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22 洛冰语公布恋情
    【022】洛冰语公布恋情

    梁辰对于这些并非一无所知,只是没有心思去搭理。在他“消失”之后,徐一晨和陈克松都有在注意网络上的舆论动向,如果不是他们在暗中引导,梁辰的粉丝未必能够坚持到现在而没有被真正动摇军心。

    冰儿第二次醒来后情况明显好转,没有再发生继续无故昏迷的情况,梁辰终于放下心来之后,终于有心思去着手“善后”。

    首先自然是安稳人心,因为他在全球总决赛上的缺席,加上星光战队的起诉声明,这时候很多人哪怕是在观望,心里终究都是有些犯嘀咕,哪怕对于力挺他的粉丝来讲,即便心里相信辰慕冰,但当事人一言不发,终究是师出无名。

    所以在星光发布起诉声明第三天,很多电竞圈公众人物都或多或少发表了一些意见之后,广大玩家们终于看到了辰慕冰在消失了一个月后发出声音。

    这篇长微博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

    “谢谢在我饱受非议依旧坚定站在我身边支持我的人,不过还是有句话得先说。

    恶人先告状、落井下石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起诉我接招,怒喷等着瞧。

    然后给所有关心我相信我的朋友们解释几点。

    1.全球总决赛期间,我私自回国是事实。

    2.回国到现在为止,我没有与俱乐部联系也是事实。

    3.自从MSI开始前到现在,我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战队训练赛,也是实情。

    4.在战队期间,也确实与个别俱乐部成员发生过肢体冲突。”

    不论粉丝、玩家、喷子,敌对的还是友好的,看到这里都有种忍不住吐血的冲动,这也太嚣张了,你扬言驾照什么的就罢了,毕竟可以当成你理直气壮,但后面的解释算是怎么回事?

    这尼玛也叫解释?

    挑衅也没见过这也嚣张的吧?

    好在接下来很快给出了真正的解释。

    “事件一,假如有任何一点登场希望,我都先告知俱乐部再回国,当然坦白的说,也仅止于此,不论是否会得到允许违约与否,我都会回国。

    事件二,我只接到了一个教练的短信消息,并无所谓多次与我尝试未果的情况,没有回复,是因为我虽然会韩文,但手机上没有韩文输入法,而且也没有心情去搭理。

    事件三,我没有接到过任何一次要我参加训练赛的通知。

    事件四,参见MSI小组赛后采访。

    另外补充三点:

    其一,MSI登场是小东躺在医院三个多月代价换来的;

    其二,全球总决赛门票争夺战后,主教练崔秀言因为私自做主让我登场,在出征全球总决赛前已经被解雇,目前他正在准备带领自己的新战队成员去跟RST决战;

    其三,决定回国时新任主教练金浦原阻止我离开酒店,被我一拳打倒在地,在这里给金教练说声抱歉,希望没有打疼你。”

    大概因为先抑后扬的缘故,哪怕很多怀疑甚至于跟风骂了他几句的玩家看到这里的时候都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只不过这补充三实在是让人看得觉着牙疼。

    但更让人觉得牙疼的还在后头。

    “关于最近的事情,要说的大概就这些,最后宣布一件事情,我与星光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合约到期恢复自由身,目前创建鱼龙电子竞技俱乐部旗下Loong队已经打入英雄联盟城市争霸赛全国决赛,希望能够成功拿到LSPL名额,与大家再度见面。”

    然后他这篇长微博最后艾特了鱼龙俱乐部官博,又发布了一份简单的招聘公告,欢迎广大有志人士关注和应聘。

    前面两段不论怎么说,都还是跟主题有关的,而最后一段……基本上就是广告。

    然而跟前面那些话相比,这段广告无疑更能让很多人振奋。

    辰慕冰自己的战队!

    短短一天之间,苏冰凝就看着自己手里那个鱼龙电子竞技俱乐部官方微博账号的粉丝数目,从两位数飞速跳到三位四位五位六位。

    远远地将绝大多数LPL战队的官博都给甩在了后头。

    这条微博发布之后,立时就在各大电经媒体论坛掀起了热议风潮,各种评论满天飞。

    “我尼玛!起诉我接招,怒喷等着瞧……这解释果然是我慕神风格!”

