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十一章 劫狱
    柔软的大床,厚厚的地毯,精美的家具,明亮的燃气灯。

    除了没有现代化的电器之外,这奢华时尚的房间已经很接近自己穿越前的现代生活了。

    “看来这个世界法师的地位的确很高啊。”苏晨抚摸着那雕刻着精美图案的椅子,不由暗自感叹,在他获得的阿尔萨斯的部分记忆里,即便是那些洛丹伦的贵族的生活水平也不过如此了。

    苏晨不由想起了卡拉赞,那应该算是属于麦迪文的法师塔了吧,那里面的奢华程度几乎已能与皇宫相比了。

    “唉,果然是不愧被称为法爷的存在……”苏晨暗叹着。

    魔法的确是极为奇妙的东西,连几乎永生的精灵都为之痴迷。

    不过对于那位充满魅力与诱惑的大法师梵萨拉,他却没有什么好感。

    除了因为智脑提示对方使用了幻象进行伪装之外,那梵萨拉似乎还曾注意到了自己身后背着的霜之哀伤,并且露出了一丝颇不自然的神色,但随后却再没有将目光落到过他的身上,连那年轻牧师都能察觉到霜之哀伤上面的黑暗气息,她一个大法师不可能感觉不到。

    而其弟子——那位贵族法师爱德华一路上明显对自己极为不满,但在进入达拉然之后却表现得风度翩翩颇为热情,这令得他的心中总有些不踏实。

    因而当那爱德华提出要带诸人去附近的酒馆放松一下时,他立刻便谨慎的拒绝了。

    苏晨随手推开那精美的窗户,清凉的晚风立刻拂面而来。

    夜间的达拉然同样美丽异常,诸多法师塔散发出来的魔法光芒星星点点,绚烂之极,犹若一座梦幻之城。

    “这样一座城市被完全摧毁的确是可惜了一些……”苏晨不由想到了这座城市的未来,那阿克蒙德的强大令他心中始终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

    只不过以他目前的力量很难去改变什么,除非他能恢复阿尔萨斯的身份,或许还能联合一些人类的力量来阻止耐奥祖召唤阿克蒙德。

    “先知麦迪文还真是傻啊,当初就算是要发出警告也不该跑去洛丹伦嘛,凭他的身份直接来这达拉然城不是更好么……”苏晨想起游戏中的情形,只是不知道在这真实的艾泽拉斯,这场与燃烧军团的战争会是怎样一个结局。

    正在他出神之际,远处似乎传来了一些喧闹,很快还有战斗的声音传来。

    “看来达拉然城内也有人闹事呀。”苏晨不由讶然。

    然而出乎意料,喧哗声很快便蔓延到了这座洁白的法师塔。

    “不会是出事了吧……”苏晨想到前往酒馆的亚瑟和‘奸商’,心中顿时涌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待他好奇的来到法师塔的大厅,只见这里已聚集了不少人。

    法师塔的主人梵萨拉以及爱德华和亚瑟都在,另外还有几个法师模样的人在场,不过无人说话,气氛看起来颇为压抑。

    “发生什么事了?”苏晨走到亚瑟身边低声问道。

    “老酒鬼被抓了。”亚瑟的脸色十分阴沉。

    “什么……矮子被抓了?他怎么了?”苏晨闻言不由一愣,难怪在这大厅里没有见到那个矮人。

    “我们在酒馆喝酒的时候遇到有几个小流氓来捣乱,老酒鬼老不过去就与他们起了冲突,结果没想到那些小流氓太不禁打,被他一不小心一拳砸死一个。”亚瑟有些沮丧的低声说着。

    “一不小心……”苏晨心中一凛,不管是在哪个世界,出了人命总是十分严重的事情,只是不知道大法师在这达拉然城内有没有什么特权了。

    “那烈酒现在在哪里?”

