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三节 兄弟战韩服
    梁飞也不知道多久能够结束游戏,梁辰也不能干等着,就习惯性地点开了直播列表,扫了一眼,现冉初晴居然也在开直播,忍不住有点意外,问道:“今天是周末吗?冉冉怎么也在开直播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点进了冉初晴的主播间,冉初晴穿着一件长款的白色条纹T恤,依旧梳着整齐的空气刘海,看样子正电脑前跟直播观众闲聊,在说着:“我没有想过要去参加好声音呀,我喜欢唱歌,但又不是说以后就要靠唱歌来生活,我还在上学,以后肯定还会去做别的事情啊,而且我爸妈也不让。天』籁『小说Ww”

    她吐吐舌头,一副怕怕的可爱样子,道:“要是让我爸妈知道我去参加什么节目不去上学,会打我的。”

    正说着,就看到弹幕上面一大片“辰慕冰大军空降”掠过,还有人在说:“冉冉快跑,辰慕冰来了”,冉初晴眼神之中立即就透出些许欢喜来,道:“辰慕冰来啦?真的假的呀,他不是正在上分嘛?”

    一边说着一边就打开了梁辰的直播间,果然看到梁辰正看她直播,脸颊忍不住就是一热,语气神态却都是欢喜的,问:“你没打游戏啊?”

    梁辰笑了笑道:“在等个人一起。你今天怎么有空直播了?”

    “没课也没事,就开一会儿嘛,不过等下我还要跟我爸妈一块出去,开不了多久了。”冉初晴亮晶晶的眸子里波光流溢,甜甜地笑道,“你要听歌吗?”

    自从看出这个女孩对自己有些好感之后,梁辰就一直有意回避着跟她的交集,算起来似乎也有段时间没有听她唱过歌了,听她这么问,就笑道:“你唱的话,我当然听。”

    冉初晴道:“你想听什么歌?”

    “都可以。”

    冉初晴“嗯”了一声,从自己的歌单列表里面找到一歌,一阵轻快的钢琴节奏很快响起,依旧是清澈好听的嗓音,在轻声唱: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

    这《东风破》是梁辰听周杰伦唱的第一歌,也是当初洛冰语非常喜欢的,还曾翻唱过,当然听过的人不多,只有梁辰以及紫雨雪等寥寥数人罢了,这时候听冉初晴唱起来,颇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感觉。

    当然,他不可能会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的,而且平心而论,冉初晴唱得确实不错。

    听冉初晴唱了两歌,又闲聊几句,梁飞那边终于打完了游戏,给梁辰来了一个语音邀请,接通后就郁闷地道:“好烦,我的四连胜被终结掉了,遇到了一个不知道打团的上单,真是菜成狗。”

    梁辰没工夫听他抱怨,道:“把你的Id过来。”

    “我已经加你了。”

    梁飞说话的时候,梁辰就看到自己的游戏客户端里面弹出来了一条通知消息:“玩家‘domindator’想要添加你为好友”。

    梁辰看到这个名字忍不住就一怔,“这个domindator是你?”

    “对啊,怎么样,是不是还记得?”梁飞洋洋得意地道,“我就说排到过你吧,前两天还有两个战队邀请我呢,不过我没理他们。”

    “我擦,什么情况?”

    “domindator?上次打爆了石宇和b1ank的盲僧跟奥拉夫?慕神的弟弟?”

    “我去,这个有点厉害啊,这是要一门双carry的节奏吗?”

    “难怪记得第一次遇到这个主宰者的时候,对面的盲僧有点故意送”

    ……

    弹幕上面立即就炸开了锅,梁辰前两次排到梁飞的时候,很多新闻里面都还提到了排在一起的这个路人王者,没有想到居然是辰慕冰的弟弟。

    现在这个名字其实目前在韩服都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梁辰当初还想过能不能自己招揽过来,没有想到居然会是梁飞,这还真有点骑驴找驴的灯下黑。

    “我跟你说,我这段时间在韩服里面排到了多少个人,感觉大部分的职业选手都打过一遍了,还虐过不少个……”

    梁飞虽然把段位打上来了,但依旧是以前的那种性格,冲动自负,不知场合也不分轻重,知道梁辰正在直播也敢说这话,回头一旦被人引导带起节奏,不知道又得得罪多少人,梁辰就打断了他的话,道:“别啰嗦了,赶紧选位置。”

