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47 徵痛:锦水汤汤,与君永诀
    【047】徵痛:锦水汤汤,与君永诀

    梁辰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因为感情而痛苦纠结的时候,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儿,在他完全不知道的情况,正为他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一时间也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受,又该有怎样的感受。

    其实冉初晴的年纪并不比苏冰凝或者洛冰语小太多,但在他眼里,却始终都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来看的,这种行为,他是有些感动,但与感情无关,自然不会去回应什么,不回应就是做好的回应,等她过些年,年龄大了,认识的人多了,就会忘掉这些事情的。

    一直在通过电话听着视频声音的苏冰凝问道:“看完了?”

    梁辰“嗯”了一声,笑道:“很好听。”

    苏大小姐显然不满意这个敷衍回答,“然后呢,就没有一点想法?”

    梁辰想了想,笑道:“有。”

    “什么?”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我,我装饰了别人的窗子,你装饰了我的梦。”

    苏冰凝忍不住笑起来,啐了一声:“不要脸,你还明月呢,连星星都算不上!”又哼道:“你不要一副无辜的样子,要不是你撩人家未成年少女,故意在人家窗外乱晃悠,人家怎么会看你?”

    梁辰无奈道:“苍天可鉴,我连她家在哪都不知道,怎么去她窗外晃悠?”

    “我不管,反正你得负责。”

    梁辰摸摸鼻子,“好了,先不要忙着吃醋,她还小,以后长大了就会忘记了,你现在方便出来吗?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约莫是猜到了他要说的是什么事情,电话那头的苏冰凝微微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嗯”了一声,道:“方便,刚好,我也有些话想跟你说。”

    “那我现在去接你。”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到檀宫接了苏冰凝,也没跑多远,就在附近一家咖啡店里坐了下来,梁辰还没吃饭,却没有饥饿的感觉,点了两杯咖啡还有一些吃的,苏冰凝坐在对面,绞着手指,样子看起来有些紧张,那双明媚大眼睛里,目光偶尔掠动,总有一种令人怜惜的光芒,楚楚可人。

    梁辰点了单,回头看过来的时候,目光正与她相触,苏冰凝立即低下头去,梁辰大概明白了她这般表现的缘故,把她的手拉过来握住,见她似乎终于安下心来,抬头看着自己,他咧嘴笑了笑:“别乱想,傻不傻啊!”

    苏冰凝用力点点头,又摇摇头,抿着嘴角,似乎终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眼中有些惊喜的光芒,展颜笑起来,可那甜甜的笑容还没绽放开来,忽然嘴巴一扁,眼泪就吧嗒吧嗒地滑落下来。

    梁辰的笑容僵在脸上,忙走到对面将她搂在了怀里,一边擦拭着她脸上泪珠,一边柔声道:“好了,别哭,都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

    苏冰凝摇摇头,用力抿住嘴角,想要止住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也不知道是积蓄了多久的委屈在这个时候终于爆发,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往下掉,梁辰好不容易把她哄好,也就忘记了再问她究竟要对自己说什么。

    未来的好几年里,他也曾想过,假如这一晚,是苏冰凝先开口说话,或者说她最终还是说出来了那些话,甚至于不是用那种方式结束,一切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会不会还是会在某个时刻,莫名其妙地就被什么回忆敲击心灵,愣在那儿心里空空落落的如同被抽去了灵魂?

    但是,没有如果。

    ……

    距离洛冰语退出娱乐圈的告别演唱会上海站,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梁辰自从那天下午离开后,终于再一次登门,来之前已经跟洛冰语说过,就直接开门进去,在楼下转了一圈没看到人,空荡荡的,他知道洛冰语素来作息都很规律,有午睡的习惯,于是直接到了楼上去敲房门,果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娇庸嗓音:“没关。”

    梁辰推开房门,只见布置素雅的闺房里面,洛冰语全身都裹在雪白被子里,只有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瀑布一样散落在外,趁着那张俏脸愈发显得晶莹如玉,一双眸子刚刚褪去睡意,晶亮莹澈,像是一只小兽在看着猎人,有些本能的警惕,“你干嘛?”

    梁辰一边打量着房间内的布置,一边在她床边坐了下来,刚刚转过头,就感觉到一只脚丫隔着雪白锦被蹬在了后腰上,洛冰语脸颊微红,那双眸子也在瞪着他:“想干嘛?”

