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117 落幕:一个人的传说
    比赛打到了现在,bo5最后的生死局,已经快要四十分钟了,距离胜利仅差一线的地步被对方反打,眼看着对方四个人直奔中路压过来,说没点情绪那完全是扯淡。

    生死局啊,现在又到了生死一刻,谁能不在意,谁能不紧张,谁又能甘心?

    但仅凭着兰博与瑞兹两个人,如何去阻挡对方四个人的进攻节奏?

    吴迪与胡杨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屏幕,这个时候夸张一点的说法,整支战队兴衰,整个lpl的荣辱,都可以说压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他们能抗住,就还有机会,他们挡不住,就会被rst再次长驱直入推掉基地,宣布着lpl再次倒在了韩国战队的铁蹄之下。

    但他们实在没有半分信心,虽然吴迪也已经六神装,胡杨的装备也不差多少,这终究是二打四。

    这不是上局辰慕冰那种残局,拥有创造奇迹的可能性,而即便是那种情况下,以辰慕冰的实力能够打出那种逆天五杀,依旧被称为奇迹。

    他们现在两个人面对rst四员大将铁定了心思要一波结束比赛的鱼死网破,防守成功的可能性实在不高。

    屏幕一片黑白的梁辰轻轻吐出一口气,好似要把那糟糕透顶的无能为力感觉给吐出去一般。

    明明不愿,想要改变,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生而无力改变,那种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大概是世上最让人憋闷狂的吧。

    在rst四个人往高地塔逼近的过程之中,梁辰却开了小差,有短暂的精神恍惚。

    自懂事起的童年记忆里便充满了父母的争吵,化作阴霾笼罩了他整个童年岁月,便是那时候小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又怎会不渴望父母能够相亲相爱和睦相处?

    然后就是那场改变了他一生,曾经认为执子之手便能与子偕老的刻骨初恋。

    孤身北上的时候,他对自己接下来要面临的处境未尝就没有一些揣测,但那时一腔热血,自认为了她可以什么都不要都不顾,宁肯死也绝对不会与她分开的,觉得只要两个人真心喜欢,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不能面对的,最差的结果也不过就是白花了路费欠了同学几百块钱嘛。

    然而北上结果是他主动提出了分手。

    后来网上看到那句流传很广的话,“在最无力的年纪,遇到了最想呵护一生的人”,他眼眶酸热时候,未尝就没有闪过一些假如的设想。

    假如他也出身显贵。

    假如他小小年纪就有令人刮目相看不得不重视的能力。

    甚至假如能像一些小说电影里幻想出来的那样有奇遇有异能……

    结果当然是没有假如。

    他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依旧贫穷,依旧落魄,明明已经分手却还是活在过去的阴影里面走不出去。

    他曾经很厌恶游戏,当初接触这款游戏,前些天与苏大小姐闲聊,曾笑着说如果不是她,或许就不会打第二局。

    这倒不完全都是为了哄她开心的谎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是人性,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何况他那时在寝室里面处于被半孤立状态,玩两局游戏跟舍友熟悉一下也算是两得。

    但真正的主要原因,也是最直接因素,却是听说了直播打英雄联盟能够赚钱。

    就是为了赚钱!

    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他对金钱的渴望有多么强烈!

    后来钱赚到了,却又因为苏冰凝的缘故,几乎可以说是半懵懂地闯入了职业圈子,然后iem一战封神,成为了整个lpl最耀眼的新星。

    很多人说是他辰慕冰的出现拯救了星光战队。

    但没有人知道对他来讲,这支战队意味着什么。

    这是梁辰第一次融入一个团队,与其他人一起去争夺、享受、捍卫一个团队的荣耀。

    他其实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个很“独”的人,有些不合群,否则也不至于从小到大都没有几个交心的朋友,初中高中那样的年龄,与同学、同桌,也都仅限于普通点头之交,毕业后便再也没有跟谁联系过。

    进入大学后,因为性格的蜕变,他曾经尝试过要与人接触,从目前跟宿舍几个家伙的关系来看,也算是比较成功的。

    但毕竟他跟宿舍其他人熟悉后,大多数时间都在打游戏主播,后来更是直接休学,没有经历过什么有意义的集体活动,假如有的话,估计也就是跟苏冰凝他们宿舍的“联谊配对”了。

    战队里面的几个队友,包括非选手的存在,以梁辰的洞察力,其实都能看出来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的缺点。

    比如胡杨有些功利,在现他与新老板王锦城交恶后便选择保持距离,趋利避害。

    比如经理徐一晨对自己的“照顾”,真实原因说穿了,也不外乎就是趋炎附势罢了。

    比如看似懒散的小罗,其实骨子里是一个心肠很冷的人,从他换女朋友如衣服轻描淡写就可见一斑。

    比如泡泡暴躁易怒的其实很不成熟,习惯以自我为中心,很少会为其他人考虑。

    就连他印象最好的吴迪,外冷内热不假,但上次邀他去ace联盟聚会,未尝就没有借机让黄莺给苏冰凝搭上线的想法在里面。

    这些他看得清楚,都心知肚明,有时候也会有些属于这个年龄的天真思想,凡事尽善尽美,严于待人宽于待己,非黑即白……但还是要感谢洛冰语,她曾经与梁辰说过两句话,对那时的梁辰冲击非常大。

