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九百五十五章 雷神的消息
    因为时间仓促,暂时先更新一段草稿,稍后会修改为全新的章节,大家可以稍后再看这一章,若有不便之处,还望大家见谅。

    ……

    “鎏金亭好像出事了?”苏晨和吉安娜都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由于魔古山宫殿地底躲着的那些魔古族带来的潜在威胁,锦绣谷内的熊猫人如今大多已搬迁到了鎏金亭一带,这里自然也已成为了熊猫人防御最为严密的地方,尤其是这里还是金莲教的总部所在。

    “你们先留在原地,我去前面看看。”苏晨说着很快便加速赶去了鎏金亭。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战斗,只是有着大量的熊猫人部队在聚集而已。

    “不会是这些熊猫人还没有收到残阳关传来的消息,以为那边仍在大战吧……”苏晨心中暗忖着,眼前这些匆匆集结的熊猫人估计都是准备赶往残阳关进行增援的部队了。

    苏晨很快便寻到了这些熊猫人部队的首领,却发现那是自己的老熟人孙柔心,而这些被匆匆集结的熊猫人部队看起来应该大多都属于金莲教。

    “孙长老,残阳关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获得了胜利,不需要这么急着进行增援。”苏晨大略的告知了其残阳关的信息。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孙柔心立刻便摇头道:“残阳关那边的战斗虽然激烈,但是影踪派已经安排了一些支援部队,我们现在是准备赶往永春台。”

    “永春台?”苏晨闻言不由一怔,他自然知道永春台的存在,那里有着一道十分神奇的泉水,据说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

    “是的,那是我们的圣地之一,而我们刚收到消息,在永春台发现了煞魔的踪迹,很可能是那些煞魔意图染指永春台。”孙柔心沉声道。

    “煞魔……永春台……难道惧之煞已经去了永春台?”苏晨心中一惊,却是立刻便想到了那惧之煞。

    在魔兽的史上,惧之煞在影响了螳螂妖的女皇之后,并没有留在恐惧之心,而是赶往了其他地方进一步的进行破坏,而拥有着圣泉的永春台便是其目标之一。

    如今看来虽然潘达利亚的史进程出现了一些意外,但那惧之煞却依旧看中了永春台。

    “是的,永春台对我们十分重要,绝对不容有失,不过我们在永春台的守卫并不多,所以我们才匆匆集结了一些部队,准备连夜赶去支援。”孙柔心叹息道。

    自从潘达利亚的迷雾散去之后,灾难便接踵而来,以至于熊猫人们疲于应付,尤其是那几个煞魔的脱困,很可能会对潘达利亚造成颠覆性的灾难,必须要尽快重新进行镇压。

    “我帮你们去救援永春台。”苏晨立刻说道。

    他此次前来潘达利亚,最为主要的目的便是寻找煞魔来利用战斗磨砺自身,以便能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顺便探寻一下那亚煞极之心的下落,如今这惧之煞想要侵蚀永春台,自己正好去与其战斗一番,说不定还能从永春台得到一些好处。

    “那便多谢王子殿下了,殿下实力强大,若有殿下出手帮忙,我们此行的胜算便大多了。”孙柔心见苏晨主动提出帮忙,立刻便大喜过望,经了上次影踪禅院之战后,她对于苏晨的实力自然已十分了解。

    “不用客气,我们早就是朋友了,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我之前正好在恐惧废土那边抓了一个螳螂妖的空中指挥官,它能够控制大量的螳螂妖空中突袭部队,我便带着这些被控制的螳螂妖部队去永春台好了。”苏晨说道。

    从鎏金亭赶去永春台的距离可并不近,而且中间还隔着重重高山,以这些熊猫人的实力想要赶到永春台估计要不少的时间,他自然不可能随着这些熊猫人的大部队一同行动。

    “殿下控制了螳螂妖的空中部队?这……王子殿下你的能力真是十分神奇,不过殿下你身上的黑暗气息似乎又有加重的迹象,殿下你可要小心使用这些力量。”孙柔心惊喜之余不由提醒道。

