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43 情债:出来混总要还的
    【】情债:出来混总要还的

    苏家家教一直很严,这主要是因为出身墨香世家的苏母治家严谨,从小就对一双儿女严加管教,苏冰凊豪门大少一个,可并没有什么劣迹,绝大部分原因都在苏母的身上,当然私生活方面,自古以来的观念就是如此,在这方面对男人总比对女人要更加宽容一些,只要不带到家里来,不闹出什么乱子,苏母也不会去事事干预。

    苏冰凝心事重重回到家中的时候,老爸还没回来,表姐在客厅陪妈妈看电视聊天,也没听清楚放的什么东西,妈妈似乎要问问她晚上活动怎么样,她也没理,打了个招呼,就说很累要去洗澡,然后吹干了头发坐在窗前望着迷蒙夜空怔怔发呆。

    “砰,砰。”

    房门忽然被轻轻敲响,苏冰凝说了声进来,回头看去,向来人露出一个笑脸,问道:“莉雅姐姐,有事吗?”

    菲佣被称为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不过在市场上也有一些不太好的评价和争议,比如说没有人情味,实际上这种事情自然也是因人而异,在苏冰凝来说,没有什么事情去验证这种人情味,可至少在她看来,家里几位姐姐对她都还是蛮好的,以她的性格,人家对她好,她自然也不会摆出豪门小姐高人一等的姿态来。

    莉雅笑道:“梁辰少爷来了,夫人想让问问小姐有没有睡下。”

    梁辰上次来过檀宫,所以这位菲佣是认得梁辰的,对于他跟自家小姐的关系也是心知肚明,大概是以为大半夜的还过来,是属于年轻情侣之间的腻味,这时候说起来,语气眼神里都难免有些打趣的笑意。

    “梁辰?”

    苏冰凝有些奇怪,不知道梁辰明明已经回去了,怎么又会都不跟自己说一声就到家里来,不过还是立即出了房间,到客厅前,果然就看到了梁辰,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约莫是妈妈问了什么话,他正在回答。

    苏冰凝并不知道梁辰见过她家老爷子的事情,对于梁辰深夜登门,妈还能有这样的态度很是欢喜,当然不免也有些疑惑,来到客厅,苏母瞥见她连衣服都没换,一身雪白睡袍就跑了出来,不禁微微蹙眉,苏冰凝后知后觉低头看了眼自己穿着,有些脸红,苏母已经起身道:“你们说话吧。”

    苏母和江采萱离去,客厅里面只剩下了两人,苏冰凝原本是要梁辰去她房间的,但现在妈妈态度已经摆出来,显然不能再这样,就问梁辰:“干嘛这么晚了跑过来啊?”

    梁辰左右看了看,有点贼头贼脑的样子,低声问:“不会有什么摄像头吧?”

    苏冰凝又好气又好笑,抬脚想踢他,很快意识到梁辰坐着她站着,又是宽松睡袍,忙收脚在他旁边坐下,还是掐了他一下,红着脸嗔道:“你想什么呢!”

    梁辰笑了笑,把她两只手相继拉过来握住,笑道:“我还在担心你是不是已经睡了。”

    如果她已经睡了,就证明自己担心是多余的,自然也没有什么意外,至于事情会严重到苏冰凝不想见自己的地步,梁辰还没有想过,也不这么认为。

    “准备睡了。”

    苏冰凝也是做贼一样四下瞄了瞄,见没人才放心任他握着手,眨了眨清澈大眼,奇怪地问道:“你不是回去了吗?”

    梁辰没有回答,只是问道:“你还记得去年,我在你那边直播时候的事情吗?”

    “记得啊。”苏冰凝更加奇怪,忽然又红着脸抽出一只手来按在他脸上,“你再乱看,我把你眼睛戳瞎。”

    她穿着睡袍,又是新浴之后,柔顺秀发披散在肩头,明眸如水,肌肤如玉,实在是有些诱人,梁辰来的时候原本心事重重,但这个时候却有些心猿意马,被苏冰凝拍了一下,这才笑了笑将那件事情说了出来,然后道:“上次是你没有理由,这次换我。”

    顿了顿,又笑起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苏冰凝看着他,当然明白他不是没有理由就大半夜返程跑来,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委屈,抿了抿嘴,眸子里水雾氤氲,看起来有点想哭的模样,梁辰原本见到她后已经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心里却又揪紧,一时间忘记了身处苏家客厅,伸手将她轻盈柔软的身子揽过来,“到底怎么了?”