    那时她与梁辰推荐了两本书,一本《蝇王》一本《米》,说看完后还得她做恶梦,让梁辰陪她一起做噩梦。梁辰自然以为是什么鬼故事之类的玩意,其实也有些怕,但还是认真看完。

    那两本世界名著自然不是什么鬼故事,但无疑要比鬼故事更加令人惊悚,直指人性最黑暗丑恶的地方。两本揭露了人性黑暗的书看罢后梁辰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感觉自己都像是行尸走肉,感觉不论大街还是学校,不论美丑老幼,入目看到的所有人都是一个个披着人形的恶魔。

    后来,她说这个世界上最肮脏的是人的思想,最干净的也是。

    她说这个世界没有那么黑暗也没有那么美好,都像电视小说里女主角一样天真无邪,多半没有好下场,不谙世事早晚要吃大亏,知世故不世故才好。

    梁辰从那后就记住了一句“知世故不世故”。

    后来才慢慢明白这简单一句话有多难。

    但现在想起来,莫名浮现在脑海里的却是最近两天胡杨的反常,以及今天比赛里面明显异常的失误。

    他转头看了一眼胡杨,中间隔着吴迪、泡泡,其实也没有看到什么,但梁辰好像就直接看到了好像是当初与苏冰凝一起坐火车回家时候,坐在对面一个脸上长痘痘家伙看的比赛视频里面,那个一败再败一输再输难求一胜的战队再次输掉比赛后,那个被很多人骂上路菜成狗就会一个英雄的男人脸上的汗水与晦暗的眼神。

    还有他来到星光之后,终于见到真人,比赛胜利后这个男人脸上打心底里透出来的开心笑容。

    小人心思的梁辰并不否认自己的思想有时也会脏脏,就如同当初王锦城接手星光,他回清泉,苏冰凝却去上海,他抱着那只陪了苏冰凝好几年的kitty抱枕躺在她床上的时候,脑子里面各种胡思乱想,其实最怕的不是她真的被王锦城的小把戏骗过,怕的是自己会怎么做……

    苏冰凝自然并非是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这么天真无邪,要知道以冰儿的聪慧城府,都不得不说她一句“大智若愚”。

    她知道自己当初的那点小心思吗?

    知世故而不世故。

    ……

    回过神来的梁辰轻声笑道:“没事,该怎么打怎么打,不论输赢,咱们一起扛。”

    就是这句其实没有什么影响的话,让台下的苏冰凝都清楚看到两个原本有些茫然慌乱的神色重新恢复坚定,就连那暗淡眼神都似乎亮起了神彩。

    希维尔这一局也是把水银系带升级为水银弯刀的,同样到了六格神装装备无法再更新的地步,加上奥拉夫还有一个有巫妖之祸的维克托,推塔度贼快,中路二塔就跟纸糊的一样转瞬就倒,然后四个人带着一大波兵线就直接压了进来。

    在兵线掩护下开始推高地塔。

    “轰轰轰……”

    胡杨直接把大招洒了下来,一排排火箭从天而降,从高地塔下铺展开来,熊熊烈焰瞬间便将所有小兵吞没,正在打塔的希维尔、奥拉夫、维克托的血量也都瞬间就掉下一大截,卡尔玛急忙给了一个群体加飞快逃出高地塔范围。

    然而下一波兵线很快就卷土重来。

    “高地让了吧,不要死了,不然就真的没了。”梁辰看到吴迪和胡杨都有点蠢蠢欲动,而自己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复活,就忙提醒了一声。

    吴迪和胡杨应了一声,只得后退,眼睁睁看着自己家高地塔在对方的攻击下轰然倒塌,然后是中路水晶。

    吴迪和胡杨两个人都是上一波大龙团战交了闪现,这时候都还没有冷却,否则胡杨有金身,这个时候真的忍不住想要上去拼一波的。

    可惜他是上单,只有闪现一个技能,除非能去偷塔,否则传送在这个时候一点用处都没有……

    想到这里,胡杨猛地愣住。

    他飞快地瞥了右下角的小地图,一片漆黑的召唤师峡谷里面,从俯视角度看去,除了高地之外大多数区域都是黑暗的。

    但在对方残血的基地水晶旁边,却有一个亮点。

    忽然霍然反应过来,刚刚泡泡推对方基地水晶的时候,被oker的维克托追杀,曾经有过一次摸眼位移夺维克托的死亡射线。

    复活后的rst在狂喜之下,满脑子都是反打,冲下泉水就疯了一样往自己家中路杀来,所以反而忘了那颗眼。

    这就导致那颗完全有可能逆转整个局势的眼位还留在那里!

    “吴迪!”

    胡杨激动大叫了一声,“你守着,守住,我去偷!”

    说话的同时,他就直接往自己家泉水里面走去,想要在泉水里面开启传送,对方的基地水晶原本血量就已经不多了,只要这个传送能够成功,就算对方现后再回家阻止,也是已经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一时间胡杨激动的感觉心和手都在颤!

