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七节 你变了
    “first-b1ood!”

    梁飞说到做到,六级之后果然上去找大魔王的流浪火拼去了,妖姬六级后的爆伤害并不低,不过想要直接秒杀掉满血的流浪显然不现实。天籁小  说WwW.』⒉

    所以梁飞自然想要先去打一套,反正流浪现在也不可能一套爆秒掉自己的,于是他就上去了,然后被流浪一个禁锢,旁边就飞出来了一根狭长的标枪,直接戳在了无法移动的妖姬身上。

    一血被流浪拿到!

    “靠,这家伙怎么叫打野!”梁飞忿忿地叫道,“哥,来帮我抓他一波。”

    梁辰正在上路抓对方的上单兰博,因为还没有到达六级,输出不够,也没有办法秀R闪,逼掉了一个闪现之后就转身离开,道:“你确定他回家更新了装备之后,我们两个就能打得过他?”

    “肯定能,杀他两次都没问题。”

    梁飞自信依旧,梁辰却远没有那么乐观,因为总感觉对方的豹女还是会出现的,不过有意要给梁飞一个教训,就笑道:“那好,听你的。”

    教训永远是自己经历的更深刻,道理同样是自己相同的更透彻。

    梁辰也回家更新了一波装备,来到下路野区拿了红BuFF,然后就直奔中路赶去,梁飞看到梁辰来了,于是就果断再次踩了上去,oker很没意外地又是一个禁锢,一套手飞快的连招刚刚打完,看到梁辰操控着盲僧出现,立即就开启了疾步往塔后逃去。

    “喝!”

    梁辰飞快地摸眼位移,一脚往前预判地踢了上去,开启了疾步之后的oker想要侧身躲开,结果还是往侧前走的,并未躲开,梁辰二段回音击踢上去的时候,心里已经生疑,不过值得以梁飞的性格,不到黄河心不死,因而根本不在乎这一局这一波的得失,还是毫不犹豫地直接R闪出手,就把大魔王给踢了回来。

    “刷!”

    梁辰一声“呓库”把大魔王踢回来的同时,豹女也伴随着一标从草丛里面扑了出来,于是梁飞马上就被豹女以及被梁辰踢回来的流浪一起给包围了。

    梁辰见状很有自知之明的转身就走,头都不带回一下的,道:“怎么样,我就说吧。”

    “你说的是我们两个打不赢流浪,又不是说豹女会在中路。”大概因为连续两次阵亡,使得梁飞的心情不太好,说话闷闷的。

    梁辰笑了笑,也不再说他,继续回野区刷野,流浪已经到达六级,他也是不敢去抓下路的,否则被人家流浪带着豹女从天而降,直接给包了饺子,那就是把下路也给带崩了。

    正在刷四鬼,就看到了豹女从河道走了过来,远远地一个标枪戳了在了大锋喙鸟的身上,直接将它打残,梁辰见豹女来反野了,也不多纠缠,一个惩戒灭掉仅剩的大锋喙鸟,马上就转身去了上路野区,途中给下路打了一个警告信号。

    “哥,你也太怂了吧?跟他打啊。”梁飞在旁边有点看不过去哥哥的举动,不满地鼓动道。

    “没大招,没装备,凭什么去跟人家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打上王者的,就只懂得打顺风局吗?”

    梁飞道:“谁说的,我逆风局也很果断,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投,何必找虐呢,对不对?”

    “算了,跟你没有共同语言。”

    梁辰懒得再理他,话说三遍白如水,语气跟他讲什么道理惹他不耐,还不如让他自己去慢慢的碰壁撞墙,早晚都会明白的,就从上路野区绕到了上路,配合上单杰斯直接杀掉了兰博,然后再去打掉了对方的石头怪,这才原地回家。

    “an-a11y-has-been-s1ayed!”

