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四节 我眼里只有小兵
    对于国内许多玩家来说,耳熟能详的一些职业选手名字并不算多,尤其是其他赛区的,即便是最强也是最受关注的韩国Lck,不要说是选手,就连战队名字,能够知道五六个的也不多。天籁小说WwW.⒉

    换句话说,能够被玩家们知道并且记住的,绝大多数都是在业内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perkz显然还不属于此列。

    他是g2战队的中单,这支战队是这个赛季刚刚从欧洲次级联赛打上Lcs上来的,结果进入Lcs的第一个赛季,也就在不久前,刚刚斩获了欧洲赛区的春季赛冠军,也即将代表欧洲来上海参加msI季中冠军邀请赛,就是说假如梁辰还能够出现在msI上的话,perkz就会是他在msI上面的对手。

    g2战队在这个赛季表现的非常强势,尤其是他们的中野组合,打野是一位韩援,目前在欧洲赛区几可谓是称霸的姿态,配合perkz在中路的亮眼挥,两人在中路称得上是挡者披靡。

    perkz才刚刚十七岁,非常年轻,截止到目前他高中都还没有毕业,这个人的风格很像初出道时的大魔王oker,以擅长刺客英雄与线上单杀而出名,从整个春季赛的表现来看,这位年轻的新人中单已经完全称得上是欧洲新一代法王。

    自信、热血、天不怕地不怕,大概是所有年轻人的通病,所以在拿到了欧洲赛区冠军,出征msI的时候,这位g2中单不知道是自信爆棚还是哗众取宠,当众说了这么一句话“在我看来,亚洲没有很强的中单,有信心击败他们”。

    LpL历来最为人称道的就是之上单和adc,中单确实并没有太多能够令人记住的,但亚洲指的显然不仅仅是也包裹了进去。

    不论承认与否,Lck都是目前LoL之中最强的赛区,大魔王oker在英雄联盟世界里的地位更是高不可攀,可以说已经成为了所有玩家心目中衡量其他中单选手实力的一座丰碑。

    而perkz显然也没有把oker放在眼里,其骄傲与自信可见一斑。

    平心而论,这个人的实力确实很强,称之为这个赛季的欧洲第一中单并不为过,也有资格去跟大魔王oker一战,应该是参加本届msI之中仅次于大魔王oker的中单选手了。

    “喔!我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perkz是克罗地亚人,他的母语并不是英语,因而英语音并不标准,带着浓重的克罗地亚口音,但这并不影响他跟自己的双排伙伴交流,因为跟他一起双排的韩援Trick连英语都说不好。

    他们之间的沟通主要是靠默契,还有良好的游戏意识——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语言不通,不靠这个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依靠,两个大男子总不能在打游戏的时候用眼神去交流吧?

    Trick是原韩国cJ战队的替补选手,英语说得并不好,不过研究msI对手并不仅仅是Love一个人会做的事情,作为即将出征msI的赛区冠军队伍,最近几天g2也一直在他们的msI对手。

    Trick自然不会不认得对方中路ziggs(爆破鬼才吉格斯的英文名字)下面缀着的那个名字,自从Iem之后,世界六大赛区已经没有几个职业选手不认得这个名字了。

    “I-kno。”

    trick用半生不熟的英文说了一声,告诉perkz自己也认出了对面的这个人,又哈哈笑道:“give-him-a-good-time!”

    这句话如果按照中国式英语来翻译,就是说“给他一个美好的时间”,当然按照z的本意来讲,意思就是给icy一个难忘的时间,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好好地虐他!”

    这对目前欧洲赛区最强势的中野组合虽然都很自信,但还没有狂妄到不把icy这个绝对位列目前世界最强adc之一的中国选手不放在眼里的地步,假如ciy打得是下路,他们最多也就是多跑下路几次而已,怎么可能会在直播的时候这样嚣张地说要去虐杀?

    但这个顶级adc放着好好的下路不打,偏偏跑来中路,而去还选了一个版本并不强势的吉格斯,这难道不是在找虐吗?