    “偷?”比梁辰复活时间还要更晚的泡泡小罗闻言都有点愣,倒是泡泡反应不慢,这边几乎是跟梁辰同时反应过来的,“啊!我想起来了!快!快快……传送传送!”

    吴迪怔了一下之后也反应过来,饶是他素来心热面冷,这时候也是忍不住露出惊喜之色,道:“好!”

    说话的时候,中路水晶再次被推掉,轰然爆开,rst四个人并没有任何迟疑,跟着兵线就来到了基地双塔前,希维尔攻飞快,四个人合力,防御塔血量瞬间就掉了一大截。

    吴迪一个人在塔下努力清兵,还要小心对方的技能消耗。

    胡杨则来到了泉水,开启传送!

    观看比赛的玩家在看到兰博满血返回泉水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忍不住叫出声,解说这边也正奇怪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兰博在泉水里面,身影骤然被一圈圈红色旋风笼罩。

    “传送?”

    一愣之后,阎京看到了小地图上面传送落地,猛地瞪大了双眼就失声惊喜叫出声来:“偷家!兰博传送偷家!”

    现场观众被提醒后也现了这一点,整个比赛现场瞬间就炸开了。“这里居然有眼?”

    “盲僧刚刚留下来的?”

    “我去,这是又要绝地翻盘?”

    “啊啊啊!rst还没现,快点!快点过去啊,过去拆掉就赢了!”

    ……

    很多观众都已经忍不住要捂住心脏了,这局比赛实在是太精彩了,一波三折,过山车似的,一会儿大惊一会儿大喜,实在是让人心脏有点受不了。

    o1f也有这种感觉。

    他刚刚一个加强版心灵烈焰配合维克托死亡射线逼退了流浪,然后在旁边的希维尔之后跟上一个普攻点爆了一座基地塔,下意识地皱眉道:“兰博呢?”

    正说着的时候,忽然就听bang以他从未听到过的惊慌语调叫了一声:“家里!”

    “什么?家里?”

    o1f怔了怔,但也已经跟着下意识地看向了小地图,就看到了自己家水晶旁亮起了一团熟悉的红色旋风。

    这种旋风他自然是不陌生的,不知道有多少次,都是duke在这红色旋风之下落地,然后帮助他们下路取得优势。

    然而在这个时候,却成为了可以将他们整个战队彻底打入无底深渊,万劫不复的可怕噩梦!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家的基地水晶血量这时候还没有回复一半,这个兰博穿送过去的话,他们不论是回程还是继续推进,需要的时间足够水晶爆炸好几次的了!

    还是要输了?

    队内语音里面霎时间一片混乱,哪怕一直都是最冷静沉着的oker这时候声音里也多了些紧张急切的颤音。

    “家里!家里!”

    “我回家!我回家!”

    “来不及了,来不及,我们家基地没血……”

    “兰博在哪?打断他!”

    这个时候bang忽然一个蓝色饰品往泉水里面照耀下去,然后不出意外,果然看到了正在泉水中央处传送回家的兰博。

    传送时间刚刚开始,肯定还有一些时间才能落地的,但问题是,兰博在泉水里面啊!

    oke的声音徒然激烈了起来:“冲泉!杀兰博!”

    rst战队里面oker无疑是一个灵魂人物,但远远达不到梁辰在星光里面近乎一言九鼎的地步,可在这个时候,队伍生死危机的关头,随着oker话,所有人都很默契的选择了服从。

    希维尔大招加、卡尔玛群体加,双重加下的rst战队四个人直接就放弃了面前血量已经被打掉了一大半的最后一座基地塔,同样也无视了旁边还在找机会的瑞兹,奥拉夫在最前,卡尔玛希维尔维克托紧随其后,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冲上了泉水。

    现了对方意图的吴迪毫不犹豫转头往泉水这边赶来。

    “什么情况?”

    “我的天!要冲泉吗?”

    “现了stl的意图,他们选择了冲泉去打断传送,这太大胆了……“

    现在观众皆在屏息,各大赛区解说台的解说们则都情绪激动难以自制地大喊大叫起来,尤其是韩国解说台的胖子,已经从刚刚自己家大rst战队马上又要栽跟头的惊吓里面缓过来,激动大叫道:“啊!非常聪明的一个决定,他们要冲泉杀掉兰博,这太睿智了!”

    ……

    rst冲上泉水的时候,胡杨的传送已经到了最后时刻,然而随着奥拉夫抗下了泉水伤害,希维尔与维克托同时冲上来,仅剩最后一秒多点时间的传送引导时间,顿时就变成了慢动作回放一般。

