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明星召唤师 > 第十九节 星光官博公告
    从医院出来,又回家吃了饭,时间到下午两点多,苏冰凝就要赶回清泉,然而下午四点才有航班,无奈之下,只好让她乘坐直升机航班回清泉。天籁小说Ww『

    现在拥有私人飞机门槛已经低了很多,就算不曾降低过,以苏家的财力也没有问题,不过苏家老爷子不喜奢侈,相较于苏家的显赫门庭,苏父已经算是比较低调的,但饶是如此,苏家老爷子对他还时而有些批评,因而除了苏父业务往来,私人飞机是很少用的,清泉虽是苏母的娘家,并没有往那里的常飞空域航线。

    非常飞空域航线内的行程,直升机起飞是要提前向空管局申请报备的,苏冰凝临时要走,显然已经来不及,只好让她“打飞的”。

    为了给那些愿意“拿钱买时间”的人提供更加快(tu)捷(hao)便(she)利(chi)的服务,一些公司会在两个城市之间开通直升机航线,他们在提供服务的区域内是有申请过常飞空域航线的,可以直接起飞。

    自从五胡乱华,汉民南渡,中国历来都有南北之分,自元开始,北京就一直是中国最高权利中心,而自南宋之后,南方就一直都是全国经济中心,如今同样依旧如此,就如同北京与上海两个国际大都市交映争辉一样,各自的特色和有点非常鲜明。

    苏家以商涉政,在整个南方都是数得着的顶级豪门,能够做得起直升机航班的公司已经不凡,但就如同吴良楚一般,面对这种真正屹立在社会金字塔顶端的家族面前还是差了数量级,听说是苏家大小姐要回清泉,二话没说,就一架直升机直接给送了回去。

    一般的直升机航班也是要四、六个人一航班的,不过凡事都有特例,这家直升机航班的负责人不仅给安排了个人转机,苏冰凝下了飞机之后,还很殷勤地说有车可以“顺便”送她回去。

    苏冰凝虽然不谙世故,可出生在这种家庭,还不至于连一些“常识”都不知道,很多时候去麻烦别人,或者说是接受别人的殷勤,也是一种交情。

    换而言之,以她的身份,乘坐人家的直升机来清泉,答应让人“顺路”送她回去,都可以说是“给面子”。

    不过她原本以为是安排了一个司机送她回去,上车后才现,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公子哥,长相还算凑合,有点奶油小生的感觉,不过苏冰凝却有点反感,有王锦城的“前车之鉴”,她下意识地就认为这家公司幕后老板想得有点多,难道还想让他家儿子跟自己套点近乎?

    苏大小姐忍不住蹙了蹙眉头,打定主意,假如这个人真的想要套近乎,那就冷淡一点,矜傲一点,绝不能客气,同时对这家公司原本的一些好感已经荡然无存。

    不过对方一开口,她就现不是人家老板想多了,反而是自己想得有点多,这个奶油小生一副粉丝见到了偶像的样子,激动的好像语无伦次:“房东,是我是我,你还记得我吗?”

    一边说一边还回头,似乎想要让苏冰凝看清他的脸,吓得苏冰凝有点想要跳车的冲动,她很担心这人能把车开到旁边的栏杆上面去,同时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坐在后座,保持着安全距离,心里给这人判了死刑的同时,也忙摇了摇头,神色淡淡地道:“不好意思,我好像不认得你。”

    “是我,宋仁锌啊。”

    这个奶油小生总算还知道开车要眼看前方,不再回头往后看了,嘴巴却是不停的,喋喋不休地道:“去年我还邀请过辰慕冰加入我的战队,你也不记得了吗?我跟你说,我当时就看出来了,慕神那是天生就有职业大神的潜质啊,你看这才过去多久,还没半年对不对?他马上就要再拿一个世界冠军了,不是我吹,我跟你讲,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有眼力,咱就拿慕神当初最开始加入星光这事来讲,当时也有不少人想看他笑话吧?都觉得星光没戏,参加Iem就是浪费名额,就我一个人坚信慕神肯定能夺冠,还在网上跟人对喷来着……”

