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42 预兆:秋风未动蝉先觉
    【042】预兆:秋风未动蝉先觉

    “哥,你还跑?”

    追在身后的梁飞叫道,“你还跑什么啊,这个血量你还想跑?”

    梁辰回身一记斩钢闪打在小兵身上,再往前跑就没有小兵了,他需要先积累一层旋风烈斩效果,继续往二塔方向逃,口中则骂道:“我还有闪,为什么不跑?”

    “额……”

    梁飞还真没想到自己家这边中野轮流来gank,被他拿了人头就算了,没杀过他一次就算了,居然连闪现都没有能够打掉,这也太伤人了,他郁闷地把鼠标按得啪啪作响,恨不得自己能立即飞起来扑杀过去。

    “哧!”

    梁辰并未一味的往前逃,走走停停,还往侧面绕了绕,一个小走位躲开了梁飞的虚空突刺,然后反身就踏前斩从梁飞身上穿了过去,期间被梁飞一个AQ打下来,哪怕是有被动的风盾,血量也有掉了一截,他原本血量恢复了不少,但被这下打来,血量就掉到了仅仅四分之一的地步,很残。

    残血的梁辰反身往对方的一塔下走去。

    塔下仅剩下来了他们家最后一个小兵,对方的小兵倒是还剩下不少,可有些是刚刚踏前斩印记并未消失的,没有办法再次释放,亚索难以登上职业舞台,一部分原因是他的容错率太低,而另外一部分原因,则是他的使用难度太高,这种难度不在于操作——实际上亚索需要的操作,大多数白金以上玩家都能完成,更何况是职业选手。

    这个英雄最难的地方在于计算!

    仅仅是踏前斩这一个技能,想要将其掌握,所需要的局势判断与计算能力,就足够让很多职业选手都望而却步。

    他拥有着恐怖的输出能力、无与伦比的灵活性,同时又对环境和局势的要求非常严苛,这样独特的设定使得他强大而又脆弱,可以说哪怕是再绝望的险境,只要亚索还活着,就存在着无尽的可能性,但想要在这些可能中走出最完美的那条路,要求非常严苛。

    就连大魔王woker都在采访中直言没有人能真正驾驭得了亚索。

    梁辰并没有在亚索这个英雄上花费过于多的时间和精力,但得益于得益于超常的心算与记忆能力——这也正是使用亚索最需要的素质,梁辰对于这个英雄使用并不差,甚至完全可以说比许多职业中单玩得都好,哪怕职业中单选手里,亚索这个英雄玩得非常出彩的人也不多。

    在他的眼里,踏前斩的使用线路完全都是实体化的,自然可以轻易地做出选择,用最好的线路与技能达到自己的线路目的,返回塔下的时候自己家仅存的一个小半已经在防御塔的攻击下摇摇欲坠,但连续借两个小兵踏前斩位移出来,梁辰恰好走出防御塔攻击距离的边界,塔顶红光都已经亮起,却又随着他的移动而熄灭,并没有遭遇防御塔的伤害。

    前方卡牌正在追杀拉克丝,洛冰语的装备其实不差多少,但想要让极少玩游戏的她预判到大王的走位实在有点难,一个只有普攻的拉克丝,除非如同梁辰上局凤女那样子出AD装备,否则想打赢卡牌确实不现实。

    这时候洛冰语躲到了旁边的草丛里面,血量已经被打掉了一半多,只要卡牌黄牌再接万能牌,应该用不了几个普攻就能杀掉了。

    不过还好,来得及……

    这才是梁辰冒险从塔下折返回来的原因,否则有闪现在手,哪怕是跟梁飞继续打下去,他也是有一定信心可以反杀的,毕竟装备还是领先梁飞。

    周身缭绕着茫茫剑气,梁辰一手持剑,于对方的小兵一起走出了防御塔笼罩的范围,看到身上的战争领主嗜血效果已经叠满,他轻轻一剑打在了旁边小兵上,吸取了一些血量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个短暂的加速效果。

    “冰儿,往我这边来!”

