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44 假象:支离破碎的未来
    首秀活动办成了明星召唤师活动一般的轰动效应,使得loong队风头一时无俩,虽然依旧在lspl中,但不论是实力还是人气,都要超过大多数lpl队伍,人气自然不比多说,而实力方面,自从lspl开赛以来未尝一败的骄人战绩自然就是佐证。

    这种热度哪怕过了一个春节也不曾减弱太多,lspl的比赛场馆从无人问津变得喧嚣鼎沸,当然,仅限于loong队参与的比赛,这导致其他lspl战队又想遇见他们又怕遇见他们,想遇见自然是为了现场气氛,不想——实在是被虐的有点惨。

    春节假期,梁辰回家的时候,苏冰凝原本打算再跟他一起回去,结果很没意外地被家里老妈镇压了,洛冰语更是早些天就被勒令回京,以至于原本还在犹豫假如俩妮子都来该表现出怎样态度的卫玲都有点没反应过来,做好了准备结果两个未来儿媳人选都没来。

    年后的春季赛可以说是完全重新开始,组建后的二队也开始征战城市争霸赛,然后那些很关注loong的玩家和职业圈内人,很快都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loong队的人都开始不务正业起来。

    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直播的时候,辰慕冰开始常常玩中单,梁飞频频打野,原本只会上单的宋仁梓偶尔会跑到下路去打adc,泡泡则经常会去打上单,可以说除了小东依旧在老老实实打他的辅助之外,其他四个人都很不敬业。

    因为关注度太高,这种情况持续了半个月后,还一度引发了“辰慕冰要转中单”的传闻,毕竟新赛季里面adc的处境实在有点糟糕,强如小锋在直播中也是连跪后无奈喊话希望增强adc,强如辰慕冰在比赛中也是一个伊泽瑞尔全城躺赢,这种情况下,一直都是一个人撑起一个队伍的辰慕冰转中单也不是不可能。

    梁辰对此没有过任何的回应。

    自从重回赛场后,他确实只用过伊泽瑞尔这一个英雄,风格也一改往昔,经常都是他在下路被放养,中野辅全场互动打崩对面,偶尔在镜头不在的时候来个单杀,或者是激烈团战开启之前,来个直接e技能突脸,然后在全场惊呼粉丝们心惊肉跳的时候一个闪现回来,骗掉好几个关键技能,算是给许多期待他发挥的粉丝们一些安慰,辰慕冰还是那个辰慕冰,只不过限于版本,得老实一段时间。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lspl季后赛半决赛的时候,与他们对局的星光二队教练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bo第一局第二轮扳人的时候,看到梁辰他们还没选adc,办梁辰一直在用的ez给搬掉了。

    这个扳人结果一出来,现场直接笑成一片,因为都已经知道辰慕冰一直用这个英雄在“混”,之前采访里梁飞也曾说过,是为了锻炼他们这些队友,所以一直用ez,表示不主动carry的意思——以梁辰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自然没有人会觉得这话有什么托大的。

    在哄笑之后,自然就都开始好奇梁辰会拿什么英雄了。

    在选人的时候,梁辰一开始真没看到对方扳掉了自己的ez,还说了句“我继续选ez”,梁飞泡泡他们四个家伙笑成一片,这让梁辰实在是有点郁闷,果断选了一个女警教做人,对方下路从一级开始就被压在了塔前不敢出门,十二分钟下路就被打穿,一路高歌猛进,十五分钟破高地,十八分钟一波四杀直接推倒基地。

    这下就连解说都忍不住玩笑说既然你让我慕神混不下去,那我就也只好让你混不下去了。

    第二局星光二队抢了女警,梁辰很打脸地选了个薇恩。

    十分钟,推掉了女警的下路一血塔。

    十五分钟打穿下路。

    第三局星光二队倒是没再扳伊泽瑞尔,实际上第二局开始就没扳了,梁辰也就再次选了个伊泽瑞尔下路继续混,重新躺赢一局,三比零安安稳稳地晋级决赛。

    这场比赛后星光二队成为了很多玩家调侃的对象,很好地诠释了什么是“no-zuo-no-die”,当然按照俗语来讲,应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挖坑埋自己。

    决赛依旧三比零,轻松横扫一直主宰lspl却始终无法晋级战队,拿到了lpl的名额。

    loong队也成为了最后一个通过升降级赛晋级lpl的队伍,在春季赛前梁辰就已经听到了风声,lpl将会取消升降机制度,也就是说,以后再想要拿到lpl名额,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买!