    这个宋仁锌好像有点话唠,不过他这么一说,苏冰凝倒是对这个人有点印象了。

    去年寒假前,梁辰登顶国服第一之后,清泉有一位公子哥要组建战队,参加城市争霸赛,非要把梁辰拉他战队里面去,这人倒没有什么“拿钱砸人”“以势压人”之类的脑残举动,就是各种围追堵截,锲而不舍数天,终于把梁辰堵在了直播的路上,也就是她和表姐住的月亮湾小区门口。

    结果撞上了下班的江采萱。

    江表姐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怎么,跟姐姐抢人?”

    于是这位公子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见二卷第一节)。

    现在他又出现了。

    “我跟你说,当初我第一次在直播里面看到慕神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早晚有一天能成为职业大神,要不你说我当初干嘛屁颠屁颠地要他加入我战队呢?唉,也是造化弄人,慕神成职业大神了,我自己战队又白瞎了,要不怎么有句话说‘21世纪人才最重要’呢?你看是不,就因为慕神没有加入我战队,就因为我没有把他拉到我战队里面,我这好不容易组个战队,刚到省赛就被人给虐了,哎妈呀,老惨了……”

    这货也不知道是东北人还是有什么东北朋友,最后一句听得苏冰凝很想笑,不过很快想起梁辰要自己组建战队的事情,就问道:“你……叫什么来着?”

    “宋仁锌,大宋的宋,仁慈的仁,铁铝钢铜锌的那个锌。”

    苏冰凝想了想,抿嘴笑道:“是铁钴镍铜锌。”

    “差不多,反正就是那个字。”宋仁锌背错了元素周期表,也不觉得尴尬,道:“慕神还在准备msI是吗?你去上海就是去见他的吧?他们训练的怎么样了?韩国那里今年的冠军是RsT啊,大魔王又回来了,这人只要参加的世界赛基本上就都是冠军,除了去年的msI输给了风暴战队,今年慕神可以干掉了风暴夺冠的,如果在msI挥不好,可能会有风暴战队拿这件事来搞事啊……不过也不怕他们,风暴战队自己在s系列赛上软的要死,真尼玛看不上这种战队,能不能有点血性?所以说,LpL就是要全华班,你看我,就算是输,老子也要全华班,什么狗屁韩援,再厉害老子都不鸟他们,棒子都太娘了,打个游戏还磨磨唧唧的,上去就是干,怂个毛线啊!”

    他这么一说,苏冰凝就又想起了梁辰要替补的事情,现在外界还没有人知道,到时候梁辰要替补的消息传出来,是不是很多粉丝也会跟自己一样难过、失望?

    今天自己跟王锦城说了那些话,他一定还是不会让梁辰登场的,那就只能这样任命,让梁辰在板凳的替补席上坐一个赛季,直到今年的s系列赛结束吗?

    前面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红灯等车,宋仁锌还在喋喋不休,有点像是祥林嫂和卖瓜王婆的综合体,正说的唾沫横飞,手机却忽然响了一下,好像是微博的推送声音,这才终于停住了话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却立即就又叫了起来:“我尼玛,这是什么情况?”

    一边叫着,一边就霍地转过身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苏冰凝,把不明所以地苏大小姐给吓了一跳,就听他又惊又怒的样子骂道:“星光官博忽然宣布慕神要替补,小东作为,说慕神状态下滑,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希望大家能力理解,继续支持星光……我支持你麻痹啊,慕神不登场,指着小东那个废物能carry?那还不如让风暴战队去参赛呢,人家至少都是世界级的实力啊。”

    “星光官博已经宣布了吗?”苏冰凝心里就是一沉,还有些气愤,明明就是王锦城因为个人私怨而打压梁辰,却还要扯着梁辰状态下滑的幌子。

    “慕神状态下滑?卧槽,星光的管理人员脑袋都被驴给踢了吗?前两天总决赛,忘了是谁carry全局的了吗?别告诉我慕神加入之后,星光战队从LpL倒数第一变成了冠军,不是慕神在指挥战队,这种指挥人员你跟我说状态下滑?”

