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九节 冰儿不会疼
    “其一给王锦城施压,其二对梁辰以后自己建战队有好处。』』『天籁小说Ww『W.⒉”

    远在清泉的苏大小姐看到了洛冰语回复的消息,“哒哒哒”地打字问道:“第二个我明白,第一个是什么意思?”

    两个女孩子已经决定要拉拢徐一晨了——其实主要是苏大小姐,她单纯地觉得,现在王锦城是老板,肯定会给梁辰穿小鞋,如果能把徐一晨这个经理变成自己人,梁辰的处境肯定会变得好一些,至少不会遭受到来自于徐一晨的诘难。

    虽然对于年岁不大,也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历练,但出身本身就决定了眼界和高度,苏大小姐已经在跟徐一晨聊天的时候,“不小心”地“被套问”出去了梁辰下个赛季要自立门户的事情,所以对于第二件事情徐一晨也是知情的。

    不过她脑子里依旧存在着跟苏冰凝一样的疑惑。

    梁辰在ace联盟晚宴上出现一次,就能给王锦城施压了?

    这次ace联盟晚宴由联盟秘书长,有“沪上皇”之称的裴越起,裴越称得上是中国电竞界的元老、主席,与人皇sky一样,对中国电竞界的展和推动有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也是红色战队的老板。

    ace作为电竞圈的管理组织,在逐渐走上正规和正轨的电竞圈来说,权利不可谓不重,但他们毕竟只是民间社团,与体育局还是有着鸿沟一样的差距,不要说是梁辰有资格在宴会上出现,就算是他达到裴越本人的那个高度,在王锦城面前,也谈不上说是施压的地步。

    这些豪门几代人的积累,所掌握的财富、权势,之重之大,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就足以让裴越这种几乎站在了电竞领域顶峰的人也要仰视。

    借ace联盟的势,对付普通的职业选手、俱乐部都足够了,但想要应对王锦城,还远远不够。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也可以陪他一起去,我想苏家大小姐玉驾光临,ace的人只会觉得荣幸。”

    洛冰语的话中有些调侃的味道,苏冰凝自然听得出来,不过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心动,她的转学手续已经办完了,随时都可以回上海去读书,明天晚宴前去上海自然没有问题,但想了想,她还是放弃了这个很诱人的提议。

    她跟ace联盟八竿子打不着关系,不过现在电竞圈里不知道梁辰跟自己关系的人已经不多,自己陪梁辰一起去参加晚宴并不算唐突,可是这样子的话,难免会让人看轻了梁辰。

    表姐人在上海,哥哥也在上海,就连洛冰语自己都在上海,可她却让吴迪出面陪梁辰去,恐怕也是这个原因吧。

    苏冰凝哼了一声,飞快打字道:“我才不去呢,你要是想陪他去你就去。”

    洛冰语当然不能陪梁辰去,苏冰凝也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出现,这只是气话,但已经把拿着手机默默窥屏看两位大小姐聊天的徐一晨给雷的外焦里嫩,这个“洛轻尘”究竟是谁,俩大小姐又是什么关系?

    她是有江采萱联系方式的,毕竟俱乐部跟直播平台的联系还是很多的,所以在排除了那个美丽与能力并存的金龙TV老总之后,徐一晨自然而然地就把这个洛轻尘当成了是苏家大小姐的闺中密友,但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她是过来人了,对于是不是玩笑话还是能分辨得出来的。

    苏冰凝说完气话之后,又问:“ace联盟会邀请吴迪吗?”

    洛冰语道:“会的,这次ace联盟宴会,ace只是一个陪衬,国家体育总局的巡视员以及上海体育体育局的局长、纪委书记这些人才是重头。”

    苏冰凝看了半天,也没看懂这跟吴迪有什么关系,“然后呢?”

    洛冰语有些无奈地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连吴迪的女朋友是谁都不知道?上海可是你的地盘。”

    吴家在上海的势力有限,吴良楚刚到上海的时候,还曾经借过吴迪女朋友的关系,所以徐一晨对于那个叫黄莺的女孩子也记得很清楚,原本想回答的,结果字都打出来了,终究还是没出去。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时候还是少说话为妙。

    “我连他都没有见过几次,为什么要认识他女朋友?”苏冰凝特意在这句话后面附上了一个怒火冲天的表情,表达对洛冰语遮遮掩掩不说正题的不满。

    “他女朋友叫黄莺,你就算跟她不熟,总不会连名字也没听过吧?”

    “黄莺?”

    苏冰凝看着觉得有些眼熟,不过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有点恼羞成怒地道:“你说不说?”