    取消升降级制度不能说没有好处,但在梁辰看来,最大的变化,就是更加有利于资本运作罢了,lpl的名额将会更加值钱,也更稳定,不会出现这边刚刚花钱投资,然后马上就因为成绩不好被降级的情况。

    效果也是很明显的,这边消息刚公布,就传出了国内最大自营式电商企业京东集团有意收购qg战队的消息。

    lpl春季赛出现了很大的变动,首先是风暴战队的没落,在被王锦城挖走了两位韩援双c组建了kt后,许多玩家猜测他们也会重组全华班,不过最终风暴管理层的选择是引入一个韩援中单来打adc,加上love状态下滑,又一个lpl老将进入替补席,风暴战队的状态短时间内很难恢复曾经的统治力,在季后赛的半决赛被王族战队横扫出局。

    其次是星光战队和红色战队的崛起,其中红色战队在苏冰凊退役后引入了一位韩援ad,两人长相有些相似,同样很帅,这位韩援在接替苏冰凊首发位置的同时,也有不少人依旧习惯性地把红色战队的adc称为大舅子,大概因为下路都是韩援,没有交流障碍,春季赛的红色战队高歌猛进,一路杀入决赛。

    假如说红色战队的崛起还在意料之中的话,那么星光战队在赛季后半程的异军突起无疑是让人很吃惊,在曾经msi冠军五人,尤其是辰慕冰离去三人的情况下,这支依旧坚持全华班的战队让很多人都觉得会降级,然而让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司马老贼的强势,以及胡杨在这个赛季的风格转变,他在这个赛季的表现,已经称得上是一位强势carry的上单选手。

    对此梁辰也有些感慨,谈不上去原谅什么,只是尊敬一位老将的坚持与付出,所有的努力和汗水都会得到回报。

    最终拿到了msi名额的是红色战队,他们在决赛上的发挥与表现非常惊艳,三比零横扫王族,代表季中冠军赛,不过最终的结果让很多人都有些失望,因为在小组赛收官战里击败了rst后,他们惨遭欧洲冠军g横扫,去年msi被梁辰完虐的g战队中野组合,k两人完成了对lpl的复仇。

    当然不得不说,两人的发挥确实很好,只能说输的不冤枉,他们的准备很充分。

    这直接导致的是,更多的玩家对于重归lpl的辰慕冰很期待,希望这个曾经放言说要接过lpl大旗的人能够再次代表lpl出现在世界赛上,更有不少人在msi半决赛后就直接跑到梁辰微博下面留言,希望他早些归来。

    这些梁辰看到了,却没法回应什么,在拿到了lpl名额后,他多少也是松了一口气,但也有不少苦恼。

    赛场上一帆风顺,让他苦恼的自然是生活方面了,自从春节回来之后,苏冰凝好像忽然之间就跟他有了些距离,原因其实梁辰并不是不知道,这是一种态度,也是很隐晦的施压,他也很理解,可正因为理解,才更加为难。

    应该也是相互之间达成了什么默契,苏冰凝与他保持距离的这段时间,洛冰语同样也是如此,春节后她并未在上海停留过太久,前段时间又举办了第二次巡回演唱很,这次演唱会的名字叫做“告别”,在公布了将要退出娱乐圈的消息后,意料之中的引起了震荡,也导致演唱会比往常更加火爆,各种抢票简直比春运还要夸张。

    夏季赛开始前,她的巡回演唱会也来到了上海,一同来的还有哪位紫儿,她将要参演古琴大师顾绍康的音乐会,音乐会不比演唱会,顾绍康更是与李祥霆、龚一、陈长民等并称的当代古琴大师,其地位完全称得上是国乐界的泰山北斗,梁辰对国乐了解不多,只隐约从洛冰语那里听到过一些,但却知道,当年奥运会时,正是顾绍康以珍藏古琴太古遗音奏响千古绝唱《广陵散》。

    (作者按:奥运上用古琴太古遗音演奏的实为李祥霆,因后文有涉及,不好采用现实人物,故虚构了“顾绍康”一人。)

    梁辰记得紫儿年纪与冰儿相当,比他还要小一岁,竟然能够与顾绍康同台表演,哪怕她是顾绍康的弟子,这也太令人吃惊了。

    堪称国乐天才啊!

