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十九章 奥特兰克山脉
    “你在关心我?”伊露西亚微微偏头望向了苏晨,那碧蓝犹若湖水的眼眸里似乎闪动着惊喜的眸光。

    苏晨的身形不由微微一滞,有些迟疑道:“这……我只是身为圣骑士,不想世上再多出一个亡灵来而已。”

    “是么……”伊露西亚双目维阖,看起来有些失落,低声道:“虽然巴罗夫家族曾经富可敌国,但我身为女子并没有继承权,从小到大,除了母亲,便很少有人关心过我,如今……连母亲也已经多年没有见到了。”

    苏晨不由一阵头大,难道在这个世界,圣骑士的信誉竟然这么好,竟可以让一名出身贵族的美丽大法师来倾吐心怀么。

    不过这种事情不是应该负责祈祷、告解的牧师来做么,自己可并不擅长与人聊天,尤其是不擅长与女人聊天啊。

    “其实应该有很多人关心你的,只是你没有感觉到而已……”苏晨勉强找了些话语来安慰她。

    伊露西亚却是轻轻摇头,眼中闪过一丝的迷惘:“你不用刻意来安慰我……苏,你们圣骑士为了信仰真的什么都不畏惧么?”

    “应该是吧……”苏晨有些踌躇的答道,作为一个穿越者,他此刻哪有什么信仰可言,只不过似乎是因为他并没有做什么卑劣的事情,所以仍没有被圣光抛弃,依旧能够祈求到圣光之力而已。

    “能有有信仰真好!”伊露西亚突然感慨到,亦不知她心中想到了一些什么。

    “你也一样可以拥有自己的信仰啊。”

    伊露西亚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出身巴罗夫家族,自然一切都只能以家族为主,就算我已经晋升为了大法师,同样也必须为了家族的利益而付出一切……”

    苏晨微微叹息,贵族虽然生活优渥,但同样有着自己的无奈。

    在阿尔萨斯的记忆里,他的姐姐身为洛丹伦的公主同样也逃不开政治婚姻。

    苏晨正搜肠刮肚的想要找些心灵鸡汤之类的话语来安慰一下她,脚下却突然触及到一些异常——他游到岸边了!

    “终于游上来了,这湖水还真冷。”

    苏晨心中一喜,然而究竟该如何处理身边这个‘俘虏’却又成了他的一大难题。

    原本自己是想让她来带路的,如今看来她连自己都不知道回家的路……

    此刻月光下,浑身湿漉漉的伊露西亚正环臂抱在胸前,脸色羞红,滴水的长发配合那清纯的面容,看起来柔柔弱弱,完全就是一个落难的贵族小姐。

    那湿透的纱裙显然已无法遮蔽胸前的一对美好之物,之前能借着湖水遮掩,此刻却只能是用手臂尴尬无比的遮掩了。

    不过苏晨却并不忘提醒着自己,在他身边的可是一位刚刚背叛出达拉然的大法师,挥挥手便能让人变成一座冰雕。

    以他圣骑士的力量以及智脑的协助,虽说可以正面与她一战,但即便是自己将她杀了也毫无意义。

    “算了,你走吧。”苏晨微微迟疑了片刻后说道。

    “你……你让我去哪?”伊露西亚软软糯糯的说道,眼中露出一丝茫然之色,看起来完全没有‘俘虏’的觉悟。

    “唉,你想去哪就去哪啊,难道你想跟我一起去安多哈尔杀亡灵么?”苏晨重新背好背上的剑匣,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然而天色太黑,一眼望去只看到远处一片黑压压的山峦轮廓。

    在这种情况下沿湖而行肯定是最轻松的,然而他们可是刚从达拉然劫狱出来,那些法师肯定很快便能追踪发现他们是乘船离开,估计不用过多久就会有大量追捕的船只出现在这洛丹米尔湖里面。

    苏晨可不想去跟一群法师战斗,他宁愿去山林里会会那些不知名的野兽和怪物。

    不过他却很快发现伊露西亚仍旧一脚高一脚低的跟随在自己的身后。

    “我也不知道去哪……”伊露西亚发现苏晨在看着她之后连忙低下头解释,不过那声音却是越说越低。

    “唉,看来达拉然的教育工作还真是失败啊。”苏晨微微叹息着,不由想起了那所谓的应试教育,如今看来达拉然的魔法教育同样也有不少问题,至少并不怎么注重实用性。

    “你愿意让我跟着了?”伊露西亚听到他的叹息却是露出了喜悦之色。

    “我可是准备翻越奥特兰克山脉北上,你要是愿意跟着我一路翻山越岭,那就跟着吧。”苏晨说道,希望她能知难而退,毕竟她可是算这次劫狱的主谋,而且还背叛了达拉然,估计追捕她的人绝对不会少,若是带着她一起走,多半会连累自己。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伊露西亚已是急切的答道:“我愿意。”

    “……”

    艾泽拉斯大陆绝对属于地广人稀的世界,至少大部分的山岭都少有人居住。

    奥特兰克王国是唯一建立在山林里的人类王国,当然……这也是势力最小的一个,如今更是已经灰飞烟灭。

    在前进的路上,不时可以看到路边被废弃的屋子,那是在奥特兰克王国被毁时人们纷纷迁居达拉然王国所遗留的。

    虽然这里仍是处于奥特兰克的山脚,地势还算平缓,但因为身后的伊露西亚,苏晨走得并不快。

    不过即便如此,身后的大法师看起来仍是跟随得颇为艰辛。

    以她的出身,即便是家道中落,但巴罗夫家族仍旧是数一数二的大贵族,估计极少有这种步行翻山越岭的时候。

    “这里离洛丹米尔湖已经很远了,达拉然的法师一时也不会追来,要不你就先休息一下吧,我去附近的山林里看能不能抓到一些猎物。”苏晨决定在正式登山之前先休整一下,在那冰冷的湖水里游了那么久,他也早已感到有些饥饿。

    “嗯,那我在这废弃的小屋等你。”伊露西亚点了点头,她显然也已极为疲惫,不过仍是拾起一根断掉的木头,随手施展出一道火焰法术点燃了递给苏晨,关切的道:“你要小心这山里的食人魔,在达拉然的卷宗里,那些从兽人军队里分离出来的食人魔在这片山林里势力已经很大,甚至都已经威胁到山下塔伦米尔的农场了。”

    “食人魔……那些食人魔强不强?”苏晨迟疑了片刻后询问道。

    在他的记忆里,游戏中奥特兰克山脉的那些食人魔等级并不高,然而在这真实的世界里自然不能根据有关游戏的记忆来判断,上次在那恐惧魔王面前已经栽过一次,他对于这个世界的那些怪物不得不开始报以谨慎的态度。

    “应该很强吧……我也没有与食人魔战斗过,只是在达拉然看过一些有关食人魔的资料,不过食人魔虽然的确是吃人,但实际上那只有在食物极度缺乏的情况下才会那样做,毕竟捕杀人类远比捕杀野兽要困难,而且还很容易引来人类军队的围剿,所以应该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只是需要小心那些食人魔法师,尤其是拥有两个头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