    这次洛冰语没有再卖关子,道:“上海体育局纪委黄连生的侄女,我想你去找她帮个小忙,不论是她还是黄连生,应该都不会拒绝给苏家大小姐献殷勤的机会吧?至少以后你会记住她的名字。”

    徐一晨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抬起脸看着窗外阳光,轻轻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有些苦涩。

    她出身于小康之家,毕业于名校,如今已经奋斗了十多年,在很多人眼里,她已经算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女强人,但上海体育局纪委书记,依旧是她要仰之鼻息的存在。

    而这两个年纪只有她一半的女孩儿,不要说是在她面前直呼其名,哪怕是当着那位黄连生的面这样叫他的名字,惶恐不安的那个人也只会是黄连生。

    至于她们两个,两个最多也就是被家里长辈训斥一声没有礼貌罢了。

    这就是出生带来的身份差异!

    现代社会到处都在宣扬人人平等,可是这个社会,什么时候有过平等啊?

    这些感慨只在脑中掠过一瞬,徐一晨很快就抛开了这些没有用的念头,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群聊里面已经被两个大小姐斗气的话刷满。

    “我不记得她的名字,只是因为跟她不熟悉,跟她的身份家庭背景没有一点关系,才不会像你,刚来上海没几天,就把人员关系弄得这么清楚。”

    “我只想帮助我关心的人,童话里面的公主,只会连累喜欢他的王子。”

    “我什么时候连累他了?”

    “我有说你吗?”

    “你忘了协议内容了吗?”

    “我违反了哪一条吗?”

    “你干嘛那么频繁地找他?”

    “不得干涉朋友界定范围内的交往,是你违反了协议吧?”

    “我认为你已经越界了,你会单独跟你的异性朋友大半夜出去吃饭,还跑海边散心吗?”

    “我在教他开车。”

    “学车用得着亲手指吗?”

    洛冰语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脸有些红,心里却终于踏实了起来,自从接触以来,始终对自己含笑相对的苏冰凝会让她不由自主地当成一个强大的敌人去戒备,而终于开始吃醋,或者说表现出来吃醋的苏冰凝,无疑会真实的多,也让人放心的多。

    “那是咬伤。”

    “没咬断就是亲。”

    “那你应该去找他算账。”

    ……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本来以为这就是智商的下限,没有想到三角恋的女人,智商居然还有负数。”

    小雨伸头看了一眼洛冰语和苏冰凝之间的对话之后,有点无奈地叹了一口,“哪怕你现在去想着怎么帮梁辰度过难关,我都忍了,可你居然还有心思陪你的情敌打口水仗玩?”

    小雪雪白尖俏的下巴正搁在洛冰语肩膀上,正在看洛冰语跟苏冰凝不痛不痒的口水仗,闻言微微抬起脸,嘴巴里含着棒棒糖,腮帮鼓鼓的,含糊不清地道:“冰儿现在不就是在帮梁辰嘛?难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口水都流下来了,还吃!”

    小雨把她的棒棒糖给夺了过来,没好气地道:“宋姨要来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

    小雪很可爱地翻了翻眼睛,“大不了把冰儿骂一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宋姨又不会株连。”

    “我没有问你。”

    小雨瞪了她一眼,重新把棒棒糖塞到了她嘴巴里,“你还是吃棒棒糖吧。”

    “哦。”小雪重新含住自己的棒棒糖,腮帮又鼓了起来,见小雨把冰儿的手机抢来放在桌上,就自己拿了起来,很有兴趣地去翻她刚刚的聊天记录。

    偷窥其他人**是不对的,不过假如当事人无意隐瞒,正大光明的看,那就没有什么可愧疚的了。

    “你知道宋姨是因为什么来上海的。”

    小雨把洛冰语的手机给“缴卸”掉之后,就没有再去管好奇心过度的小雪,正色问道:“你觉得现在让宋姨见到梁辰,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吗?”

    “啊?谁?”

    正低头看洛冰语手机的小雪抬起头来,精致绝伦的脸蛋上满是愕然,眼睛睁得大大的:“宋姨要见梁辰?什么时候啊?冰儿你怎么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呀?”

    小雨用手指点了点小雪光洁的额头,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道:“你抱着冰儿手机看了半天,就没有看到吗?”

    “哪有?我怎么没看到?”小雪又开始翻冰儿刚刚的聊天记录。

    小雨则向洛冰语道:“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我也知道你知道,但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你现在头脑热,心里只想着他,既然你想让他好,那我就问你,你现在这样子做,对他有好处吗?”

    “他刚刚开始他自己的职业道路,而且目前看来前途一片光明,就算没有你的帮助,他同样可以出人头地。最近两年,正是他个人事业上升的黄金时期,否则你和苏冰凝不会愚蠢到弄出那个脑残一样的协议书来。”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当年的梁辰一无所有,不怕失去什么,所以他才能够在那种情况下平静地提出报销火车费的要求,在答应了洛叔叔要他跟你划清界限的暗示同时,也用他自己的办法,拿那两百一十块钱给自己遮掩了最后一线自尊,那么现在呢?”