    这一刻时光如流水。

    希维尔的回旋之刃。

    oker的维克托则干脆地就释放了一个混乱风暴,其中电光雷云交织闪耀,飞快地就往泉水中央游移过去。

    维克托的大招混乱风暴伤害非常高,这一点所有人都很清楚,但其实这个技能还有一个附带效果。

    那就是打断一切引导性技能,包括稻草人大招、雪人大招、死歌大招、潘森大招等等等……自然也包括传送。

    当这片电光交织闪耀的雷云游窜到了兰博身下之后,胡杨身上不停缭绕飞旋的红色旋风立即就被打断。

    胡杨一时间都忘记了维克托大招能打断传送的事情,见自己传送忽然被打断,忍不住楞了一下,然后看到自己血量在混乱风暴下狂掉,急忙就走位躲开,然后喷着火焰就走下泉水。

    对方为了干扰自己传送而浪费了不少时间,肯定是来不及在辰慕冰复活之前推掉自己家基地的,那样的话就算自己死了,也已经成功“防守”到了辰慕冰复活。

    而现在对方冲泉,扛伤害的奥拉夫血量已经将要见底,没道理不手下这个人头。

    成功打断传送的rst四人就要立即转身撤退,一直抗伤害的奥拉夫血量已经见底,刚刚转身还没走出泉水时候就直接倒下来,被温泉激光射的尸骨无存。

    胡杨晚了一步没有跟上输出,没拿下人头,顾不得惋惜,反正在泉水里面有恃无恐,忙就继续喷火配合吴迪的输出。

    吴迪则在泉水下面堵住了卡尔玛,一套aoe连招瞬间爆开来,卡尔玛一管血条瞬间就见底,如果不是自己给了一个护盾挡了一波伤害,差点就被瞬秒了。

    希维尔开启护盾挡下吴迪范围伤害的时候,连续两个暴击打出来,配合维克托的虹吸能量两段伤害,吴迪的血量也直接见底。

    “等我!等我!”

    梁辰已经马上就要复活,忙就出声提醒,吴迪已经按出来了中亚,把自己凝固定在了泉水边缘处。

    “走!”

    oker再次下令,残血的不敢迟疑,就跟着一起沿中路撤退回去,然后直奔小龙处。

    当然,这个时候小龙处刚刚刷新的是远古巨龙。

    慎已经复活,在往远古巨龙赶去,他们将在那里汇合,利用这条远古巨龙buff再打出鼎定乾坤的最后一战。

    “他们去远古巨龙了。”吴迪回泉水补充状态的时候,看到对方离去的方向就沉声提升了一声。

    三。

    二。

    一。

    梁辰的卡莉丝塔复活。

    “走。”

    吴迪和胡杨已经高地上的级兵清理掉了,他们家也有自己的级兵出,短时间不必担心兵线问题,梁辰就跟吴迪胡杨三个人一起直奔远古巨龙过去。

    “呼。”

    蓝色饰品的距离是随着等级而提高的,如今梁辰都已经十八级,蓝色饰品的距离级远,梁辰刚刚进入下路野区不远就用远见宝珠照了一下,一道蓝光从天而降,就照亮了小龙坑前面的一片范围。

    慎、卡尔玛、维克托、希维尔,四个人正在打远古巨龙,这时候维克托与希维尔两个人的输出非常恐怖,远古巨龙虽然血多皮厚,但这时候血量也已经快掉一半了。

    “我马上来,我马上来!别让他们打,被让他们打!”

    泡泡与小罗复活时间比梁辰慢一点,这时候小罗刚刚复活,泡泡也就只差几秒钟了,只要泡泡复活,奥拉夫不在,这条远古巨龙差不多就可以说是梁辰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rst显然也明白,因此打龙的态度极其坚决,都看到梁辰他们三个人过来了,也没有任何要退的意思。

    梁辰吴迪胡杨三人立即并肩往前压去,o1f扔了一个心灵烈焰过来,丢在胡杨身上,这个时候卡尔玛也有了一些装备,输出不低,好在胡杨先一步开盾,并没有被打掉多少血量,三人依旧往前压。

    卡尔玛只得后退,抗龙血量已经掉了三分之一的慎见状也稍微后退了一步,身后在输出的希维尔与维克托自然也就没有办法继续输出。

    希维尔这个时候没有大招的,而卡尔玛的护盾刚刚用掉,所以这时候梁辰他们三个也不担心他们四个人会加冲上来,唯一要小心的是慎的嘲讽。

    远古巨龙喷怒咆哮半晌,没有在范围内找到可以泄怒火的目标,就闪动着翅膀,庞大身躯转回了龙坑里面,血量开始飞快上涨。

    “我来了!”

    耳机里面传出泡泡的声音,飞快从泉水里面狂奔冲来,小罗也已经赶到了野区,梁辰这时候一直在默默算着卡尔玛的护盾时间,这时候知道卡尔玛的群体加差不多冷却了,就道:“我们后退。”

    三人同时后退没几步,果然就见卡尔玛为,rst四个人同时加冲来。

    “我来了,我来了,可以打!”

    恰好赶到的小罗激动大叫,刚刚说完,就见一片蓝光从天而降,对方的远见饰品看到了他的存在。

    然后换成rst这边仓皇后退。

    “李青也过来了!”