    梁辰返回泉水的时候,再次看到了召唤师峡谷上空出现了妖姬被流浪击杀的系统提示,语音里面有短暂的停滞,然后是梁飞郁闷地声音道:“这局没法打了。”

    在初中的课本上,关于人的性格形成,是说由环境造就的,不过实际上我们看到的课本,很多时候都有些言不由衷的成分,人的性格形成,其血缘、基因起到的作用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以梁辰兄弟两个来说,梁辰的性格偏向于老妈,梁飞则更多偏向于老爸,急躁、、易怒、多变、没耐性,这些缺点几乎一个不缺,当然在梁辰身上,同样也有这些缺点,只是现在的他平日里已经能够很好地控制住这些负面性格了,不过想要消灭,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是根植于人性,流淌在骨子里的性格组成部分,或许会潜藏,但不可能消失。

    现在梁飞说这些话,有些赌气的成分,但更多的,就是他骨子里那种没耐性、急躁、易怒的负面性格在作祟,理性不足,感情用事——这也是很多人都有的毛病。

    一般来说,这种人都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评价,能伸不能屈。

    梁辰不是没有想过要帮梁飞改掉这种毛病,不过本性难移,想要用外力使得梁飞改掉这种性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就淡淡地道:“我也这么觉得。”

    梁飞好半晌都不说话。

    直到十五分钟小龙团战,梁辰脚踢牛头,二段回音击途中摸眼接闪一共三段位移没深入敌后将已经5-o-2的流浪给踢飞了回来,他才克制不住地叫了一声道:“漂亮!”

    “轰……”

    烬和布隆接上控制,梁飞跟上爆输出,终于在梁辰阵亡之后,终结掉了大魔王一步一步接近神的屠杀之路。

    不过因为梁辰阵亡,这一条小龙最终还是被bengi的豹女收走,付出的代价是牛头交闪之后的阵亡。

    这种局势下,能够打出这种局面,应该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不过因为梁辰的闪现已经没有了,而且大魔王以及提高警惕,接下来再想要打出这种团战开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流浪的禁锢,几乎是所有能秀的英雄的克星,包括盲僧。

    所以很没有意外,在梁辰下一波团战里面想要把对方的adc踢回来的时候,被大魔王一个闪现禁锢给留在了原地,一波溃败,对方直接拔掉了中路的二塔以及高地塔,仅剩一个裸露的中路水晶。

    二十八分钟,对方大龙逼团,梁飞想要从侧翼切入秒人,结果再次被流浪疾步加禁锢,直接阵亡之后,对方借机拿下了大龙,然后破掉了下路高地。

    三十三分钟,游戏结束。

    梁飞的战绩是还不到1,这几乎是他接触英雄联盟以来,最惨的战绩,就算是曾经在国服白银局往青铜掉的时候,他也很少会有负战绩。

    “怎么样?”

    见梁飞又是许久不吱声,梁辰有点担心这小子的心态,不会被大魔王一局就给打崩了吧,这样子的话,以后还怎么去打职业?

    梁辰问罢,也不等梁飞回答,就笑道:“这个人确实厉害,你又不是主玩中路的,而且这个版本妖姬确实打不过流浪,不要想太多,这次输了,下次打回来就是了。”

    梁飞道:“哥你把我想得也太脆弱了吧。”顿了一顿,又道:“要不你自己打吧。”

    梁辰笑问:“怎么了?”

    “我想去练一下流浪。”

    梁辰失笑,道:“练英雄也不要着急,既然说了要带我上分,就先老老实实地打完两天吧。”

    他倒不是要抱大腿,而是不想放任他想一出是一出,没有一点长久耐性的不良性格。

    梁飞想了想道:“好吧。”

    这一局输掉了之后,梁辰的连胜自然也就被终结掉了,不过接下来的游戏,似乎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连胜。

    大概是因为职业选手普遍起床时间都比较晚的缘故,一直打到了下午,兄弟两个人才又迎来了今天的第二局失利。

    打到了晚饭的时候,梁辰的王者胜点终于冲破了八百大关,因为没有到王者排名刷新的时间,所以排名没有变动,但以这个分数,至少已经可以排到韩服前五了。

    傍晚吃完饭之后,梁辰并没有再继续打游戏,因为老妈知道了他又在电脑前坐了一天的事情,特意打来了一个电话。

    梁辰无奈,只好跟已经逼近三十万大关的直播观众们说家里老佛爷话了,只能关直播,否则再被镇压了,轻易就难以破开封印,然后关掉了直播,出去吃饭。

    洛冰语好像挺闲的样子,他这边关了直播没多久,消息就过来了:“请我吃饭。”

    简单直接,已经有点恢复曾经相处时的味道了。

    吃罢晚饭,洛冰语并没有急着回去,把车开到了车辆很少的海滨,然后推门下车,笑吟吟地冲还在车内的道:“下车。”

    梁辰下车四顾,奇怪地道:“干嘛?”