    “毕竟是你研究MSI对手我扛起LPL大旗的联赛慕超神”

    “心疼星光战队老板,心疼新教练”

    “没有人心疼我鼻吗?”

    “其实我更好奇慕神到底为了什么回国的,居然会说哪怕能登场也会顶着违约回来”

    “之前各种叫嚣的人呢?怎么哑巴了?事实真相怎样,有目共睹的,没有辰慕冰,会有星光的一年三冠?”

    ……

    其中自然也有不少人依旧在带节奏抹黑,但在梁辰已经强势出声的情况下,之前短暂蛰伏的粉丝们跟着反扑,舆论的总体局势已经被逆转。

    这种情况无疑让原本正在打探梁辰究竟在忙什么事情怎会这么久没有反应的王锦城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并没有多么着急,网络也好媒体也好,舆论就是讲道理吗?

    显然不是。

    舆论掌握在什么人手里?

    古时候掌握在士林口中,现在则掌握在媒体手里。

    再说这一次,他自认师出有名,只要扣准了梁辰没有职业道德的污点命门,加上对于各大媒体的收买,胜券在握,万万没有输的道理。

    于是当天下午就开始有各类水军有组织有计划地开始去找梁辰那番话里的漏洞,在各大网站论坛直播去散播带节奏,也有不少主播解说不知道是见风使舵还是被收买,发表了一些看似公正实则在误导的言论。

    那位梁辰在微博上面根本搭理都没有搭理的前职业选手出身主播,则在晚上瞬间爆炸的直播排位里面再次发表评价,痛心疾首模样说现在很多职业选手素质偏低,矛头直指前两天说要他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泡泡,然后似模似样地扯大旗说起自己当初打职业时候的艰苦环境和努力奋斗。

    又很机智地蹭了一波热度后,他在第二天再次登上各大电竞门户网站头版的他连续发微博,内容不外乎自己这些年如何努力奋斗,然后又字字铿锵地说,比赛是神圣而崇高的,作为一个职业选手,不论有再大的理由,也不该做出那样的行为,那是逃兵是背叛,令人不齿。

    可惜原本声誉名声都不差的他,已经自己连续作死把当初可以跟娱乐圈当红女星直播开黑的人气给生生毁掉,看穿了其虚伪面目无数玩家网友也根本不买账,他微博下面很快被一片胜者为王败者微博王的嘲讽给堆满。

    一些电经媒体网站也算公道,拿钱就办事,很快发布了一些关于辰慕冰是否职业道德有失的新闻文章,看似公允讨论,实则根本就已经断章取义,无形之中忽视了梁辰的解释。

    这种事情轻车熟路,不得不感慨如今电竞环境的美好安逸,如果是在几年前,哪有人会给看到没人看的电经媒体塞钱。

    这些言论都在围绕着梁辰不曾与俱乐部协商的情况下,就私自回国,并且还打伤了战队教练,扣死了这件事情来攻击他的职业道德。

    提起梁辰私自回国的事情,自然就绕不开他究竟因为什么而那么着急回国,可这件事情梁辰提也没提,想要为他反驳的粉丝们自然也说出个所以然来,就算是猜测他可能有啥急事,也不可能用一句可能猜测来去辩驳,只能哑口无言。

    舆论风向很快就被一点一点的扳了回来。

    第二天傍晚,看到了舆论形势一片大好的王锦城心情愉快,应了一个邀约去参加小圈子的聚会,内容不外乎聊聊生意玩玩女人,对于他这类掌握着家族资源的公子哥们来讲,纨绔并非是假的,可也没有那么不务正业,至少在王锦城身上来讲,他还是有些事业野心的。

    怀里搂着一个看似清纯的漂亮女学生腰间的王锦城跟另外一个公子哥敲定了接下来合作意向,放下红酒杯的时候瞥见旁边女孩水汪汪眸子看着自己,对视过去的时候看到她脸颊微红的移开视线,很轻易看穿她故作清纯的小把戏王锦城心底有些猫戏老鼠的戏谑,也不揭穿,正要配合逗她一下,玩点情趣,却忽然愣住。

    脑海里面掠过了前些天那个从清泉回到上海,就为了给自己说一句“你不要再喜欢我了”的女孩儿。

    霎时间索然无味。

    怎么看旁边这个其实姿色长相都很不错约莫放在高校里也会被很多人奉为校花女神之类称号的女孩子,怎么觉得像是莹澈明珠旁的瓦砾,其实论紫色还是能当成花瓶,可已经没有了插花的兴趣。