    “我们没有惩戒,让他们打。”

    “我们杀人!”

    rst这边很快达成一致,做好了视野之后,就往他们家的红buff野区退去,反正这边河蟹视野是他们的,并不怕没有视野。

    梁辰他们立即接手远古巨龙,泡泡赶来后金钟罩位移贴上来,五个人就直接开始集火秒龙。

    卡莉丝塔、兰博、瑞兹三个英雄的输出比rst的双核更高,远古巨龙血量下降飞快,等巨龙血量掉到了一半以下之后,rst四个人这里就有些坐不住了,心灵烈焰、死亡射线、回旋之刃三个消耗技能就不停飞来飞去消耗。

    “我去干扰一下。”

    这个时候不论维克托还是希维尔的输出都很恐怖,尤其是维克托的aoe爆,这也是梁辰一直要让小罗盯紧了oker的缘故,这个时候看到维克托与希维尔各在一边,就直接上前压走位,不想让这个维克托再上来消耗。

    在维克托旁边的人是卡尔玛,希维尔与慎在另外一边,看到牛头压上来,卡尔玛一个心灵烈焰丢上去减,小罗根本不管,反正他大招还在,就继续往前压,不管怎样也要限制维克托的输出。

    “呼呼。”

    另外一边金轮破空,穿过小龙墙壁后就先洞穿了胡杨的兰博,然后再穿过巨龙庞大身躯,帮忙把巨龙血量给打掉了一截。

    远古巨龙血量已经越来越低,不足三成,而一直在扛伤害的泡泡血量也掉了将近一半,胡杨刚刚被消耗了两波,血量也不多。

    “可以打!可以打!他们状态不好。”

    “我有嘲讽。”

    那边的小罗被卡尔玛给禁锢住之后,维克托一个qea的小连招后打出雷霆,小罗的血量就掉了一半,又看到维克托内爆力场将自己禁锢,只好开大解控,继续往前压。

    打出来了加效果的oker却不再管它,借加效果拉开距离后,就跟卡尔玛一起都往龙坑赶去。

    远古巨龙血量已经掉到了两成。

    “砰!”

    龙坑峭壁处忽然出现了一抹暗红身影,然后闪现声音一响,直接就出现了在梁辰身边。

    嘲讽闪现!

    早已经预料到可能会出现如此一幕的梁辰再次水银秒解,然后直接按下了普攻,一根长矛刺入面前慎身体之中,掉头往龙坑里面跳去。

    之所以往里面跳,是因为希维尔与维克托都已经来到了龙坑前。

    卡尔玛没闪,希维尔有闪,维克托没闪……

    adc只要有闪,创造奇迹的可能性至少提高三成以上,上一局刚刚利用闪现一套爆创造了逆天五杀的梁辰对于希维尔这英雄瞬间爆还是有点忌惮的,毕竟瞬间两个普攻,假如真的运气好两个暴击的话,再接一个回旋之刃直接把他这个卡莉丝塔秒杀也不是没有可能。

    至于维克托自然更不必说。

    他往后跳去的同时,残血的远古巨龙也随着泡泡的一个惩戒而倒地,远古巨龙最后一声凄烈龙啸响彻的时候,一层染着金光的龙血从天儿降,笼罩在了梁辰他们五个人的身上。

    吴迪和胡杨直接就向着希维尔冲去,bang开启护盾后反手就a两个暴击打出来,兰博与瑞兹血量就同时掉了一大截。

    下一刻吴迪的瑞兹来到了希维尔身边,胡杨破掉了法术护盾后,一个禁锢就讲希维尔给捆在了原地。

    已经没有了嘲讽的duke原地开启了大招,给希维尔身上套了一层护盾。

    卡尔玛冲上来紧急关头给吴迪的瑞兹身上挂了一个虚弱,维克托一个死亡射线扫过,兰博与瑞兹同时血量狂降。

    “呓库!”

    泡泡来到duke面前一脚踢过去,正在念咒开大的慎大招立即就被中断,往维克托那边撞了上去,后期的维克托q技能虹吸能量冷却非常短,只要有目标可以让他打,几乎可以说是无限加,刚刚又在胡杨的兰博身上打出来得来加的oker余光瞥见了慎被踢飞过来,马上就侧身避开。

    是qrq连招出手的泡泡尾随着慎跟了上来,一掌拍下就开始追着维克托打。

    被维克托与卡尔玛加而甩到了身后的小罗这时候技能终于冷却,一个二连上来将卡尔玛给击飞起来。

    梁辰看到小罗技能用掉,按下大招将他吸过来,口中喊道:“ad!”

    bang这个时候正借着自己的被动加效果风筝走砍,吴迪被虚弱,胡杨没有大招,被这个希维尔一阵弹射都反被打残了。

    假如真的被这希维尔反杀了瑞兹和兰博,这波五打四的团很可能就要输掉的。

    目光一直放在了维克托身上的小罗这时候也已经看到吴迪与胡杨的血量,又听到梁辰这么说,自然没有任何迟疑,鼠标一点就从天而降,“轰”的一声砸在了希维尔旁边。

    已经没有护盾的bang已经在走位躲开,但卡莉丝塔大招的击飞范围并不大,但也没那么小,小罗这个落地还是把他给撞飞起。

    吴迪一个负荷球瞬间就把希维尔血量打空,同样残血的胡杨马上红温上去一个普攻收掉了bang的人头。

    想要上去单杀oker的泡泡在卡尔玛给了一个减之后,已经被打出来了复活甲。

    残血的维克托与卡尔玛一起飞快往野区撤退,开启护盾的慎略微慢一步,便也一个嘲讽位移,直接穿墙也逃往野区。

    “啊啊啊……”

    “噢噢噢……”

    比赛现场立即便又响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浩大声浪,如同大海浪涛一重高过一重,现场气氛也是如此,这一场决赛打到现在,一波三折的跌宕起伏,将所有观看比赛的玩家气氛都给调动到了极点。

    如今胜负终于要分晓,直接就把现场气氛推到了巅峰。

    “怎么会这样?还有机会吗?还有机会吗?”

    lck解说台那边三位解说看到这一幕都有点失魂落魄,而另外一边lpl解说台三位解说则相反,激动兴奋的近乎失控。

    “bang被杀了!”

