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侠之数据悍匪 > 第二章 阿罗汉神功零级
    陆奇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躺在一处温泉里,整个人浑身暖暖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从他的背后扩散至全身。暖流想一条活波的金鱼,在他浑身上下游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让他情不自禁呻吟了一声。他沉浸在这种奇怪的感觉里,不能自已。

    正当他打算在回顾一下,这美妙的感觉时,胸口一阵猛烈的疼痛将他惊醒。陆奇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向他冲来,一把抓住的了他的手,神情紧张的问道:“虎儿,怎么样了?哪里还不舒服?”

    陆奇迷茫的看着冲向自己的男子,整个人还有些蒙圈,他疑惑的看着这个魁梧的中年人,心里很是纳闷。难道真的穿越了?

    恩,稳妥起见先套套话。

    “大叔,你是谁啊?这是哪里?”

    “虎儿你不认识爹了?我是你爹啊,那你知道你是谁么?”

    陆奇心道:难道真的穿越了?不行,不能让他看出我不是他儿子了,继续装失忆。陆奇立刻装作一脸迷茫的样子。“你是我爹?那我是谁?”

    大胡子听到这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站起身朝着屋外喊了起来。

    “大哥你快进来看看,虎儿这伤还没好啊!”

    只听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这时陆奇看见一个身材甚是魁梧,四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面,颇有北国风霜之色的男子走了进来。没有任何言语,他先是和大胡子小心翼翼的扶起陆奇,接着便盘坐在陆奇身后,双手推掌慢慢贴向陆奇背部。紧接着陆奇又一次感受到了梦中的那种温暖的感觉游走全身。但是这次还没等陆奇细细体会,这魁梧汉子便收回了双手。

    “虎儿自幼习武,这伤已无性命之忧。只是这次伤及心脉,恐留有暗伤,待会我便留下这《阿罗汉神功》,待虎儿外伤痊愈,二弟你便传授与他,只要勤加练习,说不着还有另一番造化。”

    大虎子皱着眉头拱手道:“多谢大哥传下神功,可是大哥,虎儿身体是没多大问题,但这脑子似是出了些许问题。连我都不认识了。连他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魁梧汉子皱起眉头道:“这可如何是好,难道是收到了惊吓,一时得了失心疯。这些日子你派人带着虎儿到山寨里转转,给他讲讲以前的事,他从小生活在这里,兴许转着转着就记起来了。若还是不行,等他伤好我带他去凌云洞金光上人哪去看看,以金光上人之能定能将虎儿治好。”

    大胡子叹了口气,说道“也只能如此了,那就劳烦大哥了。”

    魁梧汉子摆了摆手:“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虎儿落得如此还不都是蝶儿教唆所致。是我教女无方啊。行了二弟,我们先出去吧,别耽搁虎儿休息了。我去给虎儿抓些药材。”魁梧汉子起身走了出去。

    “那行,大哥我送送你。”说着大胡子也站了起来。然后转头对躺在床上的陆奇关切的说道:“虎儿你好好休息,我在你门口安排了两个弟兄,有什么需要的就喊他们。”

    陆奇看着这两人走出了房门,心理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真的是穿越了,至少在他所在的除了骗子,不会有人真的用双手贴背来给人看病。刚才感受到的那股热流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内功吧。听那个魁梧汉子的话,好像要教我什么《阿罗汉神功》这下子爽了!”

    “虽然听起来名字不咋地,但说不定是门名不经传的顶级神功呢!以前成天幻想着自己成为一代大侠,白衣飘飘,仗剑江湖,这下终于能实现了。可我为什么不是很开心呢?唉,父母孩儿不孝,如果这个世界武道等级高的话,我一定会回去看你们的!”

    “对了,不知道我现在这具身体长得什么样啊?虽然地球上的自己不算帅,但也长得过得去。”

    “咦,等等......刚才那个大胡子好像是这具身体的爹。卧槽,我的武侠梦啊!不行,我得看看长得什么样!对了,大胡子说门口留了两人照顾我。可是如果直接让他们拿镜子过来会不会暴露我是个借尸还魂的西贝货?”

    “算了还是忍一忍,等伤好了想怎么看不行。这地方确实寒颤了点,练个侍女都没有,看来穿越的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嘛。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好无聊啊,算了先睡一觉吧,早点养好伤,去学内功才是重点啊。”

    ............

