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五十二节 赛场勾心
    “你说我今天能打赢吗?”

    “能啊。』天籁』小说Ww』W.⒉”

    “为什么?”

    “因为你必须赢嘛。”

    “要是输了,咋办?”

    “好办呀。输了你们就被淘汰了,被淘汰了肯定就会伤心嘛,然后就可以去找你家苏小姐求安慰,占些便宜吃点豆腐什么的,嗯……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把她给推倒了。”

    “这可不像是你该说的话。”

    “我不说,怕你想。”

    “你说了呢?”

    “那就看你咯,如果你真的输了,就说明你有这个打算。”

    “意思就是说,我还得打赢比赛,才能证明自己的思想清白,是吧?”

    “差不多。”

    “没见过你这么劝人的。”

    “有用就好。”

    ……

    这是今天上午与洛冰语的一段对话,梁辰在游戏倒计时的时候想起来,脸上就忍不住浮现出来了一些笑容,又想转头往现场观众那边看看,不过撇过头来,只看到了左手边位置上小罗那张胖胖的脸,就叹息了一口气。

    “算了,反正她们能看到我就好了。”

    前面屏幕上就有摄像头的,链接着座位前面面向着观众方向的个人屏幕,屏幕上面只有对应选手的镜头,梁辰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努力露出来一个嘴角上扬,微微含笑的帅气模样。

    他本意只是为了让那两个可能会关注自己的女孩子看一下,然而在这个时候,正在解说的阎京和钱乐刚刚把阵容优劣之处说罢,就看到了导播切换过来了选手视角,然后这一幕场景就清清楚楚地被暴露了在现场一万多,以及直播前面好几百近千万的直播观众面前。

    “噗……”

    “哈哈哈……”

    “笑死,辰慕冰在干嘛?”

    现场顿时就有很多观众忍俊不禁地哄笑了起来,钱乐也笑道:“看起来星光这边心态都还不错,辰慕冰还有心思在耍酷。”

    “这个家伙……”

    梁辰他们都带上了隔音耳机,听不到现场的声音,就在前场前排的苏大小姐却是对整个现场骤然欢快起来的气氛察觉的很清楚,尤其是旁边的黄莺,趴在她肩上笑得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你们家这个太逗了吧……”

    苏冰凝本身就不是自矜身份的人,黄莺显然也很聪明,很懂得如何拉进与人之间的距离,跟一个妈妈打好关系,那就只需要多夸夸她的孩子就可以了,同理,想要跟一个女孩子拉进关系,多夸夸她的男朋友就好——当然,也要注意一些分寸,否则很可能被认为是别有企图,不过在黄莺这里,自然不用被怀疑会对辰慕冰有什么不该有的好感之类。

    只是在这个时候,黄莺觉得自己实在说不出去什么去夸辰慕冰的话——如果吴迪会这样的话,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忍不住去打他一顿。

    不过她按耐不住笑个不停的时候,如同好友般伏在苏冰凝的肩上,在苏冰凝终于也绷不住笑了起来的时候,两个女孩子的关系无形之中,似乎又亲近了许多。

    “这是你送给他的?”

    导播在切过选手个人视角后,镜头里面就又出现了辰慕冰面前的键盘上,其实大多数高端玩家对于外设都是有一定要求的,职业选手自然也是如此,这些选手的一款键盘都要在几千块以上,但如果跟苏大小姐送的这款奢华定制版相比,不用上手,只要不是瞎子,也都能够看出来差距。

    黑红两色交织的底座棱角分明,沉稳大气,钻石状的按键在不停变换的彩光映射之下,如同夜空星辰一般颗颗璀璨,极其绚丽。

    键盘掌托处三个英文字母光华流淌,耀眼夺目:inetbsp;  “哇……”

    梁辰在职业赛场的时候,几乎都是在用这款键盘,不过正常情况下,哪怕是现场前排的观众,也很少会有人去关注一款键盘,但在这个时候,随着他自己在那“搔弄姿”,引来现场关注,导播才又多给了镜头,这才把这款键盘映入了广大观众们的眼中。

    “这键盘有点炫啊。”

    饶是待遇不错的阎京和钱乐两个解说都忍不住啧啧惊叹了起来,“应该是定制的,上面有辰慕冰的Id。”

    “感觉应该不便宜。”

    “我也觉得。”