    “奥拉夫还没复活,星光他们有远古巨龙buff,有机会一波!有机会一波!”

    “一波一波!”

    梁辰他们也在语音里面激动叫个不停,很默契的都是“一波”二字,吴迪直接开启大招,就往对方高地墙外通往野区入口的那个草丛里面飞去。

    “瑞兹开大了!”

    正在逃走的、duke三个人这个时候刚刚走出野区,恰经过这里附近,o1f看到了那片草丛里面一汪幽蓝浮现,立即就把刚冷却的群体加护盾给队友套上,心里正在算着距离能不能成功逃走,还是说要掉头重新逃回野区,结果就听到语音里面oker激动地喊了一声:“打!可以打!”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往那片草丛里面靠近过去,迟疑了一下也急忙跟了上去。

    神秘幽兰光华里面光芒闪过,stl的五个人同时出现。

    几乎同时,一团电光闪耀雷云交织的混乱风暴出现在了那片草丛里面。

    虹吸能量打出的同时,一道深红死亡射线划过。

    “trip1e-ki11!”

    一声三杀宣读直接响彻整个召唤师峡谷!

    那团混乱风暴里面仅剩下了卡莉丝塔与果断开启中亚的瑞兹。

    比赛现场的欢呼声骤然归于死寂,然后便是一些断续叫声,或是惊喜,或是愕然,或是懊恼。

    “我的天!怎么会这样?”

    “他们太急了,这里没有视野的,被oker找到了一个机会!”

    钱乐与阎京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懵了,声音都能听出来一种捶胸顿足的懊恼会悔恨,恨不得能够时光倒流一样,原本两个人都已经准备要迎接庆祝星光击败rst夺冠了,结果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居然又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世界各地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或喜出望外或如丧考妣叫出声来。

    梁辰他们也有些懵了,所谓从天堂被打入地狱,这一刻他们的感觉不外乎如此。

    哪怕是梁辰也没有想到会生这样一幕,维克托的大招居然在这个时候冷却好了,说到底有吴迪选择位置的缘故,也有运气的成分,但归根到底,他们还是吃亏在经验上面。

    哪怕是身位团队核心与大脑的梁辰,在这场决赛生死局里面,第一次经历如此激烈曲折的局势,这个时候也已经很难再保持一贯的冷静了。

    所以刚刚击杀了bang之后,他的目标也跟其他人一样,全部都放在了那座没有任何防御塔保护的裸露水晶基地上。

    这才导致了行百里者半九十,距离成功仅差一步之遥的功亏一篑!

    胡杨、泡泡、小罗三个人都是瞬间被秒杀,好在梁辰之前血量一直都保持的比较好,维克托死亡射线扫过三人,却没有命中身处边缘的卡莉丝塔,所以梁辰只承受了混乱风暴的伤害。

    一根穿刺长矛甩出跳开混乱风暴范围的时候,梁辰血量还有一半。

    慎迎面冲来,嘲讽命中。

    清光一闪,水银秒解,梁辰一根长矛刺入慎体内的时候,就往旁边维克托方向跳去。

    血色长矛如同光影略懂,一袭血衣血的卡莉丝塔一跳再跳,从慎旁边跳到卡尔玛旁边,再跳到维克托旁边。

    “轰……”

    虹吸能量再次冷却的维克托抬起第三只手点在了卡莉丝塔身上,仅仅虹吸能量第一段伤害,梁辰就瞬间残血。

    “哧啦!”

    梁辰没有再给这个一己之力逆改局势的维克托再打出来第二断伤害的机会,攻逼近2.o的他瞬间两个普攻出手,暴击再暴击,撕裂拔矛,维克托第三只手都已经抬起来,却最终都没有机会打出来,直接倒地。

    伸手的慎与卡尔玛两个人身上的血色长矛同时被拔出,减掉血。

    “辰慕冰!”

    “辰慕冰!”

    仿佛几度看到希望又最终绝望以后,再次看到了胜利曙光,钱乐与阎京解说的时候喊得声音都有点嘶哑了,“又是辰慕冰!又是辰慕冰!”

    “杀掉了oker,能再次创造奇迹吗?”

    “能创造奇迹吗?”

    ……

    一双双充满了希望,却又胆战心惊的目光,全部凝固在了大屏幕上面那个依旧在不停跳跃的血色身影上。

    “qu1tra-ki11!”

