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三十一节 不负如来不负卿
    太聪明的女孩子没有人喜欢,所以真正聪明的女孩子都懂得装傻。

    这句话是以前洛冰语说给梁辰听的,不过现在她显然不打算继续装傻了,梁辰知道是自己之前“百分百原创”的那些话,虽说是有些道理,但终归是有些不负责任的,所以小妮子才会借题发挥,利用自己那句“初见惊艳,再见依然”引到林徽因和徐志摩的身上,以此来敲打自己。

    不过洛冰语显然还是同意了他刚刚那些话,所以电话里面并没有说什么,这时候再敲打他,有几分是对未来的担心,还有几分却是心里有气,想要发个火,也是在撒个娇,刷刷存在感。

    心里有气不难理解,而对未来的担心,其实说白了,就是担心梁辰在感情上会向郭沫若那般靠拢,这应该才是洛冰语不再装傻,借题发挥的真正原因。

    “你放心吧。”

    梁辰瞥了一眼她精美无暇的侧颜,转过头来,平视前方光影交替的霓虹灯光,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放心吧,梁辰没有变,也不会变,我只是明白了一句话:心有多软,壳就要有多硬。”

    说罢,回头看洛冰语,她也正望来,灯光映入她清如冰雪般的眸子,长睫轻颤,泛起异样明亮的神彩:“真的?”

    梁辰笑道:“真的。”

    洛冰语也展颜而笑,脸颊梨涡一现,那种清丽脱俗,宛若谪仙般的谪仙气质就被明丽娇俏冲淡了许多。

    先天的天赋、后天的努力,使得这个女孩儿集美丽、聪慧、高贵、脱俗种种耀眼光环于一身,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自惭形秽的感觉,但剥开那些视觉和心理光环,她毕竟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不满十八岁的女孩儿,也有喜怒哀乐,也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变得真实、熟悉起来。

    梁辰真切地感受到,自己记忆之中,当初那个明媚活泼、娇俏可爱的冰儿,正在一点一点,慢慢复归。

    洛冰语带他去的是一家饺子店,自然不是路边那种随处可见的小店,地处黄浦江畔高层,装饰简约大气,显然消费水准低不了,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假如洛冰语拉着梁辰去路边大排档坐下来吃夜宵,那才是不正常。

    “这边的饺子很好吃……哦,你家里把这个叫扁食,对吧?不过好像南方很多地方,扁食好像说的是馄饨。”

    点了一斤饺子和几样小菜之后,洛冰语就托着下巴看着窗外临江夜景,时不时地转过头来跟他说话,这边上菜速度很快,洛冰语虽说是没有吃饭,但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饿,看着梁辰夹了一个精致小巧的饺子吃着,不急着动筷子,却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问:“好吃吗?”

    梁辰点了点头,又很煞风景地道:“毕竟一分钱一分货。”

    洛冰语忍俊不禁地白了他一眼,把梁辰给自己夹过来的饺子轻轻咬开,细细地吃着,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在想,以后一定要跟你一起来吃,你说阿姨包饺子很好吃的,可惜一年见不着几次,每次你暑假去找她,都会包饺子给你吃……”

    梁辰确实饿了,不用开胃小菜也是胃口大开,洛冰语这边一个还没吃完,他那边两个已经下了肚,听洛冰语提起以前跟她说过的话,心里也有些触动,刚抬起头来,见她正低头吃饺子,眼泪却一颗一颗的往下滴,忙丢下筷子拿过纸巾来给她擦泪,霎时间又怜又爱又愧,不管什么触动也都丢一边去了,脑中电光火石的瞬间,忽然想起当初苏大小姐说过的那句“以后我对你好”,心里五味杂陈,眼见冰儿泪盈长睫,不及多想,笑着安慰道:“其实我包饺子技术也不错,毕竟是我妈亲手教会的,就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妈还夸我呢,你要是想尝尝我妈的手艺,改天我可以亲自动手,给你展示一下俺们梁家家传的手艺。”

    他说的绘声绘色,洛冰语忍不住有点想笑,又觉得又哭又笑的难为情,伸手打了他一下,又绷着脸忍住,闭起眼睛,扬着脸让梁辰把泪痕都擦干净,这才重新睁开眼睛,明亮的眸子如同一汪清泉,清澈澄净,波光荡漾,好像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会让人不由自主就会沉醉其中不可自拔一样。

    “赶紧吃吧。”

    梁辰不敢再看她,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埋头吃饺子,他也是饿得很了,一同狼吞虎咽之后,肚子里面垫了点东西,这才发现洛冰语好像从头到尾就没有动过几筷子,只是托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就连嘴角也都微微翘起,透着一股清甜娇媚的感觉。

    “你不吃吗?”梁辰有点奇怪,又笑:“还是觉得秀色可餐?”

