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002 有缘千里来相会
    梁辰摸着鼻子道:“我倒是知道你现在的经济公司就是你自己家的……话说,你爸妈都从政,也能自己做生意吗?”

    “我爸妈从政,跟家里没关系呀,从古至今不都这样,古时候还明文规定为官不能经商呢,可哪个当官的家里不经商,只靠俸禄的话,人情往来,豪门排场,哪里来的钱去讲究啊?”

    “呃……那倒也是。”

    “你要继续转移话题吗?”

    梁辰无奈道:“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的那个经纪公司,应该还没有涉足电竞领域吧?难道到时候要我在队服上面挂一个影视公司的赞助标志?”

    洛冰语轻轻哼道:“谁说我要用影视公司来赞助了?”她沉吟道:“我想一想,跟电竞有关的……外设可以吧?因特尔,at,还有微软,这都是跟电竞有关的吧?”

    梁辰有点无语,“你不要告诉我你家在这几个品牌里都有股份?这都是国外品牌吧。”

    洛冰语笑吟吟道:“没有啊,但是我能拿到赞助,想来中国发展,不吐出点骨头怎么行,中国特色嘛。要不国内品牌,嗯……我就知道华为、联想,还有台湾的微星。”

    梁辰已经不想说话了。

    不过虽然乍听起来有点让人吃惊,但其实细想,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按照当年秦洛雨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消息,冰儿的家境即便是在京都豪门里也是能够跻身一线之列的,很多在常人眼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在那种高度下,真的只是举手之劳,这从冰儿当初说服家里答应让她去唱歌拍戏,结果就给她一个人单独成立一个影视公司保驾护航就可见一斑。

    想到这里的梁辰忽然沉默下来。

    听到洛冰语在问:“你觉得江采萱会答应给你赞助,是因为什么,只是因为苏冰凝吗?”

    梁辰没有回答,但已经明白了她要说什么。

    江采萱会答应给他组建战队的赞助,自然是有苏冰凝的缘故在,否则他梁辰就算是拿到了世界冠军,也未必就有平等面对江采萱的机会,但换而言之,假如梁辰没有世界冠军的荣耀加身,没有如今几近国内LPL最耀眼明星之一的恐怖人气,别说他梁辰现在没有得到江采萱的认可,就算是已经是江采萱认可的“妹夫”,以江表姐的性格,也不可能拿公司赞助的事情来给他做人情。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在这个人情冷暖的社会里,更多时候要把那个道换成一个“势”字。

    梁辰没有进军职业赛场不到半年,就有三个冠军荣耀加身的话,以他如今的人气,一点都不夸张的说,哪怕是转会到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战队,也能够保证在面对星光、红色、风暴、王族这种拥有顶尖人气的老牌战队而不会在粉丝支持率上落入下风。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梁辰的父母,没有任何人比洛冰语更加了解梁辰重重掩藏下敏感多疑的阴沉性格,她所要表达的意思,自然是为了消除梁辰的抵触心理与难免的心结。

    “我只让人联系,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去谈,假如这样还不可以的话,那你还要我怎样?”女孩儿嗓音里微微透着些不知是委屈还是气恼的哀婉。

    有些出神的梁辰回过神来,叹道:“行,那回头你让人联系我。”

    洛冰语扑哧笑出声来:“怎么又变成让人家联系你了,不是自己去谈吗?”

    梁辰笑道:“我怕自己主动去联系,还得让我主动报你名号,有点为难,报你名号有吃软饭的嫌疑,但不报的话,人家一听我这公司没注册,人员没配齐,估计门都进不了。”

    洛冰语哼哼两声。

    又问:“你自己战队叫什么名字啊?”

    这个事情梁辰早已经考虑好,就道:“公司注册名字叫鱼龙,战队名字是loong,怎么样?”

    “俗。”

    “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好啦好啦,立意高远,气势不俗,这样好了吧?”

    “有眼光。”

    “真不要脸。”

    两个人隔着电话笑着,短暂温馨后,梁辰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那个其实已经堵在心里很长时间的问题:“我问你个事情。”

    “嗯?”

    “你怎么说服你爸妈,最终打赢让你去唱歌,拍戏的,我记得他们一开始,不也是反对的吗?”

