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四十七章 苏醒
    陆奇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有穿越了,这次他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父亲虽是家族旁系,但怎么说也是算是一个大家族,家里的吃穿用度都不用愁。他一直这样快乐的生活到了他十八岁,然后噩梦来了。先是父亲因为家族内斗受伤,被罢免了职务。之后他自己也在一次比武中遭人暗算损了根基,交往多年的恋人也因此移情别恋。

    这期间家中仿佛遭受了诅咒,烦心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到来。为了渡过难关,两位姐姐牺牲自己嫁给了不喜欢的人。而他自己则在家族的安排下进了大隋军队。因为损了根基,所以武功精进缓慢。一直南征北战二十年,才堪堪混了个县府将军。

    其实若论军功早就够了,只是他自己的武功一直跟不上来,而被上面压制着。多亏了他送了写钱财,打通关系才让上面松了口,给他封了将军,准他回家做官。一别二十年再回故里,早已是物是人非。身边的亲人只剩下一个姐姐,他索性跟着姐姐一家到了县府,做了一个巡防将军。

    起初过得还是蛮不错的,可时间一长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这巡防军中派系众多,关系复杂。很多地方都需要银子打点,然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县级将军,每个月那点俸禄哪里够这些。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吃空饷,喝兵血。

    这些总算有钱了!就这样经过几年的积累,他也算有了些积蓄,偶尔还能去一些大型的拍卖会买到些灵丹妙药。吃了之后,虽然不能说是功力大涨,但是那进步的感觉着实让他满意。慢慢的他的心思也野了,再也没有以前吃空饷,喝兵血时的内疚感了。他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习惯了麻木不仁,习惯了利益至上。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率领亲兵在外巡逻,突然遇到一伙山贼刚刚打劫完商队,满地尸体。再怎么说他也是战场上杀出来的将军,当即就带着亲兵杀了上去。三五下就将这伙山贼全歼,在这伙山贼的马车上,他搜到了价值十几万银两的物资。按照军中的惯例,缴费所得个人所有,不用上交,也就是说这些钱全是他的了!

    他不禁欣喜若狂,银两所带给他武道上的提升,让他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笔钱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他当即让人把钱都抬回去。

    可还没行动,远处山上冲过来十几个人,自称自己是商队的人。见贼匪势大,不敢抗衡,丢下财务跑了。看到山贼被剿灭,这才下来,想寻回财物。

    巡回财物!这哪行!废了这么多力气抢回来的东西,哪能让人随便一张嘴就拿走!他数了数,只有十三个人,无毒不丈夫!怪不得我了,他一声令下,将这些人全部杀了。然后打开一个装满银两的箱子给士兵们分了。

    这次的事情给他提了个醒,原来钱财还能这么来。之后,他开始有组织的打劫商队,专门挑选那些没有靠山的小行会打劫,每次他将打劫到的钱被他分成五份,一份给手下参与的亲兵分了。两份他自己独占,两份用来送给上官打点关系。

    上面的官员收了钱财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手下的士兵有钱拿,也不会多嘴。就这么一直打劫,直到有一天,他带着侄子去打劫。遇到了一个魁梧汉子,这汉子看似弱小,但却能请出来佛陀帮忙。

    佛陀对着他金光一照,他知道自己要完了!

    果然,他立刻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他怨啊!怨这世道不公,恨啊!恨这人不肯放过他!

    但是再怎么恨啊,怨啊,都不能改变事实,他死了就是死了。

    一会儿那金佛又出现了,对着他拈花一笑。他看着那金佛,渐渐的他释怀了。毕竟打劫商队全是他自己的想法,没有任何人怂恿。

    他再抱怨又有什么用呢?他都在此抱怨,那哪些平白无故被他杀死的人又该怎么办?他们又该向谁抱怨?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而已,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这个吧。

    想通了这一切,他整个人慢慢的在佛光中消失了。

    ……

    “醒过来了!陆大哥醒过来了!”苏星儿欢喜的朝着外面叫喊着。

    不一会儿,一帮人就围上了陆奇躺着的一辆架子车。陆奇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看了看。只见苏星儿,苏忠全,唐靖贵,胡胜四人围坐在他的身边。唐靖贵一只手绑着绷带挂在脖子上。苏星儿,苏忠全和胡胜都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还有什么不舒服的。

    他看着陆奇说道:“你总算醒了,这么多天过去了。你要是再不醒可就要到江州府了!到时候,可别怪我追进江州府找你听经。”

    听到这陆奇心里一暖:“咳......你要是想听,咳......咳咳......随时都可以来!”

    “行了,你别说话了,看给你咳得。你在养两天,有什么事,我们等你伤好了再说。”唐靖贵一只手排在他的肩膀上说道。

    “对了,你还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出来的吧?说实话,这次也对亏了夏人生那个公子哥。是他回到商队这边,带人打跑了围困商队的士兵,然后他们带人来树林里找到了我们几人。把我们带了回来。”

    “咳......那杨兴,咳咳......”

    “你别动,我来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杨兴,燕歌和张远都没事。只是他们几人都被震断了肋骨,现在都和你一样在马车上躺着呢!暂时不嫩过来看你,不过你放心他们几个早就已经醒过来了。等过一两月伤势痊愈,又是一条好汉。不过你这就令人费解了,完全搞不懂,你是怎么了。竟然直接昏睡了五天之久,我都怕你行不过来啊!”

    “你要是醒不过来,那我这伤可就白伤了。不过你也是厉害啊,看不出来你最后那一招还挺强的么!要不是你,我们都得死在那个变态的手下。但是你这一招消耗也太大了吧!我看要是多用几次,用不着别人杀你,你自己就能把自己给玩死!”

    “咳,我也是,咳咳......第一次用。”

    看着陆奇咳得难受,苏星儿连忙道:“陆大哥你别说话,你先好好休息。等过两天,我们几个人再和你好好聊聊。”唐靖贵也拍了拍陆奇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着急。

    陆奇艰难地点了点头,他现在要好好休息一下,顺便想想刚才那个梦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梦也太真实了,尤其是最后,明明就是让他以高将军的视角经历了这次打劫商会。

    梦境的最后,代表高将军的他幡然醒悟,放下了怨恨最终消散。陆奇对着一段记忆的十分清晰,甚至他怀疑,如果当时他没有醒悟,可能现在还处在昏迷之中。这精神类攻击果然诡异非常,看来不到生死之间的危机时刻,还是不要动用的好。

    PS:

    最近比较忙,更新时间不固定,对不起大家了!

    真的很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本人第一次写书,真的希望能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书友做朋友。

    现实中我就是一个宅男,喜欢看书,不太出去玩,朋友比较少,愿意交流的朋友可以加书友群。

    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