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黑龙一家
    身为红龙一族的女王,阿莱克斯塔萨自然十分清楚龙族的成长速度若是加快数百倍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那绝对不会让龙族兴盛,而只会让龙族快速的走向灭亡,艾泽拉斯不可能容纳得下那么多的巨龙……”阿莱克斯塔萨已是眉头紧皱。

    “死亡之翼的目的估计本来就是想要毁灭这个世界,他研究那暮光龙只是为了快速增加自己手中的力量,以便让那些快速成长的暮光龙可以对抗龙眠神殿而已。”苏晨说道。

    “那个疯子……我绝对不能让他的计划达成,真是可恨,如今我有伤在身,要不然就算是拼命我也要去黑石山毁掉他所有的计划。”阿莱克斯塔萨咬牙道,她对死亡之翼的仇恨可是一直都很深。

    “原本外域一直都在我和暗夜精灵的掌控之中,不过我刚得的消息,死亡之翼已经发动偷袭夺取了外域的控制权,估计他是为了外域的那些虚空龙而去,而且我手中也有不少的虚空龙,所以我希望陛下能派人将目前留在洛丹伦的那些虚空龙带回到诺森德来,以免将来落入死亡之翼的手中。”苏晨沉声道。

    “嗯,我这就派几条巨龙过去护送那些虚空龙来龙骨荒野,不过那外域……”阿莱克斯塔萨皱了皱眉头,龙眠神殿的主力目前都被奥杜尔牵制着,根本不可能万里迢迢的跑去对付死亡之翼。

    “我会设法去夺回外域的控制权,就算不行也会设法破坏死亡之翼在黑翼之巢的研究计划。”苏晨主动的说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暮光龙的危害,一旦让死亡之翼研究成功,那绝对会造成毁灭性的危害。

    “好,我会全力支持殿下你的行动,若是殿下有什么需求,我会尽力满足你。”阿莱克斯塔萨点头说道。

    “若是诺森德这边没有什么迫切的任务,我最近会前往黑石山那边看看能否找到什么机会,若是实在不行,那便只有麻烦陛下您制造一些事端将死亡之翼引走了,到时候我再设法去夺回黑暗之门的控制权或是进入黑翼之巢去破坏他们的研究计划。”苏晨说道。

    “嗯,待我伤势再恢复一点便会亲自去对付黑龙军团,势必能引开死亡之翼,不过……若是有机会,最好还是夺回那黑暗之门的控制权,若是能将死亡之翼封在外域那更是再好不过了。”阿莱克斯塔萨低声道。

    “将死亡之翼封在外域?”苏晨闻言不禁心中一动,他倒是没有想到阿莱克斯塔萨看起来十分善良,但在对付死亡之翼时却能想出这么阴狠的招数,看来自己以前倒还是低估了这些强者。

    “是的,只要能确定死亡之翼去了外域,我们再彻底摧毁那黑暗之门便可以了,就算死亡之翼找到了其他的虚空裂隙回来,也必将要花费他很长的时间,而那段时间应该足以我们结束与奥杜尔之间的战争了。”阿莱克斯塔萨说道。

    “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前提是死亡之翼得进入外域才行。”苏晨皱了皱眉头,这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办到之事。

    “我会设法去引诱死亡之翼进入外域,殿下你只要做好摧毁黑暗之门的准备便好了。”阿莱克斯塔萨说道。

    “好。”苏晨点了点头,只要不是直接面对死亡之翼,他还是不会畏惧什么,那奈法利安虽然强大,但是他目前的实力也仍在快速的提升,已经并不怎么担心与奈法利安进行战斗。

    “那殿下你先去准备一下战斗所需,我会安排好引诱死亡之翼的计划,不过这个计划千万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阿莱克斯塔萨神色严肃的说道,看起来她对引诱死亡之翼上当倒是颇有自信。

    “我明白。”苏晨点头道。

    他尽管将死亡之翼研究暮光龙的计划告知了红龙女王,但是对于那黑龙龙后希奈丝特拉的计划却并没有进行说明,实际上他对于那希奈丝特拉一直都并不怎么在意,而且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与其进行合作,却也不好才一转身便彻底出卖对方。

    苏晨并没有返回人类在诺森德的基地,而是从红龙圣地出来后便直接去了龙眠神殿,他心中有些担心奥妮克希亚的安危,同时也在牵挂着伊瑟拉重铸巨龙之魂的计划,毕竟今后无论是对付智慧之王洛肯和尤格萨隆还是对付死亡之翼,很可能都必须要依仗这巨龙之魂。

    奥妮克希亚依旧待在龙眠神殿,其他的龙族为她安排了一个十分漂亮的房间,不过却已彻底限制了她出入的自由。

    苏晨亦是花费了不少口舌才得以见到了她,而奥妮克希亚对于他的到来显得异常的惊喜。

    “真是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当初一直劝你与龙眠神殿进行合作,你也不会来到这里。”苏晨有些歉意的说道。

    “这并不怪你,我知道你当初是好心的想要让我能重新融入这个世界的秩序,毕竟当时龙眠神殿才是这个世界的控制者,要怪就只能怪我父亲在回归之前根本没有告诉我一声,不仅导致我差点害得你受困于那土元素位面,也导致我没能及时离开龙眠神殿。”奥妮克希亚苦笑道。

    在她心中对于自己的父亲并非是毫无怨言,尽管她并不反对自己父亲的任何行动和计划,但是父亲的所有计划几乎都完全没有实现告诉她,更别说与她商议什么,哪怕是她的哥哥奈法利安在得到了父亲的计划之后也同样对她进行了隐瞒,这多少令她心中满是委屈和幽怨。

    “对了……你还记得你的母亲吗?”苏晨有些犹豫的问道。

    “我的母亲……我当然记得……你问这个做什么?”奥妮克希亚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满是不解的望向了苏晨。

    “她托人来找过我,而且她似乎很关心你。”苏晨低声说道。

    “她关心我?这怎么可能……她和我的父亲一样,是绝对不可能在乎我的存在的……”奥妮克希亚的眼中已满是伤感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