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五十七章 被擒
    杨宁走在最前面,开始向众人介绍这第三关考验。

    只听他缓缓说道:“这第三关考验是在莲花寺的舍利塔林举行,这莲花寺因为和尚们都出走了,所以舍利塔林也荒废了。里面的舍利子也被原来在这里的和尚另寻他处供奉,所以大家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这舍利塔林其实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塔林而已,都是空的。”

    陆奇听着撇了撇嘴,分明是鸠占鹊巢嘛!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又不是和尚,才不管这麻烦事呢!他现在只想知道这第三关到底要考验什么东西。正当他准备开口询问杨宁时,八字胡抢在他前面把话说了出来。

    “杨公子,小的信道不信佛,您只管告诉小的这第三关考验到底考的是什么就行了。小的心理没什么压力!”

    杨宁听到这话笑了笑:“哈哈,别急,别急。我慢慢给你说,这莲花寺前朝时期便已经在这里。当时还是佛门大宗,虽不习武道,专修佛法,但也是盛极一时。高僧众多,这些高僧圆寂之后,留下了大大小小一百多座舍利塔。最高的有四余丈,最小的也有七尺高。”

    顿了顿,杨宁又继续:“这第三关的考验,就在这舍利塔上。每座舍利塔的塔顶都放置了一枚琉璃珠,我们这一关的考验便是跃上塔顶拿琉璃珠。根据舍利塔的高低不同,我们将舍利塔分为三个等级:一丈以下,三丈以下,四丈。每个等级上面所摆放的琉璃珠各不相同,一丈以下的无色,三丈以下的蓝色,四丈的红色。拿到一颗无色琉璃珠算作一分,蓝色算作三分,红色算作五分。考验的要求是五分就算过关。当然若想取得好成绩,还需要多拿几颗。”

    陆奇听完想了想:“这考验容易打平啊!不如我们加点限制吧。”

    “什么限制?”

    “也不算什么限制,既然大家轻功都这么好。那一会上塔的时候就规定只能站在塔底往塔顶跳,不可以踩踏阶梯或者塔壁。若是不能一下等上塔顶,就算作废如何?”陆奇暗想着,自己的《纵云逐月》最擅长爬高爬低,自从有了内力之后,他每天都蹦一会。现在轻功已经到了第五层了,三丈以下对他来说毫无问题。就是三丈以上都有那么点可能。

    但是为了防止黄师兄有什么传说中的《壁虎游墙功》之类的武学,还是提早防备的好,既然是敌人,就不要手下留情了。阴死他!

    没想到,黄师兄听完哈哈大笑:“哈哈哈,小子,你想跟我比试提纵术啊!真是不知死活,那我就答应你!正好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燕回九落》!”

    “没想到,黄师兄入崇文院时竟然挑选的是这门轻功!不知道黄师兄练到了第几层?听说这门轻功练至大成能平地跃起四丈高!在玄级轻功中也算是精品了。”杨宁不动声色的询问道。

    “哈哈,不才,自从得了这本轻功,我就日夜苦练。现在也只练到第七层,一跃三丈四尺而已。”话说的很谦虚,可黄师兄脸上却是一副引以为豪的骄傲样子。

    陆奇一听这,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小子都跳三丈四尺,我才堪堪超过三丈而已。这波亏大了,没阴成功!

    黄师兄一脸得意的朝前走去。

    不一会儿,几人就到了舍利塔林。可到了之后,却不见这里的工作人员。杨宁一直朝着林中喊了好几声,才慢悠悠的跑过来一个中年男子。

    边跑还边喊着:“喊什么喊!在里面记成绩呢!几个人赶紧跳,我还忙着呢!”

    杨宁看着中年男子,皱眉道:“怎么这么慢,你是哪个院的,小心我去执法堂告你!”

    中年男子扫了一眼众人,在看到陆奇的那一刻停顿了一下。不过他掩饰的很好,没有人发现罢了。他朝着杨宁吼道:“这么热的天还不让人歇会了!赶紧考,完了赶紧走,都有谁跟我进来!”

    杨宁看了看中年男子,自身优良的家教让他忍住了,没有和中年男子理论起来。他指了指陆奇和黄师兄:“就他们两个要比赛。”

    中年男子瞅了瞅两人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来,剩下人留在外面防止作弊!”说完就头也不回的朝塔林内走去。

    两人跟着中年男子走进了塔林深处,在一个最大的舍利塔前停了下来。中年男子指着黄师兄说道:“你先来!这是最大的四丈高,能上就上,上不了这有个盘子你拿着,自己在塔林里转悠去吧,每个上面都有。那完了过来数数!”

    说完就不理会黄师兄,对着陆奇吩咐道:“你去后面塔林,我有个罐子,装着米酒放在里面。你帮我拿过来,这天气真他么的热死人了!”

    陆奇听完之后,按照中年男子的吩咐去塔林后面寻找罐子。刚走没多远,他就看到黄师兄提起轻功朝前飞去。看着黄师兄走远,陆奇才往塔林后走去。可还没走几步,那个中年男子又叫了起来。

    “那个谁,你过来不用去找罐子,我好像拿过来了。”

    陆奇听到这,也没有多想。朝着那个最大的塔走了过去,没想到一走进就有人从身后点住了他的穴道,他强悍的横练功在这一刻竟然一点防御力都没有。他自己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制服了。

    接着那个中年男子走到他的面前,在他脸上拽了好几下。还不止如此,这个中年男子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吓的陆奇一阵惊慌。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基佬吧!他把黄师兄骗走,为的就是把我制住,然后实行他的不贵企图!陆奇越想越害怕,这种事情要是发生了可是毁一生啊!没听说过那个大侠在初入江湖的时候被基佬劫持,然后......

    陆奇越想越害怕,中年男子粗糙的大手,在他身上搓来搓去,还不是隔着衣服。搓着搓着,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将陆奇的衣服解开,一道小臂长的刀疤暴露在了空气中。中年男子仿佛变态一样,摸着陆奇胸口的疤痕,还用手搓了几下,提起来捏了捏。

    陆奇实在是受不了了,他想着要不要来个咬舌自尽,宁死不屈什么的。可没想到这中年大汉竟然给他衣服穿好扶了起来,背后的穴道也被人解开了。

    陆奇一脸懵逼,这算是什么?恶作剧嘛?

    只听背后传来一个声音:“真的是虎儿!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