    电话那头半晌无言。

    有所得必有所失,在享受着因为出身带来的富贵尊荣时,必然也要为延续这种富贵尊荣而付出,明星在常人眼里已经是高人一等,但实际上不要说是与那些豪门显贵想必,便是在那些富商老板面前,很多闪光灯前光鲜亮丽的明星,也不过就是戏子玩物罢了。

    以洛冰语的出身,让家中答应让她去从事这样一个职业,真的很难想象其中阻力。

    她最开始想要去当明星的时候,才不过五岁罢了,在那个时候长辈眼里,自然不过是小孩子天真懵懂的突发奇想,不过见她坚持,为此也肯努力,为了这个所谓目标,学再多东西,吃做多苦都不怕,父母长辈自然乐见其成。

    但当她慢慢长大,这个念头却始终没有随着年龄增长而淡去的时候,不论父母还是其他长辈的态度就都慢慢变得含糊起来,在当年梁辰与她分手前,其实就已经从她口中得知了父母长辈的态度反复。

    在这件事情上,梁辰的态度其实是与她父母长辈一致的,一开始甚至为了她而决意放弃学业,专心去学习怎么写歌词、写剧本,但后来再慢慢对所谓娱乐圈了解更多后,就也很坚决反对了起来。

    那段时间,其实两人之间已经有了分歧与裂痕。

    纯真的感情,过于美好,所以也脆弱到经受不住任何一点的风浪。

    大概感觉有些众叛亲离的她,在那段时间心情一直都很不好,不过梁辰那时候性格远未成熟,假如是现在的他,哪怕反对,也绝对不会在那个时候给她伤口上撒盐。

    最近这段时间,越是反思越是发现自己很多不足的梁辰这时候问起来,心里难免是有些愧意的,却怎么都遏制不知心底的另外一个念头。

    因为在那时候分手之处,她还是会联系自己的,后来忽然之间就彻底断掉了。

    然后,就成为了电影里面,那个一袭白衣,惊艳绝伦的雨婷郡主。

    答应放弃自己,会是她获得追逐梦想自由的筹码与弃子吗?

    洛冰语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你觉得呢?”

    梁辰感觉嘴里有些发苦,这一刻实在很恨自己不该提起这个话题的,似乎就在这个时候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很多人那么喜欢自欺欺人,沉默半晌后才道:“我不知道。”

    心里暗暗告诉自己,她才十几岁,却已经为了那个在一些人眼里很可笑的梦想,从小就努力并且坚持了十几年,不怪她,不怪她的……

    却听洛冰语轻轻道:“我答应了我爸妈,二十岁后一切听从他们安排,换我三年自由。”

    梁辰头脑一片空白,过了很久很久,才慢慢恢复思考能力,问话的时候,竟感觉自己喉咙都有些嘶哑的感觉:“一切是什么意思?”

    洛冰语平静道:“他们需要我听话的,还能有什么,不就是职业和婚姻。”

    梁辰在这一刻握着手机的手掌骤然缩紧,好像全身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注入了这只手掌里面,以至于感觉到指间力量如此强大而能被清晰感觉到,手里那块薄薄的金属块好似都能够被捏变形一样。

    良久无言。

    洛冰语轻声问:“怎么不说话了?”

    梁辰缓缓吐出一口气,又深深吸气,许久才道:“不知道说什么。”

    她又问:“心里难受吗?”

    梁辰没有说话。

    “那就是难过咯?”

    她语气里忽然多了些笑意,嘻的一声笑,“那就好,没枉费我以牙还牙一回……哦,两回。”

    小妮子语气从刚刚如同心灰意冷般的淡漠变成了熟悉的清甜俏皮,转变的突兀迅速,以至于梁辰有点懵,怔怔道:“什么?”

    “你以前让我那么难过,还你一回咯。”

    “我爸我妈,小时候为了骗我学这学那,答应的好好的,结果我长大了就反悔,现在我也可以反悔嘛。”

    梁辰听着她笑盈盈的声音,反应慢了两拍终于反应过来,胸腔里霎时间被浓浓的惊喜欢悦填满,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冰语笑吟吟问:“我是不是很聪明?”

    “嗯。”

    “那你夸我。”

    “呃……”

    “想不想让我回上海?”

    “想。”

    “那我明天回去好不好?”

    “好。”

    洛冰语又是扑哧笑出声来,“可惜我现在还回不去。”她轻轻叹息一声,“你是不知道,我妈简直就像是千年狐狸精修炼成人的,那个聪明,我想反悔哪有那么容易啊……”

    梁辰响起不久前ACE联盟晚宴上,那个不论仪态气场都称得上是自己平生仅见的“宋姨”,想了想问道:“阿姨是国家体育总局的?”