    梁飞正在炫耀,被老哥打断,有点不满,“嘁”了一声,却还是选了打野和中单两个位置,梁辰选择的则是下路和中路,两人开始进行匹配队列。

    梁辰就点开了梁飞的个人资料,看到他使用比较多的英雄依旧没有太大变动,盲僧、亚索、锐雯、劫这类能秀起来的英雄依旧是他的最爱,然后是小鱼人、妖姬、豹女、蜘蛛、刀妹、奥拉夫、贾克斯之类要么爆很强,要么单挑很强,或者很暴力的英雄。

    梁飞在这个账号里面使用过的英雄,哪怕是只用过一场的薇恩也算上,加在一起也不到二十个,看样子英雄池依旧没有什么太大的拓展。

    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排进了匹配队列,梁飞如愿拿到了打野位置,梁辰却没有拿到下路,而是被分到了中单位置上。

    梁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梁飞就一副很怀疑的语气道:“哥,你中单行不行啊?”

    这小子打到韩服王者感觉有点膨胀,这语气很有一种不信任的感觉,梁辰感觉有点好笑,道:“管好你自己的就好了,不要废话。”

    “我怕你坑啊,你adc还凑合,中单真的不行。”梁飞一副指点江山的语气,“你会的中单英雄就韦鲁斯,飞机,奎因,然后就还有劫和亚索,亚索你也不常用,在这种局里面拿出来估计也得坑。”

    梁辰也不生气,道:“说完了吗?”

    梁飞很实诚地道:“没有,不把你说的菜一点,等下赢了怎么能够显出来我厉害的地方?”

    “别废话,扳你的英雄。”

    “我在想要扳掉什么,其实我什么都不怕,你说要扳什么,我来帮你扳。”梁飞不放过任何一个吹嘘自己的机会。

    梁辰在二楼,是没有扳人权利的,闻言就笑道:“我也什么都不怕,你可以谁都不扳。”

    “哥,哥……”

    梁辰说完前面一句之后,梁飞就笑个不停地喊他,道:“你脸皮太厚了,真的。”

    “你等着,我给你拿一个常规中单出来。”

    梁辰存心要教育一下这个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弟,果断预选了一个自己玩得还不错的中单辛德拉。

    结果轮到对面一楼先选英雄,果断就秒锁了辛德拉。

    “哈哈哈,笑死我了”

    “慕神一脸懵逼:老子要秀的辛德拉呢?”

    “这兄弟两个说话太逗了”

    “弟弟很膨胀啊,敢说我慕神中单很菜,不知道慕神的中单可是在Iem决赛虐爆了Tiger吗?”

    ……

    梁飞也在语音里面狂笑,见已经轮到梁辰选人,忙道:“你先帮我抢盲僧啊,等下被对面拿掉了。”

    “好吧。”

    梁辰也没有想好自己要拿什么来打,不过这个版本盲僧确实在崛起,排位里面也很火,对面一楼没抢,接下来两选肯定是要拿的,先帮梁飞抢盲僧也很有必要,于是就先帮他拿了盲僧。

    梁飞见自己最擅长的英雄到手,松了一口气,又开始膨胀了起来,大言不惭地道:“盲僧到手,你中路就算是一只猪,我也能把你给养起来。”

    “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就闭嘴,成吗?”梁辰对这小子的膨胀自负也是无语了,弹幕上面更是笑喷了一片。

    “哈哈哈哈,你就是一只猪,我也能把你给养起来”

    “666666”

    “笑死我了,辰慕冰弟弟太搞笑了”

    “活久见!说要养猪的见过不少,喂猪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已经录像,坐等逗比时刻”

    ……

    “放心吧,我拿到盲僧,对面中野必爆一路!”梁飞依旧信心满满,又问:“你要拿什么英雄,我帮你选。”

    梁辰想了想道:“条吧,稳一点。”

    “额……”

    语音里面的梁飞顿时就不说话了,梁辰心里马上就一凉,掠过一抹很不详的预感,就问:“你不要告诉,你没有条?”

    “没有。”

    梁辰无奈道:“那算了,换个流浪吧,这英雄才四百五,总有吧?”

    “呃……”

    “好吧。”梁辰叹了一口气,“维克托。”

    梁飞弱弱地道:“没有。”

    “那你这账号里面的金币都干嘛去了?”梁辰实在恨不得把这个家伙给打一顿。

    “买符文页啊。”梁飞理直气壮地道,“要那么多英雄有毛用,我一个盲僧全部踢爆,再说盲僧这英雄多叼,除了手短一点不能打adc,其他位置,中上野辅全部都包了,还要其他英雄干嘛?”

