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击杀恐惧魔王
    随着身躯的膨胀,身体的疼痛感亦是开始慢慢消退,或者说是已经对此麻木。※%,

    苏晨重新完全的掌控住了这具身体,只感到无尽的杀戮之意在冲击着自己的灵魂。

    这显然是力量太过强大带来的副作用,这些强大的力量迫使着他要将这些力量发泄出去,而最好的发泄方式自然是杀戮和毁灭!

    这一刻,他几乎认为自己能征服整个世界,甚至可以毁灭周围的一切!

    “快攻击,我维持不了多久。”智脑急促的催促着。

    苏晨闻言终于清醒了几分,连忙握紧了霜之哀伤,智脑的尿性向来都是这样,这种强力的状态能够坚持十多秒钟估计都已经是万幸了。

    手中的霜之哀伤此刻同样膨胀到了近二十米长,狰狞无比。

    不过此刻的霜之哀伤已完全被黑色的火焰包裹,根本看不出其本来的模样。

    苏晨心中暗自惊讶,因为那黑色的火焰实际上乃是黑暗力量的实质化,其中也不知道蕴含了多么恐怖的力量。

    显然随着自己力量的增强,霜之哀伤的力量也在增加!

    “这把剑……还真是变态……”虽然已经拥有霜之哀伤很长时间,但此刻苏晨却觉得自己对这把魔剑依旧极为陌生。

    身前的提克迪奥斯似乎被苏晨身上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只是瞬息之间,苏晨的体型已膨胀了数倍,甚至已超过了深渊恶魔的领主马诺洛斯,这不仅是在体型上超过,在气势上同样也是如此。

    “就是现在!”巨大的霜之哀伤凌空斩落,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所经之处。连空间亦是为之撕裂。

    “除了阿克蒙德大人,没人能伤害到我!”提克迪奥斯本能的扬起了背后巨大的蝠翼,如同一块巨大的盾牌迎向了霜之哀伤。

    恐惧魔王极少使用武器,其自身的身体便是最好的武器,其一对利爪远比那些神器更为锋利,其背后的双翼除了用来飞行之外。更大的作用便是用来防御或是攻击。

    不过恐惧魔王的话音刚落,巨大的霜之哀伤便已轻易的斩开了其蝠翼,带着黑色的火焰仍径直斩下。

    在恐惧魔王惊恐的目光中,其身上的盔甲以及强大的魔法护盾在霜之哀伤的面前犹若无物。

    “不,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霜之哀伤!”提克迪奥斯显然认出了魔剑,不过此刻的霜之哀伤已经在其身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痕,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你……你究竟是谁,这把剑明明已经被基尔加丹大人封印了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是耐奥祖派来的?该死,我就知道那个兽人不可靠,我会让阿克蒙德大人会掉你的灵魂!”提克迪奥斯说着便转身欲逃。

    苏晨倒是没想到这个恐惧魔王的首领会这么胆小,而且还能自发的脑补出这么多信息,甚至都联系到了耐奥祖。

    若不是担心其会引来更为强大的敌人,苏晨都想要放任他离开,说不定真能让阿克蒙德出手干掉耐奥祖呢。

    霜之哀伤再度斩落。甚至比上一剑更快、更凌厉。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恐惧魔王的首领提克迪奥斯,霜之哀伤,你不能杀我,你还记得吗,你是在我们恐惧魔王的帮助下才打造成功的,你不能杀我。”提克迪奥斯惊恐的声音随着魔剑的落下而响起。

    长剑无声。黑色的火焰所经之处,一切都成了两段。

    看着提克迪奥斯的尸体无力的倒下,苏晨心中亦是有些失神,自己就这么轻松的斩杀了提克迪奥斯,斩杀了一位力量堪比半神的恶魔首领?

    不过从提克迪奥斯最后的话语来看。其畏惧的并非是自己,而是他手中的霜之哀伤!

    “看来这把剑的铸造的确与恐惧魔王一族有关,不过被基尔加丹封印又是怎么一回事……”

    困惑间苏晨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变小,显然智脑的高级权限的确只能支撑十多秒。

    手中的霜之哀伤同样在不断缩小,其剑身上的黑色火焰亦是飞快的消失,最终变成了最初的模样。

    “我怎么直接变成人形了?我靠,全身怎么这么痛?”苏晨瞬间便感到自己似乎堕入了痛苦的海洋,几乎每一块肌肉都传来锐痛。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许是处于灵魂的自我保护,他很快便已昏迷过去,在倒下的同时他隐约听到一声金属的轻响,那应该是霜之哀伤掉落在地的声音。

    ……

    当苏晨再度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黑暗。

    令他意外的是自己身下竟然一片柔软!

    “我这是在哪?”苏晨心中一惊,周围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处于一张床上。

    自己不是应该在海加尔山的战场之上么,怎么会出现在床上……

    苏晨惊惶的跃起,却是差点被一个东西绊倒。

    “是霜之哀伤……”他的眼睛已经开始适应周围的黑暗,很快便分辨清了绊倒自己的东西竟是霜之哀伤,而他目前是处于一个帐篷当中。

    “我怎么直接变成人形了?我靠,全身怎么这么痛?”苏晨瞬间便感到自己似乎堕入了痛苦的海洋,几乎每一块肌肉都传来锐痛。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许是处于灵魂的自我保护,他很快便已昏迷过去,在倒下的同时他隐约听到一声金属的轻响,那应该是霜之哀伤掉落在地的声音。

    ……

    当苏晨再度睁开眼睛,周围是一片黑暗。

    令他意外的是自己身下竟然一片柔软!

    “我这是在哪?”苏晨心中一惊,周围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应该是处于一张床上。

    自己不是应该在海加尔山的战场之上么,怎么会出现在床上……

    苏晨惊惶的跃起,却是差点被一个东西绊倒。

    “是霜之哀伤……”他的眼睛已经开始适应周围的黑暗,很快便分辨清了绊倒自己的东西竟是霜之哀伤,而他目前是处于一个帐篷当中。(未完待续。)

    ,s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