    宋仁锌喋喋不休地骂着,一边就拿起手机哒哒哒地打字,“不行,老子忍不了,先去网上骂一顿再说。”

    “绿灯了,麻烦你开快一点。”

    苏冰凝有点心慌,梁辰现在也应该知道这个消息了吧,他会不会很难过?

    宋仁锌一路絮絮叨叨,一会儿骂星光战队的管理层,一会儿让苏冰凝帮他转达安慰梁辰的话,几乎嘴巴就没有听过,苏冰凝随便应付两句,也没有心思去听,来到东海月亮湾,就道了谢下车,宋仁锌兀自还在叮嘱让她一定记得转达自己的话。

    她快步回到家中,进门就喊了一声梁辰的名字,却没有听到回应,心里就有点不安,见客厅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梁辰的身影,来到电脑室、客房、琴房、卫生间,都看了一遍,也没有看到他,心里面就更慌了,下意识地想要给表姐打电话,拿出手机来,才反应过来可以直接给梁辰打电话,一边骂自己笨死了,一边就急忙拨过去了电话。

    “嘟……嘟……”的等待声音响了好一阵子,才听到了梁辰有点含糊不清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喂”了一声,苏冰凝因为瞒着他去上海,原本就有点心虚,再听到星光官博正式宣布梁辰要替补的消息,自然就开始为他担心了起来,尤其是在楼下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他身影的时候,感觉一颗心都在降温了,结果……

    结果这个混蛋居然在睡觉!

    “你在哪?”

    苏大小姐冷冰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掉地上都能溅起一地冰渣子似的,不过梁辰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声音里依旧带着睡意,道:“在你家啊,你忙完了吗?什么时候……”

    苏冰凝没有等他说完就挂掉了电话,因为想到了这个家伙可能在哪里了,“蹬蹬蹬”地上了楼,来到自己房间,推开门,果然就看到这混蛋正躺在她的床上,手机放在一边,怀里还抱着那个她当初自己直播赚钱买来后就习惯了几乎每晚都睡觉抱着的kitty抱枕,而且……

    这个混蛋是光着身子的!

    “梁辰!”

    满脸通红的苏大小姐几步来到床边,先拉过被梁辰踢在脚边的薄毯把他光溜溜的身体给盖住,然后伸手将被他抱在怀里的kitty抱枕给“抢救”了出来,抱枕离开梁辰怀抱的时候,竟然还有一根透明晶亮的“丝线”在藕断丝连,在空中扯出好长一段,才从中间最纤细的部分断开。

    “咦,你回来了?”

    梁辰有点迷糊地睁开眼睛,看到苏冰凝,好像还没睡醒,没有半点慌乱,就跟一个熟睡的丈夫睡醒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好像自己睡在苏冰凝床上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模样,吐出一口睡后积郁在体内的浊气,眨了眨迷糊的双眼,然后就伸手去拉苏冰凝。

    “谁让你来我房间睡觉啦?还流口水,把我的kitty都弄湿了,坏蛋、色狼、流氓、变态……”

    苏大小姐那只he11okitty抱枕被梁辰的口水打湿了一片,嘴巴眼睛上都是亮晶晶的口水,像是眼泪,在哭诉一般,她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举起kitty就往梁辰身上砸去,刚刚砸在梁辰身上,就被他一把拉了过去,可怜的kitty刚刚被梁辰吐了一脸口水,就又被自己的主人给丢到了一边。

    “呀!你好恶心,嘴巴上还有口水……不准亲我!”