    梁辰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问:“那你还有什么中单英雄?ap的。”

    这一局他们家上单纳尔,打野盲僧,下路adc烬,辅助布隆,全部都是物理英雄,而对方已经直接亮出来了打野雷克赛和辅助牛头,假如他中路再拿一个ad英雄,这局菜刀队打对面的两个大肉,后期简直就可以直接自杀去了。

    “妖姬,豹女,蜘蛛,小鱼人。”

    “豹女和蜘蛛也算是中单?”梁辰没好气地骂道,“找打呢是不是,有没有这个版本能玩的?”

    梁飞道:“妖姬不能玩吗?”

    梁辰道:“容错率太低了,换一个。”

    小鱼人这个版本的中路几乎没法玩,打辛德拉估计对线就要被压爆,而妖姬的话其实也不是不能用,但这个英雄后期无力,跟盲僧一起拿出来的话容错率太低了,一旦前期打不出来优势拖到后期就没得打。

    当然最重要的是,梁辰感觉对于梁飞的挥还是要打一个问号,感觉这家伙有点自信过头,而且摆明了这局要在自己面前秀一波的,很容易秀出事情了。

    梁飞大概是又看了一圈,问道:“还有天使和炸弹人。”

    梁辰想了想道:“炸弹人吧。”

    爆破鬼才吉格斯最近好几个版本在职业联赛上出场率几乎为零,但并不是不能玩,主要是育周期太长,而这一局,梁辰想要保障的是中后期输出,免得被梁飞浪出事情来。

    “你会玩这个英雄吗?”梁飞还没见梁辰用过这个英雄,一副很不信任的语气说道。

    “你拿就行了。”时间已经不多,梁辰一边说着,一边就去调整自己的符文天赋。

    “哥,跟你商量个事情呗。”

    “说。”

    “要是这局打赢了是我mVp,能帮我买个皮肤不?”

    梁飞在外打工,工资一直都是上交老妈的,当然这两年玩游戏也没少花钱,虽然他很早的离开校园在外打工,但一来是跟爸妈一起生活,并没有独立生活过,二来爸妈都是比较宠孩子的类型,所以他并没有体会过生活艰难,不心疼钱,以前打游戏的时候也是几百块几百块的往里面砸,跟梁辰以前决不在游戏上花一分钱的作风大相径庭。

    不过从前段时间开始,梁飞就没有再上班了,他不心疼钱,却不好意思白白伸手去找爸妈要钱,何况还是花在游戏上——这是爸妈非常抵触反感的,认为完全就是浪费钱。

    所以他韩服虽然打上了王者,却还只有一个皮肤,还是最便宜的那个传统僧侣,是他一起打游戏的一个朋友给买的。

    以梁辰现在的身价,一个皮肤的钱自然已经不会在计较,不过在梁辰能够通过英雄联盟来挣钱之后,老妈担心梁飞不知轻重,要这要那,别再误入歧途,年纪轻轻就不思进取,所以曾经特意告诫过他,因而梁飞手头没钱,却也极少跟他开口,这次借着打游戏的时候说要买个皮肤,也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才加了一句打赢了是他mVp的话,这样子就是他carry了一局应得的奖励了,老妈那里也能交代过去。

    梁辰也是被老妈警告过的,不过他知道老妈担心的只是自己给梁飞钱会把他惯坏,但梁飞显然还不至于在游戏里面买个皮肤就会被惯坏的地步,就满口答应,又问:“你想要什么皮肤?”

    梁飞毫不犹豫道:“龙瞎。”

    盲僧的龙年限定在国内被炒的很热,在有抽奖活动的时候,很多土豪或者主播,都会直接砸好几千乃至于上万去抽一个龙瞎皮肤,但在韩服里面,只需要975点券,随时都可以买到。

    韩服975点券,大概折合人民币四十块,比当初龙年限定推出时候半价优惠的九十九块钱还要便宜一倍多。

    除了龙瞎以外,绝大多数国服限定也都是可以买到的,当然一些绝版皮肤即便在韩服也不会开卖,不过那种皮肤就不会显示在英雄资料界面里面,不会像国服一样,你买不到也会让你看到,非要让你眼馋。

    当然,如果不这样子的话,也显不出来那些有限定皮肤玩家的独特,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愿意去给高昂的皮肤费用买单了。

    这些事情只要是打过韩服的人大多都知道,即便一些时候主播也会砸钱抽奖,但这种抽奖很大程度都是噱头,目的并不在于皮肤本身,砸钱抽奖所带来的节目效果才是他们想要的,毕竟很多观众即便是对龙瞎不感兴趣,对主播砸钱也都是感兴趣的。

    很快来到了载入界面,一个有些熟悉的Id名字出现在了梁辰的面前。

    perk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