    因为当天约好了赞助商商谈夏季赛的赞助问题,梁辰只好跟洛冰语说第二天再去找她,他有门卡和密码,第二天下午敲门时没有人应,就自己推门进去,结果就听到了一阵悠悠的琴箫乐声,梁辰循声来到了一楼原本空着的房间外,就看到了抚琴弄箫的一紫一白两道身影,洛冰语本就是梁辰生平仅见的美丽,紫儿更是被她亲口说过“不如”,这样的两个女孩儿琴箫合奏的场景及其惊艳,梁辰一时怔在那儿,连苏冰凝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都没察觉。

    自然免不了被苏大小姐给掐了两下,约莫是有紫儿在,没动脚。

    看到了这一幕的洛冰语忍不住失笑,笑声顿止,紫儿随即也按住了琴声,苏冰凝吐吐舌头,拉梁辰进去,洛冰语已经坐了下来,将那支白玉箫放在了琴案上,摇摇头笑道:“还是排不好,如果是小雨在的话,勉强还能跟得上你,我比小雨都差了些,跟顾老师更没法比。”

    紫儿微微一笑,大概是因为学琴的缘故,她身上很有古典韵味,笑时候也是恬静美好的感觉,说出来的话却有些玩笑的味道:“其实原本配合的很好的。”言下之意自然是梁辰和苏冰凝到来后才出了问题。

    梁辰摸摸鼻子,旁边苏洛两人不约而同瞪他一眼,都有些脸红,紫儿缓缓起身,笑着向苏冰凝说了声:“大圣遗音在这,你随便谈。”一袭淡紫色长裙曳地,如同一朵水莲冉冉离去。

    梁辰有些奇怪问道:“什么大圣遗音?”

    “就是这张唐代古琴。”

    苏冰凝来到琴前坐了下来,轻轻伸手拨动了一下琴弦,琴音袅袅,口中则向梁辰解释道:“传世古琴以唐代古琴最为珍贵,唐代古琴里又以雷公琴最佳,就是唐朝时候雷氏制作的琴,像奥运会上那张藏在中央音乐学院的太古遗音,还有九霄环佩大圣遗音都是唐代雷公琴,现在世界上唐代古琴应该只有二十张左右,大圣遗音有两张,灵机式藏在故宫博物馆,另外一张伏羲式就是这张……”

    她抚着琴,有些爱不释手的样子,又转头问洛冰语:“当年拍卖的时候,好像是最终一亿多的价格成交的,那时候紫儿应该才十岁左右吧……”吐吐舌头,“就舍得花这么多钱买琴啦?”

    梁辰有点懵,尼玛一张琴一亿多?

    洛冰语摇摇头道:“那时候拍到琴的是别人,这琴是去年小雨从买家手里又买来送给紫儿的。”

    梁辰已经不想说话了。

    苏冰凝“哦”了一声,又偷偷瞥了眼梁辰,拿脚踢了踢他,在梁辰看来的时候,咬着嘴唇,像是一个要糖吃的小孩子,轻轻眨了眨清澈如水的大眼:“春雷大圣太古是买不到了,不过我知道九霄环佩在谁手里……”

    梁辰先看了一眼洛冰语,见她眼中也有些笑意的模样,先向苏冰凝问了句:“多少钱?”

    苏大小姐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向他甜甜一笑:“好像估值是四亿多。”

    梁辰:“……”

    苏冰凝补充道:“不过我觉得,应该卖不了那么多。”

    梁辰揉了揉太阳穴,转头看着洛冰语,半晌不说话,洛冰语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看着我干嘛?”

    梁辰本就是坐在地板上,这时候直接躺下来,“我想听你一起说完,决定要不要去卖身。”

    洛冰语忍着笑意道:“我最初学书法,临摹的是谢安《中朗帖》,你知道的。”

    梁辰差点没吐血,他觉得这俩妮子纯粹是最近看他不顺眼,在故意找茬,大圣遗音什么的他完全不懂,可《中朗帖》他是知道的,之前因为洛冰语的缘故了解过,谢安《中朗帖》与被誉为“中华第一帖”“万帖之祖”的陆机《平复贴》一样,都收藏在故宫博物馆,再多钱也不可能买来啊!

    苏冰凝喜欢钢琴,箫也会一些,洛冰语喜欢古筝,古琴也会,于是在紫儿离开后,梁辰很快看到了她们两个人琴箫合奏的场景。古曲大多都可以琴箫合奏,其中又以《梅花三弄》最佳,不过俩妮子这时候奏的却是梁辰最喜欢的《浪淘沙》。

    脑海里想起“琴瑟和鸣”这个词的梁辰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要是能一直这样子该多好啊!”

    原本和谐相融的琴音与箫声戛然而止。

    似乎也预示着某种被刻意维持了很久的和谐假象,在这一刻随着不可调和的核心矛盾被曝光出来,宣告开始了早晚都要迎来的崩溃,支离破碎……

    好尴尬,六神装的adc被虚弱了,等我回城换个水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