    两个解说调侃几句,很快就给圆了回来,道:“不过其实很多职业选手,包括普通玩家,对于外设都有要求的,这个也不奇怪。”

    “是的,毕竟这些设备,完全可以说就是这些选手在赛场征战的武器嘛……不过这键盘,我还是看的蛮眼馋的。”

    “我也有点。”

    阎京笑道:“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等辰慕冰直播的时候问一下,然后自己也去买……当然,我这个不是在打广告啊,没有广告费的,因为我连他在那里买的都不知道。”

    两个人一通闲扯,大屏幕上面游戏已经开始。

    “他们后期打不过我们的,只要前期不要被艾希射爆就可以了。”

    “我觉得我们下路可以打得凶一点,毕竟艾希被削弱过的,我的婕拉线上很强”

    “要等我六级啊,我要到达六级”

    “给李青一点压力,不要让他抓起来”

    ……

    RsT战队语音里面,五个选手在出门的时候,正在说着这局比赛的看法,他们并没有要开打一级团的意思,这种不确定性很大,或者风险很大的开局,是很多强队都尽力避免的。

    既然打下去稳赢,为什么要行险?

    这边星光语音里面,梁辰也在道:“奥拉夫六级前,我们线上不会打,泡泡你要多做一点事情。”

    他们在赛前已经定下来了三级入侵野区的计划,不过因为对方下路选择了女警,小罗陪同泡泡一起入侵就有点不现实了,假如卡尔玛离开的话,女警和婕拉完全可以把寒冰压出经验区,而如果入侵的代价只是损失几个补刀,对于梁辰来说完全可以接受,但如果经验丢失,那接下来影响到的就是他升入六级的时间。

    寒冰这个英雄,在刚刚到达六级的时候是最强势的一波,在这个时候不论是下路2V2还是配合打野,基本上是一个大招过去,至少逼出一个闪现,即便是击杀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下路原本就是召唤师下路里面最晚到达六级的,而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丢经验,那么很容易就会被对方卡着升级经验下路打一波,这时候一个没有大招的寒冰,完全可以说失去了一半以上的作用。

    尤其是对于很依赖辰慕冰大招带动节奏的星光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风险。

    所以三级野辅入侵的计划自然就被否决掉了,接下来能在奥拉夫到达六级前做多少事情,就要看泡泡自己了。

    “放心吧,不会让他好过的。”

    小组赛第一轮交手的时候,星光被RsT虐的有点惨,没有了辰慕冰的星光不论是在决策、反应、调度上面都落后了不止一筹,泡泡在野区经常面临一打二的情况,开局就被压制,接下来被虐到了结束。

    现在辰慕冰回来了,怎么可能不趁机报个仇?

    说话间,五个人都已经各自奔赴河道走了过去,相互打了一个照面,然后不外乎你扔一个技能,我放一个夹子之类的小摩擦,并没有什么足够影响接下来对线的情况生。

    常规出门,常规开局,常规对线。

    没有任何波澜。

    “嗖。”

    “砰。”

    “嗖。”

    “砰。”

    ……

    寒冰在射程上并不比女警差多少,加上被动减以及远射程的万箭齐存在,一直都是被作为netter女警的选择存在,线上打女警并不是太吃力,加上的对线实力也是领教过的,因而哪怕是在女警一级的强势期,也没有过什么尝试去点他的举动。

    因而下路的两个adc英雄一副很默契的样子,都是在打兵,反倒是两个辅助一点都不老实,adc都在打兵清线抢经验,两个家伙就盯着对面的adc,时不时地想要扔一个技能消耗一点血量。

    这一点颇像古时候两个青楼行争艳,彼此沉得住气,倒是各自的小丫鬟在那里吵个不停,之所以拿这个当比喻,而不是什么黑帮老大对峙,是因为卡尔玛和婕拉打了半天,真正耗掉的血量并不多,跟挠痒痒似的。

    下路对线看辅助,但能不能打,通常情况下,都还是要看adc的状态,就如同“下路顺不顺看辅助,崩不崩看adnetbsp;  两个adc你一箭我一枪正和平补刀的时候,泡泡已经打掉了三波野怪到达三级,然后毫不犹豫地直接往河道赶去。

    游戏时间四分钟,这是大多数打野拿下了双BuFF,也是通常情况下第一次活动的时间段。

    “泡泡拿了双BuFF,看样子有点想动啊。”

