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19 最需要的时候不在
    【019】最需要的时候不在

    “梁辰。”

    梁辰前日雨中衣服近乎湿透,一路上没来得及也没心思去换,虽然已经干了,确实皱巴巴地黏在身上,加上他一路忧心如焚,十多个小时的国际航班都没有合过眼,这时看去不免就显得有些狼狈,以至于苏冰凝一看到他,眼圈就有些红,不知是为他心疼还是自己委屈的低低喊了一声,上前去想要帮他把衣服整理一下。

    梁辰无视了秦洛雨冷如冰霜的脸色寒如刀剑的眼神,笑着捏了捏苏冰凝的脸颊,挤出一个笑脸道:“我没事,冰儿怎么样了?”

    苏冰凝摇摇头,垂眸黯然道:“还没醒来。”

    旁边秦洛雨眼神更冷。

    梁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先回去吧。”

    依旧是当年那辆雅致,荆藤开车,梁辰坐在副驾,苏冰凝和秦洛雨在后,梁辰能理解秦洛雨没有道理逻辑的迁怒,但抛开当年的间隙不提,这时满脑子都是冰儿的生死,委实没有心思去搭理,气氛就有些沉闷和僵冷。

    “那位阿姨护住了冰儿,受到的冲击最重,身上多处粉碎性骨折,不过已经抢救回来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小雪受到的冲击最小,基本上没有受伤,只有冰儿还在昏迷中……”

    苏冰凝轻轻说起车祸发生的情况,有些迟疑,但终究没有说出小雪在最紧要罐头错误决断才导致冰儿被正面撞击导致命悬一线的真相。

    同样的车祸同样的冲击力,撞击方位不同,后果是完全不同的。

    不论是什么车型,侧面都是一辆车最为脆弱的地方,在发生侧向撞击的情况下,哪怕是很小的冲击力,也很容易就能将车撞翻将人撞飞,何况是那样一辆货车又是高速行使下的毁灭性撞击?

    冰儿没有当场死亡,完全都是灾祸发生瞬间,那位照顾紫雨冰雪四人起居的张姨奋不顾身用身体当下了大部分冲击,自己命垂一线换来的。

    冰儿其实受到的冲击要比张姨小很多,但却在最为致命的头部,这才导致昏迷不醒生死未卜。

    幸也不幸。

    自幼便被家庭重重保护起来的苏冰凝没有经过什么人生世故,但在知晓这些后,还是有些感慨,死亡阴影降临的时候,只是帮佣的张姨几乎是抱着一命换一命的决然帮冰儿换来一线生机,而亲手将冰儿推入死亡边缘的,却是她自幼就当成亲妹妹一样疼爱的小雪。

    从还没有互相见面的时候,小雪就因为洛冰语的缘故对苏冰凝有些敌视,不过苏冰凝对于这个天真活泼、娇憨可爱的小女孩却没有什么恶感,印象一直都不错。

    所以当得知这些的时候,冲击就格外的强烈,有些颠覆。

    一件东西有多美好,当被打碎的时候就有多痛惜。

    可最后从秦洛雨那里听到了见到小雪后的情况,苏冰凝却又怎么都怪不起她来。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极可能是这场车祸唯一幸存者的她身上只有一些轻微擦伤,与洛冰语和张姨相比完全可以忽视,不哭也不说话,只是怔怔的发呆,脸色雪白,眼睛里一点神采都没有,就连她父母与她说话都没有反应,一直到看见秦洛雨和紫儿,才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

    她说她害死了冰儿。

    她说该死的人是她。

    一边哭一边说,不断重复,最后哭哑了,泪干了,就在那里继续发呆,发呆的时候还在呢喃着这两句话。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医生只能用药物让她昏睡过去,否则冰儿没有脱离危险,她极可能要先崩溃。

    “叮咚。”

    后排好像有手机的响声,不知道是秦洛雨还是苏冰凝,目光直直看着前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梁辰不要说左耳进右耳出,连一只耳朵都没有听进去,完全是充耳不闻。

    自然更看不到秦洛雨看到手机消息后,原本冷若冰霜的脸庞上难以自遏的惊喜神色。

    深夜道路畅通,很快就来到了医院,这里似乎是军方医院,梁辰没时间更没心思去探究,直往楼上病房而去。

    冰儿已经入院两天,这时已近凌晨四点,本该只有一两人留守就好了,但病房外长廊却是有不少人,虽然有些人神色显得有些困倦疲惫,却是多少都透着些许欢喜。

    ——假如是平常情况下的梁辰,从这些反常约莫就能猜出一些端倪,不至于越是靠近医院越是恐惧脑中空白,不要说是旁边那些无关的人各异目光,就连身后秦洛雨和其中几人打招呼时已经远远不似刚刚那样冰冷的声音都没有听到。

    透过门上玻璃隐约看到病房里面人影的梁辰心脏悄然缩紧,面无表情地加快了步伐往病房门前走去。

    旁边有两个人看到这一幕似乎是要阻止,已经来到了梁辰身旁,看到秦洛雨眼神示意,摇了摇头,这才停下。

    梁辰一路心忧如焚,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路怎么熬过来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来到她的身边,在真的来到了病房前,却又被浓浓的恐惧笼罩了,手按在病房门上竟没有推开的勇气。

