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五十四章 赌斗
    坐在台子上的杨宁一抬头,发现陆奇拿着灯笼走了上来。连忙坐起身来招呼陆奇。

    “陆兄可是已经调好了?拿来我为你打开吧!”

    陆奇将手中的灯笼递给杨宁:“没怎么挑,反正都看不见题目,随意拿了一个。我运气一直很好,想来这次也是不差!”

    杨宁听着笑了笑,接过陆奇的灯笼,用手将上面的白布轻轻解开:“想来陆兄早已胸有成竹,所以才敢大胆的随便选一盏灯笼。”

    接着又悄悄的告诉陆奇:“其实陆兄要是多观察一会儿,自然能发现这灯笼的摆放是有规律的,我亲自按照题目的难易程度将这些灯笼分了分。越靠近台子的题目越简单,当然这也因人而异,毕竟术业有专攻嘛!”

    陆奇听完在心中狠狠地喊道:“卧槽!你个坑比,我都选完了你给我说这个,早干嘛去了!”如果不是还要继续参赛,他真的想一拳招呼在杨宁脸上。这人真是太贱了,我都选完了,你又告诉我这个,早干嘛去了!因为杨宁是这次考验的执事,陆奇也不好把对他的不满表露出来。只能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笑嘻嘻的对他说道

    “无妨,作诗而已。能难住我的题目还没人想得出来!”

    “陆兄倒是很有自信嘛!”杨宁打量了一眼陆奇,心里想着,不知这陆兄是真有本事,还是胡吹乱造,虚张声势。他慢慢拆着白布,一边拆一边想管你是什么情况,一会看你做的诗怎么样就知道了。

    片刻,白布拆完。杨宁从灯笼内拿出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僧人,恋情”杨宁将纸条递给陆奇:“陆兄就请作一首诗,涵盖这些内容吧!”

    说完他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个小香炉,插上一根香点燃。然后就静静的看着陆奇。

    陆奇此时也闭上了眼睛,思考了起来。以前高考背的古诗文简直是太多了,他又是文科生,背的更多。现在脑海里符合这两个标准的古诗实在是太多了,弄得他一时之间真不知道选什么好。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陆奇背后响起。

    “小子,是不是做不出来?还是放弃吧!像你这种粗鲁的庄稼汉也会作诗不成?打油诗可是不行的!”

    陆奇转身朝后面看了看,原来是刚才那个惹人烦的青衣男子。陆奇想不通,这人怎么还不依不饶了。

    杨宁也看到了这个青衣男子,拱手道:“黄兄,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也来参加莲花会,快把灯笼给我,我来帮你看看你是什么题目。”

    然而这青衣男子并没有把灯笼递给杨宁,而是一脸怪异的说道:“怎么敢劳烦您呢,我找另外两个师弟就行了。”说完将灯笼递给了杨宁旁边另外两个执事。

    那两个执事一脸献媚的抢着灯笼:“黄师兄,我来我来!”跟陆奇刚过来的时候完全是两个样子。

    陆奇看了看这几人,听他们的口气,好像还是同一个门派的师兄弟啊!看来这莲花会背后应该是一个江湖势力支撑起来的。也不知道这帮人是为了什么,吃力不讨好的每年举办莲花会。

    陆奇想不通,索性不想了。提起笔现将他想起来的诗文抄了上去,写完他将纸递给了杨宁。

    杨宁手捧着陆奇的诗文,他没想到陆奇这么快就写完了。看了一眼,第一感觉字写的很乱。好像刚刚学会那笔的顽童一般,满篇的字都是拼凑起来的。还没看内容杨宁就感觉够了,他强忍着潦草的笔迹将陆奇的诗文读了出来。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杨宁重新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奇,瞪大了眼睛说道:“秒,秒啊!没想到陆兄真是大才。面对这种题目,这么快就写出了诗文不说,就连内容也令人惊叹。简直像是一位身陷情网不能自拔的高僧。我都要怀疑,陆兄你是不是以前出过家,因爱还俗,写出了这种诗文!”

    陆奇有些尴尬的看着杨宁,他也没想到,随便装个比就能装成这样。看来还是高估了这些人的承受能力,也不知道前面的诗文,究竟有多烂,竟然让杨宁现在反应这么大。

    反正陆奇脸皮厚,他装作一副谦虚的样子对杨宁说道:“哪里哪里,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次只是运气而已,不必在意。只是我的字实在是拿不出手,让杨兄你见笑了。”

    杨宁还是一脸兴奋的准备继续夸他,但这时青衣男子又跑过来插嘴了。

    “庄稼汉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几句诗,听起来还不错,但这真是你做的?笑话,我才不信呢!”

    陆奇再次看了看这个青衣男子,他非常搞不懂,这人为什么非要这样。难道非要被人踩一下才会觉得舒服?陆奇看着青衣男子对他说道:“是不是我做的诗文,关你什么事?到是不知道兄台你的诗文写的怎么样了?”

    “我写的怎么样了不用你操心,至于管我什么事,当然跟我有关系了。没有关系我在这里跟你白费什么口舌!”青衣男子朝着陆奇叫喊道,但是说话时,眼睛却紧紧地盯着杨宁。

    陆奇看着青衣男子,心里是真的不爽:“那你说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乱说一气可是糊弄不了我的!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陆奇将内力一震,瞪大了眼睛盯着青衣男子,看他怎么说。此人三番两次的刁难陆奇,起初陆奇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纨绔子弟。见谁说谁,可是现在看着他说话时,一直盯着杨宁看。

    陆奇多少有些明白了,自己这时被杨宁坑了,卷入了他们两之间的一场争斗之中。这青衣男子把他当做与杨宁争斗的突破口,正在疯狂突击。

    可惜青衣男子小看了陆奇,陆奇并不是一块软柿子,而是一块能将他牙齿崩掉的钢柿子。

    感受到陆奇身上激荡的内力,青衣男子微微收回了目光。张嘴说道:“这整个莲花会都是我老师暗中支持的,不然哪里来的人会没事干,将钱投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既然这莲花会是我老师出资办的,那做学生的我就有责任来阻止一些偷鸡摸狗,浑水摸鱼的人互相勾结来欺骗他的钱财。”

    陆奇是真的一阵无语,明明是为了不知名的原因争风吃醋,现在还把自己老师搬出来。真是不要脸。他也不想在和青衣男子扯皮,直接朝着他说道:“既然你认为我是偷鸡摸狗之辈,那我们不放打个赌,反正你也是参赛者,我们就以比赛成绩为结果赌上一场。若我赢了,你要我道歉,以后不管在哪看见我都要躲着走!反之,我也这么做。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