    “肯瑞托有过规则,在达拉然城内禁止战斗,若是在达拉然城内杀人更是重罪,你们的那位矮人朋友只怕现在已经被关押到紫罗兰监狱了。”说话的那位大法师梵萨拉。

    “紫罗兰监狱……”苏晨闻言却是不由一愣。

    任何美丽的城市总会有阴暗的角落,而在美轮美奂的达拉然城内,紫罗兰监狱无疑是最为阴森之处。

    昔日在游戏中苏晨曾多次去过紫罗兰监狱,那是游戏里的一个副本,里面关押着各种危险生物,有恶魔,有元素生物,甚至还有来自虚空的神秘怪物。

    当然那时的达拉然乃是被毁灭后重建的浮空城,城市的规模并不大,与目前的宏伟壮丽之极的达拉然城不可同日而语,换而言之,目前的紫罗兰监狱也会更大更危险!

    亚瑟在听到了紫罗兰监狱的名字之后亦是眉头紧皱,问道:“不知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出来么?我们可以出钱。”

    “你应该知道法师们其实并不怎么在意钱财,或者说是不在意一般的钱财,而且这次那酒馆内正好还有法师协会的人在场,很可能已经引起了肯瑞托议会的注意,无人能对这次的审判进行干涩。”梵萨拉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爱莫能助。

    “那审判的结果会是如何?”

    “在达拉然城内杀人一般是死刑,也有可能是终生监禁,唉,我都劝他不要多管闲事,可他却偏偏不听,估计是喝了一大桶啤酒之后太已经有些醉了,竟然控制不住手中的力道。”爱德华插嘴道,看他的脸色倒是有些痛心疾首的模样。

    无论是死刑还是终生监禁都是难以接受的情况,大厅内顿时陷入了沉默。

    “不行,我们必须救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与我多次同生共死,而且我们这次的行动也离不开他。”亚瑟在微微迟疑了之后沉声道。

    “若是你执意要救人,那或许只能采用一些非常规手段了。”梵萨拉轻声道。

    “非常规手段?”亚瑟连忙追问,显然是对此很感兴趣。

    “嗯,譬如说……劫狱。”

    苏晨闻言不由眉头一跳,那可是法师之城里的紫罗兰监狱,在游戏中连蓝龙想要去劫狱都失败了,更别说自己这些人了。

    亚瑟果然也是眉头紧皱:“听说紫罗兰监狱的防守极为严密,而且还有魔法结界守护,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的确如此,紫罗兰监狱由多位大法师亲自坐镇,而且那座监狱实际上是一座造型别致的巨大法师塔,其动力核心与紫罗兰城堡是同一规格的,能够抵御上万人的进攻。”

    “那你还说劫狱?”亚瑟疑惑问道,同时目光更是落到了另外几位法师身上,显然是并不信任这些人。

    “这几位都是我的弟子,完全可以相信他们,至于我说的劫狱自然不是正面强攻,要知道即便是监狱也同样有下水道之类的存在。”梵萨拉嫣然笑道,令得周围的诸人一阵心神恍惚。

    亚瑟立刻便皱眉道:“下水道?那种十分明显的地方岂会不加强防御?”

    梵萨拉依旧是笑容不减:“当然会有防御措施,不过在那种阴暗的地方我想一定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住优秀的盗贼,不是么……我亲爱的梅迪尔丽小姐,你既然已经到了,就请现身一起商议一下如何救人吧。”

    周围诸人都立刻露出了惊讶之色,显然大家都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人靠近这里。

    “那个盗贼队长来了?喂,小黑你不是说你有预警能力么,怎么那女盗贼已经来了你都没有任何提示?”苏晨心中腹诽不已,因为他也完全没有察觉到梅迪尔丽的到来,这无疑说明将来自己在面对盗贼的隐身偷袭时会极为无奈。

    “我当然能够察觉到盗贼的临近,不过现在她不是自己人么,又不会攻击我们,我没事报什么警……”小黑的声音颇为幽怨。

    “是么……那你可知道她的具体位置?”

    “就在你身后,她在利用我们身体的阴影进行隐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