    距离perkz在媒体面前说出那句“亚洲没有很强的中单”过去没两天,夺冠之后的perkz固然人气暴涨,但年轻人干劲十足,没有满足的时候,跑到韩服来打一方面是因为训练需求,另外一个方面也是带着自己的打野好伙伴来秀一下实力,假如能够在韩服里面遇到一两个韩国顶级中单并且打爆了他们,岂不是会使得他的人气和名望更胜一筹?

    要知道他是在跟自己的打野双排,中单对线看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实力,打野的水平同样非常关键,路韩服王者局里的打野固然厉害,但论起来配合,怎么可能跟职业战队的中野相媲美?

    除非遇到了RsT战队等少数韩国顶级战队中野双排,否则perkz有信心在trick的帮助下打爆任何一位中单选手,就算是大魔王来也一样,一个人打不过你难道加上打野两个人还打不过你吗?

    何况在perkz,自己个人的实力也并不比大魔王oker差!

    这个人的性格本身就很跳,加上最近一段时间顺风顺水,不是一般的膨胀,刚刚进入游戏,就很自信地在直播观众面前夸下海口,道:“我要争取在六级前单杀他。”

    “什么版本了,居然还拿雷克赛出来。”

    远在古老东方的梁飞也在信誓旦旦地说着骚话,“这货毛用没有,蠢得要死,哥你看着吧,我这局不把他野区反个干净,我跟你姓!”

    梁辰懒得搭理这个信心膨胀的货,直播间里的众多观众却都已经刷了起来,还有个别比较喜欢看其他赛区比赛的玩家认出来了名字,在那里提醒说对面是欧洲冠军g2的中野双排。

    梁辰瞥了一眼弹幕,见有人认出来了,也笑道:“对面雷克赛是今年欧洲赛区冠军mVp,也是一个韩援,你要是能把他打爆,不论你这局是不是mVp,皮肤都给你买。”

    “真的?”

    梁飞还真有点不知者不畏的气概,“你等着看吧,他们家中单也是那个什么战队的吧?二十分钟之前,他们两个人加在一起死亡次数不鬼,这局就算我坑!”

    “我靠,这么狠?”

    “666666,就喜欢弟弟这霸气劲儿”

    “已截图,坐等”

    “香烟啤酒小板凳,可乐吸管爆米花,坐等好戏”

    ……

    perkz自然不知道他在说要单杀的同时,对面的盲僧已经磨刀霍霍要把他抓到鬼了,他买了多兰戒两红的标准出装,然后就直奔中路过去。

    来到中路线上,perkz毫不犹豫地就直奔对方的防御塔下过去了,果然看到对方的吉格斯正在塔下呆着。

    “我的能量,无穷无尽!”

    吉克斯的位置比较靠后,因而辛德拉即便是来到了防御塔前也没有办法攻击到他,不过这个霸气威严的女人并不会因此而就肯罢休退走,就站在防御塔前,用一种缓慢沉肃的语调宣读着自己的台词。

    “我勒个去,这个外国佬还挺嚣张!”

    梁辰他们家是常规一字长蛇阵出门,梁飞原本是去河道防备对面会不会入侵上路野区的,结果看到对面的辛德拉居然在自己家防御塔前耀武扬威,果断就不能忍了,直接就往中路赶了过来,道:“哥,干她!”

    梁辰正在回消息,苏大小姐昨天挂掉电话后显然并没有马上去睡觉,或者说睡着,所以导致今天起床有点迟,这时候刚刚吃罢早饭,说要跟江表姐一起出去玩,车上就给梁辰了一个消息,所以梁辰开局点了一下塔后,让吉格斯自己跑回线上,自己则就埋头跟苏大小姐聊天,根本没有去看屏幕。

    他没有摘下耳机,梁飞说话还是能听到的,不过知道梁飞喜欢搞事,因而也没有理他,梁飞说完之后,根本就没有去看梁辰,直接就去截断辛德拉后路了。

    perkz虽然膨胀,可也没有夸张到一级就敢一打二,看到盲僧从上边草丛出来,马上就往下路河道撤去,梁飞果断一脚踢出,被这货一个小走位给躲开了,顿时就有点不开心了,怎么说老哥那里都有十多万观众看着呢,自己这局第一个Q居然空掉了,觉得有点丢面子,就道:“行,躲我Q,我记住了!”