    “厚脸皮!”洛冰语俏生生地白了他一眼,“我已经吃过了。”

    梁辰有点发怔,“你刚刚电话里面不是还说你没又吃饭吗?”

    “人家一直在看你直播,看了好久,肚子好饿,当然就要吃东西嘛,你忍心让我饿着肚子呀?”洛冰语有点气鼓鼓的样子瞪着他,像是委屈,又像是撒娇,说话的时候声音别样娇媚,听起来有一种让人心里发痒、骨头酥软的感觉。

    极少撒娇的女孩儿一旦撒起娇来,实在让人难以抵挡。

    梁辰笑道:“那你干嘛还骗我,害我好一阵内疚。”

    洛冰语用那双澄净纯澈的眸子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地眨动着,眸光潋滟,分外明亮,透出一抹含羞的促狭笑意,“是内疚,还是心疼?”

    梁辰就咳了一声,“心疼钱,早知道不点这么菜了,我吃饺子只需要有点葱蒜拌醋就好了。”

    又抬头问洛冰语:“这次还能吃霸王餐吗?紫雨冰雪,你不是有仨好姐妹呢吗?”

    洛冰语甜甜一笑,“你觉得呢?”

    梁辰笑道:“我觉得这个可以有。”

    刚刚还满脸甜笑的洛冰语就把脸一板,一副不想理你的样子,“你想太多了。”

    这顿饭花了梁辰将近一千块,虽说这里不论饺子还是小菜都不错,可这价格还是让梁辰有点心疼,尼玛将近一千块钱,能买多少面剁多少馅包多少饺子啊?

    “回头赶紧去学车啊。”

    照例回到海景壹号门口,梁辰下车的时候,洛冰语又忍不住叮嘱了一句,梁辰笑着应了一声,自己打车回到基地,时间已经近晚上十一点了,感觉晚上的时间流逝好快,想了想,又给苏冰凝发去了一个消息,问她在干嘛。

    苏冰凝很快回过来一句话:“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梁辰干笑一声,就给她回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两声,接着听到苏大小姐轻轻“喂”了一声,声音一如既往的甜美温柔,稍稍放下心来,就问:“还没睡啊?”

    苏冰凝道:“已经要睡了,你回去了吗?”

    梁辰下直播的时候她肯定是知道的,可这么久了,梁辰没有跟她联系,她也就没有打电话过来,这种反常的举动已经很清楚地传递过来一个信息,那就是她知道梁辰在干嘛。

    俩妮子最近的关系有点奇怪,梁辰不敢多问,可也不敢不问,因为苏大小姐虽然没有干涉他今晚的事情,却也很明白地表露出来了对他今晚跟洛冰语一起吃饭是知情的,否则她何必问一句“你回去了吗”?

    梁辰“嗯”了一声,道:“刚刚回来,正在上楼。这么晚不睡,困了吗?”

    “有一点。”苏冰凝有点闷闷地样子,“不过睡不着。”

    梁辰笑了笑,柔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乖一点,以后要按时睡觉,不用等我,也不用担心。”

    “嗯。”电话那头的苏冰凝甜甜地应了一声,“你现在上去了吗?有没有洗澡,什么时候睡觉啊?今天太晚了,你又打了一天的游戏,不要再看书了,早一点睡觉,明天才有精神继续冲分啊。”

    梁辰笑道:“好。”

    坐在电脑前打了一天游戏,对身体的负荷确实是比较大的,不过心情畅快,也就并不觉得累,梁辰洗完澡后只觉神清气爽,来到阳台看着辽阔幽远静静出了一会儿神,深深呼吸了两口气,返回房间准备睡觉。

    现在辰慕冰替补事件在圈内引起的舆论震动依旧在持续之中,今天自己一直在上分,不可能没有报道,梁辰关灯后就顺手拿了手机躺回床上,打算看一下报道和评论,结果就看到了洛冰语发来一条消息:

    “冰儿想见梁辰,并不需要理由,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那未来呢,还会是吗?”

