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十八章 讲经下
    “给我讲经,我没有听错吧?”唐靖贵一下自乐了。

    陆奇一脸认真的看着唐靖贵:“没错,我对佛经确实颇有研究!”

    “哈哈哈~,看来你是真没听说过我啊!真是个有趣的人,那我就再自我介绍一下,这回你可听好喽!唐敏,字靖贵,法号玄定,少林弃徒!”说道少林弃徒这四个字他狠狠地咬了咬牙,冲着陆奇露出一脸残酷的笑容。

    陆奇一听也懵逼了,心里顿时一万头羊驼跑过,这货竟然是少林和尚!他竟然是专业讲经的!我特么怎么看不出来!谁能告诉我这货那里看着像和尚了,完完全全是一个嗜血大魔头啊!和尚怎么可能这个样子......

    事已至此,陆奇也只能破罐子破摔,硬着头皮上了。他面不改色的看着唐靖贵说道:“和尚又怎么样!我讲的经文佛祖听了都说好!你就说行不行吧!”

    “哎呦,小兄弟还挺自信的嘛!不过你讲的经文再好由于我和干,我练的武功,除了相对应的经文,其他佛经对于我来说如废纸一般毫无用处。就算你讲的经文真的能令佛祖叫好,那又如何?说到底还是于我无用,我又为何要帮你?”唐靖贵对着陆奇嘲弄道。

    陆奇看他不上钩,心中想到,看来只能出绝招了。还好刚才已经将经文升了一级,希望能有所用处吧,不然这次真的要扑街了!

    只见陆奇笑着微微摇了摇头,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盘坐了下来。

    “我要讲的其实寻常经文,罢了罢了!舍不着孩子套不找狼,今日就先让你白听一遍,不过我可说好,尽此一遍。若还想再听,那就要帮我杀了那什么将军,摆脱现在的困境。”陆奇故作高深的装了装,接着不等唐靖贵回话,他就开始讲了起来。

    “观想心月轮上。有一白色梵文凡姆字或刊姆字放光、普照一切众生。触此光者,业障消灭,身心清凉,得大智慧......”此声一出,陆奇整个人都变得宝相庄严了起来。有一种韵味伴随着这个声音快散开来,陆奇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都被调动了起来。

    “这小子......”

    唐靖贵一脸震撼,从陆奇讲完第一句之后他就知道,陆奇讲的是什么经了。因为他自己就一直在日夜琢磨这本经文,可惜迟迟不得入门。本来他听到这段经文,是准备将陆奇抓起来好好问问他是从哪里学得的这部经文。

    可是在听了一句之后这种念想迟迟提不起来,自己反而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往日自己一个人研读所积累种种疑问,此刻都逐渐清晰了起来。他实在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想要听下去的欲望。不一会儿就沉浸在了陆奇的诵经声中。

    一旁的众人,也听到了这经文。虽然没有像唐靖贵那样陷入其中,但也觉得心神宁静安详。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孕育在心间。平日里习武时所产生的疑问,竟然在听了这段经文之后有了一种渐渐明朗的感觉。

    这让众人心中震惊不已,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听了一句经文,就好像被名师指点了一番。刚才还在调戏陆奇的燕歌此时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杨大哥,这小子他......”

    燕歌看向中年大汉杨兴,这讲经的阵势寻常寺庙里的主持都差得远啊!只见杨兴深吸一口气,眼神复杂的看着陆奇,感叹道:“谈经入理,好好听着,这是一种机缘,只有将一本经文吃透,感受到其中所阐述的天地大道的人才能讲出这样的经文。”

    “这种阵势,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除了在世家大族的祖地见过之外就再没有了。这种人一旦出现,往往就让大势力笼络走了。你不知道也算正常,其实这还仅仅是第一层。我曾在京城太学的文会之上听过大儒讲经,那场面更加骇人,一部经文听完,在场大半人都突破了自身武学境界,有的甚至连破数关。”

    “这是一种大道的力量。一般除了天人境宗师,只有一心研读经史子集的大儒、高僧、真人之流才能拥有的力量。这样的人即使从未学过武功,但只要开始修炼相对应的武功,必能一日千里。突破先天不在话下,更有一些佼佼者苦读数年一朝顿悟,直接登临天人境界,成为真正决定天下风云的执棋者。”

    说完杨兴就盘坐了下来,开始闭目感悟。然而听完杨兴的话,燕歌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她看着坐在地上讲经的陆奇。她实在不敢想象这种传说中的大智慧,大毅力之辈竟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深深吐了一口气,也学着杨兴盘腿坐下,仔细的听着陆奇所讲的经文。不一会儿就沉浸在了其中。

    漆黑的森林中出现了这样一个诡异的画面,几个衣衫破烂,还沾染着血渍的青年人,围坐在一个身材伟岸,满身血迹的壮硕青年身边,听他讲经。在这些人的四周散落着一具具新鲜的尸体。周围到处是断臂残肢,血迹斑斑。空气中还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飘荡在期间,树林中响起一阵阵乌鸦的叫声,气氛十分诡异。

    然而就在这样的气氛中,那一个个青年却听得如痴如醉,仿佛在享受这什么极好的东西。

    《大日根本经》的经文本来就没有多少字,即使陆奇按照特殊的韵律慢慢讲完也只用了二十分钟左右。一遍诵完之后,陆奇就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还在感悟中的唐靖贵。

    其他人因为修炼的武功与这经文并不相关,所以在陆奇声音结束的那一刹那就清醒了过来。但一个个也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可怜巴巴的看着陆奇,然而他们知道陆奇是不会再讲第二遍了,至少现在是不会了。还有没有机会再听到这经文,就要看唐靖贵怎么决定了。

    片刻,唐靖贵也从感悟中醒了过来。他神色复杂的看着陆奇,刚才的诵经对他很有帮助。因为很有帮助,所以他想时常都能听到这样的诵经。

    可他看陆奇明显只想做一锤子买卖,这种事情如果对方不是心甘情愿发自内心地诵经,根本不能对他起到帮助。因此他才一下子犯了难。

    这《大日根本经》是他再一次奇遇中所获得的,他这一身武功传承,都是由此经演化而来,练习这些武功传承需要对《大日根本经》有相应境界的理解,否则武功练到一定程度必定出现瓶颈不能寸进。

    可他得到这门传承时已经叛离了少林寺,就算有高僧大能愿意指点他,他也得考虑考虑那是不是陷阱。

    因此,当他习武遇到阻碍的时候,也只能造访过一些不太出名小庙里僧人,可这些僧人对此经文却都一无所知,或者说根本就从来没有人听说过。

    这样的话即使请那些僧人勉强诵咏,也毫无意义。因为没有对经文内容深厚的理解,即使诵咏,也不能对武功起到丝毫作用。

    因此,陆奇是他发现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一时间他还不知道怎么办好。身怀高深武学,却陷入瓶颈,武功不能寸进的感觉让他生不如死。

    他可不想再继续如此了。

    PS:

    最近在练车,章节更新的都很赶。

    300推荐的加更要等到凌晨之后才能赶出来,大家可以明天再看,晚上就不要等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