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48 转折:掩藏在光影下的……
    英雄联盟来到了第七个赛季,拥有世界上最多玩家的LPL赛区,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全球总决赛举办。

    入围赛:武汉体育中心。

    小组赛:武汉体育中心。

    八强赛:广州体育馆。

    半决赛:上海东方体育中心。

    冠军赛: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

    来自于全世界十三个赛区,最为强大的职业选手们将共同来到这个古老的国度,为了那尊象征着最高荣耀的召唤师奖杯发起冲击。

    时间来到九月,随着入围赛即将展开,暑热未退的武汉城市街头巷角似乎都有一种属于召唤师峡谷的气息在弥漫,通过入围赛最终决出的十六支战队将代表各自赛区去拼杀,抢夺最终的八强名额。

    每一年的抽签分组都会有死亡之组,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其中最受瞩目的无疑还是LCK的三止战队。

    荣耀无匹的冠军王朝RST!

    组建以来就备受瞩目的银河战舰KT!

    曾经将RST打落尘埃重整旗鼓归来的昔日霸主SS!

    去年的LCK三支战队就已经被认为最强,而今年的他们比去年更强,外界更是评论这三支战队都拥有着世界冠军实力,具体谁能走到最后,看的不过是临场发挥与分区安排。

    至于八强,lck几乎是稳稳占据三席的。

    而唯一被认为真正有资格与这三支韩国战队一战的,唯有ln队!

    无数玩家在赛前各种预测、讨论,也是公认只有这一支战队能够扛起抗韩大旗,捍卫LPL作为东道主的威严,然而当分组结果出来,人们就最受期待的一场对决,似乎要提前到来。

    分到了同一个分组!

    今年的RST并没有能够如愿拿到LCK夏季赛的冠军,并非种子名额,所以分组抽签的时候,不会与作为LPL种子战队的ln队隔开,也不是没有人猜测过会在小组赛撞上,但却真没有人希望会撞上。

    十月五号下午,第一场揭幕战。

    !

    武汉体育中心爆满自不必说,而这小组赛的第一场揭幕战,观看人数就已经突破了去年冠军决战的收看人数,可见这一场被称为“决赛预演”的世纪大战是怎样备受瞩目。

    比赛在扳选阶段就充满了惊喜。

    第一个惊喜来自于Ln红色方后选,最后一手cntr位选出来的亚索。

    这个英雄的出现瞬间点爆了现场气氛,而各大赛区的解说,以及许多在看比赛的圈内人,则很疑惑,因为宋仁梓基本上没练过这个英雄,怎么会敢在这种比赛里拿出来。

    下一幕才是真正令人目瞪口呆的震撼。

    亚索被交换给了ADC位置上的辰慕冰!

    ——宋仁梓辅助,小东ADC,梁辰的亚索坐镇中路!!

    在许多人还在迟疑纳闷辰慕冰什么时候转中路的时候,梁辰已经用他的表现证明了他一个ADC哪里来的底气选出职业中单都不敢用的亚索,而这个被称作无人能真正驾驭得英雄,在被真正驾驭后,又能发挥出来怎样恐怖的效果……

    六分钟中路越塔单杀!

    残血拖到梁飞赶来,空血再杀一人!

    十三分钟下路爆发战斗,及时入场完成收割!

    二十八分钟大龙处团战,Q闪现风起三人!

    三十四分钟进军高地,风墙挡住了兰博致命大招!

    ……

    与生俱来的超常心算能力,终于蜕变完成后近乎冷血的冷静,使得现在的梁辰如同一个缜密的数据机器,说是开了挂也不为过,亚索在他手里发挥出来的效果简直令人心惊,摧枯拉朽一般将RST撕裂,比赛甚至没有拖到远古巨龙出生就已经结束。

    这一战结果出来,几可谓是举国欢庆,毕竟是在中国的地盘,假如最有希望战胜韩国战队的ln队揭幕战就失利,对于接下来信心与期盼的打击都是很巨大的。

    不过很快,网上就掀起了关于ln队是否违规的问题,毕竟辰慕冰的是一个ADC,结果却跑去打了中单,这让很多人觉得不忿,不仅是国外玩家,一些国内玩家也在怒喷,说ln队钻了空子,完全是在违规,需要重赛……这种毕竟是少数,连炸弹人都可以去下路打ADC,那么为什么亚索不能打ADC?不就是ADC换线去中路吗?

    谁规定ADC就一定要在下路?你们韩国人能让下路组合换线去上路,人家就不能拿ADC换线去中?

    你有本事你也换线去中啊!

    关于ln是否违规的事情闹得有点大,波及范围很广,但很快官方也给出来了解释,并不算违规。

    于是随后的小组赛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明明Ln队的中单不会亚索,却偏偏每个战队打ln队的时候都会争相先把亚索给搬掉。

    接下来的小组赛有惊无险,惊是因为宋仁梓和梁飞的发挥都有些波动,不太稳定,不过适应的很快,毕竟是在中国自己的地盘上,算是历届以来队LPL最友好的一个“版本”了,当然也有一些不好的地方,毕竟少了时差水土牛肉面,输掉了不太好找借口。

    大概是因为没有后路的缘故,这一届称得上是两年亚军后,LPL在小组赛里最好的成绩,与LCK一样,出征的三支战队全部晋级八强。

    随后八强分组。

    Ln队迎战银河战舰KT。

    而按照八强分组情况,如果他们成功击败了KT的话,接下来要面对的很可能就会是另外一支韩国战队,也就是崔秀言所在的三星。

    巧合的是,在另外一个半区的RST处境与ln队非常相似,他们八强赛和四强赛,面对的是LPL另外两支战队。

    经历了小组赛的磨练后,如今ln队势如破竹,不论是梁飞还是泡泡,状态都非常好,小东更是在小组赛中用一把神钩锤石证明了他转入辅助位的意义,可以说除了宋仁梓之外,其他四个人都处于巅峰状态,而即便是宋仁梓的比赛状态也是处于上升趋势的。

    八强赛上,ln队三比零完成了对KT的横扫,他们的中下野三位从LPL离开的韩援没有完成复仇,反而被再次碾压了一次!

