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六十九节 开车跳黄浦江
    采访结束后回到后台,杜婷苦笑着叹息了一声何必,两个教练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泡泡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你最后补的那句话,看得我都想打你一顿……嗯,估计谢悠悠更想这样子做,她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天籁『小说Ww『”

    胡杨低头玩手机,吴迪依旧面无表情,不过眼里有些微微笑意,旁边的小锦睁大了眼睛,一副很崇拜的样子。

    很习惯跟泡泡斗嘴的小罗这次出奇地没有说任何话。

    一直到团队采访结束的之后,气氛都显得有些古怪,梁辰这个时候接到了苏冰凝的电话,就没有跟俱乐部的大巴一起回去,陪苏冰凝一块沿着黄浦江溜达了出来。

    “你干嘛非要那么说啊?”

    苏冰凝抱着梁辰的一只手臂,就有点气鼓鼓的样子埋怨道,“不管怎么样,你夏季赛还是要在星光这里待着,何必做这种口舌之争呢?”

    梁辰微微偏头盯着她鲜润诱人樱唇,冲她眨眨眼,坏笑着问:“什么口舌之争?”

    苏冰凝没好气地掐他一下,微微红了脸,松开手与他拉开一段距离,扭过头去看江上夕阳余晖映耀流云的绚丽美景,“我不想理你了。”

    梁辰笑道:“放心吧,假如我直接把被王锦城刻意针对不得不替补的事情说出来,或许会引起一些人的敌视,但我说打了王锦城,只会让他成为笑柄,即便是在那些个所谓圈子里的人,也只会幸灾乐祸地看笑话……我嘛,最多就被看成一个靠脸吃饭的无脑少年罢了。”

    苏冰凝侧耳听着,想了想,转过身来蹙眉瞪他:“那你接下来的msI不想打了啊?”

    “从我替补开始,星光就一直处于舆论议论中,刚刚我说了那句话后,各种议论声会更大,王锦城不会在这个时候把我换下去的,因为那样子的话,只要星光还在他手里,就过不了舆论这一关,自损一千伤我八百,这种蠢事他不会做的。”

    梁辰看着女孩儿长裙秀在江边夕阳下随风微摆的美丽模样,一脸笑意道:“毕竟是被我打了一拳后,都还能想着怎么拿这件事情撬我墙角的人,忍一口气就是双赢,这种浅显道理他不会不明白的。”

    “什么撬墙角啊,说这么难听。”

    苏冰凝气鼓鼓地白他一眼,手抚秀,慢慢往前走两步,又回头瞪过来:“我这边还有一个正在撬墙角的呢,而且已经撬动了……我要不要拿锤子砸两下,这样可以结实一点。”

    “呃……”梁辰干笑两声,摸摸鼻子不敢说话。

    苏冰凝一下子生起气来,也不顾头了,走过来就一脚踩在梁辰脚上,用力碾两下,咬牙切齿道:“让你抱她!让你抱她!还当着我的面……”

    “我也不知道你在啊!”

    低头专心踩人的苏冰凝闻言抬起脸来甜甜一笑:“是嘛?要不说说看,我以前都不在场的时候,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自知说错话的梁辰忍着脚上疼痛挤出笑脸:“以人格担保,绝对没有!”

    “咦?你还能笑得出来,看样子我根本没有用力嘛。”

    “要不我哭给你看?”

    “好啊好啊,我还没见你哭过呢。”

    “苏冰凝!我跟你说,你……”

    “你叫我什么?”

    “宝贝儿……”

    “不要脸!恶心!肉麻!”

    踩了半天其实也没用多大力气的苏大小姐不知道是心疼了还是累了,终于绕过了梁辰那只脚,依旧板着脸瞪梁辰:“这只是利息。”

    梁辰很识时务地点头:“明白。”

    苏冰凝脸上这才阴转晴,哼了一声,踏着夕阳迎着江风往前走去,走着走着,梁辰就从后面看到她抬起手来抹了抹脸,叹息一声,忙快步追上去,握住她的手,然后再握着香肩,将还要固执往前走的苏冰凝给扳了过来,面朝自己。

    刚刚还在脾气的苏冰凝努力睁大水雾氤氲的眸子望着她,晶莹泪珠还在顺着她莹白脸颊一颗一颗地往下落,她被梁辰握着肩膀,还在用手擦泪,怎么也擦不干净,最后终于哭出声来,哽咽道:“我不想哭的,我不想哭的,呜呜……对不起,我不想哭的……”

    梁辰将她拥入怀里,紧紧抱住,闭上眼睛听着耳边女孩儿哽咽哭音慢慢减弱,最后平复下来,两只手臂环在自己腰间,也在慢慢用力,他睁眼叹一声,抬了抬头,看着苏冰凝乌黑间精巧白皙的耳朵,轻轻咬了咬,在她耳边道:“冰凝……”

    “你想好了吗?”

