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羽月将军
    苏晨也曾接近过那件阿克蒙德留下的肩甲,可惜半途便已再难靠近,没想到伊利丹却早已经能够触及到那肩甲显然这家伙的实力很可能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强。

    不过那件肩甲当中竟然会有着独立的意志,这倒是出乎人的意料。

    “拥有自我意识的装备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其中大部分都是有灵魂被封印在其中,有的则是自我产生的,也有的是人为塑造出来的,当年艾萨拉女王手中便有一件拥有灵魂的镜子,像你们人类当中好像也有法师拥有类似的法杖。”伊利丹随口说道。

    苏晨见状却是不禁有些诧异,因为这家伙看起来竟是对被那肩甲拒绝毫不在意,这完全不符合其追求力量的性格,哪怕如其所说的那样需要追求速度和敏捷不愿穿戴厚重的盔甲,但是那出自阿克蒙德的肩甲肯定熟悉不少燃烧军团的事情,就凭这一点便应该将其牢牢的掌握在手中了。

    “你没有问一下那肩甲中的意志有关阿克蒙德的秘密么?现在的阿克蒙德很可能已经重新复活了呢。”苏晨询问道。

    以阿克蒙德在燃烧军团中的身份,哪怕其复活需要大量的能量,肯定也会优先得到满足,现在估计早已在扭曲虚空当中得到了复活。

    “我当然想问,不过人家不会回答这种问题。”伊利丹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可以强行将那肩甲收取吗?”苏晨连忙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问题。

    伊利丹立刻便摇了摇头道:“不能,或许就跟你之前所说的一样,那肩甲应该可以变小,不过得它自己愿意才行,我为了靠近那肩甲可以费了很大力气,虽然最终触碰到那那肩甲,但是根本没有力气再强行将其带走或是砸烂。”

    “砸烂?”苏晨闻言不由愕然。

    “是的,那件肩甲肯定是在等待着阿克蒙德或是其他燃烧军团的强大恶魔的再度到来,所以一旦出现异常,在无法获得它的情况下,将其摧毁乃是最好的方法,泰兰德也同样赞同我的这个建议。”伊利丹说道。

    “那倒也是,不能便宜了敌人,只是可惜了当初好不容易才杀掉了阿克蒙德,明明留下了一件好东西,却无法进行使用。”苏晨亦是颇为遗憾的叹息道。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的力量与阿克蒙德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想要直接使用他的装备几乎是不可能的,若是那一天我的力量能够与那阿克蒙德一样,自然可以将其强行夺取。”伊利丹十分果断的说道,显然他对力量的追求并没有停止。

    在二人的说话间已经距离那枯萎的世界之树很近了,那些巨大的参天树枝在地面上落下了大片的阴影,而那神秘的永恒之井便处于这些树荫当中。

    “好美味的感觉啊,真想跳到这井水里去喝个痛快……”智脑的声音已经在脑海里响起,越靠近这永恒之井,其便越发的兴奋。

    苏晨之前便来过这里,不过那时候他的力量还比较弱小,并不能过多的感受到这永恒之井的妙处,如今再度接近,立刻便能感受到那永恒之井正在不断的向着四周散发着浓郁的奥术力量。

    “真不知道这永恒之井是如何形成的……这里面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一般。”苏晨低声叹息着。

    最初的那永恒之井据说乃是当初泰坦的领袖阿曼苏尔亲自击杀了最强的上古之神亚煞极时,在艾泽拉斯身上留下的伤痕,其中的力量便来源于艾泽拉斯核心处的星魂。

    不过那最初的永恒之井已经在上古之战时爆炸,变成了如今风暴肆虐的大漩涡,眼前这个新的永恒之井乃是伊利丹利用偷偷藏下了几瓶原始永恒之井的井水重新形成的,其能够散发出这么强大的能量实在令人惊讶。

    “这个永恒之井可是我当初亲手创造出来的!”伊利丹不无得意的说道。

    不过在见到匆匆向着二人走来的一队暗夜精灵哨兵之后,他又显得无比的郁闷,毕竟当初他因为私自创造出这新的永恒之井而被关押了近万年。

    “唉……这新永恒之井原本该是属于我的。”伊利丹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便挥手与那些哨兵打招呼……那队哨兵当中为首的乃是珊蒂斯.羽月!

    这位哨兵将军如今在暗夜精灵当中的地位可并不比伊利丹低。

    “竟然是羽月将军亲自过来了……”苏晨对此倒是十分意外,不过在望了望满脸尴尬之色的伊利丹之后,便能猜到珊蒂斯.羽月亲自过来多半是为了提防伊利丹,估计以前伊利丹没有少来在海加尔之巅打这永恒之井以及那件阿克蒙德肩甲的主意。

    “羽月将军您好,很高兴再次见到您。”苏晨上前去与珊蒂斯.羽月打招呼,他与这位哨兵部队的首领关系并不算好,甚至因为梅迪尔丽还有过矛盾,不过以他目前的实力,早已不再无惧珊蒂斯.羽月,尤其是他如今还紧抱着龙族的大腿,早已不是最初那默默无闻的人类小王子,如今哪怕是泰兰德对他也是热情相待。

    “原来是阿尔萨斯殿下,殿下怎么会突然来到海加尔山?”珊蒂斯.羽月在见到苏晨之后不由微微蹙眉,显然她还并不知道苏晨的到来。

    “我是受龙族所托来参加荒野半神的复活仪式的,不过那边有玛法里奥大人亲自主持复活仪式,十分安全,所以我就和伊利丹大人四处走走,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走到这里来了……”苏晨讪笑道。

    “我受到大祭司以及玛维大人的托付负责这永恒之井的防卫工作,由于这里是不允许外人接近的,恐怕难以接待殿下。”珊蒂斯.羽月不亢不卑的说道,不过其目光却是一直在盯着伊利丹,显然是担心他在玩弄什么阴谋诡计。

    这令得苏晨不禁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伊利丹究竟趁着玛维.影歌不在偷偷的对这永恒之井打了多少的主意,竟然一见面就让珊蒂斯.羽月如此的警惕,估计之前这家伙说可以直接向珊蒂斯.羽月索要井水也是骗自己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