    梁辰喊了一声,洛冰语好像才看到他居然又回来了,有些意外,但还是马上转头往这边跑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卡牌身上亮起了一张张卡牌。

    蓝、红、黄,锁定。

    黄牌出手,将洛冰语定在了草丛边缘。

    普攻。

    万能牌。

    洛冰语的血量瞬间见底。

    “砰!”

    眼看拉克丝都已经将要阵亡,还离得很远的亚索忽然一个闪现,手里长剑挥出,周身茫茫剑气霎时间聚拢化作一道龙卷风呼啸飞出,近乎极限距离将草丛里面的卡牌给卷了起来。

    仅剩最后几十滴血的洛冰语趁这机会终于拉开距离,往梁辰这边跑过来。

    双方依旧有一段距离,后方卡牌落地后继续追来。

    卡牌过于依赖移速,所以符文里都会有移速符文,加上第一件装备就有是鞋子,这时候移速比梁辰都还要高一些,几步追上了就拉近了距离。

    进入普攻射程内。

    这一幕如同一些电视电影里男女主角里面面临敌人追杀,女主遇险男主来援,结果仅差最后一步,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在了敌方的剑下,目眦欲裂悲痛欲绝,好在英雄联盟不是恶俗电影,亚索更不是那些脑残男主,虽然还够不着距离把心爱女人搂在怀里替她挡下这一剑……就算能替她挡,尼玛明明能反杀为什么要挨这一剑?

    长剑一挥,茫茫剑气逆天充起,化作一片流动的剑气墙壁,就把这张紧随而来的卡牌给挡了下来。

    踏前斩位移近身。

    普攻,斩钢闪。

    暴击!

    再暴击!

    约莫是洛冰语回头的一个曲光屏障在加盾的同时,还有女神的运气祝福,梁辰百分之四十的暴击概率连续出了两个暴击,两剑直接就把卡牌给砍到了半血。

    一个已经没有技能的卡牌面对着近身的亚索,哪怕血量更多,又能有什么反抗能力?

    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拉克丝在,虽然同样没有技能,但人家有女神光环在,可以加暴击。

    “unstoppable!”

    伴随着又是连续两个暴击出来,卡牌不甘倒下,五个人头在身的梁辰已经无人可挡。

    “什么情况?你什么装备啊,怎么会这么高的暴击?”大王原本算着自己血量还能等到下一轮技能的,结果一剑剑连续暴击暴击的出来,他都有点懵了,阵亡后忙去看梁辰的装备,结果看到就一个黄叉的暴击装备就更懵了。

    “我去,这什么人品啊?”梁飞也忍不住吐槽,他之前有次跟梁辰solo也是人品爆发,但也没有这么恐怖的地步,五分之一的暴击概率,这是连续多少个暴击?

    主持人原本看着还在惊叹梁辰的恐怖输出,这时候听到他们都这么说,才明白是什么情况,失笑道:“这是冰儿带来的祝福吗?”

    “66666!”

    “这是对单身狗的暴击”

    “大王的内心是崩溃的,老子是有女朋友的人!”

    “我都看懵了,尼玛这是电刃无尽的亚索吧?”

    “女神被动buff”

    ……

    直播间弹幕满满的一片“女神的祝福”,正在上路默默补兵也在看着下路的苏冰凝则转头看了眼梁辰,于是小樱姗姗来迟,正跟俩妹子一起推线推塔的梁辰就感觉到了一股杀气从召唤师峡谷的上路传来,让他感觉芒刺在背般,脊背发凉。

    “这波一血塔有了,冰凝你等下回城来下路发育,我去帮你推上塔。”

    明明是为了推塔带节奏,梁辰还特意加了个“帮你”,结果只听到苏冰凝“哦”了一声,梁辰只好在心里暗暗祈祷稍后有机会陪她秀一波,否则感觉尼玛这波秀的,好像自己还是亏大了。

    拿到了一血塔后,梁辰直接买出来了一把电刃,换到上路继续推塔,宋仁梓自恃一个大树皮糙肉厚,结果直接被梁辰给越塔强杀,梁飞和大王支援的速度都很快,可惜这次小樱也及时赶来,如果不是小樱拿走了一个人头,梁辰极可能十五分钟就超神了。

