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六节 梁飞VS大魔王 下
    “mygod!”

    以个人实力和擅长单杀而闻名的perkz对自己的操作非常自信,六级之后的辛德拉爆发伤害非常高,在打足伤害的前提下完全可以秒杀掉盲僧的,但这一次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去积蓄几个球就被瞬间秒杀,死的时候连大招都没有丢出去。

    对于立志要在msi上证明自己实力的perkz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因为开局不到十分钟,他已经阵亡两次了,而对面那个本来该打adc却跑来中路、被他游戏开始前信誓旦旦说要单杀的家伙,不仅一次没有死,身上还多了两个助攻。

    **裸地打脸啊!

    这令perkz的心情非常糟糕,呆在泉水看着黑白屏幕上自己的复活计时读秒,心里暗暗盘算着接下来怎么样才能挽回颜面。

    梁辰这时候刚刚在他们自己家那里拿了蓝,然后一个个炸弹不要钱似的往兵堆里面扔,刷完小兵刷四鬼,刷完四鬼刷对面四鬼,刷完对面四鬼再刷小兵,刷完小兵再刷三狼。

    “哥,你能给我留一点吗?”

    梁飞有点不满地道,“这才不到十分钟,你都已经一百一十刀了,这里面有多少是抢我的?”

    梁辰道:“你赶紧去杀人吧,还差五次。”

    梁飞现在已经有四个人头在身上了,不过有一个人头是牛头的,并不算在击杀对方中野的次数里面。

    “放心吧,我现在是神挡杀神,鬼当杀鬼,碰到谁谁死。”

    梁飞一边说着,一边就自己去solo掉了小龙,然后直接就冲到了对面的野区里面找雷克赛去了。

    可怜的trick,这个赛季在欧洲赛区可谓是所向披靡,没想到会在一场韩服排位里面翻了船,这局野区几乎都被这个盲僧反烂了,完全是当成了他自己的地盘一样横行霸道。

    他虽然刚刚才在下路捡了盲僧一个人头,但不论等级还是装备,根本都不能跟这个已经四个人头的盲僧相比,好在远远地做了一个眼位,发现了盲僧杀来,赶紧就转头逃走。

    梁飞这时候大招在冷却,伤害不够,也就没有再追,把雷克赛打了一半的蛤蟆怪给吃掉,这才有点不甘心地离开,口中嘟囔着道:“算你运气好。”

    回家买了装备,终究还是来到上路蹲到了雷克赛,一套技能生生地秒杀掉了雷克赛,得意地大笑道:“哈,你还不死?”

    还在中路刷兵的梁辰就叹了一口气,这局已经没有悬念了,才十分钟出头,这个盲僧的伤害都已经可以秒杀皮糙肉厚的雷克赛了,恐怕对方现在连直接发起投降的心都有了吧?

    “legendary!”

    七分钟之后,冲进高地塔下强杀辛德拉的梁飞在被防御塔射死之前,拿到了超神成就,而在这个时候,辛德拉的阵亡次数已经到了五次。

    雷克赛四次。

    加在一起已经九次了。

    原本信誓旦旦还要复仇的perkz,也被接二连三的阵亡给打得彻底没了信心,刚满二十分钟,下路发起投降,于是几乎没有延迟,“噔噔噔”,五票直接通过。

    “轰!”

    紫色方水晶在一片旋转炸开的要耀眼光华里轰然粉碎,梁飞一边点出了游戏一边得意地笑道:“怎么样?我就说吧,肯定能带你飞。”

    梁辰笑道:“不错不错。”

    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开启了匹配队列,梁飞进入之后就选了中单和打野的两个位置,道:“谁说妖姬这个版本不能出场的?这局我给你秀一把我的妖姬,绝对不管是谁,保证直接打爆。”

    梁辰笑:“那,我来一局打野。”

    弹幕上面还在刷刚刚上一局的事情,刚刚那一局碾压获胜之后,梁辰已经是在韩服王者局的第二十场连胜了,韩服王者局的连胜纪录是多少没有人记得,但即便不记得,也都能够知道在韩服王者局里面打出来这种连胜战绩非常恐怖。

    梁辰先给梁飞充值买了皮肤,然后又看着弹幕跟现场观众或者梁飞闲聊了一会儿天,等进入匹配队列,梁飞如愿地拿到了中单的位置,而他也被分到了打野位置上。

    “要不你先帮我选?”