    苏冰凝摇摇头,不说话。

    梁辰心底叹息一口气,将她搂得又紧了一些,半晌后苏冰凝才轻轻推开他,露出笑脸,柔声道:“好了,我没事了,你先回去吧——距离总决赛,还有半年多呢。”

    她说总决赛,指的却自然不是总决赛,而是那个夺冠后作出选择的约定,梁辰一时无言,笑着捏捏她滑嫩脸颊,然后放开她站起身来,道:“那我就回去了,不要乱想……明天打完比赛后,我来接你。”

    苏冰凝甜甜一笑,“嗯。”

    她也跟着起身,叫了妈妈出来,梁辰与苏母和江采萱道别后离去,苏冰凝在妈妈的目光有些害羞,逃也似地回了房间,并不知道苏母看着她离去身影时眼里掠过些思索神态后,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表姐说了句话:“按你的想法,先看看他会怎么选择吧,如果他还是存着这种心思的话……就只好长痛不如短痛了。”

    “嗯。”

    江采萱答应了声,想了想又道:“我去找冰凝聊聊。”

    苏母点点头,叮嘱了一声说早些睡,转身要回房间,却不知想起了什么,又转身唤道:“采萱。”见江采萱停步后转身望来,保养得宜看起来比江采萱也大不了几岁的苏母问道:“我听冰凝说,梁辰战队里面有个男孩子对你有些好感?”

    江采萱没有想到会是这个问题,有些窘,却还是摇摇头,失笑道:“一个小孩子罢了。”

    “这世上有薄情郎,也有真情人,不要苦了自己。”

    苏母知道这个外甥女儿的性格,因而并不多劝,实际上她早已经做过一些了解,宋仁梓能力无疑要比梁辰差太多,但采萱不是冰凝,以她的性情,找一个忠厚一些,对她好一些的男人就足够了。

    关于宋仁梓,江采萱确实没有想过太多,也没有感觉,应付了姑姑的询问,就敲了敲苏冰凝的房门,并没有关,就轻轻推门进去。

    苏冰凝抱着那个她曾经自己唱歌挣钱买来的kitty抱枕趴在床上,看到表姐走起来,鼓着腮睁着眼看来,一双大眼无辜地眨了眨,看得江采萱忍不住失笑,关上房门问道:“怎么,闹别扭了?”

    苏冰凝摇摇头,丢开kitty抱枕,在床上盘腿坐下来,样子似乎有些苦恼和委屈:“不是,我就是害怕,怕他会选洛冰语。”

    江采萱在床边坐下来,笑着问道:“干嘛这么想?”

    苏冰凝抓了抓头发,又抱着kitty躺了下来,望着天花板吊灯,眼神有些茫然:“不知道,就是越来越感觉,他更喜欢洛冰语——他在我面前,跟在冰……洛冰语面前,好像是两种样子。”

    顿了顿,又坐起来,皱着眉头,有些赌气的可爱模样,恨恨说道:“这辈子,好像没有人能够赶得上洛冰语在他心里的地位,我也不行。”

    江采萱笑道:“不要杞人忧天了,现在的梁辰几乎称得上是完全由洛冰语教出来的,相互之间的定位不同,一些细微表现自然也有差别,我可以保证,只要他做出选择,最后选的人一定是你。”

    苏冰凝没有注意那句“只要他做出选择”的前提,听到这句话有些欢喜,眨着眼睛问:“真的?”

    江采萱笑着点点头,似是想到了什么,有道:“不过……”

    “什么?”

    “很多时候,人都是这样子,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假如你一直这样子,他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什么意思?”

    “要矜持,要保持距离,让他知道你的重要性,知道吗?”

    “……洛冰语会趁虚而入的。”

    “你对他就这么点信心?”

    “在别人面前,很相信他,在洛冰语面前,一点都不信,洛冰语对他来讲不一样。”

    “苏冰凝!”

    “啊?”

    “你没救了。”

    “嘻,好啦,我知道了,会注意的,放风筝嘛,我走砍很厉害的。”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