    洛冰语穿着一袭素白长裙,海风拂面,衣袂飘动,如墨染般的柔顺长衬着美玉一般莹润白皙的手指,肌肤如玉,明眸似水,好似记忆之中漫天星光的壮丽夜幕如今变得昏暗无光,是因为被她那双眸子夺尽了光彩一般,轻轻眨了眨眼,颊上梨涡浅浅,抿嘴笑道:“教你开车。”

    “啊?”

    “啊什么啊,我跟你说,我这辈子就开车带过三个人,小雪她们两个女孩子比我小,我就认了,你一个男生,我才不想每次都是我开车载你呢。”

    梁辰笑了笑问:“除了我和小雪,第三个人是谁?”

    洛冰语把他推到了驾驶位上,很有些刁蛮地把车门关上,嗔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怎么一提到女孩子,你好像就很有兴趣似的。”

    梁辰叹道:“我倒是希望跟我没有关系啊。”

    洛冰语回眸甜甜一笑:“你说什么?”

    “我说有你这么聪明的教练,我一定能创下一个最快学车的记录。”

    “哼。”

    ……

    事实证明,聪明的女孩子未必就是一个教练,事实还证明,男教练教女孩子学车很费劲,女教练教男人学车也费劲,尤其是当这个女孩子很漂亮的时候,学车就会更加费劲了。

    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专心学车。

    “你再乱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第一次现梁辰不专心学车的原因之后,洛冰语半羞半喜。

    “你还看?”第二次现梁辰又不专心之后,洛冰语又气又笑。

    “我真挖你眼珠子啦?”第三次现梁辰还是不专心之后,洛冰语又气又恼。

    ……

    不知道多少次现梁辰依旧不专心之后,洛冰语伸着两根手指就往梁辰眼睛戳去,结果梁辰不知道在干嘛,一仰头,洛冰语原本想要吓吓他的两根纤白细嫩的手指,就有一根伸到了梁辰的嘴里,另外一根则戳在了他腮帮子上。

    她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是留指甲的!

    “里外”受袭的梁辰就觉得腮上传来一阵**辣的感觉,嘴巴里则有一根什么东西在往里面钻,完全不受大脑控制下意识地就把牙关一咬……

    “啊!”这是女孩子的尖叫。

    “呸呸……啊!你没事吧?”这是男人本能呸呸两声后现真相的关切声音。

    “没事……”那个刚刚还有些楚楚可怜的好听女孩子声音大概是下意识地说了一句之后,就马上冰冷了下来,“你刚刚在呸什么,我的手很脏吗?”

    “呃……你手指好像流血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洛冰语睁着那双冰雪清眸瞪着他。

    梁辰回头看了一下车厢内,道:“先止血,有创可贴什么之类的吗?”

    “没有。”洛冰语依旧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只是眼神深处,有些不易察觉的羞意。

    梁辰叹道:“好吧,那你委屈一下好了。”一边说着,一边就抓起了洛冰语的手掌,只见那葱白细嫩的食指,上面第二指节处被咬破了一点皮,白嫩玉指上沾着他透明的口水和她殷红的血迹,虽然不雅,却仍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美感。

    “你干嘛?”

    洛冰语脸一红,下意识地就要把手抽回来,梁辰已经含在口中,知道她脸皮薄,因而根本不看他,用老祖宗传下来的法子止血消毒之后,这才放松了手上的力道,任她把手指抽回去,见她忙拿纸擦手,就道:“喂,我口水怎么也比你手指干净吧?”

    脸红如血的洛冰语擦掉了手指上的口水,抬脚踩在了他鞋上,还用力碾了两下,似乎要借此平息自己脸如火烧心如鹿撞的失态,“恶心!”

    梁辰无奈道:“那你刚刚还骂我嫌你脏……话说,你刚刚没用手摸过什么东西吧?我记得你刚刚肩带……啊!”

    “你再敢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把你直接扔下去喂鱼?”

    “不信。”梁辰下车重新做回了副驾驶位上,让她开车回去,“你抱不动我。”

    洛冰语当然不会再继续这个话题下去,沉默了一会儿,才横了他一眼,眼波盈盈,轻声道:“你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