    一声四杀宣读突兀响彻了整个比赛现场,很多人看着那个依旧在追杀卡尔玛与慎的血色身影,都有点懵。

    卡莉丝塔还没杀掉慎和卡尔玛啊?

    就算杀掉,也是三杀,为什么是四杀?

    头像显示,在最后关头取得了四杀的人,是已经阵亡的维克托。

    中亚金身之后的瑞兹还是被混乱风暴给杀掉了!

    只剩下辰慕冰一个人了!

    小樱这个时候低声说了一句:“奥拉夫要复活了……”

    听到这句话,一些人下意识地去看奥拉夫复活时间,而更多的人,目光则下意识地再次凝固了在那道血色身影上。

    很多人目光在掠过右侧星光战队选手头像的时候,现这一幕似曾相识。

    五个英雄的头像,只有卡莉丝塔一个人是亮着的。

    队友全部阵亡,仅剩一个adnetbsp;  这一幕何曾相似?

    当初iem决赛生这一幕的时候,下一刻便是那封神的经典瞬间,孤身一人的烬在队友全部阵亡下开启大招,完美谢幕抢龙五杀,彻底断送了tiger战队想要翻盘的希望,将他自己,也将整个战队甚至整个lpl捧上了冠军的领奖台。

    而这一次呢?

    那个头顶“的名字的身影,还能够再次创造奇迹吗?

    这一刻万众屏息。

    就连解说们的声音也都低沉了起来,似乎生怕声音大了些,就会影响到那承载了整个战队,整个lpl最后仅存的希望,就会惊破那极可能是自己一厢情愿幻想出来的脆弱美梦。

    血色身影依旧在不停跳跃,脚下踩了滑板鞋一样围绕着卡尔玛与慎两人身旁,血红长矛如同流水般在跳跃间歇时不断挥洒而出,始终保持的输出,却不给任何靠近的机会。

    “哧啦!”

    始终保持冷却的e技能再次按下,插在慎与卡尔玛身上的血红长矛在一瞬间全部都被拔了出来,已经残血的卡尔玛直接倒地。

    被减到了的慎血量也掉了一截,已经不到三分之一了,反而是梁辰因为吸血与危险游戏回血,血量已经涨到了一半以上。

    “噢噢噢……”

    现场爆出来了一阵滔天欢呼声浪。

    “辰慕冰杀掉了卡尔玛,还有一个慎,还能再杀吗?”

    “辰慕冰!这就是辰慕冰!绝境中不放弃,总能够给我们带来惊喜……”声音有些沙哑的钱乐正在激动解说着,冷不丁听到旁边小樱低沉说道:“奥拉夫复活了。”

    这句并不大的嗓音就如同一瓢冷水浇入滚滚沸腾的热锅里面,瞬间就令欢呼尖叫气氛热烈的比赛现场重新恢复冷寂。

    大屏幕上面,导播也切了一下视角,就见身上带着钢铁合剂效果体型增大了一圈的奥拉夫在家园卫士加效果下从泉水里面冲了出来。

    残血的慎这个时候刚刚一个嘲讽位移逃进高地,梁辰一个穿刺长矛位移跟着跳上了对方的高地,然后就听得一声怒吼,迎面就看到身躯愈雄壮魁梧的奥拉夫在家园卫士加效果,移骤然又飙升一大截,浑身赤红,像是一条疯狗一样就扑了上来。

    “噗!”

    一根大斧霍然砍来,梁辰刚刚穿刺长矛已经用掉,这时候距离又不够,没有办法位移,只能走位,被大斧落地边缘给命中,血量立即就掉了一截。

    更致命的是被挂上了减。

    疾步、大招、板甲被动、家园卫士四重加效果的奥拉夫几乎是瞬间就冲到了被减的卡莉丝塔面前。

    残暴打击开启,一个鲁莽挥击打出来,缭绕着电光的双斧迎头砍下,梁辰血量瞬间就见底。

    比赛现场响起了一阵惊呼。

    看到辰慕冰的血量都已经扛不住奥拉夫下一个普攻,一些心灵比较脆弱的女孩子已经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所以自然也就无缘看到被减的卡莉丝塔吃力掷出长矛越过高地墙跳下去的场景。

    依旧有疾步与大招加效果的奥拉夫从旁边墙上暗门追了下去。

    梁辰看了一眼地形,凭借着高额攻一跳再跳,就保持着那最后一丝血量往对方的野区跳去。

    跳到了红buff巢穴前的那堵峭壁前,然后跳了过去。

    周身都缭绕着加疾风的奥拉夫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就贴墙等着他过来的梁辰一个普攻打出去,然后再次翻墙跳了出去,然而就在跳跃的一瞬间,已经在加效果下贴身过来的奥拉夫一个普攻就打了上去。

    现场顿时又是一阵惊呼声此起彼伏。

    卡莉丝塔仅剩丝血逃生。

    苏冰凝看到梁辰下意识地抿紧了嘴唇。

    而更多的玩家,在上帝视角下则清楚看到身后疯狗一样的奥拉夫再次杀来,前方已经恢复满血的慎也冲下了泉水。

    伤痕累累,孤身一人,前狼后虎。

    该怎么办?