    “我会注意的,我这就先走一步,看能不能将那煞魔挡在永春台外面。”苏晨说道。

    在魔兽的史上,惧之煞最终是成功的控制了永春台,并且腐蚀了永春台所有的防御者,尽管最后惧之煞被击败,但熊猫人的损失也是极为巨大,如今既然自己正好在锦绣谷,或许能减少一些损失。

    苏晨很快便返回去寻到了那被自己控制的风领主梅尔加拉克,然后骑乘着这螳螂妖的空军指挥官率领数以万计的螳螂妖空中突袭者飞往了永春台。

    上次在影踪禅院,苏晨便是凭借着手下大量的魔古族亡灵战士击败了狂之煞,这一次他同样准备采用围攻的战术,只不过控制的部队由魔古族亡灵战士换成了螳螂妖的空中部队。

    凭借着这些螳螂妖空袭者,苏晨到达永春台的速度远比那些熊猫人要快,不过当他来到那永春台附近时,还是看到地上有着大量的尸体,那些尸体上黑气萦绕,周围有着一些小的煞魔,显然他还是来迟了一步,那惧之煞已经进入了永春台。

    苏晨并没有从永春台的大门进入,而是直接控制着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飞进了永春台的内部。

    不过此刻那原本极为美丽的永春台早已被浓浓的黑雾所笼罩,只能凭借着智脑的探查能力确定那惧之煞的大概位置。

    苏晨原本是想要直接控制所有的螳螂妖突袭者对那惧之煞发动袭击,然而他才刚让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降低了高度,下方的黑雾当中却是突然冲出一条黑色的云端翔龙,径直朝他发动了攻击。

    “这条龙已经被惧之煞影响了?”苏晨见状不由皱了皱眉头。

    在魔兽的史上这条烛龙并没有完全被惧之煞控制,而且最终被净化成功,然而他如今独自率领这些螳螂妖部队匆匆赶来,却是根本没有什么净化或是治疗的手段。

    “看来只能将其斩杀了……”苏晨心中暗叹着。

    “这条烛龙的力量并不强,让它跟这些螳螂妖去打就好了,我们去找那惧之煞。”智脑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看起来他已经初步分析出了这烛龙的战斗力,不过或许是觉得这条烛龙并不能构成太大的威胁,以至于连警示都没有发出一点。

    “好吧。”苏晨心中一动,他此行乃是想要找那惧之煞磨砺自身的战斗力,的确没必要在这烛龙的身上浪费太多的精力。

    不过想到连这烛龙都难以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他心中还是不禁有些感慨,他如今的确早已不是当初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那个弱小的圣骑士了。

    如今的他应该也算得上一位能够力敌半神的强者,在这力量相对较弱的潘达利亚大陆已经没有什么敌人。

    苏晨很快便控制着那些螳螂妖突袭者与那烛龙进行纠缠,自己则控制着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直接冲向了被黑雾缭绕的惧之煞。

    那惧之煞的体型与狂之煞颇为相似,不过体型却要更大上几分,此刻正占据着永春台的泉水,试图彻底腐蚀这道圣泉。

    在发现了苏晨之后,这体型巨大的惧之煞立刻便发出了奇怪的嘶鸣声,似乎极为愤怒。

    与此同时,大量的黑气犹若实质般的向着苏晨袭来,以至于他身下的风领主梅尔加拉克竟是无法飞行。

    苏晨立刻便舍弃了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利用闪现术出现在了惧之煞的身边,手中的霜之哀伤则早已飞快的斩出。

    惧之煞的实力应该比那狂之煞要强,尤其是其出逃了这么长时间,又在恐惧废土和这永春台汲取了大量的负面能量,甚至比那恨之煞也要强上不少。

    然而其最为主要的攻击手段依旧还是各种精神冲击,试图从精神上影响并控制苏晨,不过有着智脑对灵魂的保护,苏晨最不在意的便是精神攻击了,哪怕是上古之神克苏恩的精神攻击对他都没有什么效果,更别说这惧之煞的那些精神攻击手段了。