    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可能会因为自幼习武的原因,陆奇现在的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正是因此,陆奇更加的向往练习《阿罗汉神功》了。因为伤势好的差不多了,陆奇也抽空仔细看看他现在的模样,浓眉大眼的国字脸,身材魁梧,估计有个一米九多。说实话跟他想象中的风度翩翩差太远了,但是可能先前见过大胡子,对自身颜值的期望不高,看到这副满脸阳刚之气的自己,也还可以接受。毕竟做不成西门吹雪,当个乔峰也不错嘛。

    经过一个月的旁敲侧问,陆奇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现在所处的情况。他这具身体原名赵虎,是云龙山二寨主赵飞云也就是那个大胡子的二儿子。因为与哥哥赵龙一同喜欢上了大寨主的女儿萧蝶舞,为了夺取萧蝶舞的芳心,二人比赛劫镖,哪知一下山便碰上了硬茬子,当场被砍死,现在便宜了陆奇,知道闯了祸的赵龙,萧蝶舞留下封书信,连夜变下山回了江州府的师门,躲避责罚。知道了前因后果的陆奇也便接受了赵虎这个让他觉得很尴尬的名字,接替他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这一天,陆奇像往常一样起身,准备找门口两个兄弟再问点自己前身的事情。刚打开门,就看见大胡子走了过来。

    “难道要教我内功了?哇塞,终于可以学内功了,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啊!”

    果不其然,大胡子走到陆奇面前便对他说:“虎儿,你的伤势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开始教你《阿罗汉神功》了。跟我来吧”

    虽然不太习惯,不过为了内功。陆奇还是很不要脸的点头回了句:“好的,爹。”

    陆奇跟着赵飞云,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处空旷的山顶。赵飞云负手而立,灰袍飘飘,如果他不转过脸来,当真帅气逼人。

    “可惜张飞脸毁了画面。”陆奇心中暗自想到。

    赵飞云还不知道陆奇想了什么,只是见他上前便道:“虎儿,以前你练得都是些庄稼把式,今日传你的《阿罗汉神功》是一门直至天人境界的功法。盘腿坐下,记住我内力所走的线路,有什么问题结束了再问。”

    陆奇满心欢喜的盘腿坐下,感受着一股热流缓缓的从自己背后向上,沿着脊柱流向头顶,之后又从头顶向下,流过眼睛一直流向丹田。突然他感觉自己丹田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只觉得更个人浑身一轻,好像把身体里的毒气都排了出去。

    “舌顶上颚,意识随气动,沿着我刚才所走的经脉搬运真气。等真气回归丹田在行收功。”赵飞云收回了双手沉声说道。

    陆奇听后,也不敢怠慢。便按照赵飞云所说的舌顶上颚,意识随着丹田里的热流走了一圈,又回到丹田时,才停了下来。可等到热流回了丹田他才想起来这收功还没教他啊!

    “这收功怎么收?没人告诉我啊!惨了,惨了,怎么办?再转一圈?只能等便宜老爹发现我还没停下来在指导我了!”

    没办法陆奇又运行了一圈,可是便宜老爹还没有发现他的不对。

    “卧槽,真是坑儿子啊!继续转吧!”

    一圈,两圈,三圈......十圈......二十圈......九十圈......九十九圈

    赵飞云还没有发现异常。陆奇依旧闭着眼,他正在进行第一百圈搬运。正当他运气准备经过眼睛的时候,突然几个淡红色字符出现在了他视野的右下角,这是一种很怪异的字符。但更奇怪的是,虽然他不认识这几个字符,但是他却知道这一排字符的意义。

    “哈,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者福利么?来了一个月多了,我还以为我没有,没想到现在才出现。”他聚精会神的看着这几个字符,在心中默念了出来“阿罗汉神功0级熟练度0/100.技能点7。”

    “糟了,光顾着看属性,忘记运气了!”陆奇只觉得一股热流从丹田出来,然后就在身体里乱窜,难受的不行,突然热流齐聚胸口,他感觉胸口好像被大锤砸中,一口血喷出,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这时赵飞云才反应过来,将赵虎扶了起来,一股热流从赵飞云手传至陆奇身体。察觉到陆奇没事,这才放心下来。

    “虎儿,你刚才怎么了?这《阿罗汉神功》中正平和,未曾见过有人走火入魔,可你刚才分明是走火入魔,真气不受控制所致啊!”

