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迷失在艾泽拉斯 > 第五章 南海镇
    苏晨很快便从这些难民的口中知道了大致的情况——老国王泰瑞纳斯洛被王子阿尔萨斯刺杀,洛丹伦被亡灵天灾所毁灭,如今那里已经成了亡灵的国度。

    这消息令他完全无法相信,自己分明一直在海上飘荡,绝对不可能跑去毁掉洛丹伦。

    苏晨很快便想到了一种可能——有人伪装成他的模样毁灭了洛丹伦!

    在这有着魔法和神灵的世界里,伪装成另一个人应该并不是什么难事。

    像恐惧魔王一族似乎就最为喜欢伪装成人类的模样,甚至还控制住了游戏中的一大势力——血色十字军。

    想到这里,苏晨心中已经不由涌起了极大的愤怒,有属于他的,也有属于阿尔萨斯的。

    自己这几个月的海上漂流生活似乎是白过了,这个世界的历史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现而改变!

    “现在我该怎么办……”愤怒之余苏晨的心中有些茫然,原本的计划已经完全无法实现了。

    自己如今即便是当众说明他就是阿尔萨斯估计也没人会相信,顶多认为他是一个因为在海上漂流太久而精神崩溃的疯子。

    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是真正的阿尔萨斯!

    而他唯一的随身物品还是一把属于巫妖王的魔剑……霜之哀伤。

    “必须要设法找人来证明我的身份和清白,否则我将完全无法在人类社会生存。”苏晨眉头紧蹙,被人冤枉的感觉实在不好,更何况还是这种国破家亡的仇恨。

    不过他很快便想到了最为合适的人选——乌瑟尔!

    作为白银之手的领袖,乌瑟尔在人类社会中有着足够的威信,而且他还是阿尔萨斯的老师,若是他能够出面证明自己才是真正的阿尔萨斯,那一切问题都能轻松解决。

    当然,前提是这时候乌瑟尔还没有被杀死,要知道按照魔兽中的历史,在洛丹伦沦陷不久,乌瑟尔便被阿尔萨斯所杀。

    “请问现在白银之手骑士团在哪?乌瑟尔……他还好吗?”苏晨找到了之前为自己释放恢复术的年轻女牧师,她正忙着救治一位老人。

    “白银之手……他们还正在与那些亡灵作战,现在应该是在安多哈尔一带吧,原本我也应该留下来帮助抵御亡灵天灾,不过这船上难民太多,若无牧师随行,很容易在海上发生瘟疫……”年轻的牧师微微叹息着,斗篷下的美丽双眸中满是哀伤。

    “安多哈尔……”苏晨眼角微微一跳,那是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地方,在六十级以前那里可是练级和刷怪的好地方。

    当然在这个世界,安多哈尔很可能便是亡灵的大本营之一,也是目前洛丹伦最为危险的地方。

    不过乌瑟尔的墓地好像也是在安多哈尔附近!

    “你知道这艘船是开往哪里吗?”苏晨试探着问道,他需要找个地方下船,然后赶去安多哈尔。

    他必须要在乌瑟尔被杀之前找到他,哪怕现在的安多哈尔无比危险,否则自己很可能再也无法洗刷冤屈,甚至连阿尔萨斯这个名字都不敢再用了。

    “这艘船是前往南海镇,现在人们都逃往了那里,我们是从北面阿加曼那边逃出来的,穿越银松森林太危险了,所以才会选择走海路,那些亡灵好像并不擅长于海上作战。”女牧师说道。

    苏晨点了点头,在自己的记忆里好像的确是没有亡灵海战的印象。

    当然在后期天灾军团建造了纳克萨玛斯这样的浮空城之后,已经完全不需要建立什么海军了。

    “我想要下船,我要回洛丹伦去,不知该在何处下船?”苏晨有些迟疑的问道。

    “你要返回洛丹伦?!现在的洛丹伦已经完全被亡灵控制了,你独自前去完全就是送死。”那年轻的牧师微微一怔,美丽的双眸中满是惊诧之色,连忙好心的劝慰道。

    “我必须要回去,我的家人还在那里,我有剑,我还是个……嗯,我以前还是个圣骑士,一般的亡灵威胁不到我。”苏晨拍了拍被破布包裹着的霜之哀伤,为自己寻了个理由。

    说到家人,在阿尔萨斯的记忆里似乎只剩下一个姐姐了,只是不知道这次那位佳莉娅·米奈希尔公主是否逃过了这次的灾难。

    “家人……唉,你去问问船长看能否靠岸吧。”牧师低垂下了眼帘叹息道。

    苏晨很快便寻到了船长。

    然而待他说明了来意,那只剩下一只手臂的船长却是苦笑着摇头:“现在我们正处于吉尔尼斯半岛附近,吉尔尼斯王国最近刚下令完全封锁全国以低于亡灵的入侵,我们无法在这里靠岸。”

    “吉尔尼斯王国……”苏晨闻言不由一愣,他自然知道这个狼人的国度,只不过在游戏里这个王国是在死亡之翼导致的大灾变之后才从闭关锁国的状态回归联盟,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正遇上其颁布闭关锁国的命令之时。

    苏晨无奈之下只能等待,不过好歹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目前所处的大概位置。

    在闲得无聊之余,他也趁机在难民当中打听一些有关洛丹伦的消息。

    不过船上的难民都极为悲观,所提供的信息也没有太多的价值,显然亡灵天灾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那名年轻女牧师则几乎每日不停的在为诸人祈祷治疗,那清秀的脸颊已是日益消瘦。

    数日之后,船只终于靠岸。

    南海镇的港口并不大,此刻还停着好几艘大型的帆船,看起来都是从北方逃难而来,令这港口显得极为拥挤。

    苏晨夹杂在难民群中下了船,眼前的南海镇既熟悉又陌生,在这真实的世界里,南海镇的规模要比游戏里大很多。

    不过此刻的南海镇已经成了难民的聚集之地,到处可见衣裳褴褛的难民。

    大家口中议论得最多的自然是自己的名字……阿尔萨斯。

    只不过此刻这个名字已经成了邪恶的代名词,甚至远比那些兽人还要邪恶。

    苏晨并没有立刻往北方赶去,他需要购置一些东西,还要设法弄到一匹马。

    不过他身上却是一个金币都没有,作为一个王子,他以前没有带钱在身上的习惯……

    苏晨只能去典当东西,然而他身上如今值钱的只有那把霜之哀伤和一直没舍得扔掉的项链了。

    “这个项链能换多少金币?”苏晨最终还是取下了那个精致的项链前去典当,不过却是将坠子上镶嵌着的吉安娜的头像取了出来。

    “最多一个金币,这种项链做工太粗糙,不值钱。”那负责收货的是个须发浓密的矮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报出了价格。

    苏晨闻言不由皱了皱眉,都说矮人比较老实,但眼前这位明显属于奸商,竟然能把出自王子身上的项链说成做工粗糙。

    “我能用这项链换一匹马么,我需要赶回洛丹伦去。”苏晨有些迟疑的问道,他并不擅长于讨价还价,只能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一匹马以前都要十个金币呢,如今正值战乱,至少要十五……”那矮人漫不经心的说着,然而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愕之色:“你、你刚说什么?你要回洛丹伦去?我没听错吧!”

    矮人的话说得很大声,立刻便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

    *********

    新人新书,各种姿势跪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