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十一章 知识型技能的用处
    陆奇闻声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两个人影站在客栈的房顶。背靠一轮巨大明月,在银色的月光照耀下,仿佛在世谪仙一般。

    “冒昧打扰陆兄了,不知陆兄可还记得你我之约?”

    陆奇这才看清楚,原来上面站着的两人是郑云生和冷面书生。陆奇拱手说道:“原来是郑兄与掌柜的来了,郑兄来了怎么不叫小弟一声,小弟也好准备点酒菜。”

    “陆兄不必客气,酒菜我已备好,陆兄上来便是。我过来时见陆兄在练拳,不忍心打扰,说起来陆兄的拳法天赋真可称得上是当世一流,虽然只是一本黄级拳法,但是一天之内就练到圆满境界,真是令我等大开眼界,陆兄这种天赋放在各大门派也是少有啊!陆兄快快上来,让我等好好看看你这拳法奇才!”

    陆奇听完摆了摆手,他知道郑云生这么说只是客气客气,虽然他的拳法天赋确实惊人,但也只是和普通人相比,然而房顶这两人,又有哪一个是普通人。

    他看了看这二人站着的楼,虽然只有三层,但楼顶距离地面至少也有个五六米。这两人站在这么高的地方,看来多少也是有些想试探陆奇武功的想法。

    陆奇嘴角微微一笑,这能难得住我?要是追逐速度我可能不行,但是比攀高你可找错人了。

    只见他两腿一蹬,轻松跃上马厩,没有停顿,转身又是一跃,稳稳落在了屋顶。

    “不错的提纵术,若是配上内功应当更加惊人。”郑云生点头说道。就连一直板着脸的冷面书生也略微点了下头。

    “过奖过奖,雕虫小技而已。”陆奇拱手谦虚道。

    郑云生走上前,拍了拍陆奇的肩膀,指着冷面书生说道:“来来来,我为陆兄引荐一番。冷面书生,谢无锋,白天你已经见过了,天一阁就是他家开的,想看什么书就找他。”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别看他成天一副死人脸,其实外冷内热,最爱道家之说.....哎呦,你干什么?”

    郑云生转身朝着谢无锋吼道,原来他被谢无锋剑鞘捅了他一下。

    陆奇神色古怪的看着这两人,心想着不知道古代有没有基佬这个词。

    郑云生却是没有发现陆奇的古怪,拉着陆奇坐在屋顶,和陆奇聊起了风水之事。旁边的谢无锋则独自一人坐在一边,喝着酒,默默的听着两人交流。

    聊着聊着,陆奇看着时机差不多,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今日我在挑选功法之时,看到那黄级卷轴的第一行的写着一本内功,出自散人宗师王重阳。我这纳闷啊,这王重阳何许人也,为何凭借一本黄级内功达到宗师之境,据我所知,这宗师的称号至少得是天人境界才能吧?”

    陆奇说完看着郑云生,心里一阵紧张,对于王重阳的事,他急切的想知道,不仅仅是因为王重阳是他熟悉的武侠人物,更重要的是他怀疑王重阳也跟他一样是穿越过来的。

    然而郑云生还没开口,他就听到一旁角落里的谢无锋发出了声。

    “王重阳,道家散人宗师,人称重阳真人,传闻乃是谪仙降世,生而知之。所学武功皆是其根据道家经典自创而来。《全真心法》乃是他为了收徒,简化自身所练《先天功》而得来。”

    武功对,名字对,错不了。陆奇接着问道:“根据道家经典自创武功,这也太神奇了,不知道重阳真人可曾留下道统?”

    “天下武功不论正邪,都是前人根据佛道两家经典自创而出,这有什么大惊小怪。至于重阳真人的道统,倒是有一个,不过早已没了重阳真人之后便已没落,沦为三流小势力,如今更只剩下一座古墓。”

    古墓,那就更没错了。射雕里的王重阳就是个善于挖墓的,活死人墓就是他自己设计的。不过这小子说天下武功都出自佛道两家经典是个什么情况?陆奇继续问道。

    “你说这武功都出自佛道两家经典,难道我钻研佛法就能成为绝世高手不成?”

    “有可能,但不一定,练武就是一个吸收天地元气淬炼肉身,凝练精神的过程,佛道经典能住人凝练精神。因此,从古至今,有不少天人境界的宗师都是从道经佛法中依照顿悟,并从其中悟出绝世武功登临宗师之境。也有先天高手因为研读佛经,从而武学精进神速,这种例子屡见不鲜。”

    “这么说佛道两家经典,能提升武功修炼速度!”陆奇看着谢无锋惊讶的说道。

    “不错。”谢无锋平淡的说道。

    陆奇听到这样的回答,顿时欣喜若狂。原以为技能点不够,他要靠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把武功练上来,没想到还有知识性技能的捷径可以走。他就说为什么《葬龙诀》圆满还对武学有所提升,原来原因在这里啊。

    陆奇看着独自喝酒的谢无锋,高兴地恨不得上去抱着他亲两口。但是他没有,他知道如果他真这么做了,保不齐会被谢无锋给砍死。

    他朝着谢无锋郑重的鞠了一躬,才张口说道。

    “我学武至今,都是一个人自己瞎练,从来没有人给我说过这些,今日你告诉我这些,让我明白了学武的方向,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尽管来找我。”

    谢无锋听完,看了看陆奇,郑重的说了一句:“好!”

    “好了好了,你们两就别在这婆婆妈妈的了,来来来,我们继续聊。”说着郑云生将两人拉倒酒菜前。

    继续开始聊那风水之事,陆奇也识相没有在岔开话题。三人各自把酒满上,大口的喝了起来。

    一向少言的谢无锋喝的有点上头,满脸通红,连话也变多了。聊着聊着就抛开了风水之事。三人从天文地理,奇人异事,一直聊到民间传说,几乎无所不谈。一时间,宾主尽欢。

    陆奇本想借着酒兴,向两人询问,从哪里能学到《罗汉拳》,可看着两人开心的样子,他实在开不了口。毕竟两人都以诚待他,让他趁着两人醉的不省人事而乘人之危,实在是有违他的本心。

    索性他也将自己灌得个铃铛大醉,不一会儿就趴在房顶的瓦片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但是陆奇没想到的是,当他睡到之后。房顶上不省人事的两人忽然坐了起来,面庞上那里还看得出一丝醉酒的痕迹。

    只听谢无锋说道:“此人性情刚毅,有底线,不似那两面三刀之人,为什么还要假意醉酒来试他?”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我看你是真的想与他结交,不试试他,我怎么安心?不过此人倒是老实,没有趁着你我醉倒趁人之危。是个可交之人,待到明日我问问他有什么需要的,也算为今日试探之举向他道歉。”说着郑云生将醉成体坛烂泥的陆奇扶了起来。

    “来搭把手,这么个壮汉我一人可弄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