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四十九章 手印
    是唐靖贵的声音,这些天陆奇一直在给唐靖贵讲经。虽然总是陆奇说的多,但是唐靖贵偶尔也会问一两个问题。所以两人在交流中早已熟悉了彼此的声音。

    “这么快,你不打算听经了?”陆奇心中略微有些空荡的感觉,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发现唐靖贵这个人并不像传说中的魔道中人那样,弑杀成性,无恶不作。不仅如此,陆奇发现其实这个人心地还是很好的,商队经过打劫之后,死伤掺重。

    很多事情需要人去做,他虽然伤还没好,但是每天听完一遍经文之后,就去帮助商队里的人。一次两次,还可以说这只是魔道中人对自己的伪装,但是他每天都这样,每次帮完人之后都会流露出真心的笑容。

    如果是一个恶人,装一两次好人或许还可以,但是让他天天装好人,时间一长,肯定装不下去露出马脚。可是唐靖贵没有,他一直都是在真心的帮助别人。所以陆奇相信他是一个好人,他相信即使唐靖贵真的是一个坏人,但能够天天这么帮助别人,内心早已经和一个好人一样了。

    即使有坏的地方,那也并不是他自己心底自愿的,很可能都是形式所逼。陆奇很想问唐靖贵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魔道中人的,但是他不好开口,他觉得还没到时候,他准备等在江州府定居下来,在慢慢的问他。可是没想到唐靖贵这么快就要离开了。

    “唉!我也想天天听你讲经,但是现在商队内知道我身份的人太多了。我们几个过命的交情我当然相信,可是剩下的人我信不过。”唐靖贵长叹一口气对陆奇说道。

    陆奇看着他:“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走,所以才过来跟你道别。至于杨兴他们,你帮我道别吧!”唐靖贵靠在陆奇旁边,拿出一个酒壶递给了他。

    陆奇接过酒壶大灌了一口:“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来南山书院找我。”

    “我能有什么需要,最多是找你听经文。不过南山书院我可不敢去,我害怕被里面的人给除魔卫道了!这样吧,你每个月十五号去一趟江州城的望仙楼,我若是来找你,会在三楼西南的窗口挂一盏蓝灯笼。你看到灯笼来城外五里坡的土地庙找我就是。我一定会在的。”唐靖贵灌了一口酒说道。

    “也好,对了!既然要走了,我传你四式手印吧,是我从《大日根本经》里面悟到的。”陆奇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讲《大日根本经》时学到的四大手印。虽然这四个手印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但是既然唐靖贵的武道传承与这经文关系密切,想来这几个手印对他来说应该颇为重要,正好传授给他。

    “手印?我也是和尚出身,什么手印没学过。你小子又寻我开心啊!”

    陆奇听后脸上一红,自从和唐靖贵关系不错之后。他常常跟唐靖贵打屁,在他的面前说一些前世和尚的荤段子。说多了之后,每次他一张嘴说和尚,唐靖贵就知道陆奇要寻他开心。

    陆奇红着脸对唐靖贵说:“这次不是寻你开心,你先看完再说,要是你学过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说完不等唐靖贵回话,他直接就练起了那四个手印。

    唐靖贵靠在车厢内看着陆奇慢慢的打手印,起先他还不怎么在意。陆奇的动作也没什么特殊,和他在少林寺里学的手印也没什么不同的。可是慢慢的唐靖贵就发现了不同。

    他发现陆奇这几式手印与《大日根本经》中记载的四大根本印十分相似。《大日根本经》的四大手印是他武道传承中极为重要的部分,可是在唐靖贵得到传承的时候,这四大手印就失传了。传承里说,修为高深之人可以从经文之中感悟出四大手印。

    可他将这经文研究了许久,什么也没发现。他还以为经文中有什么夹层,记载着这四大手印,翻看了许久没有找到。可是没想到陆奇真的从《大日根本经》里面悟出了四大手印。他并不怀疑陆奇之前学过,现在骗他说是从经文里感悟的。因为像陆奇这种,能将经文学成这样的人,都是至诚于经文的人。

    这种人不会骗人,即使说假话也绝对不会用经文来说谎。人诚于经,经诚于人。如果他用经文撒谎,习修经文必定无所寸进,所以他犯不着为这种事撒谎。

    唐靖贵死死的盯着陆奇的动作,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手上也不闲着,盯着陆奇的动作,学着摆弄了起来。动作越来越多,唐靖贵越学越心惊,他感到自己武道的瓶口因为这几个动作,而变得蠢蠢欲动。

    因此,唐靖贵更不敢掉以轻心,就连头上的汗珠都不敢擦。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奇的动作越来越慢。只见陆奇双手结出一个手印往外一推,一道无形的波纹,从他手中散开。还在结手印的唐靖贵,只觉得陆奇整个人突然变得宝相庄严。唐靖贵心中闪过八个字‘万法无常,诸邪不侵’。

    “你先教我这一式手印吧,四个一起学,我也力不从心。”唐靖贵呆呆的看着陆奇,一脸羡慕的说道。

    陆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硬是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法不传六耳,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求学,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教给你。”

    唐靖贵听完,嘴角抽了抽。心中暗道,陆奇什么都好,就是玩心太重。明明是自己要求教我,现在竟然还这么说,真是令人无语。不过只要能学会手印就好,他才不管陆奇的这些无伤大雅的小毛病。说实话,有时候陆奇这么做他还觉得很有趣。

    就这样两人在车厢内学了一个上午的手印,下午快到江州府地界。唐靖贵第一式手印也学的差不多了,两个人又喝了一通酒。之后唐靖贵就走了,他走得很平淡,没有人送别。甚至除了陆奇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

    傍晚的时候,陆奇将这件事告诉了杨兴等人。不过这几人好似看惯了生离死别,对于这样的离开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几人闲聊了几句就散了,晚上苏忠全来到陆奇的马车里,告诉他已经到江州府地界了。他过来询问陆奇到了江州城之后,要不要在他府上住上几日。

    陆奇想了想,拒绝了苏忠全的邀请。最近邀请他下榻的人太多了,都是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可陆奇并不像如此麻烦,他早就打算跟着杨兴等人住在一起。毕竟几人有了过命的交情,对陆奇真心实意,不像苏忠全精于世故。

    PS:

    感谢逗逼不死逗乐不止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每日报对打赏的100起点币!

    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