    “不论洛叔叔还是宋姨,以他们目前所处的高度,只要有任何一个人流露出一些对梁辰不满的情绪,甚至不需要他们自己去做什么说什么,自然就会有人揣摩上意,轻而易举地扼杀掉梁辰所有的努力和前途,加上一个为了苏家女婿名分可以不择手段的王锦城,你觉得梁辰能够扛得住这些从天而降的拳头打击吗?”

    “你认为梁辰已经变得成熟了,可你不要忘记了,所谓的成熟,本身就是向社会现状认识和妥协的过程。假如梁辰已经获得了苏家的认可,有苏家保护,或许梁辰会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但现在的他有什么?”

    “他有了新的喜欢的女孩子,有在绝大多数人眼里非常光明的前途,你觉得他还会为了你这个前女友,能再一次像当年为了你孤身进京那般,以失去他所拥有的这些东西为代价,挺直了脊梁面对你的爸妈吗?”

    小雨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微微有些喘息,洛冰语看着她因为情绪激动而有些泛红的脸庞,轻轻笑道:“你不要总是那么悲观,以前我妈担心梁辰会耽误了我,而且那时候我们都还小,现在梁辰已经在尝试去做他的事业,她终究是我妈妈,难道宁愿再让我伤心一次,也不愿意给梁辰一个机会吗?”

    小雨点了点头,笑了笑,她容颜极美,可这时候笑起来,却透着一种嘲弄和冷冷的感觉,道:“原来你自信的来源,并不是梁辰,而是笃定了宋姨一定会因为心软而妥协,是吗?”

    洛冰语抓起一个靠枕轻轻砸在了小雨身上,嗔道:“能不能不要把我说的那么坏?”她轻轻叹息了一声,“一个是生我养我的妈妈,一个是我这一生里面第一个喜欢上、并且决心要厮守一生的人,难道我不应该相信他们吗?”

    小雨冷笑道:“当初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那份苏冰凝随时可以用她自己已经确认了梁辰对你没有感情,就可以让你此生不得再出现在梁辰生活之中的协议书,就是梁辰对你信任的答复吗?”

    洛冰语神色一黯,却还是笑道:“一生很长,就算是结婚,也只代表一个新的开始,并不意味着结局,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我只想再努力一下,这样子即便最后失败了,就算不甘,至少没有遗憾。”

    “再多冠冕堂皇的话,也掩盖不了你在犯傻的事实!”

    小雨咬牙道:“你比我更清楚,不论再过一年、两年、五年……你永远都没有赢的可能,因为从一开始你就已经输掉了!”

    “在那个混蛋眼里,你永远都比苏冰凝更聪明、更独立、更坚强,所以在他没有办法做出选择,又不得不做出选择的事情,他一定会选择伤害你,而不是他认为更需要他呵护珍惜的苏冰凝,他不会记得你的聪明、你的独立、你的坚强是因为什么,是为了谁!”

    “你种树,她摘果,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不论是拖到了什么时候,这都是最后唯一的结果!”

    旁边的小雪看看沉默不语的冰儿,又看看恼怒咬牙的小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小雨你到底想说什么?”

    小雨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冷笑道:“就是说,梁辰手里握着一把刀子,这把刀子必须插在冰儿或者苏冰凝的身上,而梁辰最后的选择,一定是会把这把刀插在冰儿的身上。”

    “为什么?”

    小雨看着洛冰语,一字一字地道:“因为他觉得,冰儿不会疼。”

    ……

    梁辰虽然从洛冰语那里听说了小雨和小雪要来上海的事情,不过并不知道小雨正在背后骂他,所以他现在打游戏打得很专心。

    打到了韩服第三之后,接下来冲击第一的道路并不是很顺利,因为一个上午打下来,输赢场次差不多,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的胜点都没有涨多少。

    一直打到了晚上,经过又一轮四连胜之后,梁辰终于冲击到了九百分,如果没有意外,只要他能够保证这个分数不往下掉,今晚零点结算排序的时候,他应该足够排到韩服第一了。

    打完直播之后,梁辰吃罢了晚饭,正在房间里面煲电话粥——其实是在哄苏冰凝开心,顺便问她给自己的惊喜什么时候可以到账的时候,吴迪就敲响了房门。

    梁辰下意识的认为吴迪找自己,是在过了几天之后,终于按耐不住要问那天遇见了洛冰语的事情,结果没想到他第一句话就道:“你不在,星光在msI上面,或许只能打的赢外卡。”

    梁辰笑道:“不用这么悲观,小东的实力并不差。”

    “可是我们缺少的是一个统筹全局的指挥。”

    吴迪叹了一口气,直接回到正题,道:“明晚ace联盟有一个晚宴,要宴请体育局的人,你如果想要参加msI的话,不如陪我去一趟,或许有一点转机。”

    顿了顿,道:“听说有一个从北京来的大人物。”

    (原本是八千字大章的,因为情节内容,最后检查的时候不得不删掉了中间的三千字,这五千字应该也可以算二合一章节了吧。另外,谢谢大家的忠告,辰会慎重考虑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