    “噗”

    “我真是醉了,你踢人家难道还不准人家躲吗?”

    “盲僧:辛德拉站住,我踢你你不准躲的”

    ……

    在看直播的很多人忍不住就直接笑喷了,perkz躲开了这个技能,也是忍不住一阵得意,在自己的游戏直播前得意地道:“哈哈,这个Leesin没有Q的!”

    梁辰跟苏冰凝聊了几句,不外乎一些叮嘱关心的话,等游戏开始了,就跟苏冰凝说了一声,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专心致志地打自己的游戏,不过……

    “我只想说,这样打,慕神你其实完全可以拿着手机聊天的”

    “我可能进错了直播间,这个不是慕神”

    “鉴定完毕,这个辰慕冰是假的,还我那个线上压制力无敌的慕神”

    ……

    远隔万里之遥的perkz也郁闷地骂道:“my-god,这个icy在搞什么?他不是线上实力很强吗?为什么总拿着一堆无法对他反抗的小兵来亮拳头?”

    梁辰虽然听不到perkz的抱怨,但还是知道瞥一眼弹幕的,就道:“现在前期炸弹人根本没有单杀能力啊,与其浪费技能去跟耗血,还杀不掉人,我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推线育呢。”

    在出兵之后的两分钟里,他就只做了两件事情,那就是推线、走路,只要有兵线过来就一个个技能不要钱似的扔过去,推完兵线马上就会塔下去,半点无用功都不做的。

    梁辰这局前十分钟,就打算做这两件事情,假如再多一个,那就是回城,就没有想过要杀人的事情。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很有自知之明,炸弹人这个英雄的线上对拼能力跟辛德拉相比确实有点不够看,另一方面是人家有一个配合默契的职业打野在旁边盯着,自己真的想要上去拼一波骚一下,那简直就是找死。

    至于自己玩炸弹人这个英雄的次数不多,还需要时间来熟悉,不是很自信这些原因,梁辰肯定是打死都不会说出来的。

    再说,玩炸弹人这个英雄精髓就是猥琐,就是你能打得到人,人家碰不到你,最好连身影都不要让人看到,你见过谁拿着手榴弹是当锤子用,去跟人贴身肉搏的?

    “哥,你也太猥琐了吧?”

    梁飞飞快地刷了三波野怪来到三级,脚踩着双BuFF就去对面的红BuFF反野,结果对方的雷克赛似乎早有防备,刷野顺序有调整,根本就不在红BuFF野区,于是还记挂着刚被辛德拉躲掉了一个Q的梁飞马上就来到了中路旁边的草丛里面蹲了下来。

    结果蹲了半天了,梁辰还是一副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他在的样子,依旧重复着刷兵、回塔的步骤,不要说是去勾引辛德拉,连停下来一秒钟的兴趣都没有。

    梁辰道:“他自己会过来的。”

    他看过perkz的比赛视频,这个人的进攻**非常强烈,拿到了这个版本线上很强势的辛德拉,不可能一直允许着被吉格斯一直推线的,而且他相信就算对方在膨胀,也不可能对msI接下来的对手一点研究都没有……当然,他觉得以自己现在的知名度,对方应该也不会不知道才对。

    一个刚刚从次级联赛打上职业联赛,又夺冠的骄傲新秀,可能会跟一个不是中单出身的人在中路和平育吗?

    而且现在补刀还比自己落后了五个。

    “还想再逃走吗?”

    现对方这个吉格斯几乎就没有漏过刀,而自己反而因为想要耗血而落后了五个补刀之后,perkz果然不能再忍了,看到打野trick的雷克赛也已经准备就绪,已经从河道绕了过去截断后路,毫不犹豫地开启了疾步,直接就追了上去。

    “砰!”

    梁辰一个爆破雷区扔了过去,一片感应地雷落了下来,精准地封住了perkz前路,急攻心切的perkz毫不犹豫地就交出了闪现,直接绕过了这片雷区。

    两个中单的眼位都放在了靠近下面河道的草丛里面,trick得到了perkz的信号之后,特意绕到了四鬼墙外卡中路的视野蹲着的,这个时候也就一个钻地直接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