    “文化部的,不过说是体育总局也没差,因为体育总局早就已经被并入文化部了,广电也是文化部辖下的,说起来,我们两个都是在她手底下讨生活嘛……”

    她停了一下,幽幽说着:“所以咯,你得赶紧把你的俱乐部做大做强,这样我才有好日子过啊。”

    梁辰最终还是没敢接这句一语双关,有些托付终身嫌疑的话,只敢笑着含糊了一句“我当然也希望能快点做大”。

    然后在睡前苏冰凝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如实说了一句:“冰儿帮忙联系了一个赞助商,可能要我过两天去谈一下。”

    苏冰凝只“哦”了一声。

    然后就没再提这事,挂掉电话前,却又开始顾左右而言他地说她在学校里面很闲,想找点事情做。

    然后梁辰问她有什么打算,苏大小姐很平静地问:“我记得每一个战队里面都有好多人吧?”

    随着电竞行业的整体发展,现在的俱乐部也早已经不是几个人凑在一起打游戏那么简单了,一家俱乐部在大体上可以分为比赛和商务两个方面。

    比赛方面,主要是由选手、教练、领队、数据分析师等构成,而商务方面则跟传统公司比较相似,主要负责商务合作,比如大型商务活动的承接,各大社交平台的管理,俱乐部与选手个人形象塑造和运营等等。

    所以苏冰凝的这个问题梁辰只能给出肯定答案。

    然后就听她说:“那我如果说要你战队里面实习兼职,你会嫌弃吗?”

    连“嫌弃”这词都用出来了,梁辰还能说什么。

    他很干脆地道:“随便你挑。”

    语气终于从故作平静的刻板生硬回复了甜甜笑意的苏大小姐道:“我会的东西不多,就负责帮你管理官方的微博账号好啦,这个我很拿手哦。”

    梁辰松了一口气,官博虽然也很重要,但总比这位大小姐心血来潮要跑来实践管理的好,不久一个微博吧,随便你折腾去。

    “嗯……还有,你们应该也会拍那种很好玩的视频吧?”

    “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苏大小姐这时候心情不错所以原本就有些天然柔媚的她这时候温柔语气有些令人浮想联翩,梁辰觉得自己被她那句“很好玩的视频”给勾了有点思想邪恶了一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她说的是现在很多俱乐部都会推出的以选手为核心的采访视频,增加与粉丝间的交流,就道:“到时候看,如果有钱的话就拍,没钱就算了。”

    “那如果拍的话,我要去当主持人,采访你,好不好?”

    梁辰心里默默决定就算有钱也不拍了的同时,纠正道:“那叫编导。”

    “哦,那我就再兼一个编导好了。”

    梁辰有点头疼,如果冰儿知道冰凝跑自己这里“兼职”的消息,不会也要跑来兼个什么职位吧?

    想想洛冰语出现在自己战队里面还挂个某某职位的情况,梁辰就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以小妮子目前的人气,他觉得整个俱乐部都会疯掉的。

    心血来潮的苏大小姐给自己敲定了两个“兼职”之后,很快就说要去学习怎么做好一个合格的“官博”和“编导”,挂掉电话看书去了。

    梁辰则在第二天上午接到了经理徐一晨的电话,明星召唤师活动被取消了。

    取消原因是王锦城的干预,王大少是刚刚得知梁辰要去参加明星召唤师活动的,手捏合同拥有主导权的他直接就下令不惜代价,一定不能让梁辰去参加这次的明星召唤师活动。

    如果是当初还没有跟洛冰语重逢前,明星召唤师活动对于他来讲意义非凡,但现在的话,取消就取消吧。

    中午时候,梁辰接到洛冰语的消息,她也得到了通知,问梁辰的意思。

    在这方面两人态度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假如是在重逢前,王锦城这样干预的话,很难想象王锦城在面临突如其来从天而降的责难时是怎样的懵逼表情,但这个时候,洛冰语也已经不在乎,就都随它去了。

    至于王锦城干预会不会导致梁辰心里不爽之类的问题,洛冰语问都没有问,她太了解这个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的家伙了。

    苏冰凝从黄莺那里,她又从苏冰凝那里,早已经得知了那天ACE联盟晚宴,吴良楚腆着脸来解释,梁辰含笑以对的事情了,苏大小姐当时愤愤不平,她却只觉得吴良楚最好不要忘记这件事情,并且祈祷让梁辰晚些年得势。