    随后进入团战,一个发育无解肥的亚索根本没有办法解决,还被梁辰秀了一波丝血吹起三人的极限四杀,唯一让梁辰觉得可惜的是,他的亚索和苏冰凝的石头人一直到结束都没有能够打出来一波完美配合,主要是苏大小姐好像是故意的,就是不愿意先手帮梁辰撞人。

    两场对抗赛后,就是所谓的全民狙击活动了,说是全民狙击自然有点夸张,但从一家攀升到一千两百多万的恐怖观看人数来看,这个说法即便是夸张也是有限。

    三局狙击战后,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十点多,洛冰语说还有点事情,在程洁的陪同下离去,梁辰自然就送苏冰凝了。

    他其实早就发觉了苏冰凝有些情绪,不过一直都不敢说,洛冰语有意让他去送苏冰凝,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有人的时候不好说什么,苏冰凝在外人面前也很有分寸,不过上车后只有他们两个人,却也没有什么过于在意的表现,就坐在副驾位上看关于今晚活动的新闻,不时给梁辰念几段。

    越是这样,越让梁辰觉得不安。

    苏冰凝无意也是很聪明的,却不是很有城府的性格,这与自小的家庭环境有关,一个人从小就要承担很多东西,一个却只需要开心欢乐无忧无虑,前者需要考虑很多,后者有很多人为她考虑,也正是这种差异造成了两个女孩给人的不同印象。

    洛冰语让人一眼看到、想到的是聪慧,苏冰凝却是纯真。

    这不该是苏冰凝应该表现出来的样子。

    梁辰心里掠过这些念头,终于在来到檀宫前的时候,看着苏冰凝半晌不说话,她原本在笑着说明天如果梁辰开直播,可能留下的人气,然后慢慢就也不说话了。

    梁辰轻声问:“怎么了?”

    苏冰凝摇摇头。

    然后在片刻沉默后,轻轻打开车门下去,梁辰陪着她走到了大门前,握着她的手,在她将要离开的时候微微用力,苏冰凝微微一笑,挣脱开来,在他手臂上打了一下,笑道:“好啦,我回去了。”

    梁辰只好整了整她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笑道:“明天打完比赛,我来接你去吃饭。”

    “嗯。”苏冰凝点点头,甜甜一笑,又挥挥手,转身离开。

    一直跟在后面的荆藤没有下车,只摇下了车窗看着梁辰,这个据说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中年男人岩石般生硬的脸庞上表情漠然,眼神却有些凌厉的感觉,看着梁辰良久后说了两句话。

    “你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不要忘了我那晚说过的话。”

    他说的那晚,自然是洛冰语车祸,梁辰从美国赶回来的那晚。

    他说的是:“如果你对不住小姐,我会杀了你。”

    如果是普通人说出这句话,在这个法治社会里,大多都要被当成一句表达愤怒的话来看待,但从这位极可能手上沾染过不止一条人命的退伍老兵口中说出来,却只让人感觉到他的认真与郑重。

    当日的梁辰听到这句话其实并没有多少感觉,因为从不担心有那样的一天,而这个时候,脑海里莫名回想起刚刚苏冰凝异常表现的他只觉得一阵寒意。

    不知道是来源于天气,还是来源于心底。

    回去的途中,梁辰莫名想起一句话。

    金风未动,蝉先觉。

    是因为身处其中自知难,所以导致了自己的迟钝吗?

    梁辰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心慌,在这个夜晚,忽然回想了记忆之中很深刻,却似乎已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幕。

    那时候他才刚刚接触英雄联盟,在其实是江采萱所属的那套月亮湾里借了个房间打直播,那时候还还身处北上归来的阴影下难以自拔,那天并不知道就是洛冰语的观众打赏了很多钱,苏冰凝也跟着打赏了很多,直播间里金龙乱舞,光焰耀眼而缭乱,像是他被撕碎践踏的自尊。

    他言笑如常的道别离去,苏冰凝却没有来由地跟了出来,让他不要走,模样茫然而委屈,让人心疼。

    “嘎吱!”

    性能其实只是勉强的车子忽然一个急刹,梁辰在前方路口调转了车头,往檀宫回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