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三十七章 讲经上
    听到这,陆奇猛的朝唐靖贵望去。

    心里恶狠狠地想到,怪不得我觉得这小子不对劲了,一路上朝着我淫笑个不停,没看出来还是一个五绝级别的高手啊!这小子还挺能扮猪吃老虎的嘛!

    然而,唐靖贵听完燕歌的话却无动于衷,低着头自顾自地擦着手里的乌金长棍,看都不看众人。其他人也不敢言语,好像很惧怕唐靖贵似的。就连刚才说话的燕歌也有些畏畏缩缩。

    陆奇一看冷场了,心里暗到糟糕!这货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暴露自己,现在坐在这上面也不说话,分明是不想出头啊!

    “不行!他要是不帮忙,就算我能逃出去,苏忠全父女和胡胜他们也逃不出去。我得想个办法,这种人求他应该是不行的,必须要投其所好才行!”陆奇心中想到。

    可是他先前对此人根本不了解,并不知道唐靖贵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爱好,现在也只能赶鸭子上架,走一步是一步了。看见唐靖贵正在擦洗乌金长棍,陆奇从地上捡起两个水囊走了过去。

    “我来帮你吧!”陆奇将水囊打开递给唐靖贵。

    唐靖贵也没有跟他客气,接过水囊,将长棍插在地上开始清洗,但还是依旧没有理会陆奇。

    陆奇沉住气,走上前去用另一只水囊跟着他一起清洗长棍。唐靖贵也没有阻止陆奇帮他清洗,这是陆奇第一次近距离的靠近唐靖贵的乌金长棍。

    靠近之后他才发现,这棍子有所不同,它的表面并不是平滑的,上面有很多特别细小的凹痕。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棍身。

    因为唐靖贵杀得太狠,这些小凹痕都已经被血迹填满,血迹干涸之后变成黑色,与乌金长棍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啦。

    陆奇跟着唐靖贵将凹痕里面的血迹慢慢清理干净,清理中他发现这些凹痕原来是一些刻在长棍表面的小字。并不是他想象中与人争斗兵刃留下来的痕迹,也不是什么为了防滑弄上去的花纹。

    他一边清理,一边偷偷的看着这些小字,因为唐靖贵也在旁边清理,他也不好细看。只看到几个零星的字眼,什么佛呀,什么大日啊,之类的。想来应该是将佛经刻在了长棍上面。

    看见这长棍上刻着的佛经,陆奇突然灵机一动。

    他心中暗自想道:“这唐靖贵一身僧人打扮,虽然武功路数我看不出来,但是按照他自己之前说的。他得了佛门传承,想来也是佛家功夫。既然是佛家功夫,这长棍上的经文很可能,就是他功法所对应的经文。他将经文刻在乌金长棍上,肯定是想时常钻研。我若是从这方面下手,应该有门。”

    想到这里,他暗自留了个心眼。他绕这长棍,开始擦洗,偷偷的将棍上的经文看了一遍。

    随后装作用手揉眼睛,趁机看了一眼属性栏。

    大日根本经0级,熟练度0/10.

    “果然,这是一本佛经,这么高的熟练度需求,想来唐靖贵连一级都没有达到吧。”陆奇心中想到。

    这回他擦得更加卖力,但实际上手上却慢了很多,每一个凹痕都擦的一点血渍都没有,才开始擦另一条凹痕。这么慢的擦洗,只为了能多看两眼经文。快些将这十遍看完,一会好在唐靖贵面前装个逼。

    乌金长棍上的血迹越来越少,陆奇心里也暗自焦急了起来。他害怕不能在擦完之前将经文看完,整个人略显的有些紧张,眉头紧锁,好像在做一道极难的高数题。

    一旁的众人看到他这幅模样也是一头雾水,心里想着擦个血迹至于这样么?擦血迹有这么难么?

    就连唐靖贵也流漏出一股诧异的神情看着陆奇,这根乌金长棍他擦了好几年。期间有好多次弄得比这更难清洗,也没有见他流露出陆奇现在的表情。

    终于,在最后一个凹痕被清理干净之前,陆奇的脑海里冒出了一段信息。紧接着他又被拉到了那片星空之中,一尊大佛正在坐在星空中讲《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然而此时,他的耳边却传来另一种经文的声音,心里忽然生出四道佛门手印的结印之法。随着他对着四道手印感觉越来越清晰,星空中也出现了变化。

    只见星空中又出现了一尊大佛,气息与之前的那尊相比略显刚猛。而这尊大佛口中所讲的正是《大日根本经》的内容,不一会儿这篇经文的内容就死死的印在他的脑海里了。

    紧接着这两种经文同时出现在星空之中,两尊大佛各自讲着各自的经文,好像在辩法一样,这情景好不热闹。

    不过这场景也没有持续多久,待陆奇完全掌握四道手印的结印方法之后,眼前的一些也渐渐消散。

    他又回到了树林之中,那个乌金长棍的边上。眼前依旧是他闭眼前一刻的景象,那片星空和那两尊大佛仿佛从未出现。

    刚才的一切仿佛只是他自己的臆想一般,只有脑海里多出的那段经文提醒着他这一切并不是梦。还未等他从刚才的感悟中回过神来,耳边传来了唐靖贵的声音。

    “你助我清洗五行棍,一会我可保你一命。”

    “喔,啊!你说什么?”刚从星空中回来的陆奇还有些懵逼,听完唐靖贵说话,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唐靖贵拿起乌金长棍,微笑着看着他:“种下什么样的因,收获什么样的果。我这人最讨厌欠人东西,一会你跟着我走,保你无恙。”

    “那我能多带几个人么?”陆奇弱弱地问道。

    唐靖贵还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他:“看来小兄弟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啊。本人唐敏,字靖贵,人送绰号棍魔,现添为魔门九道之一还真道护法。我魔门之人最爱助人为乐,不过却不提倡不劳而获。不知道小兄弟准备付出什么代价来换取我的帮助呢?”

    听他这么一说,陆奇瞬间明白了众人为什么这么怕他了。魔门之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这个世界朝堂于江湖联系密切,所以这里的魔门不仅仅是单独的江湖帮派,更像是倚天中明教的那种形式。

    既想统一武林,又向称霸天下稳坐江山。因此,这个世界的魔门之人更像是陆奇前世的那些叛军之流的武装分子,有点机会就像制造个大新闻。

    与魔门中人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让他们帮你,除非他们闲得无聊自己愿意,否则纯粹是找死。

    陆奇看这唐靖贵,暗道自己太鲁莽了,弄得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没办法,只能豁出去了。陆奇一脸认真看着唐靖贵说道:“你练的是佛门武学吧,我可以为你讲解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