    这次梁辰他们在紫色方,梁飞在一楼,梁辰在五楼counter位,一般对于中单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个最舒服的位置了,可以见招拆招,选择出来一个非常针对对方的英雄。

    “不用,反正不管对面拿什么,我就妖姬了。”梁飞一副“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凛然语气,不过并没有任何萧瑟悲壮,而是慢慢的自信。

    梁辰笑了笑,也不再劝,这小子也该被收拾一顿了,挫挫锐气对他以后的发展只有好处,扳人之后,身在一楼的梁飞没有半点犹豫就先确定了自己要选的英雄。

    “黑玫瑰将再次绽放!”

    伴随着标志性的台词,妖姬的头像直接就被锁定。

    对方的中单应该是在三楼,选择了一个最近渐渐有些抬头趋势的英雄:符文法师,也就是以前的光头流浪。

    梁辰嘿嘿一笑,妖姬这个英雄的容错率很低,可以说只要在前期打不出优势,这个英雄就是直接废掉了,而且最近几个版本对这个英雄非常不友好,流浪同样也是很克制妖姬的,因为妖姬很怕控制,流浪不论是稳定禁锢技能还是一套秒人的恐怖爆发,对妖姬都有着致命克制作用。

    轮到了梁辰之后,对方选择的打野是豹女,梁辰很没意外地选择了他在打野英雄里面比较擅长的盲僧。

    “哥,你干嘛选盲僧呢你说。”

    梁飞看到了梁辰选择这个英雄之后,就嘿嘿直笑,道:“我刚刚可是刚秀了一局啊,你这局不要再被对面打爆了,到时候大家把两个盲僧一对比,一个自己家盲僧,一个别人家盲僧,对比太明显了,你可别怪我啊。”

    “打好你自己的吧,不要把流浪送起来了,这玩意在顺风局简直可以秒一切。”

    妖姬打流浪确实不好打,不过弹幕上面绝大多数观众都还是对于梁飞的妖姬抱以乐观态度的,毕竟不论是之前跟辰慕冰solo,还是之后在游戏里面的表现,弟弟都绝对是mvp级别的表现,这令很多因为辰慕冰来看直播的玩家都成为了弟弟的粉丝,很多人都在弹幕上面刷,说等着看弟弟打爆对面中单。

    结果来到了载入界面,看到对面妖姬的id名字,很多原本说等着看弟弟打爆对面流浪的人直接就说不出话来了。

    “卧槽,为弟弟默哀,秀一波中单怎么遇到大魔王了”

    “大魔王的流浪啊,至今还记得去年全球总决赛上瞬间秒人的恐怖画面”

    “我感觉弟弟这一局可能要黑,woker的流浪真的可怕”

    ……

    “大魔王?那个woker?”

    梁飞知道了对面的流浪是谁之后,并没有任何担忧或者怯场的样子,反而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语气,“他是世界第一流浪吗?”

    梁辰道:“他是世界第一中单,并不是说某一个人英雄,而是他这个人。”

    很多职业选手都不愿意,或者说是不敢去承认其他人更强,哪怕这是事实,好像说出来就会使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似的,当然把一个人捧得太高,就会在无形之中得罪一些其他中单,不过梁辰并不觉得自己说话有什么水分,因而说出来也觉得问心无愧,假如其他人因此而觉得自己看低了他,那自己还真看不起这种人。

    承认别人的强大,才能够正视自己不的不足,自我安慰在很多时候真的只是一种心灵砒霜。

    别的不说,单单冲着woker能够在登,他就比绝大多数的职业选手,或者说这世上绝大多数人要强。

    能够走上巅峰的人,值得仰视,能够从低谷重返巅峰的人,更值得敬佩。

    假如是第一登顶夺冠的woker,梁辰或许都不会说出他是世界第一的话来,但当他能够重回世界颠覆后,梁辰觉得这个尊耀对他来说,并不为过。

    世界第一中单,同样也是英雄联盟世界里的第一人!

    梁飞问道:“你跟他打过吗?”

    直播里面已经增加到了二十万的观众,听到梁飞问出去这句话后,很多人欢喜的简直就忍不住要去抱着弟弟亲一口,现在msi举办在即,辰慕冰和大魔王的交手无疑是很多人心目中最大的看点,不过职业圈子里的事情,圈外人很难明白,辰慕冰也从来不说的,现在终于能够听到一二了。

    梁辰也不隐瞒,笑道:“打过训练赛。”

    梁飞问:“怎么样?赢了输了?”