    梁辰这种“伪君子”的性格,她其实有时候会觉得是一种分裂,他对待不同的人展现出来的性格差异实在太大,但如果细想的话,归根结底,缘由反而都在她身上。

    一个人的性格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初洛冰语耳濡目染,又让梁辰看各种书,给他灌输了太多原本不属于梁辰的思想和理念,其出发点是想要让他快些成熟起来,但她虽然聪慧,毕竟年纪还小,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那样拔苗助长的做法有多么的莽撞。

    好在结果还算比较不错,但一些后遗症是难免的。

    重逢后,随着与现在的梁辰接触越来越深,洛冰语其实已经发现了梁辰感情方面的缺陷,这个缺陷掩盖下的真相。

    现在的梁辰,性格有两个面。

    一面是当年的梁辰长大,依旧在很多方面存在着当年的影子,如同他在感情上的优柔寡断,如同他对待自己一如当初的情深。

    而另外一面,则是被她催熟出来的另外一个梁辰,分开的两年里,这个梁辰已经成熟了起来,且成为了主导,也是梁辰最大多数人面前的样子,他心智卓绝,沉着果断,看似温和,但城府极深,甚至是有些腹黑……

    不过只要他本性不失,洛冰语并不觉得这样的梁辰有什么不好,一个初中时候就看完了这种成年人读起来都毛骨悚然的书的女孩,一个五岁就知道梦想并且为之努力不辍的女孩,一个十四五岁就能说出“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女孩……

    她无疑是很美好的,“谪仙”的赞美放在她身上并不算夸张,但她并不是仙,她也是人,也有人性的复杂面。

    她喜读书、喜音律,书法、绘画、舞蹈、诗词很多方面都有不俗造诣,聪慧美丽,高贵脱俗,完美的简直像是水晶一样的女孩儿。

    但是当初为了让梁辰首发,出策让小东自残住院的人,也是她。

    ……

    宋仁梓觉得自己最近两天有点倒霉。

    作为在广大民众心目中形象一直都不太好的“富二代”,他其实算是其中比较好的一个,没啥理想,没啥能力,但至少还算安分守己,没有过什么横刀夺爱糟践少女之类反派必备的恶俗劣迹,这从已经二十岁的他只交过一个女朋友并且还是个处男就可见一斑。

    有钱人的圈子里从来不缺美女,在他的朋友圈子里面,能长这么大还“清白未失”的,已经不能仅仅用“独特”来形容了,简直是奇葩,以至于最近两年过生日的时候都被打趣说他应该许愿早点遇到他喜欢的那个男人来帮他******宋仁梓其实也有梦想。

    他的第一个梦想是爸妈能够复婚,可是后来老妈远嫁出国,老爸虽然没有再娶,但外边养的女人比当初跟老妈没离婚那会儿还要多好几个。

    他的第二个梦想是完成他老妈的愿望,老妈当初在出国前,红着眼睛抱着那时候还小的他说,以后妈妈不在了,你一定要乖,要好好的。

    所以他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会先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件事情,会不会让自己越过老妈输说的“要乖,要好好的”的范畴。

    所以哪怕经常被奚落,哪怕偶尔也会心动,他也不曾像其他富家大少那样“随便玩玩”,即便是面对当初那个红着脸向他表白,最后却又投入他人怀抱的女孩儿,他觉得自己的表现,也都是符合老妈心里“要乖,要好好的”范畴的。

    所以在他决定要组建一个战队,并且发现了一个很有潜力,很有实力的直播,邀请他加入自己战队被拒绝后,他只是每天不厌其烦的围追堵截的劝说,却没有过任何其他的举动。

    后来撞上了江采萱,他就很识趣的选择放弃。

    老爸的产业不算小,平日里他也没少仗着老爸狐假虎威,但即便是老爸也有些惹不起的人。

    江采萱无疑算是一个。

    老爸很不满意他的所作所为,在他眼里,那些朋友在自己眼里的“劣迹”好像并不算什么,反倒对自己的“乖宝宝”式作风很是看不惯,总说太听话的孩子没出息。

    对自己想要去组建战队,打职业的想法,自然更加谈不上什么支持,在去年又一次城市争霸赛决赛失利,痛失LSPL名额之后,就干脆地断掉了对他的经济支持。

    然后憋了一口气的他几乎是砸锅卖铁,把自己的车都给卖了,咬牙又坚持了半年,还请了从LSPL战队淘汰下来的教练过来指导,最后却还是在今年初的第十届英雄联盟城市争霸赛上,又一次倒在了进军LSPL的门前。