    王锦城心里叹息一声,看来自己果然注定了跟爱情那玩意没啥缘分,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真正能令自己心动的女孩儿,却是心属别人。

    不过其实得不到心,能得到身味道肯定也是不错的啊。

    想起那张天然柔媚的清甜容颜,他心跳骤然加速的时候,忽然间看着旁边那位花瓶,就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然后“咚咚咚”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圈子不大人也不多的小型聚会,场上有两个还是他重点合作对象,所以在看到电话是星光战队新经理的电话后,王锦城也不顾及就直接接通电话,反正就一个俱乐部,没啥机密的,刚好可以用来稍微刷新一下好感度,聊胜于无。

    “这么晚了,什么事情?”

    被打扰了兴致的王锦城语气有些不耐,明显听出来了这些情绪的那位星光俱乐部新经理声音更加小心谨慎诚惶诚恐,约莫是咽了口唾沫般的停顿一下,才断续说道:“王、王总,出了点意外。”

    王锦城皱起眉头问道:“什么?”

    “辰慕冰的事情……”

    刚刚跟王锦城敲定了合作意向的那位公子哥看到王锦城挂掉电话时神色古怪而震惊,好像发生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脸色非常难看,摇晃着酒杯含笑味道:“王少,怎么了?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为难的事情?如果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尽管吩咐。”

    王锦城没有出声,怔了半晌后看着都已经奇怪看过来的几个公子哥,还有各自身边风情各异的美丽女人,神色古怪问道:“你们认得洛冰语吗?”

    立时响起嘘声和笑声一片。

    “王少,怎么了这是?”

    “当然,怎么难道现在有谁不认得洛冰语吗?”

    就连旁边脸蛋清纯的女孩子都因这个问题忍不住笑起来,刚刚敲定合作意向的公子哥却摆摆手,等各种玩笑声停下来,才正色道:“王少,做兄弟得提个醒,我知道王少家里背景不同一般,可那位更不好惹,如果……听兄弟的劝,别有啥想法,真不是咱们能动心思的。”

    几个出身都一般否则也不会这种身份出现在这里的漂亮女孩子吃惊瞪大眼睛,早已经听说出道短短两三年就臻至人气巅峰的洛冰语背景十分可怖,但却没有想到就连这些她们眼里已经是显贵豪门的公子哥们也要这般对待。

    王锦城没有回答,只是咬牙苦笑一声,说道:“看看微博。”说话的时候,自己打开手机,在微博热搜榜单上就轻易看到了那几次震人心魄的耀眼红色标题。

    其中几个关键词,哪怕是他们这样万花丛中过的纨绔公子哥都觉得心跳加速。

    洛冰语。

    恋情。

    公布。

    “这……”

    许久寂静无声后,一位按耐不住先一步点看完了全文的公子哥神色古怪叫出声来:“老子日了狗!那个走了狗屎运的男人是谁?这么艳福不怕成为成为全民公敌啊?”

    刚跟王锦城敲定合作意向的那青年同样是神色古怪,道:“没看到有人在评论里面说了吗,好像是个打游戏的……王少,蒋少,这里面就你俩玩电竞的,知道这人是谁吗?”

    另外一人语气莫名激动地骂道:“能娶洛冰语还打尼玛的游戏啊。”

    那位其实就是狼队幕后投资人的蒋少瞥了眼王锦城,“这事还是锦城来说吧。”

    王锦城想起了ACE联盟上那位“宋局”,苦笑一声,摆摆手没有说话。

    那位蒋少只好代为解释道:“知道圈子里前段时间很是出了番风头的那位吗?”

    跟王锦城敲定合作意向的那位看到王锦城脸色,大概摸清楚了一些方向,试探性地问道:“苏家大小姐那位?”

    蒋少点点头。

    旁边有人奇怪道:“那个辰慕冰?这跟洛冰语有什么关系?”

    蒋少眼里同样残余着些难以置信的神色,神色古怪道:“如果我没看错,这个在洛冰语微博里面最后时候艾特出来的那个icy,就是那个辰慕冰的职业ID。”

    一阵死寂后。

    响起各种目瞪口呆里卧槽的骂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