    苏冰凝手忙脚乱地从梁辰坏里逃了出来,刚刚坐起,就又被梁辰给抱着压倒在了床上,他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短裤,光着的上身映入眼帘,羞得苏冰凝急忙闭上了眼睛,却又担心他趁机用还有口水残留的嘴巴亲自己,急忙就又睁开,果然见这坏蛋就又俯下头来,果断一巴掌把他给拍一边去,等他再回头,就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瞪他,像是一只可爱的小松鼠。

    梁辰摸了摸嘴角,触手湿腻腻的,尴尬地道:“还真有口水……肯定是刚刚做梦,不小心流口水了。”

    苏冰凝挣扎着要起来,却又被梁辰给扑倒,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块,早已经感觉到他身上有根滚烫坚硬的东西**地抵在了自己身上,那股滚烫热力好似能够透过衣服和肌肤,直达心间,烫得她心慌慌的,忙又挣扎着想要起来,不曾想不动还好,一动就觉得那种近乎肌肤相亲的触感愈清晰与强烈了起来,只觉自己心跳越来越快,脸颊越来越烫,身上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明明呼吸变得愈急促,却还是有种缺氧的感觉,脑袋晕晕的,真的感觉好像踩在云端,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空白,只能听到他慢慢贴近过来的粗重呼吸声,越来越近。

    “唔……”

    身子越来越软,呼吸越来越急,脸颊越来越烫的苏大小姐最终还是按住了梁辰的手掌,依旧被他压倒在身下,身体紧贴间,感受到了他愈强烈的勃涨,轻轻咬着嘴唇,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水波横流,媚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却还是轻轻摇头道:“不要。”

    她说话的时候依旧有着细细的娇喘声,缓缓起伏的饱满胸脯,淡淡红潮的美丽容颜,乃至于她说话时微微张开,湿润诱人的鲜嫩唇瓣,雪白贝齿间隐隐一现的红嫩香舌,都带给了梁辰无法抗拒的诱惑,尤其是将她紧紧压在身下,身体勃动亲密无间地抵在她柔软娇躯上带来的美妙快感,更让他难以自拔,有种不顾一切要继续探寻下去的冲动,这女孩儿香馥柔软的身体,究竟能够带来多少美妙**的快感……

    “快点起来啦!”

    见他看着自己呆,目光中的炙热依旧,苏冰凝忍不住又是一阵眼殇耳热,不曾平复的心跳又开始“怦怦怦”地,如同鹿撞般从身体深处往四肢百骸流溢出来一股股热流,令她刚刚有些力气的身子又开始软,撑在梁辰胸前的手臂似乎都要从推拒变成抚摸了。

    梁辰轻轻呼出一口气,低头看了她一眼,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柔声笑道:“再亲一下。”

    苏冰凝咬了咬唇,眼波如水一般温柔,轻轻横了他一眼,“说好的,就一下?”

    “嗯,就一下。”

    苏大小姐就红着脸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

    “不是说就一下嘛?”

    “再亲一下。”

    “唔……好、好了……吗?”

    “最后一下。”

    “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唔,呜呜……”

    ……

    等梁辰最终被苏大小姐连推带踢,从床上给踢下来后,他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才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上去,见她整理着散乱的衣服长,还不忘脸红红地瞪着自己,笑道:“我说我一开始只是打算问你一个问题,你信吗?”

    苏冰凝差点没忍住抓着kitty再砸在他脸上,“你觉得我会信吗?”

    梁辰就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信。”

    “臭不要脸!”

    苏冰凝还是没忍住抓起kitty砸在了他脸上,被梁辰口水打湿的地方无巧不巧地就砸在了梁辰的脸色,冰凉凉的口水“物归原主”,全都印在了他的脸上,等梁辰抓着kitty露出脸的时候,就跟原来的kitty一样,鼻子眼睛都是口水,苏大小姐只看了一眼就没忍住笑出声来,半晌都停不下来,一边很没形象地伏在床上笑一边道:“让你弄它一脸口水,遭报应了吧?哈哈哈,kitty是在帮我报仇。”

    梁辰从旁边拿了一张纸巾抹了一把脸,抱着kitty在床边坐了下来,刚刚坐下,苏冰凝就把kitty给抢了过去,又瞪他道:“纸。”

    梁辰给她把纸巾递过去,笑着问道:“现在能告诉我,你去上海做什么了吗?”(未完待续。)