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八十一章 刺杀
    在一间挂满了粉黄色帐幔的房间里,陆奇正盘坐在一张一尺来高的桌子边上喝着茶。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身穿白色素衣,眼睛大大,容貌略显异域风情的女子。两人之间就隔了几层帐幔,那女子坐在帐幔内双手抚琴。

    不一会儿,陆奇耳边传来一阵阵悠然的琴声。时而舒缓如清风拂面,时而急促似暴雨临盆。那悠扬婉转的琴音将一颗颗音符,送进人内心深处,令人回味无穷。

    陆奇正听的起劲,可门外却传来一阵吵闹声,硬是将这美妙的气氛破坏。陆奇皱了皱眉,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打断他的音乐体验。还没等到他走到门口,一个白影就冲了进来。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跟本公子抢女人!”说话的正是那个白影。

    两人对视一眼,一下子都愣住了。原来门外这个闹事的人,正是杨宁。杨宁也没有想到里面这个人竟然是陆奇。

    “怎么是你?”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接着便是一阵哈哈大笑。

    陆奇朝门外的护卫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没事。然后就拉着杨宁走回了房内。一进去杨宁就把陆奇撇下,跟帐幔内的梦琪窃窃私语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杨宁才出来将这一些解释给了陆奇听。原来杨宁是这梦琪姑娘的熟客,每个月都会来此听琴三四次。今天本来两人已经约好,可没想到让陆奇抢了先,所以杨宁才会想着闯进来看看。还好碰见的是陆奇,要是换个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呢。

    不过这下好了,误会解释清楚。陆奇又可以坐下来听起了曲子。

    ......

    小巷里七个身穿夜行衣的人聚集在一起。

    “老大,十九皇子已经上了三楼。我们什么时候动手?”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急什么!看清楚是十九皇子了么?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又一个声音响起:“没问题老大!我都跟了他三个月了,每个月这几天他都要来着藏花楼见那头牌梦琪姑娘。”

    听到这,那老大沉思了一会:“梦琪姑娘?京里不是说他只爱张家二小姐么?这可别是个陷阱!”

    这时又有一个声音补充道:“老大,不会弄错的!那梦琪姑娘长得跟张家二小姐一模一样,兴许是十九皇子被甩之后,找的心理安慰吧!而且,我刚才可是亲眼看见他进了那房间不会有错的。再说,老六还在里面盯着,要是他出来了,老六会给我们发暗号的。您就放心吧!”

    “行!那你们六个上两边楼埋伏好。我去引开那个老太监,等会强弩手放完毒箭,你们马上进去补刀。若事情有变,能杀则杀,杀不了也别给主子留下把柄!出发吧!”

    “是!”说完六个黑衣人,刷刷刷的消失在了巷子里。

    只留下那老大一人喃喃道:“希望不要出什么乱子得好。”

    屋内的陆奇等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猎物,依旧沉浸在那琴音里,不能自拔。

    正当他们陶醉在这音乐之中的时候,窗口突然传来一阵打碎东西的声音。三人扭头一看只见一支支利箭向他们袭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杨宁脚下一闪,便出现在了梦琪身边,搂着梦琪左躲右闪,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一道道利箭。这时的他已经管不了陆奇了,以他的轻功最多只能救一人,取舍之间他放弃了陆奇。看着眼前密集的箭雨,他在心里暗自为陆奇默哀。一个空隙,他搂着梦琪躲到了床底下,这时,他才有机会砍向陆奇刚才所在的位置。虽然他对陆奇没报多大生还的希望,但是他还是瞅了一眼。可这一眼,却让他惊出了一身汗。

    只见陆奇背靠着箭雨袭来的方向,手里拿着茶杯,一脸玩味的看着床底下的他和梦琪。那箭雨射在他身上一点作用都没有,练个印字都没有就掉在了地上。藏花楼内已经闹翻了天,这么密集的箭雨多少有一些顺着屋子,射到了楼内大厅。外面一阵混乱,所有人都想疯了一样往出跑。

    然而,在屋内箭雨最密集的地方,陆奇就这样直直的顶着箭雨。他拿着茶杯,一脸坏笑的走到床边,对着杨宁说道:“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就当我不存在。”

    床板下,梦琪这会已经吓得蜷在了杨宁怀里,只剩下杨宁撇了撇嘴。朝着陆奇说了一句:“变态!”

    不过,这箭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只过了不到十几秒,就什么也没了,然而这事还不算晚,箭雨刚一停。马上就有六个黑衣人从窗户进了屋子。

    陆奇拍了拍床板:“快出来吧,有客到!”

    可床板下的杨宁却没有动静,陆奇低头一看。杨宁此时满头大汗的躺在那里,浑身发抖。不用想,肯定是中了毒。看来只能靠自己了,也幸好自己的内功有百毒不侵的效果,不然这次真要载了。

    几个黑衣人也没有料到屋里还有别人,更没想到的是这人竟然没有被毒倒,要知道这毒可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气体,根本防不胜防。一旦吸入,三十秒内就能将人迷倒,使人动弹不得,可偏偏陆奇却没有事。一下子让这些黑衣人都傻了眼。但眼下时间紧急,老太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杀回来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杀了再说。几人从腰间抽出长刀就朝着陆奇砍去。

    陆奇瞅了瞅几人手上的刀,没有利器级武器那种寒光四射的感觉,想来最多也就是百炼钢级别。一下子就放心了,直接冲了过去,和那几人战在了一起。

    交手之后,果不其然,这武器没到利器级别。砍在陆奇身上,也就是划破衣服而已,身上最多出现一个白印。几个回合过去,手拿长刀的六人硬是拿陆奇没有办法。他们只觉得眼前之人就像是一个铁疙瘩,怎么打都没反应。而且力量也大的出奇,长刀和肉掌硬碰,愣是让他在刀刃上磕出一个口子。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变态,要不是此人只会一些黄级拳法,搞不好他们六个人,此刻已经被这人给擒下来了。

    其实他们那里知道,陆奇身怀地级拳法。只是一旦试出来就后继乏力,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敢用。否则就这六个人早就让陆奇给拿下来了。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拿不下谁。打了一会,陆奇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杀我?”原来,陆奇将这会人当做了给大当家下套的那帮人,以为自己买药之事泄露,现在被人盯上了准备要斩草除根了。

    六个黑衣人一阵郁闷,其中一个忍不住吼道:“谁要杀你了!我们要杀的是床底下那个男的!”

    此话一出,陆奇心里顿时踏实了下来。看着这六个黑衣人也不怎么厉害,他考虑了下,杨宁是南山书院的学生,救下来可能对自己日后在书院的生活有所帮助。

    所以陆奇就装作大义凛然的说道:“不管你们要杀谁,想在我面前行恶,先问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

    可能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做事的想法已经有了些改变,也算不上变好还是变坏,只是更适应这个世界的生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