    四强赛,三比一击败崔秀言执教的三星战队,挺进决赛。

    另外一个半区,RST在八强赛和四强赛上以完全相同的比分获胜,晋级决赛。

    “这是一场来自于冠军王朝的复仇之战!”

    “这是一场LPL创造历史的荣耀之争!”

    “决战鸟巢之巅!”

    “世上最惊才绝艳的选手,只要他首发参加的比赛,都获得了冠军,他从未输过任何一场淘汰赛!”

    “如果能够再次击败RST,他也将在短短不到两年的职业生涯里,完成英雄联盟所有赛事冠军的大满贯成就!”

    ……

    八强赛结束后,梁辰他们就已经赴京,准备接下来的决赛,而这座古老而又充满现代化气息的大都市,在许多地方也已经可以感受到接下来英雄联盟决赛的气息,网上上面更到处都是关于ln队,关于决赛,关于辰慕冰的讨论。

    半决赛到决赛的准备时间不长,训练安排很紧,所以虽然苏冰凝也陪着来到了北京,梁辰却没能有多少时间来陪她,好不容易在两天训练后抽出了一些时间,就约她出去逛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去处,反正人都在,不过是漫无目的的闲逛。

    城市在很多时候,都很容易因为主观意识而被打上各种标签,比如古人诗词,比如名人传记,比如你人生中很重要的那个人,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这种事情其实很容易理解,人毕竟是一种感情生物。

    所以脚下明明是一个千年历史千万级人口的超级现代化大都市,人数比许多小国家都更多,但在夜幕中走在街巷里,却总感觉好像下一个转身,就会有那个一袭白裙浅浅含笑的女孩儿出现一般,不仅仅是梁辰有这种感觉,就连苏冰凝也是如此,否则她不会时不时地就往周围看看。

    以前跟梁辰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目光总是在他身上的,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或许有些人只会在离去后,才会发现她留下的烙印与影迹,是怎样的铭心刻骨、无处不在。

    梁辰握紧了苏冰凝的手,见她回眸看来,笑道:“在想什么呢?”

    苏冰凝摇了摇头。

    梁辰就笑着捏捏她脸颊,他很喜欢这类小动作,也是曾经在洛冰语身上养成的习惯,那时候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哪怕是最便宜的火车硬座,也不够两三次来京的路费,相见不易,常常都只是跑到网吧开开视频聊聊天,看着屏幕里她笑语嫣然的脸颊,总想着要伸手去捏,自然是碰不到的。

    后来与苏冰凝关系渐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养成了这个习惯,不久前存了那些心思,与洛冰语在一块的时候,不时也有这类举动,她却性格不似苏冰凝这样柔顺,有时候会瞪他,有时候也会反手捏回来,有些报复的性质加了些力道,像是在赌气的孩子,性格里另外一面的很是娇憨可爱。

    苏冰凝见他问自己,却反而忽然出神,没有生气,只是回想起他短短数月以来宛若变了一个人般的巨大转变,轻轻依在他怀里,有些想哭。

    梁辰回过神来,看到旁边有人在打量着自己,知道是被人认出来了,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苏冰凝,笑道:“不要在这里秀恩爱了,当心回头就有人说我不训练,只顾着陪女朋友。”

    “谁爱说谁说,打赢给他们看不就好了!”

    苏冰凝嘴里说着赌气的话,抬起头来,却还是像不远处认出了他们的那几个女孩子甜甜一笑,然后被梁辰握着手继续漫无目的的闲逛。

    “要不要吃点什么?”

    “在看啊。”

    “那吃什么?”

    “不知道。”

    “我好像忘了记路,这是哪里,不会走丢了吧?”

    “没事,要丢也一起丢嘛,你怕不怕啊?”

    “该怕的人是你。”

    “哼!”

    ……

    过了一会儿,两人手里拿着糖葫芦炒板栗一些零食如同很多情侣逛街般走过一处街道的时候,正在说着话的苏冰凝却忽然发现梁辰脚步停住,于是回头一边把刚刚吃掉一半的板栗塞到了梁辰嘴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像看到了一辆车消失在暮色林荫里,有些奇怪地道:“怎么了?”

    梁辰脸色有些古怪,默默咀嚼着嘴巴里的东西,然后打量着周围建筑,似乎是在判断什么猜测,然后脸色骤然就苍白起来,苏冰凝也跟着反应过来,这里是当初冰儿住院的那个医院附近。

    她看着梁辰的脸色,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霍然睁大了眼睛,声音好像都有些微微的颤抖:“你看到了什么?”

    梁辰脸色木然,过了半晌才缓缓道:“秦洛雨的车。”

    那辆车带给他的印象实在过于深刻,所以刚刚惊鸿一瞥,便能确认无疑,就是秦洛雨的那辆雅致!

    可是……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