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十四章 南山书院
    陆奇愣了下,这老头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难道想考我学问?嘿,那你可找错人啦!我可是成天看百家讲坛的人,古今多少大师级人物对世家的分析,我能给你讲一天还不带重样的。

    陆奇整理了下思路,就开始一股脑地说了起来。

    “存在即是合理,世家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一种必然产物。虽然它的存在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资源垄断,但是比起它对社会发展与安定所做出的贡献来说都是应该的,可以理解。”他一边说着,一边暗地里仔细的观察苏忠全的反应。

    “世家的存在归根结底,其实也是自身努力的结果。一个世家的形成是因为祖上某一代或几代人努力奋斗的结果。只要这些人奋斗的方式手段合情合理,不损人利己,不伤天害理,那它的形成就是一种必然的结果。”说到这里,他看到苏忠全嘴角微微一笑,便紧跟着说道。

    “怎么说呢,就比如我以后发达了,建立了一个世家,我的子孙,因为我的成就而享受高人一等的生活,这是一种必然的合理的。我不可能在自己有条件的情况下强行要求自己的子孙还和平常人一样,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那是不可能的。人都是自私的,我也没有那么大公无私,何况我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仅仅是用我的成就让自己的家人过得更好罢了。”这时,他看到苏忠全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目光中流露出些许赞赏的味道,他顿了顿,接着说道。

    “当然,如果我的子孙后代依仗着我的权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那么这个世家就是腐朽的,给被社会所淘汰的。这样的世家当然不能够让其继续留在世上为祸一方。但是这并不是世家本质的问题,而是人心的问题。是这个人自身好与坏的问题,毕竟这样的坏人,不只是出现在世家之中。任何地方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人。坏的是人心,而不是世家。”

    陆奇刚说完,看了看苏忠全。只见苏忠全朝着陆奇拱了拱手说道。

    “听了陆公子的话实在是让人受益匪浅。既然陆公子对于世家没有抵触之念,那我倒是有一个既能学武又能学文的好去处推荐予陆公子,不知公子可有兴趣?”

    “愿闻其详。”陆奇拱手施了一礼说道,心里暗自怒道,有这种地方我肯定想去了,这老头说话一套一套的,好像专门给我下套子一样,看他下面怎么说。

    “不知陆公子可曾听说过大隋六大书院,应天书院、岳麋书院、嵩阳书院、白鹿书院、石鼓书院、南山书院。这几大书院因为是朝廷与大隋六大世家合办,所以不曾在《武道》上留下名号,但是若论武功传承却并不弱于武林中的各大门派,而且其中的文教杂学更是各大门派拍马难追,陆公子若是能入得其中,应当可以得偿所愿。”

    “六大世家?十二世家不是有七个在大隋么?怎么才六大世家,还有这六大书院如此了得,只怕想要进入也颇为困难吧?”陆奇一脸疑惑的问道。

    “哈哈~看来少侠是真的失忆了,这大隋七大世家,是算上当今官家在内,但官家如今已是皇家。虽说本质还是世家,但为了区分民间早已将其划出世家之列。至于怎么进入这六大书院嘛。不才,老朽得主家恩泽,手里有这么一个名额,正巧可以推荐一人到南山书院进行院考,若院考通过,则可进入其中学文习武,若成绩优异,还可入朝为官,获得一场富贵造化。不知少侠意下如何?”苏忠全笑眯眯的对陆奇说道。

    陆奇听后也明白了过来,这老头兜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是想帮他,正好他此番浪迹江湖,也没有什么好的打算。如果跟老头进了南山书院,有名师指导,再加上属性栏的帮助,这武功想事可以更上一层楼。

    而且还能多学点文化,正好让他多了解了解这个世界,为日后再次更好的生活打好基础。至于南山书院的入院考试,他却并不放在心上,最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最擅长的就是考试,这点古人的东西能有多难。想通了这一切,陆奇张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苏大叔了。”

    “哪里哪里,陆公子对我父女的救命之恩,才令小老二无以为报,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既然陆公子决定去着南山书院,那等到了镇上,老朽便为陆公子买些四书五经,笔墨纸砚,为院考做准备。如今已是四月天,南山书院每年六月进行院考,陆公子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准备。正巧这书院就在江州府,却是又要劳烦陆公子一些时日了。”苏忠全一脸微笑的看着陆奇说道。

    “大叔又客气了,是我麻烦您才对。您也别张口陆公子,闭口陆公子的叫我了,就叫我陆奇就好了。那入南山书院之事,就麻烦大叔了。”陆奇一脸谢意的朝着苏忠全说道。

    苏忠全摆了摆手,又跟陆奇客气了两句,就转身进入车厢了。暗自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护卫和儿子都死了,要是让他和女儿两个人跋山涉水的往江州府赶去,这一路上不知道还要出多少事情。能不能活着走到江州府都是个问题,南山书院的名额虽然珍贵,但是不能活着回去,再珍贵的名额又有什么用。何况院考岂是常人所能通过的,要是真的容易,苏忠全早就将儿子送进去了。

    至于陆奇,机会他已经给了,能不能过那是他的事情了。这么珍贵的名额也足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如果他不能过,那事后再给他些银两补偿补偿也就得了。

    以苏忠全这些年的阅历,从刚才与陆奇的对话中,他发现陆奇涉世不深。对付这种人就要用软的,多给他尊重和支持,然后再一个劲的给他画大饼,不难将他拿下。这就是为何他明明对陆奇所说的失忆之事嗤之以鼻,但却假装信以为真。为的就是想让陆奇将他们父女先送回家再说。至于南山书院的名额他也会给,作为一个生意人,这点诚信他还是有的。

    太阳渐渐落下,不一会儿天空中挂起了一轮明月,月光下,一辆马车缓缓的朝着前方驶去。陆奇坐在车头,渐渐地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