    随着霜之哀伤的不断挥起和斩落,这惧之煞身上的大量触手被他砍了下来,这也令得那惧之煞越发的愤怒,在其庞大的身躯周围那些黑雾已浓郁得有若实质,各种黑暗魔法更是如狂风暴雨般向着苏晨袭去。

    不过苏晨对于这些黑暗魔法并不怎么在意,在那魔法免疫的能力之下,只要这惧之煞没能掌控相关的规则之力,便难以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苏晨并没有从永春台的大门进入,而是直接控制着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飞进了永春台的内部。

    不过此刻那原本极为美丽的永春台早已被浓浓的黑雾所笼罩,只能凭借着智脑的探查能力确定那惧之煞的大概位置。

    苏晨原本是想要直接控制所有的螳螂妖突袭者对那惧之煞发动袭击,然而他才刚让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降低了高度,下方的黑雾当中却是突然冲出一条黑色的云端翔龙,径直朝他发动了攻击。

    “这条龙已经被惧之煞影响了?”苏晨见状不由皱了皱眉头。

    在魔兽的史上这条烛龙并没有完全被惧之煞控制,而且最终被净化成功,然而他如今独自率领这些螳螂妖部队匆匆赶来,却是根本没有什么净化或是治疗的手段。

    “看来只能将其斩杀了……”苏晨心中暗叹着。

    “这条烛龙的力量并不强,让它跟这些螳螂妖去打就好了,我们去找那惧之煞。”智脑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看起来他已经初步分析出了这烛龙的战斗力,不过或许是觉得这条烛龙并不能构成太大的威胁,以至于连警示都没有发出一点。

    “好吧。”苏晨心中一动,他此行乃是想要找那惧之煞磨砺自身的战斗力,的确没必要在这烛龙的身上浪费太多的精力。

    不过想到连这烛龙都难以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他心中还是不禁有些感慨,他如今的确早已不是当初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那个弱小的圣骑士了。

    如今的他应该也算得上一位能够力敌半神的强者,在这力量相对较弱的潘达利亚大陆已经没有什么敌人。

    苏晨很快便控制着那些螳螂妖突袭者与那烛龙进行纠缠,自己则控制着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直接冲向了被黑雾缭绕的惧之煞。

    那惧之煞的体型与狂之煞颇为相似,不过体型却要更大上几分,此刻正占据着永春台的泉水,试图彻底腐蚀这道圣泉。

    在发现了苏晨之后,这体型巨大的惧之煞立刻便发出了奇怪的嘶鸣声,似乎极为愤怒。

    与此同时,大量的黑气犹若实质般的向着苏晨袭来,以至于他身下的风领主梅尔加拉克竟是无法飞行。

    苏晨立刻便舍弃了那风领主梅尔加拉克,利用闪现术出现在了惧之煞的身边,手中的霜之哀伤则早已飞快的斩出。

    惧之煞的实力应该比那狂之煞要强,尤其是其出逃了这么长时间,又在恐惧废土和这永春台汲取了大量的负面能量,甚至比那恨之煞也要强上不少。

    然而其最为主要的攻击手段依旧还是各种精神冲击,试图从精神上影响并控制苏晨,不过有着智脑对灵魂的保护,苏晨最不在意的便是精神攻击了,哪怕是上古之神克苏恩的精神攻击对他都没有什么效果,更别说这惧之煞的那些精神攻击手段了。

    随着霜之哀伤的不断挥起和斩落,这惧之煞身上的大量触手被他砍了下来,这也令得那惧之煞越发的愤怒,在其庞大的身躯周围那些黑雾已浓郁得有若实质,各种黑暗魔法更是如狂风暴雨般向着苏晨袭去。

    不过苏晨对于这些黑暗魔法并不怎么在意,在那魔法免疫的能力之下,只要这惧之煞没能掌控相关的规则之力,便难以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随着霜之哀伤的不断挥起和斩落,这惧之煞身上的大量触手被他砍了下来,这也令得那惧之煞越发的愤怒,在其庞大的身躯周围那些黑雾已浓郁得有若实质,各种黑暗魔法更是如狂风暴雨般向着苏晨袭去。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