    一些原本还在奇迹辰慕冰能够再次创造奇迹的玩家,这个时候都已经彻底绝望,哪怕是死忠的粉丝,也没有办法苛刻到让辰慕冰在这种情况还能创造奇迹。

    仅剩丝血的卡莉丝塔走上了rst的高地。

    伤痕累累的卡莉丝塔,满目苍夷的中路高地。

    约莫是因为周围断壁残垣的缘故,加上心理因素,这时候在世界上千万级庞大数目的玩家眼里,那道血色身影看去竟有一种苍凉悲壮的感觉。

    一往无前地迎上了前方一身甲胄的慎。

    “辰慕冰,你干嘛?”

    从胜利在望结果被打入地狱的泡泡吴迪他们原本都颓然沉默地等待着惨败的判决,哪怕是看到了辰慕冰杀掉维克托与卡尔玛也没有说过一个字,毕竟那根本影响不了要输的结果,但被泡泡的声音惊醒过来,这个时候看到这一幕,明明知道不可能,但还是都不受控制地涌出了些许希翼。

    梁辰没有说话。

    仅剩丝血的他只是再次举起了手里长矛,在慎加俯冲过来的途中轻轻刺出、跳跃,再刺出,再跳跃……

    没有闪现。

    没有治疗。

    没有水银。

    甚至没有血量。

    这个时候什么都没有,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融入了每一个adc选手骨子里的,也是一个adc最标志性的走砍。

    最能考验一个adc玩家实力的基本功。

    基本到当初只有这一个操作的艾希,甚至在很多玩家眼里菜到只要有队友选出来就要挂机的地步。

    然而就是靠着这最基本的走砍,配合卡莉丝塔的被动,献给了整个世界所有玩家此后被誉为这一届msi甚至于整整一个赛季都毫无疑问最强个人秀也是最精彩瞬间的一幕。

    此后这一幕被做成动图,被无数玩家收藏转追捧,成为后世英雄联盟直接里唯一播放量能够媲美当年大魔王双劫之战封神一幕的经典瞬间。

    此后不论是官方还是各大解说,但凡是要做经典之战经典瞬间经典操作等等各类集锦,都必然绕不开这一幕。

    甚至使得roit都不得不破例为卡莉丝塔量身定制了一款冠军皮肤来纪念这永恒经典的瞬间。

    一身血色的卡莉丝塔借慎位移,一跳再跳,跳到了旁边兵线上,然后再借兵线位移,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划过行云流水一般的血色轨迹。

    来到了裸露的水晶前。

    长矛如水流。

    水晶血量如泻泉,以肉眼可见度嗖嗖嗖下降。

    身后慎疯了一样想要冲上去阻止,却蠢笨的连那不停跳跃身影的一片衣角都摸不到。

    然后大招时间已经过去的奥拉夫也追了上来。

    双人包夹下的卡莉丝塔依旧在不停跳跃,刚刚打兵血量已经恢复了一截的他只有在被慎与奥拉夫两人逼到死角的时候才会有短暂交错,然后就会再次跳开,重复下一轮的风筝秀。

    “杀掉他!杀掉他!”

    rst的语音里面充斥着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激动吼叫,不论i这个时候都已经杀红了眼,但不论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追上那个不停跳跃的身影,只能够看到自己家基地水晶的血量在他跳跃的间隙不停下降。

    整个比赛现场一万多观众同样也是都已经疯了一样在狂呼喊叫。

    夹杂着各大解说台各种语言的疯狂嘶喊。

    欧美解说台那边的男解说脸庞涨红的大吼大叫,女解说则已经情绪激动到将要失控,一边死死盯着大屏幕一边不停地重复着“od!”这句话。

    韩国解说台那边胖子解说涨红脸庞遍布汗水,眼睛瞪得如同要杀人一样,嘴里不停大喊着“杀掉他!杀掉他!杀掉他啊!”

    lpl这边瞪大了眼睛的小樱甚至已经忘了解说,旁边的阎京与钱乐则几乎是嘶吼一样在大喊:“辰慕冰!辰慕冰!还在秀!还在秀!”

    “奥拉夫的斧头……躲开了!躲开了!”

    “水晶血量很低了!很低了!”

    “还差几下!就差几下了!”

    “慎的嘲讽要冷却了!”

    “躲开!躲开!千万要躲开啊!”

    ……

    在解说的嘶吼喊叫声里,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当慎的身影俯冲而过,被那血量已经彻底空掉的卡莉丝塔一个向后跳跃躲开的瞬间,不论台下还是现场,台下的苏冰凝,台上的姜珞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玩家在这一刻热泪盈眶,甚至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台上面无表情的梁辰按下鼠标,屏幕上仅剩丝血依旧在不停跳跃的卡莉丝塔打出了最后一个普攻。

    “轰。”

    “轰!”

    “轰……”

    伴随着最后一根血色长矛撞上基地水晶,庞大的水晶终于轰然爆炸,在一股沛然浩大的旋转能量爆冲击下化作了无数晶莹碎片,不停地在屏幕上面放大,放大,放大,再放大……

    最终化作一声震耳欲聋的胜利宣读。

    “vinetbsp;  “vinetbsp;  “vinetbs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