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十一章 打劫
    走了大约有一个时辰,陆奇就将《葬龙诀》读完了两遍。

    这《葬龙诀》也就短短几千字,但满篇繁体字版的之乎者也,令人颇为头疼。还好陆奇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华夏人,经历过高三语文的谆谆教导。虽然不能完全读懂全文的意思,但是大概意思也有了一点了解。还好有属性栏这个大杀器在,就算自己没读懂,但熟练度上去之后,也会在心中凭空产生一些感悟。

    这就使的他快速的成为一个盗墓行业里的学究人物。陆奇一遍在脑海里吸收因升级所带来的的感悟信息,一边好好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属性栏。

    赵虎,十二正经大圆满

    阿罗汉神功0级,熟练度&gt;十三太保横练大圆满,(强化防御、提升外功修炼速度)熟练度&gt;纵云逐月3级,熟练度(晋级条件:修炼内功)

    傀儡机关术0级,熟练度0/1,

    葬龙诀2级,熟练度3/7,(晋级条件:书写)

    技能点5

    “技能点越用越少,以后必须省着点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随意挥霍了。这练武本就是一件长年累月的事,我若再一味的追求境界提升,忽视了自身的实战,恐怕就会像那玉甲尸一般,在技巧上被人压制。正好现在也离了山寨,我一人闯荡,给了我很多实战的机会。

    说起那玉甲尸,也不知那是谁的墓。按照前世的规格,这个大小起码得是个帝王墓,可是里面的陪葬,以及机关设置却远远达不到这个标准。真是让人想不通啊,可惜只学了《葬龙诀》,对这个世界的历史一窍不通,不然根据墓穴里的信息与历史相对照,不难知道。

    对于这个世界还是太陌生了。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找个类似书院的地方学习学习也是不错的。毕竟,现在看不到一点能回到地球的可能,在这个世界早做打算好好生存下去才是正理。

    正当陆奇思考着怎么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下去的时候,远处的山间传来了一阵阵喊杀声。

    陆奇心里一喜,太好了前面有人。还未等他接近,前面又传出一句话。接着他到一个霸道的声音说道。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他卟哧一笑,心里想着原来还是同行啊!不知道这哥们拦下了些什么人?说不好还有小爷我英雄救美的机会。

    哈哈......

    先靠近看看情况,万一这伙山贼是云龙寨的人,他还真不好出手。

    与陆奇现在的好心情完全相反,苏忠全心理糟糕透了。眼看着再有一天行程就能到达富水县,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了山贼。只希望后面马车里的星儿不要给这伙山贼发现,不然这一关怕是难喽。

    苏忠全还想再过去叮嘱两句,可前面的山贼却已经等不及了。吵吵嚷嚷的叫人回话,不然就要杀下来了。站在车前正与山贼对峙的二儿子苏青与六个请来的护卫握进了手里得刀,紧张的看着拦在路前的山贼。

    生怕真出什么事,急忙拿了个包袱走上前来。拱手相对面的山贼说道。

    “让各位好汉久等了,在下苏忠全,乃是江州府王家手下回春堂的掌柜。奉命来南疆收些药材,路过贵宝地,承蒙诸位好汉照顾。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好汉收下,全当请兄弟们喝完茶。”说着他经手里的包袱扔向对面。

    然而,对面的山贼并没有急着去接包袱,而是等包袱掉在地上,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两。这个时候,才派出一人将包袱捡了回来。一个头目似的人数了数里面的银两,点了点头。也拱手对着苏忠全说道。

    “既然是江州府王家的人,那我等也不敢怠慢,小的们放行。”

    一切都很顺利,苏忠全朝着对面说话的人拱手道谢,两个人好似多年未见的朋友一样道别。之后,他就回到马车里,坐在车里,他长舒一口气。吩咐护卫快点赶车离开,他心里清楚得很,这帮山贼摄于江州府王家,当世十二世家的威名暂时还不敢乱来。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这山寨里都是一帮精力旺盛的大老爷们,要是被他们发现马车里有女子,只怕王家的威名也不能隔着半个大隋保住他们。

    “唉,要不是星儿身患火毒,需要进入南疆找黑羽族的灵蛊进行医治也犯不着如此担惊受怕。不过此行还算顺利,星儿的火毒已清,等我们进了富水县,也就不必再担心什么了。”苏忠全在马车内自语道。

    这世间的事情,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你越不想它发生,越不想见到的情况,它越会发生。在陆奇前世有个墨菲定律,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可能是因为觉得安全了,在一辆向前行驶的马车上,一个好奇的脑袋将马车上的窗帘掀开一角,偷偷地望着两侧的山贼。

    然而,她不知道她的行为也让马车外的山贼,看在了眼里。几个山贼交头接耳了一番,将马车拦了下来。

    苏忠全坐在前车里,还不知道后面马车发生的事情。苏青看见这伙山贼将妹妹坐的马车拦了下来,抽出大刀便向前冲去。他跳起一刀,将一个准备靠近马车的山贼砍翻在地。挡在车前,周围的山贼看到有人动手,全都抄起家伙朝着苏青杀去。

    苏青也是学过一点武艺的,但因为没有天赋便早早跟着父亲入王家学习经商。虽说是多年未练有些生疏,但三五个人还是扛得住的。山贼虽多,但都是穷苦人家,没有几个学过武,一时间竟然与苏青僵持不下。

    这个时候,走在前面的护卫才看到了这边的情况,全都朝着后车跑去,与山贼战在了一处。坐在前车里的苏忠全也发现了后面的事情,可他全然不会武功,只能带着几个马夫,药童朝着山贼丢石头。

    起初还挺奏效,山贼在石头的干扰下,被护卫砍到了几个。但山贼也不是傻子,再说了他们人多势众,立刻就分出了五个人,提着大刀气势汹汹的向他们杀来。

    看着杀过来的山贼,几个马夫,和药童撒腿就跑。苏忠全也跟着跑,奈何年纪大了腿脚不利索,身边的马夫,药童都跑的没影了,可他却越跑越慢。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眼看着就快让山贼追上了,他索性心一横,不跑了。准备坐着恢复体力等山贼上来决一死战。

    没过多久,山贼就追了上来。苏忠全捡起一根木棍朝着山贼抡去,然而山贼也不瞎,两人挥刀砍向木棍,另外三人则绕道苏忠全背后将他包围了起来。一个人他都扛不住,更别说五个人了。

    只见两人将他手中的木棍卡住,后面三人朝他挥刀杀去。一刀砍在手臂上,他吃痛弃了木棍,侧身躲过一刀,却让人一脚踹到在地。山贼可没有尊老爱幼的习惯,一刀朝他脑门砍去。躲不过去了!看着这最后的夺命一刀,他闭上了眼心中暗道:“吾命休矣!”

    然而,等了许久,不见长刀入肉的感觉。他睁开眼睛只见那夺命的一刀被一只大手死死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