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八章 达拉然
    “大家各自准备一下,一个小时之后依旧在这里集合,然后我们便连夜北上。”大略的介绍了一下此行的任务之后,亚瑟看了看天色说道。

    “我去买点酒,昨天喝掉太多,有些不够了。”‘奸商’讪笑着最先离开。

    苏晨自然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实际上他也没钱去准备什么。

    因而他只是顺着道路四下走走,想要好好看看这南海镇的风光。

    不过此刻道路两旁都是从北方逃难来的难民,其中不少人都有伤在身,几乎人人都面有悲色,显然家园被毁,亲人被杀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创伤。

    不知为何,苏晨看着这些来自洛丹伦的难民,心中不断涌起悲悯和愤怒之意……这是属于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的感情,此刻已是难以抑制。

    “我会帮你复仇,帮你击碎冰封王座,帮你重建洛丹伦!”自己占据了阿尔萨斯的身体,自然就该负担起他的责任。

    令苏晨有些意外的是他竟然再度遇到了那位年轻的女牧师。

    此刻她正忙着为一群刚从银松森林逃过来的难民祈祷,并为伤者施放恢复术,那美丽的脸颊在夕阳下却是显得更为瘦削了。

    看着她在夕阳下虔诚祈祷的模样,苏晨心中的愤怒竟是慢慢平息,在一旁静静的等待她祈祷结束,这才微微叹息道:“你该休息一下了,哪怕有圣光的眷顾,你的身体也会受不了的。”

    “难民太多了,我多坚持一下就能多救一名伤者,你是准备留在南海镇了?”女牧师轻轻挽了下垂到脸旁的长发。

    苏晨这才注意到她的头发竟然是黑色的,难怪初次见到她时便有几分熟悉的感觉。

    “不,我待会就会随一个冒险者的队伍北上,多谢你在海上对我的照顾。”苏晨低头道。

    “哦,你还是坚持要北上么……若是你遇到麻烦可以去当地的教堂寻找帮助,就说是我的朋友……对了,我的名字叫薇薇安。”年轻的女牧师微笑着说道,同时从自己脖子上取下了一个小小的十字章项链递给他,道:“这枚十字章受过圣光的祝福,拥有一定的治愈能力,希望能帮助到你。”

    “多谢你。”苏晨感激的接过了那个精美的十字章,上面篆刻着她的名字。

    “不过,你为何会帮我这么多?”苏晨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枚十字章看起来像是她的贴身之物,竟然会送给自己这样一个旅途中遇到的路人。

    “因为这个……”名为薇薇安的女牧师却是伸手指了指他的背后。

    苏晨心中倏然一惊,他的背上背着的可是魔剑霜之哀伤!

    难道这个看起来极为温柔善良的女牧师竟然会与亡灵天灾有关系?

    “我能从你的剑上感觉到很强的黑暗气息,那应该是一把拥有很强力量的魔剑吧,不过我能在你的身上感觉到圣光之力,虽然不强,但依旧十分纯正,显然你并没有受到那剑的影响,仍信仰着圣光,你能够抵御住黑暗的诱惑,必定有着极为坚韧的意志,我自然相信你。”薇薇安笑道。

    苏晨嘴角不由扯起一丝尴尬的笑意,自己哪有什么坚韧的意志可言,若不是自己有着智脑的协助,此刻只怕早已由圣骑士堕落为死亡骑士了,而且将来还能成为天下亡灵的共主。

    “另外……我现在不能北上去帮助那些对抗亡灵的战士们,只能让这枚陪伴我多年的十字章来代替我完成北上的心愿了。”薇薇安的声音中突然带着些许的伤感。

    黄昏,苏晨跟随着那名为亚瑟的中年人一行骑马悄然出了南海镇。

    晚风轻佛,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田野,在夕阳之下风光极美。

    一路上遇到不少行人,不过都是南下逃难之人,只有他们几个是北上,因而显得颇为特立独行。

    “希望那些该死的亡灵千万别南下,要不然以后生意都没的做了……”‘奸商’在马背上嘀咕着。

    “那些亡灵肯定南下不了,要知道在前面可是达拉然呢,有这座法师之城挡在中间,那些亡灵过不来。”那名贵族法师冷笑道。

    苏晨心中却是暗自叹息,若是按照这个世界的历史轨迹,达拉然可挡不住亡灵天灾的脚步,而且整座城市很快会被阿克蒙德如同玩游戏一般捏毁。

    不过让苏晨有些意外的是那名身为队长的女盗贼梅迪尔丽却没有与他们同行。

    “队长她先一步离开,为我们去前面探路了。”亚瑟神色淡然的解释道。

    盗贼的确是探路和打探情报的最佳人选,只是不知道这真实世界里的盗贼战斗力如何。

    “原本我们穿越奥特兰克山脉是到达洛丹伦最快的道路,但由于奥特兰克如今有大群的食人魔出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战斗,我们决定绕道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然后再沿洛丹米尔湖北上。”亚瑟继续说道,既然那位盗贼队长不在,他自然便是这支冒险队伍的领导。

    苏晨闻言却是不由一怔,因为按照这条路线,恰好会途径达拉然。

    他不由立刻想起了吉安娜。

    在阿尔萨斯心中,吉安娜一直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二人在吉安娜还没有进入达拉然学习的时候便已认识,随着二人不断成长,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甚至还已经有了身体上的交流,并已经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惜那时候的阿尔萨斯一心想要做个优秀的王子,并没有立刻接受吉安娜,但在他心中吉安娜始终都是最为重要的女子。

    当在斯坦索姆城门之前做出屠城这个痛苦的决定时,吉安娜的离去对阿尔萨斯的打击也是最大的。

    “也不知道吉安娜如今怎么样了……”苏晨微微叹息着,有着阿尔萨斯的情感影响,他同样极为在意那个满头漂亮金发的女孩。

    虽然找吉安娜帮忙或许也能恢复自己的身份,但不知为何他的心底对此总是有些抵触。

    那应该是属于阿尔萨斯的情感与尊严,或许是不愿自己最为在意的女子见到自己最为落魄的模样吧。

    “这条道路不错,正好途径达拉然,到时候我带你们进城,大家可以休息好了再继续北上,我也顺便去买一些施法材料。”那名贵族法师说道。

    “好,我也要进城去买些酒,南海镇最近物价飞涨,酒价至少涨了十倍,我刚才什么也没买到,达拉然的葡萄酒虽然淡了点,但总比喝洛丹米尔湖水要好。”‘奸商’烈酒嘟囔着。

    苏晨闻言却是眉头一跳,若是进城,不知道是否会遇到吉安娜,更不知道吉安娜是否还能认出现在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