    现了泡泡异动的阎京马上就报出来了泡泡的举动,“这是要打河蟹,还是打算去抓上路……哦,没有过去,看样子胡杨是告诉了他有眼的。”

    “奥拉夫正在下路野区刷蛤蟆怪,看样子是打算要埋头刷野到达六级了。”

    ……

    “砰!砰……”

    泡泡带着双BuFF欺负着不会反抗的小河蟹,感觉很没有成就感似的,问吴迪:“奥拉夫没出现在这里,那应该就是红BuFF起手,原来刚刚这个兰博不是在演,是真的去帮奥拉夫打红去了……上路有眼,中路有机会没?”

    “没有。”

    吴迪很干脆地道,小组赛上一场交手的时候,对面的大魔王在线上就给了他很大的压力,但今天对方显然就收敛了很多,只是很娴熟地推线补刀,打到现在连一次尝试性的换血都没有过。

    这固然是跟英雄、阵容的选择有关,但显然也有辰慕冰的缘故,这让吴迪心里有点感慨。

    从开局到现在,其实他们的打法、举动,比之前都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比如这种常规开局,其实很常见,但有辰慕冰在,与他不在的时候,很显然就是两个战队。

    这就像是顺水而下的小舟,在没有遇到激流弯道的时候,有没有人掌舵看起来都是那个样子,但只有在船上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差距。

    “我去打他们家野区了,你们两个赶紧推线,不要到时候人家都支援了,你们还要被小兵堵在塔下。”

    泡泡习惯性地不会说话,好好的话,非要用别人不喜欢的方式说出来,不过吴迪胡杨显然都知道这货的性子,自然不会跟他计较,只是也都很默契地没搭理他。

    泡泡打掉了河蟹之后,就直接钻进了对方的野区,先干掉了两个石头怪,再扫荡了锋喙鸟家族,奥拉夫始终都没有露过面。

    “靠,这货肯定进我们家野区了,辰慕冰你们小心一点。”泡泡顺口提醒了一声,然后就往中路走过去,“吴迪,我来了。”

    对面的闪现和疾步都在,这时候显然是马尔扎哈沉默先手更好一点,会有足够的时间去打输出,即便不能击杀,也会把蛇女的血量压得很低。

    但中路的兵线依旧被控在中间,蛇女的走位很谨慎,以大魔王的经验,只要吴迪的走位有一点异动肯定就会警觉,所以吴迪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要上前去的意思,就道:“你等一下,有个小兵马上残血,我上前去补刀的时候你再出来。”

    他想要借着补刀的掩饰去拉进和蛇女之间的距离,但oker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个可能,很谨慎地又往后退了一步。

    “靠,这家伙太小心了。”

    泡泡有点急躁了起来,却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在对方锋喙鸟墙壁面对等待机会。

    “泡泡看起来还是对oker有点想法啊。”

    看到泡泡反锋喙鸟的时候,导播就已经开始把视角交给他了,随后果然看到了泡泡往中路过去,阎京就说了一句,“不过oker的走位很谨慎,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奥拉夫……哦,奥拉夫已经在赶过来了。”

    “有一个小兵残血,oker出去补刀了”

    “这是一个勾引啊,奥拉夫就在旁边的草丛里面蹲着呢”

    阎京说话的时候,泡泡和吴迪已经察觉到了蛇女出来补刀的机会,泡泡立即就点击着鼠标往前走了过去。

    吴迪也在同一刻上前。

    “喝!”

    泡泡迎面一个天音波踢了过去,这一脚直接预判蛇女斜后方的位置,然而刚刚补掉了小兵后的蛇女看到马尔扎哈逼近上前,却并没有如意料之中那样子往后退,反而是往前一步,直接躲开了这个天音波。

    与此同时,“嘶”的一声轻响,人身蛇尾的卡西奥佩娅抬手一挥,一片紫黑色的毒雾伴随着就洒了下去。

    Q破盾!

    几乎在同时,马尔扎哈召唤出来了一道虚空之门,来自于无尽虚空的能量倾泻而出,将蛇女给打上了沉默效果。

    在这个时候,靠近下路的草丛里面冲出来了一只奥拉夫,泡泡也已经一个金钟罩借小兵位移出现在了蛇女的面前,催筋断骨手拍下接普攻,全部都打在了oker的身上。

    “噗!”