    “咳...爹,咳咳......你刚才只教我行功,咳......未教我收功,因此...咳”

    “行了,你先别说话,爹帮你平复真气。”说着变盘腿坐下,将双手搭在陆奇背上。

    “这次是爹疏忽了,只想着你十二正经打通了六条也算是后天练气镜的高手了,却忘记了你早已失忆,对武道已是白纸一张了。索性发现的早,还未铸成大错。”

    “这样吧,爹先给你讲一讲这武道常识,这《阿罗汉神功》我们先放一放,等过三日,你彻底恢复,我们再从基础学起,正好你以前所练的《十三太保横练》就是一门很好的基础武学,这次就从百日筑基开始,让你重拾武道。”

    “你也不要灰心,你有以前的底子,很快变会恢复武功的。嗯,好了,站起来走走。顺便给你讲讲武道常识。”说着便收回双掌,扶着陆奇站了起来。

    疗伤的时候,陆奇又闭着眼看了看那几个奇怪的字符,确定字符还在,这才松了口气。听着赵飞云要给自己讲武道常识,陆奇也来了兴趣。

    两人靠着山顶的一块大石头坐下,面朝着山崖。赵飞云开始为陆奇讲解武道常识。

    “这天下武道,说白了不外乎就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返虚合道这几样。按照现在武林的划分,武者可分为后天,先天,天人,至于天人之后还有什么境界,我就不太清楚了。”赵飞云解开挂在腰间的酒壶灌了一口说道。

    “这天人之后还有境界?”陆奇满怀期待的问道。

    “古书上说,天人之后还有还有境界,上古人皇,各派祖师都是那个境界。至于具体如何,我也不曾听说,也许只有到达那个境界的人才知道吧。”赵飞云满脸向往的说道。

    “也是,来了这一个对月我也知道了,云龙寨只是个江湖小势力,能知道天人就已经不错了。至于之后的境界还是要我来探索的嘛。”陆奇心中暗道

    “言归正传,那些高深莫测的境界你就不要想了,就算是你大伯这横压通州府的强者,也才堪堪是个先天,不要好高骛远,武道要一步一个脚印。”赵飞云一脸严肃的看着陆奇说道。

    然而陆奇的心思早就飞了起来。什么后天,什么先天,什么天人,听的陆奇心神向往。尤其是这天人还不是最高境界,这更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没那么简单。陆奇兴奋的差点跳起来了。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些境界,他是否真的能够达到。但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的目标当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史上第一。

    蹦,陆奇的脑袋上挨了一记炒栗子。

    “想什么呢,傻小子,一脸邪笑。”

    “没有没有,您继续讲。”陆奇一脸赔笑的说道。

    “那你就给我好好听着,下面给你讲讲什么是后天。”赵飞云边喝酒边说。

    ....................

    .............

    夕阳西下,赵飞云靠在山顶的石头上,一边看着天边渐渐落下去的夕阳,一边用那醉汉含糊不清的语调讲解着武道常识。看着他醉醺醺的讲,陆奇心理顿时一万头草泥马奔腾,但是他也不敢打断赵飞云,生怕错过一个内容,到时候时间练功起来再次受苦。

    两人肩并着肩靠在石头上,讲着讲着陆奇发现赵飞云的声音越来越小,不一会儿竟然打起呼来。呼声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

    这,这也太坑爹了吧!陆奇正听的起劲,可赵飞云已经醉倒过去,陆奇推了推还在打呼的赵飞云。发现他一点醒来的趋势都没有,无奈的摇了摇头,弯腰将赵飞云背起,向着山下走去,多亏这具身体够魁梧,不然......

    可惜他背后没有眼睛,不让他定会看到在他背上的赵飞云嘴角露出微笑。

    夜幕降临,月光洒遍大地,陆奇背着赵飞云缓缓向山下走去。他又看了看视野下的几个字符。

    “阿罗汉神功0级,熟练度0/100,技能点7.”

    心中豪气顿生。他在心中暗自念道:“江湖,我陆奇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