    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哥们那里能借来的钱都已经被他借光了,老爸那里他是打死都不肯去服软,只好把主意打到了赞助上面。

    倒是有一个微星科技在中国的区域经理,与老爸关系不错的一个叔叔答应给了一百万的赞助费用,他自然是大喜过望,至于是不是看在老爸面子,甚至说是老爸掏腰包,他不打算去追究打底。

    跟自己老爹嘛,只要让自己面子不跌就好了,不至于让自己在他面前下不来台。

    当然这种话心里想想就好,谁要是说出来,他是打死都不会认的。

    然而就在他已经在等着签约,盼着第一笔赞助费用赶紧到账的时候,却忽然就得知了一个“惊天霹雳”。

    赞助被人给截胡了。

    电话是那位叔叔亲自打来的,说接到了上面的命令,任何在谈未签的赞助都全部停止下来。

    被这个噩耗打击的有点懵的宋仁梓追问缘由,然后得到了一个令他差点吐血的答案。

    因为微星科技接下来有一笔赞助要谈,对方来头貌似有点大,所以要把今年剩下的所有赞助额度都给留下来,以供谈判。

    这尼玛意思不就是说等着别人狮子大张口,看能吃下多少吗?

    他出身于商贾之家,长这么大了,就没有见过哪家公司是这么谈赞助的,唯恐自己给的赞助费还不够多似的。

    这还是谈判吗?

    送钱也没这么送的吧?

    不仅组建战队而且还亲自上场打比赛的宋仁梓宛若看到了一场重要比赛里面队友却在故意送人头般的热血上涌,追问到底是谁有这么大能量。

    电话那头的那个叔叔迟疑了一下后才说道:“具体资料我也还没拿到,据说是LPL的一个职业选手,不知怎么想的,想要自己去建战队,关系好像是京里的,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发了话,只知道不听不行,而且估计连还价余地都很有限。”

    职业选手?

    宋仁梓有点发怔,脑海里面的第一反应就是苏冰凊,假如是这位大少的话,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可如果真的是苏家大少想要组建战队的话,用得着别人赞助?

    除了苏冰凊,LPL战队里面还藏着哪位大神不成?

    宋仁梓琢磨了半天,倒不是没有想到当初那个被自己围追堵截想要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签来自己战队的辰慕冰,但很快就否决掉了,假如辰慕冰这边是苏家大小姐发话的话,约莫也有这种能量,但也不能是北京的关系啊。

    其他还有谁?

    百思不得其解又心里不甘的宋仁梓憋了一口气,得知是这位叔叔负责与那人交涉协商后,死皮赖脸地要一起过去,非得要见着是谁劫了自己的胡才能瞑目。

    这位微星高管既然有机会接触那位能量非凡的年轻人,自然免不了有些搭上点关系,至少混个脸熟的想法,因而所谓商谈,根本没有想过在什么正式场合,在询问了对方的意思后,就约定了在上海的一家茶馆里见面。

    宋仁梓的要求很没意外地被拒绝了,不过两家关系很近,他还是从这位叔叔的女儿那里得知了商谈的地点,然后从清泉飞到上海,赶在商谈开始前找到了包间,又死皮赖脸地磨蹭、保证半天,才最终被同意留下,当做公司里的一个实习生,只许听没有说话的权利。

    历经艰辛的宋仁梓正琢磨着到底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即将到来的背景神秘强大的家伙给自己留口汤喝的时候,就听到了包厢门被推动,结果抬头想着终于能见到那位能量背景极大的年轻人真面目的时候,看到了那个不论怎样都没想到的熟悉脸庞。

    他顿时就目瞪口呆,以至于旁边叔叔堆起笑脸起身的时候,很不合时宜地爆了句粗口:“卧槽,慕神是你?”

    梁辰这边已经笑着准备打招呼问好了,听到这个声音也有些意外,看到那位显然就是微星此次商谈赞助负责人旁边的年轻人,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宋仁梓已经在激动自我介绍:“是我是我,宋仁梓啊,你忘了,当初你还没打比赛的那会儿,我还邀请你去我战队呢,记得吗?”

    梁辰想了起来,确实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有些意外地,不过没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保持着镇静从容的样子,含笑道:“我记得,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然后又向旁边约莫是还有点没回过神来的中年男人笑道:“何经理你好,我是梁辰,你也可以叫我辰慕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