    “赢过也输过,不过输的比较多,rst确实很强。”其实当初梁辰拿出奎因,还曾把大魔王都杀到差点超鬼的地步,那一局可谓虐爆了rst,不过在公众面前说话,多少要留一点余地,因为拿着训练赛里面单杀过woker然后就在采访时候说出来,结果成为笑柄的中单选手不止一个,他没有幼稚或者膨胀到那种在公众面前耍嘴皮子的地步,这时候不是炒作的时候。

    有事情要做的时候高调,平时做人的时候还是要低调一点好。

    “没事,我帮你报仇。”梁飞依旧信心满满的样子。

    梁辰见他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心不死,也就一笑置之,梁飞与大魔王相比,个人实力或许差的不多,但经验、理性,以及英雄差距,这些都是明眼可见的,梁辰几乎可以确信,这一局梁飞肯定会被“教做人”的。

    很快进入游戏,梁辰选择的英雄是伊泽瑞尔,辅助是布隆,对方下路则是女警和娜美,线上梁辰也没有打算去强拼,反正ez这个英雄对线很万金油,想压女警没啥希望,但不被压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他就还有余暇切到中路视角去看梁飞的对线。

    梁飞虽然嘴上说是对大魔王不屑一顾,但人的名树的影,真对线起来,还是存着几分小心,各自用小兵补掉了两个小兵之后,梁飞还是先沉不住气,一个鬼影迷踪就踩了上去,打算试探一下,结果没想到这个woker不按常理出牌,之前一直都没有用过技能,居然学得是w技能禁锢,手速飞快,直接就把妖姬给禁锢在了兵线上面。

    “我去,这个家伙太贱了吧?”

    妖姬跟流浪各自一级w技能的伤害差不多,但梁飞是主动进攻的,被禁锢在了兵线上面,白白地被小兵打了几下,于是换血就吃亏了。

    “你前面的走位太有攻击性了,你以为遇到大魔王就忍不住想要试着去踩两脚的人就你一个吗?人家早就看穿了你的打算,早就等着你呢。”梁辰适时地打击道,这确实也是实话,自从第一年夺冠后至今,不论路人局还是职业赛,woker被照顾的次数简直数不过来,什么样的对手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梁飞跟他相比,确实还很嫩。

    “嘁,不就一个技能吗,哥你不要这么吹人家好不好?怎么说你都是要扛起lpl大旗的人。”

    梁飞笑着说了一句,心里更加不服气,于是后退几步,慢慢补刀到了三级之后,果断再次一套打了上去,结果毫无疑问,又被woker给禁锢反打了一套,而且打完一套之后,果断就又走上来打出第二套技能,直接就把梁飞血量给打残了。

    “妈蛋,这家伙伤害有点高。”

    梁飞忍不住骂了一声,在塔下老老实实地嗑药回血,梁飞见他被压得补刀都不敢去了,就笑道:“要不要我去帮你一波?”

    刚刚进入游戏之后,他瞥了一眼弹幕,才发现对方的打野居然也是rst战队的,也就是同样跟woker一样获得了两冠王荣耀的bengi,不过这个人虽然同样获得了两冠王,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魔王光芒太耀眼的缘故,并没有吸引太多的关注,就连他刚刚也都没有注意到这个人。

    中野vs中野,虽然自己家的两个人都不是最擅长的位置,但梁辰还是希望能够认认真真地打一局,因而打得很谨慎,并没有贸然去i这个人的打野风格有点大道至简的味道,很多时候,你很难去发现他做了什么令人耳目一新的举动,但只要他出现在野区,就能够无形之中带给对方很大的压力。

    而且r简直不是一般的照顾,只要他上场,就很难再难去针对大魔王取得什么效果的,所以梁辰就没有要去抓中路的念头,他这么问,就是猜准了以梁飞的性格,是肯定不会让自己去抓的。

    果然,梁飞很斩钉截铁地道:“不用,我一定要单杀他!你等着看,等我六级,一定要杀他一次!”

    “那你自求多福吧。”

    梁辰随口叮嘱一句,心里默默地道:“我不去中路,可不代表人家打野不会去啊。”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