    梁辰无奈道:“你不要防狼似的盯着我……”还没说话,就被洛冰语给踢了一脚,她瞪着眼睛问:“你说谁放浪?”

    梁辰差点没吐血,“我发音有这么不标准吗?我是说我不是色狼,你也没勾引我,成了吧?把腿放下去,不然信不信我这就把被给掀开?”

    洛冰语脸颊腾地通红,不知道是意识到自己过度紧张,还是因为他调戏的话,抓着被子往一角靠了靠,“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梁辰带着笑意看着她:“你有裸睡的习惯?我怎么不知道。”

    “你才裸……”洛冰语下意识又要踢他,很快意识到这个动作的危险性,及时放弃,“你出不去出去?”

    “又不是没穿衣服,还怕我看啊?”

    梁辰说着,仰面躺下来,拖长了尾音说了句:“好舒服,也好香……”然后翻了个身,还没看到人,就被洛冰语抡起枕头盖在了脸上,上空传来洛冰语带着笑意的声音:“不准拿开,不然我要生气了!”

    “你想把我闷死啊?”

    然后就感觉床面微微上弹,旁边地板处响起“咚”的一声轻响,脸上被按住的枕头骤然一轻,梁辰拿开枕头坐起来的时候,就见丝裙飘飘,肌肤如雪,女孩儿姣好优美的背影一闪,逃也似的出了房间。

    梁辰忍不住笑起来,难怪她不肯让看到,那丝质睡裙轻薄柔软,有些透……

    不过早上就跟她说过下午会来,怎么还穿了这么一件睡衣?

    不敢去深想的梁辰脑海里浮现刚刚惊鸿一瞥间的诱人光景,有些不受控制的血脉喷张,假如冰儿没有逃开,静谧的午后,雅致的闺房,初醒的少女……这种氛围下,或许真的难保自己不会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吧?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重新躺回还残余着女孩儿身上清新香气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吊灯,脸上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笑容,有些沉重与苦涩。

    洛冰语重新回到房间的时候,换了一身淡紫色的长裙,明丽脱俗,这身衣着让梁辰不由自主想起当年初遇见她的场景,一晃竟已经是这么久过去了,时过境迁……他心里微微感慨,脸上却依旧是笑容:“今天要彩排吗?”

    洛冰语摇摇头,问道:“怎么?”

    “怕你无聊,陪你出去转转。”

    洛冰语歪着脑袋,狐疑地眨眨眼睛:“真的?”

    梁辰点点头:“如假包换,你想去哪?”

    “不知道。”

    “那随便走走吧。”

    其实上海比较想去的地方,之前大多都已经一起去过,一时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就简单做了伪装,一起跑出去逛街,结果没多久就被人认出来,只好赶紧逃走,洛冰语忽然又提议说去网吧,于是最后在街边一家网吧的包厢里坐了下来。

    大概是觉得很有意思,两人打完了一局大乱斗之后,洛冰语忽然问梁辰要不要开直播,这里机器配置很不错,梁辰从善如流,就待在网吧里面跟洛冰语来个了网吧直播,结果让毫无准备的金龙TV工作人员差点自杀,他的直播间因为人数过多连续崩溃,不知道有多少闻讯赶来看直播的人进不来,不停地投诉。

    等到晚上关掉直播的时候,直播间里面的人数已经突破了三百万!

    这可不是其他直播平台那样夸大了十数倍乃至于数十倍的虚假人气,而是实实在在的就有三百万人同时在线观看,比一般LPL比赛的同时观看人数还要恐怖。

    第二天辰慕冰洛冰语网吧直播的事情就登上了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并不仅仅是电竞的门户网站,而是所有人的媒体都在绘声绘色地描述转发这件事情,因为洛冰语刚刚宣布了要退出娱乐圈的事情,在这种关头,先是跟梁辰一块亲密闲逛,再是陪他直播,几乎所有人的媒体都在猜测她人气正值上升巅峰的时候退出,极可能是为爱牺牲,一些新闻编辑还在后面加了句“或许以后想要在屏幕上看到冰儿,只能通过辰慕冰的直播间了”。

    接下来的几天梁辰一直都在陪着梁辰,就连她演唱会彩排也全程陪同,比赛都是小夭替补上场的,素来聪慧的洛冰语好似根本没有察觉出来这种事情的异常,总是笑颜如花的模样,看起来很开心,梁辰也就跟着开心。

    然后再美好的假象,终究都会有破碎的时候。

    演唱会开始前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后,两人在夜色中漫步,洛冰语望着无垠夜幕,忽然幽幽地说了声:“要是一直能这样子下去,该有多好啊!”