    怀中的女孩儿受痒本能地缩了缩脖子,依旧伏在他怀里,截断了他要说的话,“你要说什么,想清楚了再说。”

    梁辰沉默半晌,“嗯”了一声,正要说,就听苏冰凝再次截断了他的话,声音出奇的平静:“我不信。你现在说的话,只要是跟她有关的,我什么都不相信。”

    顿了一顿,又低声道:“就算现在相信了,以后想起来,也会怀疑的……我不想怀疑你,除非你觉得能骗我一辈子,否则就你不要说。”

    梁辰抚着她柔顺秀,默然片刻,轻轻叹息一声。

    苏冰凝不知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在他怀中拱了拱,大概是刚哭过的缘故,嗓音闷闷的,轻轻道:“我不是傻,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啊……”

    她没有再说下去,梁辰却已经明白,其实一直都明白的。

    她想要的,是让他彻底放下洛冰语,而不是因为其他缘故,藕断丝也断,却在心里永远留着一份割舍不下的牵念。

    对于心中爱情就是冰雪晶钻般剔透无暇苏冰凝来讲,这要求不过分,因为她付出的爱情确实便是如此的,可对于梁辰来讲,却是他回报不了的。

    很难。

    他知道。

    洛冰语知道。

    苏冰凝也知道。

    可她还是不甘心。

    所以她放弃了唾手可得的胜利,宁愿受委屈,也要把三人之间的感情打回混沌状态,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梁辰能够真正做出取舍,成全她心中的无瑕爱情。

    但她毕竟做不到那么理智,也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子那么自信梁辰终会选择自己,所以有时的纠结并不难理解。

    江上夕阳斜照,亘古如斯。

    江中水流滔滔,千年不歇。

    江畔男女相拥,久久不分。

    耳边听到声音,澹然清澈:“你还要抱多久?”

    梁辰嗅着苏冰凝间清香,在她耳边笑道:“抱一辈子。”

    说罢现不妥的时候,低头看到苏冰凝冲他眨眨眼,满脸茫然,松开她回头看时,就见夕阳下,洛冰语一袭丝质长裙,衣袂飘扬,容颜目光清冷如霜,正淡淡地望着他。

    梁辰愣了半晌,还是没敢问出那句下意识涌到了嘴边的:“你怎么在这?”

    不知道是不是在报上次一箭之仇的苏大小姐一副刚刚想起什么的模样,“喔”了一声,很无辜地道:“忘了跟你说,我跟冰儿约好了陪你一起去医院看小东。”

    梁辰呐呐半晌,摸摸鼻子道:“我没有说过要去医院看他吧?”

    “是吗?”

    这次说话的是洛冰语,依旧那副淡淡的样子,看不出什么喜怒——可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喜怒了。

    梁辰瞥了瞥四周,很光棍一手拖着苏冰凝,一手拉着洛冰语往旁边洛冰语车上走去:“别再这里杵着了,当心被拍到上明天头版头条。”

    苏冰凝不等梁辰打开车门,自己拉开了后面车门坐了进去,道:“我坐后面。”

    梁辰与苏冰凝都没有驾照,洛冰语默认驾驶位,两个人一前一后,摆明了又在给梁辰出题。

    你坐哪?

    梁辰无奈叹口气,然后把笑吟吟地洛冰语给塞进了后排去跟洛冰语坐,自己上了驾驶位,“嘭”地一声关上车门道:“老子自己开!”

    “喂!梁辰……”

    “你没有驾照啊!”

    在后面两个女孩说话的时候,梁辰已经果断地打火挂挡踩油门抬刹车松手刹,然后在身后两个女孩子的尖叫声中,这辆洛冰语不知从谁那里开来的保时捷歪歪扭扭地就向着前方的黄浦江冲了过去……

    ********原本想在这里断章的,想了想怕大家骂我,再写一段吧********

    ********这么良心的作者没人夸就算了,还有人忍心不投票,唉********

    在两个女孩的尖叫声中,车子最终停在了江边,静谧夕阳下,砰砰砰的心跳声里,似乎近在咫尺的江水哗哗流淌声都清晰可闻。

    两个女孩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苏冰凝拍着胸口嗔道:“吓死我了你。”

    洛冰语忍着笑要推门下车道:“还是我来开吧。”

    最后关头才刹车的梁辰回头看着她们两个,洛冰语怔了一怔,正要打开车门的动作便顿住,苏冰凝反应略慢一些,却比她先开口,看着梁辰面无表情地脸庞,慢慢垂下头,有点委屈和不安地道:“你生气啦?”

    洛冰语则咬着唇,表情与苏冰凝俨然一致,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却倔强地不肯认错,撇过目光看向车窗外,轻轻嘀咕一句:“小气鬼!人家生气就火,哪有生气就开车跳黄浦江吓人的……”

    旁边的苏冰凝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但是看到梁辰还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忙又忍住,可越想越觉得好笑,又不敢笑,忍得好不辛苦,好在旁边洛冰语抱怨一句后,很快下台,露出一个甜甜笑脸,娇声嗔道:“好啦好啦,人家跟你认错就是了,下次不再这样了。”

    梁辰还是不说话。

    苏冰凝撅着嘴巴还有点气鼓鼓的模样道:“我也不会了。”

    梁辰看着两个性格迥异却同样心系自己的女孩儿,长叹一口气,然后回过身去重新打火动车子。

    洛冰语和苏冰凝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些许疑惑的神色。

    嗯,都没搞明白这个家伙叹什么气。

    明明是你理亏在先,人家两个都还给你认错了好不好,你还叹什么气?

    正在重新动车子的梁辰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暗暗道:“还好还好!还好老子机智,否则被看出来我是忘了怎么开车,还怎么在俩妮子面前装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的天才?不过原本等她们俩松了一口气后笑场的,没想到居然被误认为生气,算是扳回一点一家之主的威严,嗯……以后下不了台就拿这招来吓她们,哼,跟我斗?忘了撒娇喊‘辰哥哥’的时候了!”

    “不过俩妮子当着对方都那么干脆认错,估计在我跟前哭的两次多少都有点夸张的水分,不过怎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真情流露呢?果然女人都是天生就带了三分演技啊……唉,冰儿就算了,冰凝以前多单纯啊,一眼就能看透的清澈心思,现在也被冰儿给带坏了。”

    “哦,差点把正事忘了,这车到底咋开的来着?要不就继续装着生气换冰儿来开车……不行不行,这妮子太聪明,被看穿我没生气还在拿腔作态就惨了,还是好好想想,嗯,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