    秦洛雨和苏冰凝在梁辰身后停下,相互看了一眼,秦洛雨看到苏冰凝眼里掠过的笑意,神色似乎也轻松了不少,脸上冰霜解冻,却依旧没有什么笑意,不过也没有催梁辰。

    前面的梁辰还是轻轻推开了房门。

    旁边的秦洛雨先一步进入病房,心里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祈求上苍的梁辰紧跟着进去,苏冰凝在最后重新关上了房门。

    病床前坐着三个人。

    两个见过,一个没见过,但都算不上陌生。

    洛父洛母,还有一个紫衣女孩。

    梁辰甚至连狱洛父洛母眼神示意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去看那位容颜气质都极其出彩的紫衣女孩,就被病床上脸色苍白有些病容的女孩儿给吸引过去所有注意力。

    她躺在病床上微微侧脸,那双依旧明亮的莹澈眸子望来,有些微微的笑意,轻轻道:“你回来啦?”

    梁辰在这一刻惊喜却失声,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本以为可能再也见不到的女孩儿。

    洛父看了眼刚刚从鬼门关转回来的病中女儿,再瞥一眼苏冰凝,轻轻叹口气,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与洛母一块一块转身走出病房。

    然后是紫儿,与早已经得知冰儿醒来却终究亲眼看到才真正松口气的秦洛雨一起离去。

    最后离开的是苏冰凝。

    本以为自己该开心的她走出房门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

    知道这里只有自己没有父母没有哥哥没有表姐没有依靠的她借着关门转过身来,用力擦掉脸上泪水。

    外边都是她的亲朋。

    不能哭!

    从未有这样一刻感觉自己如此无助却又如此强大的她心里告诉自己,却听到里面传来冰儿有些虚弱的声音:“冰凝。”

    身体微微僵硬的短暂时间,苏冰凝重新推开病房门,脸上已经露出甜甜笑容,看着躺在病床上娇弱可人的洛冰语,眼神有些疑惑。

    洛冰语用手臂撑着想要起来,她身上并没有受到什么外伤,起身的时候却还是轻轻蹙了蹙眉,想来是虽然醒来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受到剧烈冲击的大脑还是有些疼痛,尤其是在眼前看似无声无息却激烈动荡的这种情况下。

    梁辰忙去扶住她,洛冰语却摇了摇头,瞥了他身上衣服一眼,有些气鼓鼓地模样蹙眉道:“你多久没换衣服啦?”

    轻轻皱皱鼻子,转头看向苏冰凝就换了笑脸:“你扶我一下。”

    苏冰凝重新关上门,上前去将洛冰语扶起身来,看着她穿着雪白病服,脸色苍白,没有了平日的恬淡脱俗,却别有一种我见犹怜的娇柔味道,依枕靠在床头,一头乌黑秀发披散下来,铺泻在肩后胸前,抬起脸来轻轻道:“你走什么呀?”

    苏冰凝笑了笑没有说话。

    梁辰拉着她在床前坐下,看着洛冰语微微含笑却依旧苍白的脸庞,伸手将她散落贴在脸颊的秀发给轻轻理顺,一直沉默的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很没新意:“对不起。”

    洛冰语眨了眨眼,有些俏皮笑意:“都是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才说对不起,我都醒来啦,还对不起什么?一点诚意都没有。”

    垂眸不语的苏冰凝约莫是终于后知后觉察觉到了一些言语微澜下的暗涌,抬起脸来轻声道:“旧金山那边大雨,航班全部都停了,他转了好几个航班才回来的。”

    洛冰语轻轻“嗯”了一声,伸出白皙晶莹手掌抚了抚梁辰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抬眸看一眼他被雨水打湿又干后乱糟糟的头发,“嗤”的笑出声来,苏冰凝起先意外,但很快跟着打量着梁辰,也跟着笑起来。

    梁辰扯了扯嘴角,左手在床沿下依旧握着苏冰凝手掌,刚刚帮洛冰语整理头发的右手落下的时候,就顺势握住了洛冰语同样纤柔白嫩的手掌。

    目光有意无意似乎都未看到这一幕的两个女孩不知什么心思,没有去碰这层不论结果如何但只要捅破就再无任何回旋余地的薄薄纸膜,却也没有任何眼神脸色的波动流露,只洛冰语不知是否是转移话题,轻轻说了句:“你不要怪她。”

    梁辰怔了怔,没反应过来这个“ta”说的是谁。

    洛冰语微笑道:“小雪。”

    她眼神温柔,轻轻笑道:“她还小,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因为这个就怪她。”

    并不知道小雪做了什么的梁辰皱了皱眉,已经隐隐猜出了什么,比他只更聪慧绝不笨半分的洛冰语看到他神色,便已经明白了自己画蛇添足,不过没有再说什么,问道:“你不是在比赛吗?就这么跑回来,没事情吧?”

    梁辰笑道:“没事。”

    洛冰语“嗯”了一声,道:“已经很晚了,你们回去吧。”说到这儿,眨了眨眼,蕴着笑意,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我爸我妈待会儿肯定要找你,想好怎么应对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