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二十三章 破法者
    综合战斗力达到250,这实力已经与刚才的食人魔类似了,但这次却是一次出现五个!

    苏晨的心微微一沉,自己在这奥特兰克山脉之上自然不会有什么朋友,这来的多半便是敌人了,或许是一群食人魔。

    目标很快便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然而令苏晨意外的是并不是什么食人魔,而是五个人类,至少从体型上看应该是人类。

    不过这五个人都穿着极为华丽的盔甲,几乎将全身都笼罩在盔甲里,甚至连面部都被遮住,只露出两只眼睛,手中是一面十分精致的红色盾牌,武器则是一支月刃。

    自己之前那一套铁炉堡的精品盔甲与这几个人身上的盔甲相比完全就像垃圾一样。

    “这盔甲和武器完全就是艺术品呐……”

    苏晨感叹着,然而却发现身旁的伊露西亚在见到这几人后立刻露出惊惶的神色。

    哪怕是刚才见到魁梧的食人魔也没有如此色变。

    “怎么了?你难道认识他们?”

    “是破法者!没想到达拉然会直接派出了破法者。”伊露西亚有些失神的呢喃着,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破法者?”苏晨闻言亦是微微一愣,他对这个名称并不陌生。

    这个职业在魔兽争霸中出现过,但在魔兽世界里却似乎并没有遇见过。

    或许是因为其魔法免疫的属性太过强大了吧。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竟然会在这真实的艾泽拉斯里面遇见。

    “他们是肯瑞托最为精锐的秘密部队‘紫罗兰之眼’的成员,以前是专门用来监视守护者麦迪文的。”

    “他们比大法师还强?”苏晨有些好奇的问道。

    伊露西亚苦笑着摇头道:“这完全没有可比性,或者说他们几乎完全就是为了克制法师而存在的,你看到他们身上的盔甲没有,那是古老的精灵王国流传下来的神器,上面篆刻着十分特殊的魔法阵,具有极高的魔法抗性,以我现在的魔力,即便是使用最强的攻击魔法也伤不了他们……真是没想到达拉然会如此重视我这个小法师,竟然派出了他们来追捕我们。”

    苏晨闻言立刻便两眼放光的望向这几个人,原来破法者魔法免疫的秘密在于那一身精美的盔甲,若是自己弄到一套,那岂不是也能达到魔法免疫了。

    当然,这些能成为破法者的人自身的实力亦算是极为强大了,想要从他们身上夺来盔甲只怕极为困难。

    此刻那五人在距离二人二十多米远的时候便站定不动,那高傲的态度显然并不担心苏晨二人的反抗与逃跑。

    其中一人更是好整以暇的拿出了一张卷轴来进行对比,笑道:“与通缉资料相符,这二人参与了达拉然劫狱行动,正是我们的追捕对象。”

    “背叛者,立刻跟我们返回达拉然接受议会的审判!”旋即,颇为威严的声音从精美的盔甲后面响起。

    “我不会再返回达拉然了,哪怕是战死在这里……”伊露西亚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其看似柔弱,但目光里却满是决然之色。

    苏晨不由微微皱眉,看来自己现在也已经属于达拉然的通缉犯了,而且他此刻正与伊露西亚并肩而立,怎么看都已解释不清。

    与此同时伊露西亚也使出了她最强的魔法,只见其一手冰箭一手火球,最终竟是将这冰火两种不同的魔法融合在了一起。

    “果然是梵萨拉独特的霜火之箭,不过就算是那些禁咒魔法一样奈何不了我们,更别说你这小小的自创法术。”几名破坏者傲然而立,眼中尽是睥睨之色,竟是完全没有闪避格挡,任由那霜火之箭拖着红蓝两色的尾焰轰在自己的身上。

    那精致的盔甲周围立刻泛起一阵魔法涟漪,而那来势凌厉无匹的霜火之箭竟是瞬间如冰雪遇火般消融得一干二净,甚至没能在那盔甲表面留下一丝的痕迹。

    “十分奇特的魔法波动,蕴含有某种空间规则,需要开启一级权限才能解析。”智脑的声音在脑海中出现,显然其也注意到了这破法者盔甲的不凡。

    苏晨不由皱眉,上次智脑强行开启三级权限控制身体进行战斗,导致他的身体至今仍未完全恢复,这次虽然只是需要一级的权限,但多半也会留下虚弱的后遗症,而他接下来前往安多哈尔很可能还会遇到一连串激烈的战斗,绝对不能让身体处于虚弱当中。

    “看来只有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了……”苏晨暗自叹息。

    面对这几个破法者,伊露西亚这个大法师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那所有的希望自然都在自己这个圣骑士身上了。

    然而他同样十分犹豫,要知道他即便是使用了圣光之力,实力也只是与一名破法者相似而已,根本无法同时与五个破法者进行战斗。

    除非他使用霜之哀伤!

    以霜之哀伤那无匹的锋锐,即便是整个银月城都抵挡不住,更别说斩开这些破法者的盔甲了,然而一旦自己使用霜之哀伤斩杀这些追踪而来的达拉然破法者,那邪恶之名肯定是跑不掉了,而且很可能会因此失去圣光之力的眷顾。

    这绝对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要知道即便是阿尔萨斯成为巫妖王之后,其掌握的黑暗力量也远不及圣光之力强大。

    甚至连霜之哀伤最终都被拥有圣光之力的灰烬使者砍断了。

    在智脑没能解析出圣光之力的规则之前,自己仍需要保留着这圣骑士的力量。

    苏晨忽然想起了刚才那食人魔,或许可以用食物来让这食人魔帮忙战斗。

    然而当他望向那异常魁梧的食人魔,却发现那名为七分熟的大家伙已经在一堆酒桶中间烂醉如泥了。

    眼看那几名破法者已经发动了攻击,无奈中他只得随手拾起一把某个贵族掉落在地的长剑。

    长剑很漂亮,但却几乎为这漂亮而失去了攻击力。

    那几个破法者手中的月刃同样极为精致漂亮,这也是高等精灵们惯有的风格,不过其威力自然与这普通的长剑有着天壤之别,几乎是一个照面便砍断了苏晨手中的长剑。

    不过苏晨却也发现这破法者使用的都是物理攻击。

    这顿时令他心安了不少,甚至都没有祈求圣光之力来强化自己。

    毕竟有智脑的协助,闪避物理攻击绝对是他的长项。

    那五个破法者的速度很快,而且配合默契,其手中的月刃更是出手极为诡异,有时当做短剑使用,有时候可以抛出作为暗器,令人防不胜防。

    然而在智脑全方位的预警提醒下,苏晨依旧可以轻松闪避掉所有的攻击,甚至还游刃有余的用手中的断剑发动攻击。

    “这小子的闪避可真高,难道他就是那个被称为月之暗面的强大盗贼?”当战斗持续了十多分钟之后,其中一名破法者开始抱怨起来。

    “应该是吧,据说曾经多次出入暴风城的监狱,其身手果然不错,难怪能进入紫罗兰监狱去救人。”

    “可资料上显示那月之暗面是个女的呀。”

    几个破法者显然也发现苏晨的攻击不高,即便被他手中的断剑砍中也没什么影响,这让他们立刻便松懈了下来,以至于他们在战斗之时破天荒的开始聊起天来。

    “或许是男扮女装……”

    其中一人的话音未落,一柄乌黑的匕首已经凭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