    这是今晚电话里面他安慰洛冰语的话,这时候洛冰语又问了一遍,其含义自然就又深了一层,梁辰一时踟蹰,正在出神,就见她又把这条消息撤回了,然后又发来了另外一条消息:“我知道我不该问的,我也以为我可以不问的,可还是没有忍住。梁辰,我好像变得越来越笨了……”

    梁辰在这一刻忽然有点明白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她莫名落泪的感觉,因为在这一刻,他看到她最后那句“梁辰,我好像变得越来越笨了”的时候,也有一种眼眶酸热,忍不住要流泪的感觉。

    “哒”

    “哒”

    “哒”

    ……

    寂静的夜里,输入法按键敲击音效非常清晰,不急不缓,梁辰慢慢打出一句话,发送回复了过去:“不是冰儿变笨了,是梁辰长大了。”

    过了半晌,有些朦胧的视野之中,他看到了一张照片,幽暗夜幕为背景,女孩儿面朝镜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夜风吹拂着轻轻扬起,脸颊如玉,眸光似水,梨涡浅浅,温柔含笑,下面发来一句话:

    “就算未来的冰儿再也没有办法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见梁辰,梁辰也不会忘记冰儿,会一直记得他的生命之中,曾经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出现过的,对不对?”

    梁辰怔怔不知如何回答,就见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把我以前的照片都删掉了,这一张照片,你要一直留着,藏着不许让你家苏小姐发现,不过如果被她发现了,你就删掉好了,在心里急着我的模样,不要忘记。”

    梁辰一直觉得随着自己性格渐渐成熟,原本的很多弱点、毛病都已经改掉,但现在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就根本没有改变过,他只是穿上了一层坚硬的外壳罢了,终究还是有人能够轻易地洞穿这层外壳。

    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居然就被这么两句话给弄得泪流满面。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回复道:“以前梁辰不懂事,什么都听冰儿的,现在冰儿要听梁辰的,不准乱想,乖乖的,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过了一会儿,洛冰语回了一个“嗯”字。

    道了晚安之后,梁辰随手刷了一下掌盟新闻,果然看到了“状态下滑?辰慕冰韩服王者局疯狂十八连胜冲击韩服第一”的新闻标题,却连点进去的心情都没有。

    他起床披衣开灯,在桌上铺开一张大大的白纸,一支狼毫饱蘸浓墨,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又一行字。

    他最初写毛笔字的时候是在小学,学校教毛笔字,五毛钱一支的毛笔,两毛钱一瓶的墨汁,怎么也写不好字,因为手根本拿不稳毛笔。

    后来认识洛冰语后,才又开始从头学习练起,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花费太多的功夫,字写得只能说是能入眼,距离洛冰语那一手风神洒落的谢安体行书自然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但他这时候心情激荡,印象之中那首诗一口气写出来,竟然也觉一气呵成,流畅自如:

    美人不是母胎生,应是桃花树长成,

    已恨桃花容易落,落花比汝尚多情。

    静时修止动修观,历历情人挂目前,

    若将此心以学道,即生成佛有何难?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不观生灭与无常,但逐轮回向死亡,

    绝顶聪明矜世智,叹他于此总茫茫。

    山头野马性难驯,机陷犹堪制彼身,

    自叹神通空具足,不能调伏枕边人。

    欲倚绿窗伴卿卿,颇悔今生误道行。

    有心持钵丛林去,又负美人一片情。

    静坐修观法眼开,祈求三宝降灵台,

    观中诸圣何曾见?不请情人却自来。

    入山投谒得道僧,求教上师说因明。

    争奈相思无拘检,意马心猿到卿卿。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这首诗出自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本为藏文,后被曾缄翻译过来,广为流传,尤其是最后两句“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几可谓无人不知的程度。

    仓央嘉措本为农奴家庭出身,后被认为是“五世达赖”的转世灵通,才被迎到拉萨,那时的仓央嘉措已经十五岁,传说那时他已经有了心爱的恋人,还曾拒不受戒,这首诗反应的正是他在宗教信仰和个人情感冲突时的挣扎。

    简单来说,就是动了情就负了如来,不动情就负了她,所以才有“世间安得两全法”的发问。

    梁辰把最后一句“不负如来不负卿”写罢,长吁了一口气,看着最后那四句诗,念道:“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掷笔关灯,重新躺回床上睡觉,翌日照常起床锻炼,吃罢早饭准时地开直播,继续韩服上分道路。

    上午开局就不顺利,梁辰前期被针对的太惨,十分钟就死了两次,经验、补刀、人头落后的都非常厉害,所幸这一局的中单炸弹人发育很好,生生地靠着清兵守塔能力把游戏拖到了后期,梁辰成功接管召唤师峡谷,这才最终打赢了这场历时五十分钟的大翻盘。

    十九连胜!

    韩服王者局的十九连胜!

    昨天的十八连胜之后,就有很多人都在蹲点看着辰慕冰究竟能够打到什么地步,第一局打完才九点,直播间里面就有十七万观众在线,在这个峰段能有这种人气,可见影响力。

    不过第二局排的有点慢,好久都没有排到人,梁辰等得无聊,正在跟直播观众闲聊打发时间,就听手机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却是梁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