁知道会是这种情况。要早知道有人要行刺,我肯定让你寸步不离啊!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在将这事说与母妃,不是让她平白担心嘛!”杨宁急道。

    林总管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个理,现在事情已经结束,再说也没什么用。想到这他开口说道:“这件事可以不提。可王爷,您怎么能将那个风尘女子带回王府呢?她长得与惜云那么相似,若是让人知道,传道京里。恐怕又要被人说三道四了。王爷,您要振作啊!感情的事,老奴虽然不懂,可像您这样找一个替身,这也不是个事啊!”

    杨宁楞了一下,一提起感情的事,他马上变得深沉了起来。两眼望着窗外,有些惆怅的说道:“有些事,不是我想放下就能放下的。”林总管也觉得气氛不太对,没有继续说下去。

    屋子里突然静了起来。

    过了好久,一声叹息打破了这片平静。杨宁平淡说道:“藏花楼已经毁了,现在她也没地方去。等过阵子,这事情过去。出钱给梦琪在城里开家店,然后就把她送出去吧。”

    “是!”满头白发的林总管慢慢退出屋子,只留下杨宁一人独自坐在屋子里。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陆奇在将《大光明拳》修炼到第二层后。就急急忙忙地跑到街上去买胭脂水粉。顺道还跑到天一阁拿了几本练习口技的书籍,因为他昨晚突然想起射雕里,裘千仞因为一声大笑,而被瑛姑认出是杀害儿子的凶手。所以他觉得光挡住脸还不够,做戏就要做全套,这声音也得变一变。幸亏口技的书籍比化妆术好找,不然又是个麻烦。

    紧接着他又跑了几家成衣店,买了几大包袱的衣物。然后就回了客栈,将自己锁在屋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个劲的在屋里练习化妆术和口技。

    从他的房间里,时不时得向外传出一阵阵奇怪的声音。一会像几个幼童在里面嬉戏打闹,一会像一帮妇人在里面争吵。吓的客栈里送热水的店小二都不敢靠近他的屋子。

    客栈一楼,杨兴和燕歌正坐在那里吃午饭。看着盘子里的菜,燕歌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你说陆奇是不是傻了,拿了几本抹粉吹哨的书就像自己研究易容术。这也太儿戏了!就算他有些资质,能在弱冠之年成为经学大师。可就这么异想天开的去创造易容术,把正事都放在一边,简直是个小孩子!而且他还连饭都不吃!”

    杨兴笑了笑:“你说了这么一大堆抱怨的话,这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哈哈哈!你要是担心他饿着了,就给他送一份饭菜上去不就得了。”

    “我才不去给他送饭,他爱吃不吃!最好饿死!行了别说了,我们先吃饭。”说完燕歌就抄起了筷子,吃饭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不止一筹。

    杨兴看着也只是笑笑,这两人自从莲花寺回来之后,就经常单独在一起聊。杨兴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这点猫腻还能看不出来。不过他也不说破,毕竟对于他们这些江湖上闯荡的人来说,拥有一份能相互守望的感情,实在是太难的了。

    两人继续吃饭,忽然,一个黑影坐在了他们旁边。二人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满头扎着小辫,一脸络腮胡子,脸上有一道长长刀疤,从额头穿过右眼,一直蔓延到下巴的粗犷汉子坐在旁边。这汉子身材魁梧,一身虎皮裘衣,让人一看就觉得不似好人。

    这粗犷汉子坐下之后,二话不说,一把抓过盘子里的牛肉就大口的吃了起来。咬了几口,又将杨兴面前的一壶酒端起来,大口的喝了起来。这行为要多嚣张有多嚣张,要多放肆有多放肆。

    燕歌气的一肚子火,正想动手。还是杨兴够沉稳,拉住了她,朝她摇了摇头。然后就对着那粗狂汉子说道:“兄台是不是坐错地方了?我二人可并不认识你啊!”

    那汉子嚼着嘴里的牛肉,猛灌了几口酒。哈哈一笑,用略带沙哑的声音,放肆的说道:“相逢何必曾相识,兄台,你与我有缘,今日吃你一顿酒菜又算得了什么。哈哈,还有这位小娘子,你也与我有缘,今日我们做个露水夫妻可好?”

    说完伸出满是油渍的手,就朝着燕歌抓去。

    正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都被人欺负到这里杨兴和燕歌哪里还会忍气吞声,拔出防身的匕首,眼看就要跟这汉子干起来了。

    忽然眼前这汉子声音一变:“且慢动手,且慢动手,是我啊!”杨兴还有些纳闷,不知道这汉子唱的是哪出。可是燕歌却瞬间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陆奇,你找死是不是!”

    没错,这粗犷汉子正是陆奇,他一个人在屋子里埋头苦练化妆术和口技。没想到将这些技能练到大圆满之后,竟然融合成了一个名为‘伪装术’的技能。这技能介绍上写着可以将外貌伪装成任何样子,而不易被人发现,只是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因为是用化妆术合成的,使用的材料都是胭脂水粉,所以他易容后也十分怕水。若是掉进水里,这容貌可就恢复原样了。

    不过这也不容易了,能用就好。得了新技能的陆奇欣喜若狂,刚好下楼的时候,看见楼下的杨兴和燕歌。索性就试了一试,没想到一试之下,果然效果不错。

    PS:

    5000推荐票的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