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黑暗之路
    由于开启个人空间对体力消耗极大,苏晨必须尽快回复体力。

    不过如今有太阳井的井水在身边,自然不用再去靠吃东西来慢慢恢复体力,苏晨很快便打开一个水晶瓶,然后小心的朝口中滴入一滴井水。

    入口清凉,但下一刻却是立刻变得火辣之极,犹如喝下了一口纯酒精,整个口腔都几乎要爆炸一般。

    不过这比起上次一口气喝下一瓶还是好多了……

    苏晨随手抓起几把雪块塞进口中,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随着井水中蕴含的力量四下扩散,虽然浑身肌肉同样痛苦难受,但在那疼痛的感觉消失之后,却是立刻感觉到了力量的回归。

    “喝这东西比吃东西快多了,就是味道差了点……”苏晨舒爽的伸了个懒腰,往日需要好几天才能从虚弱状态恢复,如今只是喝下了一滴井水便已完全恢复。

    他尝试着运转了一下体内的黑暗之力,果然要比圣光之力更为强大一些。

    原本以为只需要信仰祈祷便获得的圣光之力已经算是极为简单实用了,如今看来这黑暗之力才是真正最容易获得的力量,其要求只是堕入黑暗而已。

    苏晨一把抓起插在身前雪地中的霜之哀伤,此刻浑身力量涌动,令他都忍不住想要立刻找人战斗一番。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当霜之哀伤握在手中,一股奇异的力量立刻从剑柄传来,令他感到这把剑似乎已与自己融为一体。

    若说以前的霜之哀伤是犹若臂使,那此刻的感觉便是真正的手臂了。

    “都说剑是手臂的延伸,此话果然不假!”苏晨随意的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霜之哀伤,狰狞的剑刃上黑暗气息立刻喷薄而出。

    他甚至能感觉到黑暗之力在剑中的流动,然而令他心惊的是这股力量似乎极为庞大,远比自己体内的黑暗之力要强大得多!

    而更令他惊讶的是这剑中那庞大无匹的黑暗之力并不受他的控制。

    苏晨不由一怔,在转化为黑暗体质之后,自己终于开始得到霜之哀伤的认可,触及到了其真正的力量,但却仍仅仅只是触及而已,他依旧无法使用这些力量。

    “这把剑……”苏晨微微眯起眼睛仔细端详起手中的霜之哀伤,犹若初见。

    “剑中的力量很强,但无法控制,正如我以前所说,这把剑很可能拥有自己的灵魂,若想要利用剑中的能量,或许要完全得到这把剑的认可才行。”智脑解释道,显然他早知道这些情况。

    “霜之哀伤拥有自己的灵魂?!”苏晨心中一颤,不由想起了在魔兽的历史上原本处于傀儡地位的阿尔萨斯最终却击败了耐奥祖,成为了真正的巫妖王。

    以阿尔萨斯那弱小的灵魂自然无法与耐奥祖抗衡,而且其一切行动也都在耐奥祖的监控之下,只是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掌握的可怜棋子。

    唯一有可能出现的意外便是这把霜之哀伤!

    霜之哀伤虽然是耐奥祖故意交给阿尔萨斯的,但却并非是耐奥祖之剑,而是由恐惧魔王一族铸造,然后由基尔加丹将这把魔剑和耐奥祖一起扔到了艾泽拉斯。

    仅从来历和地位上来看,霜之哀伤与耐奥祖是并列的!

    或许正是阿尔萨斯触动了这把魔剑中真正的灵魂,获得了霜之哀伤真正的认可,然后才得以在灵魂阶层将耐奥祖抹杀。

    “该如何得到这把剑真正的认可呢……”苏晨不由想起了上次在祖阿曼的情景,当时霜之哀伤好像是在那龙鹰之灵的刺激下主动引导自己发动了进攻,并吸取了龙鹰之灵。

    “这……总不能让我再去找几个巨魔的野兽神灵来杀吧。”苏晨微微皱眉,跟巨魔作战是极为麻烦的事情,尤其是如今自己还面临着亡灵天灾的威胁,根本就无力去与巨魔进行战斗。

    “暂时不用去管这剑中的灵魂,等这具身体更强,拥有更多能量的时候我便能开启更高的权限,拥有更强的力量,到时候什么亡灵天灾、什么燃烧军团都不在话下。”智脑对此却是并不怎么在意。

    “好吧,艾泽拉斯的水还是太深了啊,希望到时候你真能拥有‘神’一般的力量吧……”苏晨也清楚自己目前的力量还是太弱了,之前是不如自己身边的女人,如今却是连自己手中的剑都超过了自己……

    苏晨很快走出了雪人洞穴。

    既然已经选择了依靠黑暗化来尽快提升力量,那便必须毫不犹豫的继续走下去。

    实际上目前艾泽拉斯难以再预知的局势也是他选择这条道路的重要原因。

    无论阿克蒙德是否能够顺利降临,一场大战都已在所难免,想要在这种毁灭性的大战中生存,甚至是捞取好处,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毕竟这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个人的力量有时候足以影响到一场战争的胜负。

    “他好像比以前更为强大了,这对我们而言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浑身裹在白色斗篷里的阿历克斯·巴罗夫望着苏晨远去的背影,不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

    “殿下越强大,我们就应该越安全才对呀,怎么会是坏事?”其身旁的詹妮斯·巴罗夫仍穿着贵族的长裙,有些疑惑的望向了自己的丈夫。

    “他变得越强,我们将来就越难摆脱他的控制,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算了,还是先帮他把塔伦米尔拿下来吧,将来如何只能靠伊露希亚了,希望她在术士这条路上能走得更远吧。”阿历克斯·巴罗夫叹息道。

    “你准备让维尔顿和阿莱克斯他们在塔伦米尔动手了?他们会不会有危险?”詹妮斯·巴罗夫显然是有些担心自己的两个儿子。

    “应该没事的,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若是在有内应的情况下,他们都还不能控制塔伦米尔,那也太不成器了。”

    ……

    苏晨并没有立刻离开奥特兰克山谷,除了需要一些时间来熟悉这黑暗化的身体和新的黑暗系技能外,他还需要向伊露希亚学习一下萨拉斯语。

    他如今的身体情况其实更像是塔隆·血魔这第一代的死亡骑士,拥有大量的黑暗魔力,可以使用不少黑暗魔法。

    既然可以使用魔法,那他自然不能浪费已经由智脑完全记忆下来的麦迪文之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