    泥土飞溅,奥拉夫的斧头极限距离砍在了吴迪的身上,然后沉默效果消失后的oker抗着泡泡的伤害将自己的技能剧毒迷雾丢了出来,这一片弧形的毒液角度很刁钻,两段很巧妙地命中了泡泡和吴迪两个人。

    减!

    缚地!

    “哧”

    “哧”

    ……

    森白毒牙在手臂挥舞的毒雾之中浮现,近乎无冷却的e技能伴随着嘶鸣声不停地打在了泡泡的身上,很快就把他的血量也打掉了不少。

    只要有蓝,蛇女的持续输出能力完全可以当成adc来看,甚至在这个时候比adnetbsp;  极其娴熟的技能走砍之下,蛇女的蓝量与泡泡的血量都在快下降,因为吴迪被奥拉夫减追杀没有能够跟上输出,这个时候再想要逼掉大魔王的技能已经不现实了,所以泡泡马上就转身撤退。

    另外一边,吴迪也直接走回了塔下。

    两个中单的血量都被打掉了半血,但不同的是泡泡也掉了不少血量,不过盲僧有技能附带吸血效果,并不用担心接下来的续航问题,再说这个时间打野也差不多该回家了。

    占据了一些血量优势的奥拉夫直接开始帮oker清兵推线,然后直接原地回城,但当小兵带来的视野慢慢小时之后,b1ank就很心机地取消了回城,然后就往上路走了过去。

    “对面中野回家了。”

    泡泡在帮助吴迪快清兵争取早点回家返线的时候,就在语音里面提醒了一声。

    然后在他回到家里面买了二级打野刀往外走的时候,就听到了上路的胡杨叫了一声:“我去,这个奥拉夫哪里来的?”

    泡泡怔了怔,把视角切到上路的时候,就见对面的奥拉夫已经转身撤退了,而看胡杨的位置,明显是闪现已经被逼掉了。

    兰博这个时候还没有到达六级,其实就算胡杨不交闪,也未必就会被杀掉,但关键在于,他不交闪的换,血量就会被压得很低,接下来就必然要回家补充状态,否则就很容易会被越塔强杀。

    如果是其他位置,在这种情况是百分百要交闪的,可上单因为有传送可以直接传送回来,所以如果不交闪的话,残血回家然后交传送过来吃线也是可以的。

    但问题是,假如现在他没有了传送,等稍后六级其他路……主要是下路打起来,对方可以支援,而他就没有办法支援了。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所以胡杨才直接交掉了闪现。

    这也符合他一贯以来“沉稳”“团队”型上单的风格。

    对于这些天以来胡杨对辰慕冰的疏远,其他三个队友未尝就没有半分察觉,只是终究不方便说出口。

    而且,星光战队目前的五个人里面,胡杨是年纪最大的一个,对于一个电子竞技选手来讲,年龄是所有人都逃不过去的一个梦魇,而他的个人实力又不是太过于出众,假如因为辰慕冰而得罪了王总被雪藏,只怕就只有坐在冷板凳上黯然退役这一条路了。

    毕竟,没有谁会愿意为了他这样一个没有多少天赋、又没有几年职业生涯的选手而额外付出转会费去买他。

    竞技赛场,同时也是职场,哪怕年纪不大,只要踏足进去,终究思想上还是能够理解的。

    但理智上理解是一回事,但心里上是不是有障碍,这些障碍是不是会在心底画成一条划痕,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一幕,一些隐隐提起来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不论怎样,在赛场上,星光终究还是以前的那个星光。

    他们还是一个团体。

    “我靠,这个家伙没有回家?”

    泡泡也被弄得懵了一下,已经看到了这一幕的梁辰提醒道:“他应该是卡了视野,装作回家的。”

    这种小套路并不算稀奇,泡泡被梁辰一提醒也就反应了过来,愤愤不平地道:“摆了我一道,不行,我一定得打回来。”

    梁辰道:“不要着急,就算到了六级,拼起伤害来,还是你更占优势。”

    泡泡又嘀咕了一句什么,然后继续跑去刷野了,约莫是憋着一口气要早点到六级,然后打回来。

    梁辰看了一眼右上角的游戏时间,对小罗道:“找机会打一波,一定要把女警的闪现打出来,否则六级未必能杀得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