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六十九章 目标
    已是深夜,城内的酒楼大都已经关了门。只剩下一些寻花问柳的场所还灯火通明。

    陆奇一人拿了壶酒,独自坐在客栈的房顶上,背靠着满天繁星,望着城中一片古意盎然的阁楼,踌躇着。

    从张远送药回来到现在已经三个时辰了,自从听了张远带回来的消息。陆奇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过,张远告诉他真阳草是专门用来遏制寒劲积攒的。乃是这药方之中最重要的一味药,离了它这药方也就失去了作用。所以什么药都可以少,唯独这一味药不能少。

    陆奇一听那里还想不通,这是人家一早就设计好的局。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势力费了这么大的周折要对付一个小小的山贼,但是对方这一次又一次的设计,让陆奇十分惶恐。

    恐怕买药的行为,已经让对方发现了自己等人。然而,陆奇连自己的敌人是什么势力,有多少人,武功如何,都全然不知道。局势很不利啊,敌人最少还有玄阴老鬼这个先天高手。现在只希望那玄阴老鬼被大当家打得身受重伤,不能参与后面的行动。不然根本没得打,自己这帮人加起来恐怕还不够先天高手塞牙缝的。

    现在只能祈祷对方,还没有因为买药的事发现自己等人。不然那就亏大了,要没有买齐,还让对手发现了行踪。本来就是敌强我弱,现在要是直接再来个敌暗我明,那还怎么打,不得分分钟让对方玩死。

    一想到这,陆奇头都大了。

    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设法弄到真阳草。先让大当家恢复再说,至少大当家恢复了,就算是面对先天高手,自己这边也能有一战之力。

    真是可恶,对方在动手之前一定将大当家的一切都打听好了。知道大当家修炼有至阳武学,即使中了玄阴神掌,只要有真阳草压制寒劲很快就能痊愈。所以他们才再动手的前几天,将城中的真阳草全部买完,为的就是想要致大当家于死地。

    “唉!”陆奇叹了口气,看来只能自己去挖草药了。

    陆奇灌了口酒,忽然听到身后有点动静。他转身一看,燕歌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屋顶,手里也拿着一壶酒。她直径走到陆奇身边坐了下来,摇了摇酒壶说道:“一个人喝酒,不闷么?陪我干一杯。”

    陆奇看着她,心里微微一暖。但嘴上却不留情:“孤男寡女,大半晚上喝酒,你就不怕我把你灌醉,做点什么,嘿嘿。”

    听到陆奇调侃她,燕歌也不客气的说道:“哼,就你那点酒量,老娘还不放在眼里。怕就怕你醉的不省人事,还要老娘把你抬下去。”

    “那我可真是要谢谢你啦!大话谁都会说,咱手底下见真章。不过我丑话可说在前天,你要是喝醉了,我可不保证自己能坐怀不乱。”陆奇继续调侃道。

    “哎呦喂,既然我们陆小哥这么厉害,那肯定是女人无数。怎么混到现在还是个初哥呢,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哈哈哈!陆奇,姐姐真心的奉劝你一句,有病就要治,千万不要讳疾忌医啊!”燕歌说话也毫不留情,直接损了起来。

    陆奇一听,脸微微泛红。说实话,两世为人的他除了跟五姑娘留下了一些不解之缘,在就没有过这方面的事情了。被燕歌这么当面调侃,一下子就脸红了。但是他不服输。拿起酒壶跟燕歌碰了一下:“哼,多说无益!只希望你明天早上醒来,别哭才好!”

    然而,陆奇还是太年轻了。燕歌一看到他脸红,就大概知道了。于是她放肆的大笑道:“哈哈哈,陆大侠,你怎么脸红了!来来来,姐姐陪你干一杯。你要是有本事把姐姐灌倒,姐姐随你处置!”

    说完,两人就一口接着一口的喝了起来。不一会儿,两人酒喝得有些晕了,双双躺在了房顶的瓦片上。看着满天的繁星,杂七杂八的胡扯了起来。酒喝得多了,两人的话也变多了。

    陆奇开始给燕歌讲一些前世在网上看的段子,逗得燕歌一乐一乐的。

    天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好像是黑夜中闪动着眼睛,又好似一颗颗明珠。深邃辽阔的天空像是那无边的大海,闪烁着点点银光。

    也不知道是因为喝多了,还是这景色真的很迷人。陆奇与燕歌望着那迷人的夜空,久久无语。在陆奇心里,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让着眼前的美好凝固,若是能永远这么躺着,那该多好。

    可惜!陆奇叹了一口气。

    身旁的燕歌,也察觉到了陆奇的情绪。她坐起身来宽慰道:“你也别想太多了,不就是个真阳草嘛!没有了,我们去挖,去偷,去抢!肯定能弄到的!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你心里不要有太大压力,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这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燕歌只顾着劝说这陆奇,却没发现,陆奇在听到‘去抢’两个字后眼睛里泛起了精光。

    他心中想到,‘对啊,我可以去抢啊!我怎么这么傻,买不到,为什么不去抢呢!看来还是前世在律法严明的华夏待久了,现在穿越到这里,脑子里还是前世的行事准则,转不过弯来啊。’

    ‘现在我待在一个崇尚个人武力的世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这里奉行的不再是前世那套法治理念,弱肉强食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想想那打劫商队的高将军,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法律啊。也就是当权者维护自身的工具而已。’

    ‘再说了,自己就算去抢劫,也不会持强临弱,要抢也是抢那些为富不仁的人。而且自己并不是要抢劫一辈子,只是现在为了早点弄到真阳草,逼不得已。大不了,等我一统绿林,定下个规矩。将这土匪山贼一道好好的整治一番,不求全部从良,但至少要立些规矩,让这一行整整风气,起码得跟梁山好汉一样,不欺压寻常百姓......’

    越想陆奇眼里的精光就越亮,以前他也只是学学武,散散心的混混日子。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突然有了奋斗目标了。想想拉着一伙小弟,占个山头做寨主,黑白两道通吃,绿林一哥,黑道中的王者。

    陆奇突然傻傻的笑了起来,口水都快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