    梁辰说不出话来,只能伸手抓过她的手,紧紧握住,洛冰语回头望来,眸子里有些许水雾,但很快眨去,展颜一笑,道:“陪我去唱歌。”

    梁辰看着她清丽一如往昔的容颜,摇摇头道:“你下午彩排……”

    洛冰语打断了他的话,她极少会这样子的,神色同样是少见的执拗,望着他,固执地道:“我就要去唱歌!”

    “好吧。”

    梁辰只能妥协,陪她一起去了一处私家会所性质的歌房,他已经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反倒是洛冰语看起来已经摆脱了刚刚的悲伤,笑着去点歌。

    你曾经的言语,在耳边呼啸

    这一次我没有在逃

    就算没有过争吵,也已清楚谁是你的主角

    你犹豫的眼神,在四处闪烁

    想给个完美的落幕

    ……

    女孩儿清澈空灵的嗓音,在仅有两人的偌大包房里面缓缓回荡,她在唱,他在听,她在笑,他在哭。

    这首歌是《愿赌服输》,却被她改了词。

    不是不懂你的难处

    我们的爱情早已结束

    你轻轻的笑,不愿说个清楚

    这次到底谁赢谁输

    原来我拿幸福,当成了赌注

    输了你

    我输了全部

    ……

    一首歌唱罢,洛冰语坐在那儿愣了半晌,然后转身看着梁辰,抓起一罐饮料丢了过去,咬着嘴唇,想哭,却还是努力在笑,带着哭腔骂他:“你丢不丢脸啊,一个大男人!”

    晚上把她送回去的时候,没有再走进海景壹号的大门,洛冰语也没有让他进去,互道了一声再见之后,她挥了挥手转身进去,他怔怔站到看不见人影,不知道过了多久,转身离开这个应该此生不会踏足的地方,感觉踏步离开的时候,脚步将自己整个人分割称为了两个部分。

    一部分被脚步带走,一部分跟着她来到窗前。

    看到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她在窗前泣不成声。

    那一刻少年初尝愁滋味的心里,感觉似乎一个转身,便是人间百年沧桑。

    回到基地的时候,意料之外的看到了苏冰凝,明明是笑到最后的赢家,一开始也确实在笑,浑若无事地告诉他给他带来了好吃的,告诉他今天在学校里面遇到了怎样怎样的事情,然后说着说着,笑着笑着,就哭起来。

    好像看到了当年那个沉默孤僻的木讷少年,终于在历经数年的蜕变道路上终于走出了最后一步,破茧成蝶,却已是满身血淋淋。

    鱼龙俱乐部成为了整个LPL最耀眼的新星,如同当年出道即巅峰、一战封神的辰慕冰,在辰慕冰重回赛场后,季后赛里几乎是以一路横扫的无敌姿态夺得夏季赛冠军,拿到了全球总决赛的入场券,也实现了史无前例一年之内从次级联赛到全球总决赛的三连跳。

    整个LPL最为耀眼的明星!

    他几乎成为了电竞梦想的化身,是无数心怀电竞梦的少年心里最为崇拜的偶像,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完成了无数电竞少年一生都无法完成的逆袭之路,更有传闻腾讯官方有意在周杰伦合约到期后请他作为新的明星召唤师,为英雄联盟代言,他的名气与人气都已经足够。

    随着洛冰语退出娱乐圈,关于她的一切似乎都在慢慢消失,不过依旧很多粉丝依旧坚守在辰慕冰的直播间里,坚信她早晚还会在这里出现,可惜随着后来辰慕冰与房东之间的关系逐渐被坐实,这类粉丝也终于不得不面对现实,绝望地发现那个曾经惊艳了整个华夏,近乎完美的女孩儿,真的就这样子消失了。

    留在很多人记忆里难以褪色的那些画面有很多,《瑶台》初现的惊艳、《红妆》里回眸的欢喜、歌声里的清澈空灵……以及最后那一场告别演唱会上,那只在上海站时唱过一次,从未有过任何渠道正式发布,仅有现场录音流传,却被无数人奉为经典的《白头吟》。

    可惜已是人间绝唱。

    皑如山上雪,皓如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

    努力加餐勿念妾。

    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

    一曲绝唱,与君永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